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離開學校的時候,我心底其實是期望小舞可以像電影裡的情節那樣衝出教室找我
 
的---剛剛老媽在台上訓話的時候,她的頭一直低低的沒抬起來,我以為那是她感
 
到對不起我、或捨不得我的表現。然而她並沒有如我期望的在我離開前攔下我,
 
到最終我們始終還是沒有和好,照這樣看來轉學後我們應該也不會再聯絡,或許
 
幾年後我會忘記我曾經這麼在乎一個朋友---會忘記她曾帶給我的快樂,也忘記她
 
曾帶給我的痛苦。
 
 
校門外是一條長長的馬路,我們得過馬路到對面坐車。綠燈剩下15秒,稍微跑
 
快一點時間綽綽有餘。我走在前面,媽跟在後面,綠燈轉換成黃燈時,我聽見身
 
後傳來轟然巨響。一台搶黃燈的計程車撞上媽,她倒在地上頭不停流血,我怎麼
 
叫她她都沒有反應,我以為她流血過多所以昏倒了,可是救護車趕到的時候,他
 
們卻告訴我媽媽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這是場夢,太恐怖的惡夢!在急診室我哭到無法呼吸、喘不過氣,我不能失去媽,
 
千千萬萬不能的啊!我緊緊握住媽的手,她的手還有溫度不是嗎?為什麼要騙我
 
說她死了?爸爸接到通知趕到醫院,和我一樣哭得不能自已,爸緊緊抱住我,邊
 
哭邊說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肇事的司機在警察的陪同下來道歉,他說他的太太在醫院快生了,他心急才會沒
 
注意到媽又闖黃燈,他真的很抱歉。他一直說對不起、對不起,他說他一定會想
 
辦法賠償,爸說他不要他賠錢,因為再多的錢都沒有意義,再多的錢都換不回媽。
 
 
我跟爸一樣恨透了那個司機,但跟爸不一樣的是我還恨我自己。如果不是因為我,
 
媽根本不會去學校;在那個十字路口,如果不是我硬要搶著過馬路,媽也不會意
 
外賠上一條命。那個司機很可惡,但我更可惡,他坦承認錯了,但是我沒有。我
 
說不出口,看到爸那張失魂落魄的哀痛的臉,我說不出口。我隱瞞事實,爸不知
 
道媽為什麼會在校門口被撞倒,他還以為媽只是剛好去附近辦事,他完全不曉得
 
媽的死,我這個不孝的女兒該負大部分的責任。
 
 
原本一個好好的家,因為我的緣故,破碎了。爸每天關在家裡喝酒,偶而出門卻
 
是去賭博。我的喪假接著寒假,我跟爸一樣把自己關在家,有時餓好幾餐沒吃,
 
才勉強出門去便利商店買泡麵吃。在家裡的時候我會感覺媽好像還活著,不管是
 
廚房裡、沙發上、餐桌前、曬衣服的陽台…我彷彿可以看見她忙碌的身影,聽見
 
她喊我的聲音和她開朗的笑聲,可是一眨眼她又消失不見。
 
 
這年的農曆年來得晚,在寒假的最後幾天。寒假過後我不打算回學校,反正爸也
 
不會管我。對爸來說生活中只剩喝酒和賭錢了,有時我照顧喝醉的他,都感覺他
 
看我的眼神像在看陌生人一樣。我不怪他,即使他忘記這個家除了他跟媽還有我
 
這個女兒我也不怪他。因為爸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失去媽,而媽之所以會過世是因
 
為我。害死媽的我照理說不該寡廉鮮恥的活在世上,要不是因為捨不得爸,我真
 
的很想一死了之。爸是無辜的,如果連我都不在了,誰來照顧他?媽在天上看著
 
現在的爸爸,一定跟我一樣很擔心他吧?
 
 
除夕前幾天,爸難得清醒的回到家,他跟我說他輸光家裡所有的錢了,以後我們
 
沒有錢可以生活了。他邊說邊笑,好像心情很輕鬆。接著他問我,要不要跟他一
 
起去天上找媽媽,我知道他的意思,我有點害怕、有點不安但卻又如釋重負。我
 
覺得對我們父女來說,這麼做是最好的選擇,其實我們早該這麼做的,不是嗎?
 
說不定媽媽早就在天上等我們等得不耐煩了呢!
 
 
然而爸很快讓我失望了。爸爸明明說要出門買木炭,但卻沒買木炭,只帶了對春
 
聯和一張樂透回來。他說如果這張樂透沒中,我們再去死;結果老天爺竟然開了
 
我一個大玩笑,讓他中了大獎,他完全把當初說好要一起死的這件事拋在腦後了。
 
接著他的運氣越來越好,怎麼買怎麼中,他變得像以前那樣充滿活力,不再喝酒
 
澆愁了,他買很多很多的禮物送我,每天帶我去高級餐廳吃飯,他說我們要重新
 
開始好好過日子,他說他會努力當一個好爸爸。
 
 
可是我要的不是這些。我寧可他像以前那樣喝酒喝到醉茫茫、但是會一直唸著
 
媽,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老說要忘記過去,連帶要我別每天哭著想媽媽,還逼我去
 
上學。
 
 
當初媽走得突然,還沒來得及辦好轉學手續,而現在也沒有必要轉學了。那些討
 
厭的同學依然在,但我一點也不害怕,儘管來傷害我吧,我不會為你們掉一滴眼
 
淚的。因為我的心已經死了,再也沒有感覺了,這世界上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已經被奪走了,我什麼都不在乎了。
 
 
我進教室的時候,原本鬧烘烘的班上突然靜了下來。我以為他們會說些難聽的話,
 
像他們以前那樣,可是他們沒有。同情我嗎?覺得我沒有媽媽很可憐嗎?這群人
 
竟會有同情心真讓我不敢相信,但好像是真的。在學校的這一整天沒有人對我惡
 
作劇,而到放學時,小舞甚至主動跟我說話。
 
 
「妳媽媽的事我聽說了。妳還好吧?」她用擔心的眼光看著我,「妳瘦了好多,
 
氣色很不好耶!」
 
『我很好。』對於小舞久違的關心,我又驚又喜。一定是媽媽在天上保佑我,小
 
舞才會跟我和好。她知道我活得好累,所以她讓小舞再次回到我的生命裡,做我
 
的心靈支柱。
 
 
「對之前…之前發生的事,我感到很抱歉,希望妳能原諒我。」她說,「寒假時
 
我想了很多,我們之間很多誤會可能都是我太衝動造成的,真的很抱歉。」
 
『聽妳這樣說我真的很高興。』我的眼淚悄悄奪眶而出,那是高興的眼淚,『妳
 
不理我的時候,我真的很難過。』
 
「妳怎麼還是這麼愛哭。」她嘴裡這麼說,可是自己也紅了眼眶。「等一下我們
 
一起回家吧?我要先去教務處交東西,妳先到體育倉庫等我,好不好?」
 
 
『體育倉庫?為什麼約在那兒?』
 
「寒假的時候我偷撿了一隻流浪狗養在那兒。」她笑著對我眨眨眼睛,「還沒幫
 
牠取名字呢,待會兒我們一起幫牠想。」
 
 
我一點都不懷疑的進了體育倉庫,傻傻的跳入陷阱。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