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第二天,我到學校時發現我的桌椅都好髒,上面不知怎麼的被踩了好幾個鞋印。
 
八成是總務處來換燈管的時候沒脫鞋,才會弄得這麼髒吧?我想拿抹布把它擦乾
 
淨,卻發現我的抹布上面也都是泥巴!我也太衰了吧!?結果我直接把我那髒兮
 
兮的抹布扔了,跟隔壁同學借抹布。
 
 
「妳書包上的吊飾好可愛喔!可不可以借我看一下?」坐我隔壁的宋美緞彎下腰
 
拿抹布給我,眼睛卻發直的盯著阿忠送我那隻大鳥姊姊。
 
『好啊,妳慢慢看。』我拔下吊飾給她,然後從她手上接過抹布。
 
「這妳自己買的嗎?還是人家送你的?」
 
『人家送我的。』我邊擦桌子,邊回答。
 
 
 
「是男生送你的對嗎?」她的語調一轉,充滿曖昧,真讓人覺得刺耳。
 
『是又怎麼樣?這很重要嗎?』我努力克制自己口氣別太衝,不過徒勞無功。
 
「不好意思喔!我只是好奇問問,沒別的意思。」宋美緞一臉尷尬的把大鳥姊姊
 
還回我桌上,「因為今天早上葉雲輝書包上也掛了一個麥當勞的玩具,我們正在
 
討論放學要去麥當勞買,沒想到妳竟然已經買了。」
 
 
GOD!葉雲輝也有一個?老天爺你這玩笑也開太大了吧!我忍不住把頭轉向小
 
舞的位置,希望她還沒到,不要聽到這些。可是天不從人願,小舞已經到了,而
 
且臉非常非常臭。阿忠啊!我被你害死了啦!
 
 
「其實葉雲輝跟妳關係不錯吧?不像妳上次說的那樣。」宋美緞靠過來,壓低聲
 
音問我,「你們在交往了嗎?」
 
『這個吊飾是我以前的朋友送的,跟葉雲輝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刻意大聲的回
 
答,為的是希望小舞聽清楚,『如果有麥當勞玩具就表示跟葉雲輝有一腿,那隔
 
壁國小大概有幾百個女生都跟他有一腿!』
 
「妳也用不著這麼小題大作吧?我都說了我是隨口問問而已。」她皺著眉頭,一
 
臉受害者似的表情。我真想回罵她:小題大作的明明就是妳!
 
 
結果這天,從早到晚我都倒楣到不行。中午值日生抬便當的時候,我的便當神奇
 
的從籃子裡彈跳出來,摔得滿地;下午打掃時間,負責掃廁所的我,被同學從背
 
後一撞,在濕滑的廁所跌了個四腳朝天,手腳多了好幾個瘀青。而比這些倒楣事
 
更讓我心煩的是小舞還是不理我!跟別的同學聊得眉飛色舞的她,只要一看到我
 
走近,就馬上拉著同學一起走。
 
 
這算什麼?!我們之前那麼那麼要好,甚至還說來生要當親姊妹的不是嗎?現在
 
就因為葉雲輝這個混蛋,妳就把我踢到天邊海角去了?我就已經跟妳保證過,不
 
會再靠近葉雲輝了,妳還要我怎樣?早知道妳是這種人,我絕不會跟妳當朋友!
 
妳認定我跟葉雲輝有一腿是吧?那我就真的跟他在一起好了,反正不管我怎麼做
 
怎麼解釋,妳都這麼認定不是嗎?
 
 
放學時,我一路衝回家,等葉雲輝的電話。我今天一定要跟他講清楚,請他離我
 
遠一點,如果可以,也請他離小舞遠一點。老媽通常六點半到家,老爸更晚,只
 
要葉雲輝在六點半以前打來,就可以不被老媽發現。
 
 
六點,電話響了。是葉雲輝。
 
「嗨,莎莎。是我。我好想妳。」葉雲輝的聲音透過電話聽起來特別好聽,但今
 
天的我可沒閒工夫對這聲音著迷。
 
『我一點都不想你。聽好,你以後不准再打電話給我,我媽已經不高興了。還有
 
我對你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你如果喜歡小舞,就麻煩你專心對她,我不想再跟
 
你扯上關係了。』
 
 
「為什麼?妳前天才答應過」他的口氣聽起來萬分委屈。
 
『我沒答應過你什麼。你搞錯了。』我急急打斷他,『不然就是你誤會了。你也
 
知道小舞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可能做出任何讓她傷心的事。』
 
 
「我昨天去麥當勞買了一個玩具。漢堡神偷。」葉雲輝突然岔開話題,「妳知道
 
為什麼嗎?」
 
『你不提我還忘了。你幹嘛發神經去買玩具,你知不知道那個玩具害我
 
「我買漢堡神偷是因為,」這次換他打斷我,「我想偷走妳的心。妳可以儘管躲
 
我沒關係,我不會放棄。」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