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打完球,收拾好,阿忠說他肚子餓了,於是我陪他一起去麥當勞。阿忠沒問我要
 
吃什麼,自作主張的點了兩個套餐,還另外加買了一個兒童餐會送的那種玩具。
 
 
「喂!各付各的喔,你別請我。」我邊翻書包掏錢包,邊跟他說。
 
『啊?我沒說要請妳啊!兩個套餐都是我要吃的。』阿忠一臉不好意思的傻笑,
 
『對不起喔,我竟然忘記應該幫妳點一份。』
 
「沒關係啦,不請我最好,我不喜歡欠人家。」我邊說邊望著價目表思考,今天
 
該奢侈一點喝草莓奶昔,還是省一點喝可樂就好?
 
 
『我不請妳,但這個玩具送妳。可以嗎?』阿忠把一個大大的玩具塞到我手裡,
 
我瞄了一眼忍不住大笑。大大的眼睛、兩隻翹翹的馬尾、再配上鴨子嘴,是讓人
 
看了就忍不住想笑的「大鳥姊姊」。
 
『我的是麥當勞叔叔。』阿忠指指他書包上掛的吊飾,說。我這才發現他書包上
 
掛的那一大陀紅紅的東西,是麥當勞叔叔的吊飾。
 
 
「我沒記錯的話你今年國三了吧?跟我同年不是嗎?」我笑他,「你還會收集
 
麥當勞玩具啊?」
 
『妳忘了嗎?小學的時候,妳笑我臉白得跟麥當勞叔叔差不多;那時候我很氣,
 
就反過來罵妳成天綁兩隻馬尾跟大鳥姊姊沒兩樣。』阿忠邊把玩著書包上的吊
 
飾,邊用很懷念的語氣說著,『所以我看到麥當勞,就會想到妳。』
 
 
「可是現在你一點也不像麥當勞叔叔啦!哪有這麼胖的麥當勞叔叔!」
 
『我是壯,OK?』他皺了皺眉頭更正我,『重點不是我像不像麥當勞叔叔、也不
 
是妳像不像大鳥姊姊,我也知道妳一點都不像大鳥姊姊啊!妳比她漂亮很多。』
 
 
是喔是喔,我比大鳥姊姊漂亮很多笨蛋阿忠,你以為女生聽到你這樣說會很高
 
興嗎?我真是被他打敗了。
 
 
「我的重點是:這個吊飾妳留著,這樣以後妳看到它、或看到麥當勞,就會想到
 
我了。」他一口氣把話說完,然後如釋重負的吐了口氣。
 
看到他那張充滿期待的臉,我實在不忍心拒絕他,我在他面前把包裝袋拆了,和
 
他一樣掛在書包上。
 
 
『大鳥姊姊真的很可愛。』一起回家的路上,阿忠像鬼打牆似的反覆說著,『我
 
真的很喜歡大鳥姊姊。』我故意離他一步遠,好裝作沒聽到他的話。
 
阿忠啊阿忠,我真想告訴你:麥當勞叔叔和大鳥姊姊不是情侶,所以我和你也不
 
會是的。
 
你能不能自己明白這道理,別逼我說出來?我真的不想傷你的心。
 
 
比平常晚了兩小時到家,老媽已經煮好晚餐等我。老爸今天加班,就我跟媽一起
 
吃晚餐。老媽問我為什麼這麼晚回來,我跟她說就突然想打球,就去打了。
 
「妳一個人打啊?還是跟別的同學?」老媽又問。
 
『跟阿忠啊。』我覺得沒啥好瞞的,據實以告。阿忠跟我住得很近,媽也認識他。
 
「只有跟阿忠?」老媽用懷疑的口氣問,我聽了有點不爽。
 
『我幹嘛騙妳。』我說著很猛的扒了兩大口飯塞進嘴裡,想快快吃完回房間去。
 
「妳到家前有個叫葉雲輝的同學打電話給妳。所以我才想問問妳剛剛是不是跟他
 
在一起。」
 
 
聽到葉雲輝三個字,我驚訝得差點把筷子摔到地上。今天先是小舞不理我、接著
 
阿忠又對我半告白,我腦子夠亂的了,完全忘了葉雲輝昨天說過,他以後每天晚
 
上都會打電話給我。
 
 
「葉雲輝是誰啊?」老媽繼續追問我,「我記得妳班上沒這個人啊?」
 
『葉..葉雲輝是阿忠的朋友。他應該是要找阿忠,但阿忠不在家,然後他又知道
 
我今天跟阿忠一起打球,所以他才打來我們家。』我很快想好一套說詞,『他們
 
同班,而且都是男籃的,不信妳可以去查。』
 
 
「妳幹嘛這麼緊張,我也不過隨口問問。」老媽擺出一臉無辜的表情,「我這個
 
做媽的,瞭解一下女兒的交友情況不過份吧?」
 
『妳安啦,我才不會交到壞朋友。』我說。禁不住好奇,我裝作不在意的問:『葉
 
雲輝跟妳講很久喔?他跟妳說什麼?』
 
「放心啦,他沒說你壞話。他蠻有禮貌的,聽到我說妳不在,就說沒什麼重要的
 
事,他明天再打。不過他有請我轉告妳他有打來過。」
 
 
聽老媽這樣說,我鬆了一口氣。本來還有點擔心葉雲輝會白目到跟老媽說「伯母,
 
我看上你女兒囉!」幸好是我想太多了。明天可不能再讓老媽接到電話,不然她
 
一定會以為我交男朋友了。
 
 
這天入睡前,我對老天許下願望。第一,希望小舞可以和我和好。第二,希望阿
 
忠可以如願考上好學校。第三,希望今天晚上不要再作夢,不要再像昨天晚上一
 
樣夢到葉雲輝抱住我,跟我說喜歡我那一幕。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