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回到家,我沒哭。因為媽已經到家了,我不想讓她擔心。我換了衣服,給自己泡
 
了杯牛奶,然後拿起我最喜歡的「流星花園」第一集開始看。流星花園中的杉菜,
 
有著不服輸的個性,又充滿正義感,雖然一進新學校就被同學欺負,但不管別人
 
怎麼嘲笑她、排擠她,她都不會屈服,雖然難免會有脆弱的時候,但她總會很快
 
重振精神面對挑戰。
 
 
以前我一直以為我跟杉菜很像,自以為自己很勇敢很堅強;但今天我才發現自己
 
有多麼軟弱。為什麼我不能像杉菜一樣,自認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朋友的話,
 
就能抬頭挺胸、坦然面對惡意的挑釁和攻擊?多希望自己可以不在意他們不友善
 
的眼光、他們的竊竊私語、還有他們幼稚的惡作劇。
 
 
惡作劇,不過是惡作劇。一個玩笑、一場鬧劇,認真的人就輸了。
 
隔天,我抱著這樣的心情去學校。
 
 
當他們在朝會時,趁老師不注意從背後剪我的頭髮—我告訴自己頭髮會再長,別
 
在意。
 
 
當我發現他們用奇異筆,在我外套上寫髒話兼塗鴉---我告訴自己外套可以想辦法
 
洗乾淨,別在意。
 
 
當他們故意把我的便當打翻---我告訴自己大不了一餐不吃,別在意。
 
 
當他們在交換國文考卷時,把我寫對的答案改成錯的,讓我選擇題從錯一題變成
 
全錯---我告訴自己成績不重要,別在意。
 
 
甚至連他們把一千元塞在我的書包裡,跟老師說我偷錢的時候,我都試著告訴自
 
己別在意。
 
 
別在意、別在意、別在意。
 
跟這群小人計較,為這群小人流淚生氣,那不就跟屈原一樣傻。
 
故事書裡說屈原是個很有才華的愛國詩人,因為壞人說他壞話,皇帝不喜歡他,
 
就抱石頭跳汨羅江。
 
小時候我覺得他很奇怪,幹嘛在意那些壞人說的話?壞人說的話當然是謊話啊!
 
謊話或許暫時能騙得了一時,但騙不了一輩子,總有一天皇帝會發現屈原說的話
 
才是對的,他為什麼不能多忍耐一下呢?
 
 
但話說回來,現在的我比較明白當時屈原的心情了。
 
 
原來人難過的時候,時間會變得好慢好慢,五十分鐘一節課,變得像兩百分鐘四
 
節課一樣長,難過的程度也會跟著被拉長的時間加倍再加倍。才稍微調適好自己
 
的心情,厄運卻又馬上降臨,一點喘息的空間都沒有。每一天,都是更糟的一天。
 
再這樣下去一天兩天三天,或許勇氣和意志真的會被磨到一點都不剩。
 
 
放學,我不自覺的往籃球場走。快期末考了,社團活動已經停了,球場應該沒有
 
人。結果我猜錯了,球場還是有人在練習,是阿忠。
 
 
我在門口觀望,猶豫著要不要叫他。關於我的種種謠言傳得滿天飛,不曉得阿忠
 
會不會也對我投以異樣的眼光?
 
 
「嗨。」結果是阿忠先發現我,主動打招呼。但他臉上的笑容像硬擠出來的。
 
果然他受了傳言影響,我在心裡嘆氣。『你學校申請得怎麼樣了?』
 
「明天要考術科。」他邊說邊投,球擦到籃框,沒進。
 
『嘖嘖。你明天考試可不能像這樣出槌喔。』
 
「我最近什麼事都很不順。」他把球重重往地上砸,砰的好大一聲,「可不像某
 
人每天都樂的勒…」他看我的眼光,充滿輕蔑和不屑,我受不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忍不住走向前去,『你給我說清楚!』
 
「妳一直把我耍著玩,有什麼資格對我這麼大聲?好啊!說就說!妳跟葉雲輝在
 
一起多久了,為什麼不跟我說?我還傻呼呼的跟妳表白,像白癡一樣!葉雲輝說
 
妳老早就開始跟他交往了,他還說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常拿我出來開玩笑,說我
 
這麼胖還好意思去考體育班,簡直丟盡我們學校的臉,說我摸過的球都油油的,
 
噁心死了…」
 
『我從沒說過這些話!一個字都沒說過!』我氣急敗壞的打斷他,『我跟葉雲輝
 
也沒交往,根本沒有!』天哪,太恐怖了,葉雲輝為什麼要這樣騙阿忠?我不懂,
 
這樣對他有什麼好處?
 
 
「妳沒說過這些?妳跟他也沒交往?」阿忠的口氣緩和許多,「妳敢發誓?」
 
『我如果有跟葉雲輝交往,我全家死光光。我如果有說過半句罵你的話,我也全
 
家死光光。』我毫不猶豫的舉起手發起毒誓,『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我是怎樣的
 
人你應該很清楚啊!我不可能說這種話,我也不可能會看上葉雲輝這種油頭粉面
 
的人。』
 
 
「我一開始也不相信,可是他一直說,說的跟真的一樣,不只剛剛說的這些,他
 
還說了很多,他說妳愛他愛得要命,每次妳們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妳主動,不像平
 
常酷酷的樣子,熱情得很。說什麼妳是典型的『外表像冰山,內心像火山』的人。」
 
阿忠說著說著自己笑了出來,「我真笨,竟然會相信這種鬼話。其實我不是沒懷
 
疑過,但我怎麼也想不出他幹嘛對我說這種謊,才會以為他說的都是真的。」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