6
 
「爸,人家想要你跟我一起去死啦」這種要求我這輩子沒聽過。妳想自殺我沒
 
意見,畢竟在成長過程中,很多人都動過自殺的念頭嘛!譬如說作業寫不完、媽
 
媽不准我出去玩、老師整天唸個沒完、喜歡的男生說我跟你只是玩玩等壓力大、
 
遇到挫折的時候,「一死了之」、「一了百了」的念頭特別容易從腦子裡竄出來,
 
幸好大多數的人會在「吞安眠藥」跟「管他的我先睡一覺」中選擇睡覺去,醒來
 
又是一條好漢。校長的女兒不曉得是有什麼天大的煩惱,自己去死還不夠,還要
 
拉老爸一起共襄盛舉?不要以為妳姓秦,自殺就得學你祖先秦始皇找人陪葬啊!
 
 
然而聽完校長的解釋之後,我開始同情起那個看來渾身是刺的女孩。校長告訴我,
 
在他好賭的那段日子裡,他女兒在學校被班上同學欺負得很慘,除了要她幫忙寫
 
作業、幫忙作弊、跑腿之外,還經常在校園死角或廁所打她。或許是害怕被報復,
 
也或許是已經無法信任任何人,她只是默默忍耐,從沒告訴爸爸或老師自己被同
 
學欺負的事。所以當校長跟她說日子過不下去了,想帶著她一起尋死的時候,她
 
很高興;她告訴校長自己早就不想活了,校長便是在那時才知道她被欺負的事,
 
以及看到她一直隱藏在長袖長褲下的遍體鱗傷。
 
 
然而我的對聯、和一張彩券,意外的改變了他們父女的人生。校長決定好好活下
 
去,好好盡做父親的責任,要讓女兒快樂。但即使換了好幾間學校,遠離了那些
 
可怕的同學,她卻還是不開心。於是他想到的最後手段便是蓋一所完全屬於她的
 
學校,讓她自己選想要的老師、想要的同學、想要上的課、想要的環境,甚至校
 
規都讓她來決定。剛開始她還興致勃勃的參與,但沒過多久,她又回到之前封閉
 
的模樣,每當校長問她要怎麼做她才會開心時,她總是回答:「如果你真的希望
 
我快樂,就跟我一起死。」
 
 
『雖然她對我很冷淡,但我知道她非常愛我。』校長用如夢似幻的嗓音,陶醉的
 
說道:『她知道我無法承受她自殺的打擊,所以她勉強自己活著,雖然不快樂但
 
繼續活著。雖然她披著冷酷無情的盔甲,但骨子裡還是個孝順的孩子,她捨不得
 
扔下我一個人孤單的活在世界上,她不希望我為了她而痛苦。』
 
 
可是現在你不是也一樣痛苦嗎我心裡這麼想,但不敢說出口。一向不引人注意
 
的我,從不是風雲人物但也沒被欺負過,如果是我遇到這種事,我拿得出勇氣面
 
對嗎?我能夠撐得過去嗎?在漫長的未來旅途中,我是否能夠擺脫這段不願想起
 
的回憶,說忘記就能忘記?說真的我沒有把握。
 
 
我想起曾經聽過的一個故事。
 
 
有個男孩容易亂發脾氣,於是他的父親就給了他一袋釘子,要當他發脾氣的時候
 
就釘一根釘子在後院的圍籬上。慢慢地,男孩開始學會控制自己的脾氣,每天釘
 
的釘子越來越少,接著父親要他在能控制脾氣的時候,就拔出一根釘子,一天天
 
地過去了,最後男孩告訴他的父親,他終於把所有釘子都拔出來了。
 
 
『你做的很好,我的好孩子。但是看看那些圍籬上的洞,它們永遠不能回復成從
 
前。傷人的話像這些釘子一樣在對方的心裡留下疤痕,不管你說了多少次對不起,
 
那些傷口將永遠存在。』
 
 
我想起校長的女兒看著我時那雙冷冰冰,沒有溫度的眼神。她雖然活著,但卻像
 
是死了一樣,對一切都漠不關心。校長,她的爸爸這麼努力的,雖然是傻得可以
 
的一直努力著想治療她心裡的傷口,但卻怎麼也醫不好;是不是因為她所受的傷
 
害就像被釘子釘過的木板一樣,即使傷人的釘子已經不存在,但它造成的傷口卻
 
會永遠存在?
 
 
『我我很同情她,也很想幫忙,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我誠心誠
 
意的說。
 
「我希望你寫副對聯給她。」校長提出的要求無厘頭得讓我懷疑自己的耳朵,「你
 
寫的對聯救過我,一定也能救我女兒。」
 
 
這會不會太強人所難?
 
我只聽過「捐血一袋,救人一命」,可沒聽過什麼「對聯一副,救人一命」呀!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