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秦莎將體育倉庫的門上了鎖,然後在離倉庫不遠的階梯上坐了下來。隔著一段距
 
離,還是能清楚聽見關在倉庫裡的杜水藍大聲咒罵和踹門的聲音,她下意識的摀
 
住耳朵,試圖不去聽那讓她不舒服的聲音。
 
 
她並不打算關杜水藍太久。五分鐘,
 
她在心裡提醒自己。最多五分鐘。她也曾經被同一個人、一個自己深信不疑的人,
 
騙到一片漆黑的體育倉庫裡。
 
而那時,迎接她的可不只有黑暗而已---還有更多更多,她只要一回想起便會忍不
 
住渾身發抖的恐怖遭遇。
 
 
嚇嚇他,讓他嚐嚐被背叛的滋味就好了。只要他肯趕快離開學校,就好了。
 
這裡不是像他那樣單純的人該待的地方。
 
該留下來的,只有該贖罪的人、和為了復仇而活著的人。
 
 
--------------
 
不過是幾年前的事,為什麼我卻覺得好遙遠?遠到好像是上輩子發生的事似的。
 
如果那時葉雲輝沒有闖進我們的生活就好了。
 
如果沒有他,我和小舞會一直是好朋友、好到許願下輩子要當親姊妹的好朋友。
 
 
我個性像男生,行為舉止也像男生一般大喇喇;小舞則是溫柔女性的代表,舉手
 
投足都優雅。我喜歡搖滾樂、她愛古典樂;我愛吃飯她愛吃麵;我愛短髮的清爽、
 
她愛長髮的嫵媚。
 
 
或許因為我們之間有太多太多的不同,我們並非一見如故。真正成為朋友,是在
 
同班幾個月後---一隻闖進校園的流浪狗為我們牽的線。
 
 
我喜歡狗,但家裡不能養狗。當我無意間發現體育倉庫旁邊,有隻才幾個月大的
 
黃色流浪狗時,愛狗的我簡直開心到不行。一到午餐時間,我便偷偷捧著便當到
 
體育倉庫旁邊找牠,在一旁看牠邊搖尾巴邊搖尾巴的狼吞虎嚥,我就覺得好滿足。
 
 
我替牠取了個名字叫「旺財」,這名字可是有典故的---它是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中,一隻演技精湛的狗的名字。有天當我邊喚著狗狗「旺財」「旺財」,邊摸著牠
 
的肚皮時,小舞冷不防的從我背後冒出來。
 
 
「我覺得旺財這個名字不太吉利耶。」她手裡捧著便當,一臉認真的說。
 
我著實嚇了一跳。會覺得「旺財」這名字不吉利難道她也是星爺迷?
 
『旺財在電影裡又不是真的死,是裝死啊!』我說。
 
「說得也是。」她露出笑容,「妳是星爺迷對吧?我也是喔!」
 
 
就從這天開始,我們發現我們有好多好多的共同點。我們都愛狗、都迷周星馳、
 
都喜歡偵探小說、都很怕鬼、還有吃霜淇淋的時候,我們從不選綜合口味,而是
 
選巧克力口味。
 
 
我們上課猛傳紙條、下課時也黏到連去廁所也一起,放學時雖然我家在反方向,
 
但我還是會跟她一起回家---理由很理直氣壯,因為旺財現在養在她家;老媽要是
 
碎碎唸我不該三天兩頭叨擾人家,我就用「誰叫妳不讓我養狗,我只好去別人家
 
看狗」這句話回她。坦白說看旺財只是目的之一,目的之二是希望能有多一點時
 
間和小舞在一起,畢竟我們都國三了,再沒幾個月就要畢業。
 
 
我原本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好好的直到畢業,我真的這麼以為。
 
直到半路殺出一個葉雲輝。
 
 
葉雲輝,拿「天之驕子」這四個字形容他再適合不過。小學、國中、高中,不管
 
在哪個階段,學校裡總會有一個眾所矚目的風雲人物,在國中這階段,我們這年
 
級最紅的人就是葉雲輝。要是訪問喜歡他的女生,葉雲輝到底有哪裡好,大概可
 
以得到一百個諸如「他打球時帥呆了」、「他的頭髮帥呆了」、「他的眼睛好迷人」、
 
「他的笑容好迷人」之類的優點。不過在我眼中,這幾百個可以簡單歸納成「葉
 
雲輝帥斃了」的膚淺理由,簡直荒唐得可以。如果要我用一句話來形容他,我會
 
說他是「脂粉味太重的籃球隊主將」---不過我這自認中肯的感想只能放在心裡,
 
要是傳了出去,他的粉絲們絕不可能容忍我這麼詆毀他們心愛的偶像。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