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隔天早自習,我把隨身碟還給小舞。結果小舞先是一臉驚訝,接著連珠砲似的問,
 
葉雲輝怎麼會託我還隨身碟,我和葉雲輝怎麼會認識等等一堆問題。我搬出昨晚
 
預先想好的說詞,裝傻裝到底,「妳說什麼葉雲輝?隨身碟是我昨天在體育館旁
 
邊洗手台上撿到的啊!」這麼說謊我一點都沒有罪惡感,畢竟葉雲輝是個花花公
 
子,讓小舞對他印象越差越好不是嗎?
 
 
誰知道我的如意算盤,實在打得太早。小舞聽完我的謊話,突然趴在桌子上,還
 
拿了掛在椅背上的外套蓋住頭。我心裡暗叫不妙,她在哭!會為了葉雲輝忘了她
 
借他隨身碟這件事而哭不就表示她很喜歡葉雲輝嗎!?
 
 
在我手忙腳亂的安慰小舞的節骨眼上,葉雲輝竟然出現在走廊外面!我的心緊張
 
得怦怦狂跳,不是因為我突然發瘋覺得葉雲輝很帥,而是我擔心葉雲輝會在大庭
 
廣眾之下,把小舞叫出去。因為就我所知,葉雲輝從沒有對任何女生示好過,他
 
是來者不拒、但從不主動出擊,暗戀他的那群女生之所以能夠和睦相處、維持奇
 
妙的平衡,也是這個原因---因為沒有人是葉雲輝欽點的only one。如果葉雲輝當
 
著大家的面把小舞叫出去,拿情書或花之類的東西給她,那小舞一定會變成葉雲
 
輝那群粉絲的眼中釘。
 
 
『秦莎,妳可以出來一下嗎?』葉雲輝把半個身子探進門口,喊我。那一瞬間,
 
班上突然變得好安靜;班上的女生莫不睜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思議;
 
就連前一秒還在埋頭苦哭的小舞也抬起頭來,一臉震驚的看著門外的葉雲輝。
 
 
我不知道葉雲輝打的是什麼鬼主意,但我對他沒有白目的直接點名叫小舞出去非
 
常感激。我在眾目睽睽下起身、慢慢走出教室,緊張得差點踢倒同學的椅子。
 
 
葉雲輝靠我好近好近,『妳把隨身碟還給戚曉舞了嗎?』他壓低了聲音問。
 
「剛還了。」我小聲回答。
 
『她怎麼說?』他追問。
 
「她什麼也沒說。」我聳聳肩,為了加強謊話的真實性,我還補了一句:「不信
 
你自己問她。要不要我現在叫她出來?」
 
 
『不用了。』葉雲輝看起來有點失望,不過很快的又恢復笑容。『我寫了張聖誕
 
卡,幫我拿給她。』
 
「你省省吧,她有男朋友了。」我把他遞給我的卡片推開。
 
『我不是笨蛋。』他突然俯身,嘴唇幾乎湊著我的耳朵說,『妳不幫我轉交,我
 
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叫她出來,妳很清楚這樣會有什麼後果對吧,高材生?』
 
 
我嚇壞了。毫無反抗能力的接過那張卡片。葉雲輝笑嘻嘻的揉揉我的頭,「這才
 
乖。」他這親暱的舉動又讓圍觀的群眾一陣譁然。要不是礙於情勢無法反抗,我
 
真的很想很想把他的手扭斷,讓他永遠沒辦法再碰我的寶貝頭髮!
 
 
回到教室,我馬上把卡片塞進書包,沒交給小舞。接著幾節下課,同學們老好奇
 
的在我身邊打轉,想知道葉雲輝到底寫了些什麼給我,我總拿出沒署名的空信封
 
告訴他們,葉雲輝就只拿了這個空信封給我,這一切八成是他們班同學想的整人
 
遊戲,因為我和他們班的阿忠是好朋友,他才故意叫葉雲輝來鬧我。
 
 
「拜託,葉雲輝怎麼可能寫情書給我?他眼光再怎麼差,也不可能喜歡上一個男
 
人吧!」我故意誇張的撥撥自己的短髮裝瀟灑,把女同學們逗得花枝亂顫。
 
 
儘管我的演技瞞得了大多數的同學,卻瞞不過小舞。
 
這一整天,她都沒來找我,下課時間她只是靜靜坐在自己的位置遠遠看我。
 
她的眼神彷彿能看穿我,我感到莫名的愧疚。
 
 
放學,小舞一個人先走沒等我。我走到家門口才發現,她已經等在那兒。
 
『葉雲輝寫給妳的信,借我看。』她脹紅了臉,邊說眼淚一邊掉,我遞面紙給她,
 
她搖頭說不要。『信,我要看信。』她口氣很霸道,和滿臉的淚痕好不協調。
 
「他真的沒給我什麼信,真的只有一個空信封。」明知她不會相信,我還是硬著
 
頭皮說。
 
『莎莎妳聽著,我今天失戀已經夠慘了,我不想再失去我最好的朋友!』一向柔
 
弱的她聲嘶力竭的對我大吼,『我們說好不能有秘密瞞著對方的!我們說好了!』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小舞,但現在害她哭得喘不過氣的不是葉雲輝,而是我
 
啊!
 
我還能怎麼辦呢?
 
我硬著頭皮從書包中翻出葉雲輝寫給小舞的卡片,遞給她。
 
 
『小舞:
 
我從第一眼見到妳的那一刻,就喜歡上妳了。
 
輝』
 
 
卡片就這麼短短三行,但我很清楚這麼幾個字已經足夠把小舞的心牢牢拴住了。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