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在「郎有情、妹有意」的情況下,情書再怎麼癟腳都不會造成任何影響。小舞很
 
快的投向葉雲輝的懷抱,我的苦口婆心她完全聽不進去。
 
 
我知道小舞一直是個渴望愛情的傻小孩,總幻想著浪漫的愛情故事某一天會突然
 
發生在自己身上,葉雲輝的外表剛好符合她心目中白馬王子的形象,而他的花心、
 
他的不負責任、他的自我中心自以為是,小舞都不覺得是問題---典型的為愛盲目。
 
 
自從跟葉雲輝在一起,原本成績中上的小舞的成績明顯退步,她嘴巴上說無所謂
 
、說反正爸媽很少管她的成績;但實際上,她並不是完全不在乎,當她拿到不及
 
格的考卷、或是因為成績退步被老師約談時,我看得出她臉上的失落和沮喪。然
 
而當我約她一起K書時,她卻又倔強的說她本來就不像我這麼聰明,再怎麼花
 
時間唸也是沒用。
 
 
不曉得是為了逃避課業上的壓力,小舞生活的重心完全轉移到葉雲輝身上,恨不
 
得分分秒秒都和葉雲輝黏在一起;然而葉雲輝卻禁止小舞在學校單獨和他碰面,
 
理由是怕小舞會被葉雲輝那群親衛隊盯上,於是這下倒楣的就變成我了,我必須
 
偷偷當他們的信差,利用我籃球隊員的身份,趁著練習後的空檔把小舞送葉雲輝
 
的東西交給他。就連下課後或假日,我也得陪著他們一起約會,總是「三人行」
 
不只我覺得荒謬,小舞也很反感,但只要葉雲輝哄哄她,說什麼「我是為了保護
 
我的小公主」之類的鬼話,小舞就會傻笑到腦子跟著壞掉,乖乖任他擺佈。
 
 
坦白說,和葉雲輝相處的時間越久,我就越搞不清楚他這個人。剛開始我對他的
 
印象,是個色欲薰心的大色魔;可是小舞卻跟我抱怨,葉雲輝和她交往都快一個
 
月了,卻連她的手都沒有主動牽過,更別說是其他更親密的舉動了。像葉雲輝這
 
樣玩世不恭的男生,卻用一副君子的態度對待自己的女友,我覺得很不對勁。有
 
時候我不禁想:說不定葉雲輝根本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壞?說不定我根本不必雞
 
婆跳出來保護小舞,他自然會把小舞保護得好好的?外表看起來很壞,內心卻不
 
壞,這類型的「表裡不一」我真的很難接受。
 
 
某一天練習完,又輪到我留下來整理場地。葉雲輝無聲無息的從我背後冒出來,
 
用手摀住我的眼睛,「猜、猜、我、是、誰?」他在我耳邊怪腔怪氣的低語。
 
『全世界最無聊的人。』我冷冷的說。他的手摀住我眼睛的那一瞬間,我是真的
 
嚇了一跳。幸好我很快就恢復鎮靜,我可不想在他面前像個小女孩似的尖叫,那
 
不是我的風格。
 
 
「錯。再猜。」葉雲輝固執的繼續摀住我的眼睛,不肯放手。我懶得陪他玩這種
 
無聊的遊戲,本能想把他的手從我臉上拉開,但他力氣出奇的大,我扳不開他的
 
手,就連我試著把頭扭來扭去,也脫離不了他的魔掌,我氣得要命,他卻邊哈哈
 
大笑邊說,「快猜啊!猜對我就放了妳。」
 
 
『你鬧夠了沒啦!很煩耶!』我終於受不了大叫。這一叫,他突然很乾脆的鬆手,
 
我以為這場鬧劇總算結束,但當我睜開眼睛,葉雲輝的大臉卻靠我的臉好近,「妳
 
生氣的時候很可愛耶!」他眨著他長長的睫毛,一臉認真的說。
 
 
『你真的很煩!很煩!!』說來諷刺,我活這麼大,第一個說我可愛的人竟然是
 
我目前最討厭的人。理智告訴我葉雲輝說話像放屁,絕對不能理;但理智歸理智,
 
實際上我卻不爭氣的因為他一句「妳很可愛」,紅了臉頰。
 
 
「有沒有人說過,妳如果把頭髮留長會很像全智賢?」他上下打量著我,饒富興
 
味的說。
 
『有沒有人說過,你如果把頭髮剃光會很像光頭王?』我一時想不到光頭的名
 
人有誰,只想到【整人專家】那部片裡有個光頭叫光頭王。
 
 
「光頭王是誰?」他疑惑的問。
 
『全智賢又是誰?』我裝傻。
 
 
「全智賢妳不認識嗎?【我的野蠻女友】的女主角啊!」
 
『光頭王你不認識嗎?【整人專家】裡面的男演員啊!』
 
 
這一來一往之後,我們兩個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起幫我收球吧,小舞在後門等我們。」我對他的敵意減低了不少,這麼提議
 
道。他很開心的答應,我們倆很快把球收齊,接著一起把球搬到倉庫裡去。
 
 
倉庫的燈不知怎麼按了半天都不亮,放球的地方在倉庫深處,好黑。葉雲輝自告
 
奮勇要摸黑把球放進去,要我在門口等。誰知道走沒幾步,他突然砰的一聲摔倒,
 
痛得哎哎叫。他說他腳扭到,站不起來,拜託我扶他一下。我毫無戒心的摸黑走
 
進倉庫,循著聲音找到倒在地上哀鳴的他,讓他攬著我的肩膀站起來、一步一步
 
往前走。
 
 
「哎唷!好痛!我的腳好痛!」走沒兩步他突然又呼天搶地的大叫。
 
『你沒事吧!?』我緊張的停下腳步,在這時他卻無預警的把我拉進他懷裡。
 
「原來妳也會擔心我。」他笑得很得意。我氣極了想掙脫他,他卻把我抱得更緊。
 
 
「我喜歡妳。莎莎。」他的聲音很輕,但他確實是這麼說的。
 
我腦子頓時一片空白,我推開他,跌跌撞撞的往門外跑、跑。
 
當眼前由黑變亮,當我離倉庫的大門只差短短幾步,我卻赫然發現門口有人。
 
 
小舞倚在敞開的倉庫大門旁,一語不發的站在那兒。
 
剛剛的事她看到多少、聽到多少,我簡直想都不敢想。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