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回家的路上,我和阿忠討論了半天,還是想不透葉雲輝為什麼要這樣亂講?阿忠
 
猜葉雲輝是因為追不到我,怕這件事傳出去丟臉,乾脆自己先放話,算準多數人
 
會相信他而不是相信我。但我卻覺得,事情沒那麼單純,光是他突然來追我這件
 
事,就非常詭異,我直覺他另有目的。
 
 
到家,老媽坐在客廳沙發上,臉臭到不行。「老師剛剛打電話來。」她很嚴厲的
 
質問我,「妳今天國文怎麼會考不及格?考卷給我看看。」
 
 
我乖乖的從書包拿出考卷,交給老媽。
 
「選擇題全錯!?妳閉著眼睛寫考卷的啊?」老媽看到第一大題扣掉的四十分,
 
立刻哇哇大叫,這反應很正常。
 
『我本來只錯一題,是同學把我改成錯的。』我說。
 
「同學改錯?改錯妳怎麼不跟老師說?」
 
『我的意思是,他們把我原本寫對的答案塗掉,寫上錯的答案。』我把考卷拿到
 
燈光下,讓燈光透出修正帶下原本的答案,『妳自己看,我本來只錯一題的。』
 
 
老媽盯著考卷,滿臉的怒氣很快轉換成滿臉的困惑,「同學為什麼要這麼做?」
 
『唉,說來話長。』我邊嘆氣邊把被他們塗鴉的外套從書包裡翻出來給老媽看,
 
『妳看,外套也被他們畫成這樣。還不只這些,我的課本昨天被他們丟光了、今
 
天中午便當也被他們故意打翻、誣賴我偷錢,還有妳看,我的頭髮有一束特別短
 
對不對?那是他們趁我不注意從背後偷偷剪掉的…』我越說越覺得委屈,忍不住
 
哽咽了起來,老媽趕緊把我抱在懷裡,輕輕拍著我的背安慰我。
 
 
「對不起,對不起,媽媽剛剛不應該對妳那麼兇。他們這樣欺負你很久了嗎?為
 
什麼妳都不跟我說呢?」她的眼睛好紅,眼眶裡都是淚水,媽媽對我的愛在此刻
 
表露無遺,我把她抱得更緊。
 
『我本來覺得我跟同學之間的事,妳介入也解決不了,只會害妳為我擔心,所以
 
不敢告訴妳;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妳可以幫我一個很大的忙。』
 
 
「要媽怎麼幫妳妳儘管說。」
 
『我想轉學。這個學校我真的待不下去了。』我用哀求的口氣跟老媽拜託,她沒
 
有馬上回答我,我的心緊張得怦怦跳。
 
「好吧。如果換做我是妳,我應該也受不了再繼續面對那些人。」沒想到老媽竟
 
然同意了!萬歲!萬歲!我開心的在客廳一邊歡呼一邊蹦蹦亂跳,想到很快就能
 
遠離那群壞心眼的同學,不必再擔驚受怕,真是太開心了。這個學校、這個班級,
 
我原本是喜歡的,但現在對我來說,一點值得留戀的地方都沒有…是啊,就連對
 
小舞也是,不應該再想她了,未來我總會交到比她更好、更知心的朋友的…會吧?
 
 
那天晚上爸爸加班,很晚才回到家。我被爸媽的爭吵聲吵醒,爸爸說媽太寵我,
 
怎麼可以這麼隨隨便便就答應讓我轉學;即使是媽跟他說了我在學校是如何的被
 
欺負,他還是堅持轉學應該是所有方法都用盡後最後的選擇,他說媽答應讓我轉
 
學,只會讓我以後遇到挫折就逃避。雖然最後爭吵的聲音總算停了,但他們似乎
 
沒達成任何結論,躺在被窩裡的我翻來覆去無法成眠,心裡恨透了爸的牛脾氣和
 
不明事理。媽會聽爸的嗎?她有辦法說服爸嗎?她會不顧爸的反對讓我轉學嗎?
 
我真的好擔心。
 
 
隔天,爸爸因為工作很早就去上班,出門前還對媽大聲嚷嚷,跟她說絕對不能讓
 
我轉學,我在房間聽得一清二楚。媽來叫我起床的時候,我把棉被抓得緊緊的,
 
死也不肯起來。
 
「妳不起來,我怎麼帶妳去辦轉學?」最後媽用這句話把我從棉被裡叫出來。
 
 
我真的很驚訝,媽向來事事聽爸的,而且剛剛爸出門時,她明明才答應爸,不幫
 
我辦轉學的!
 
「我不先假裝答應他,萬一他留下來事情不就更麻煩了嗎?」媽笑著跟我解釋,
 
「妳爸爸啊,吃軟不吃硬,這幾天我們母女多跟她撒撒嬌,他的氣很快就會消了。
 
不過妳轉到別的學校之後,功課可不能退步唷!萬一妳高中沒考好,妳爸可不會
 
輕易原諒我們兩個。」
 
 
我換上制服,跟媽一起到學校。老媽直接殺到教務處找教務主任,劈頭就說要幫
 
我辦轉學。主任一直想問出我轉學的原因,老媽只避重就輕說是家裡的私事,因
 
為都期末了,而且我們連新學校都還沒確定就急著要轉走,主任覺得怪怪的,把
 
我們班導師也找過來,一起「瞭解」情況。他們大人談著談著剛好碰上下課時間,
 
班上好幾個同學聽到風聲跑來,圍在教務處外面,看他們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
 
我覺得痛快極了。他們八成以為媽到學校是來找他們興師問罪的,作賊心虛,哼!
 
 
最後媽跟學校談妥的決定是讓我請假請到期末,這段時間她會幫我找新學校,等
 
學校確定後再辦轉學手續。離開教務處後,媽要我到班上去把自己的東西收收一
 
起帶回去,我說沒這個必要,因為我的東西早就被他們丟光光了,搞不好今天早
 
上他們又把我僅存的桌椅給劈了當柴燒呢!不過媽還是硬拉我去教室,理由是她
 
有話想對同學們說。
 
 
班上這節是英文課。媽跟英文老師打了個招呼後,拉著我站到講台上。
 
「我今天來學校,是來幫秦莎辦轉學的。她為什麼會突然轉學,相信某些同學心
 
裡有數。我希望你們記住一句話---人在做,天在看。或許今天把她逼走了,某些
 
人會覺得很開心,覺得達到目的了,但你們要記住,做壞事是會有報應的。即使
 
你可以昧著良心過一輩子、即使你可以僥倖平平安安度過這一輩子,等幾十年後
 
你死了那天,你應得的報應會在地獄等你,逃不掉的。希望你們永遠不會再這樣
 
對待別的同學,希望我女兒是最後一個受害者。」
 
 
媽真是大傻瓜。看看台下吧,這幾十個人有幾個因為妳的話而感到慚愧呢?特別
 
是嫌疑最大的那幾個葉雲輝親衛隊的,還故意邊聽邊打呵欠呢!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