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才踏進暗暗的體育倉庫,我便被人從背後重重推了一把,跌在地上還來不及爬起
 
來,我的手腳就都被人壓住,倉庫很暗,我看不清他們的臉,弄不清到底怎麼回
 
事,我害怕得大聲尖叫用盡全身力氣揮舞手腳,但我的嘴很快的被塞進布團,手
 
腳也被用繩子捆得緊緊的。
 
 
「妳怎麼還好意思來上課啊?秦同學?」一個熟悉的女生在黑暗中開口,「妳不
 
是要轉學嗎?妳媽媽不是還叫我們都下地獄嗎?結果現在下地獄的是誰啊?」
 
這讓人渾身不舒服的尖銳聲音,絕對是我們班的宋美緞。
 
『別不要這樣說嘛,她媽也得到報應啦!』另一個女生開口,她的聲音我也認得,
 
是宋美緞的好朋友陳智琴。『被自己女兒害死,也真夠倒楣的了。』
 
 
聽到她這麼說,我滿腔的怒氣頓時被揮之不去的罪惡感取代。她們沒說錯,媽之
 
所以意外過世是我害的,原本我還試著想掙脫繩子,但我決定放棄了。我會落到
 
她們手裡,或許是老天爺給我的懲罰吧?接下來不管她們要打我罵我、欺負我虐
 
待我,我都不會抵抗了,那是我活該。
 
 
「我們可以開始拍了嗎?」宋美鍛用甜膩的聲音開口詢問。我覺得奇怪,她在問
 
誰呢?我以為絕對是她帶頭的…
 
『再等一下,我們的男主角很快就會來。』聽到這聲音,我愣住了。是葉雲輝!
 
『不過我們可以先做些準備動作,例如先脫她幾件衣服,讓畫面好看一點,這樣
 
等一下男主角過來,也比較容易入戲嘛。』他的話引起屋裡其他人一陣大笑,笑
 
聲在倉庫裡迴盪著,我打從骨子裡感到害怕。
 
 
不單單是擔心他們下一步要做的舉動,更讓我感到害怕的是葉雲輝竟然會主導這
 
一切,那個口口聲聲說喜歡我,好幾次用言語和眼神讓我幾乎迷惑的葉雲輝,竟
 
然會這麼對待我?還有把我騙來這裡的小舞,她明知道他們佈好局要對付我,不
 
警告我就算了,還利用我對她的信任叫我來?我一心把她當好朋友,從沒做過任
 
何對不起她的事情,但她卻為了葉雲輝,把我當傻子一樣耍?
 
 
幾個人在葉雲輝的指示下挨到我身邊,把我的制服扣子打開,露出大半胸口,我
 
的眼淚無法自制的不停滑落,那是既羞辱又害怕的眼淚。我不知道現場有多少人,
 
有多少隻眼睛正不懷好意的看著地上狼狽的我?
 
 
「我們可以在她胸口寫點東西。」一個女生提議,「寫賤貨兩個字怎麼樣?」伴
 
著她話聲的,是喀拉喀拉推美工刀片的聲音。
 
「GOOD IDEA!」葉雲輝拍手大笑,「這兩個字很適合她。」
 
我的身體被幾隻手用力壓住,接著我感覺冰涼的刀片尖端抵住胸口的皮膚,真希
 
望她能一刀刺死我算了。
 
 
在美工刀在我身上劃下第一道傷痕時,我的眼前亮了起來。體育倉庫的門被打開
 
了,我瞇著眼睛努力辨識那站在一片光亮中的高大人影---是阿忠!
 
 
「你們在幹什麼!?」阿忠又驚又氣的拉開壓在我身上的人,拿掉我嘴裡的布團,
 
當他開始動手解開我手上的繩子時,葉雲輝卻攔住他。
 
『我們等你好久了耶,男主角。或者我應該叫你…高材生?』葉雲輝歪著頭,上
 
下打量著阿忠,『不容易耶,像你這種人,竟然可以上第一志願,說出去誰相信
 
呢?』
 
 
「你在說什麼啊?」阿忠氣得臉都脹紅了,動手推了葉雲輝一把,「你不爽教練
 
推薦我,你找我或教練出氣啊!你找莎莎麻煩幹什麼?她是女孩子耶!」
 
『NONONO!直接找你出氣,太便宜你了。聽說你脾氣蠻好的,我罵你你也沒
 
什麼感覺;你肉又多,我揍你你也不痛;對付你這種人,本來最好的方法是把你
 
的女人搶走,玩一玩再丟掉,可惜你的女人太難搞定,我只好出此下策,說真的,
 
我也不想這樣,是她自找的。』
 
 
「你現在就放她走。我留下來,你想怎樣我隨便你。」
 
『不行不行,我劇本都寫好了,攝影機也準備好了,要照我的劇本演。』葉雲輝
 
從宋美緞手中接過DV,『來,你不是很喜歡她嗎?上啊,我幫你拍起來做紀念。
 
我這台DV很貴的,拍出來畫質很好喔,放上網也很清晰的。我也可以幫你燒成
 
光碟,對了,到時候也燒一份給秦莎她媽,她媽應該也蠻關心女兒的近況吧?』
 
 
阿忠再也氣不過,一拳揮中葉雲輝的臉頰,把他嘴角都打流血了,可是葉雲輝卻
 
還興高采烈的說,「對!打得好!你們有拍到吧?你的新學校應該不會想收愛打
 
人的學生吧?你再打、再打啊!最好是打得我鼻青臉腫的,讓你的新學校知道你
 
多能打!」
 
 
「阿忠,不要打!你不要上他的當!」我忍不住對他大喊,「你不要管我,你趕
 
快走,快點!他們不敢對我怎樣的!」
 
『妳好像不是很怕喔?莎莎。』葉雲輝一把拉著我的頭髮,把我的臉硬拉近他,
 
『你們兩個進展到什麼程度啦?到這裡了嗎?』他另一隻手從我的脖子慢慢往下
 
移,朝我的胸口探去。阿忠為了保護我,不顧一切的衝上前去抓住他,把他壓在
 
地上一拳又一拳的揍,旁邊圍著的人們先是鼓譟著,葉雲輝也邊大笑邊挑釁,可
 
是十幾拳之後,葉雲輝沒有聲音了,他的臉上都是血,頭垂向一邊不動了,四周
 
突然變得好安靜。阿忠愣住了,跌坐在一旁,我掙扎著想移動身體,想到阿忠身
 
邊,我喊他好幾聲,他才總算如夢初醒的幫我解了繩子。
 
 
「他把葉雲輝打死了!」忘了是誰先這麼開口,接著他們驚叫著衝出體育倉庫。
 
我趕緊撥手機叫救護車,在我身邊的阿忠抱著頭,不停喃喃自語著:完了,一切
 
都完了。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ivianlin1205
  • 你寫的故事蠻好玩的,我會繼續看下去的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