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最後葉雲輝雖然撿回一條命,但一隻眼睛卻失明了。他的父母氣極了對阿忠提出
 
告訴,最後阿忠被判了兩年的感化教育。結果不該如此,葉雲輝明明是咎由自取,
 
但是得受罰的卻是無辜的阿忠,這太不公平!然而法官會這麼判,也是因為當時
 
在場的同學都沒有說出實話,那些可以證明阿忠是為了保護我而動手的影像,他
 
們不但不肯拿出來,還像排練過似的做出同樣的證詞,說是阿忠為了我和葉雲輝
 
爭風吃醋,才把他打傷。而他們對於那道劃在我身上的刀傷的說法則是,那是我
 
為了誣賴他們,自己拿刀劃的。他們完全不肯承認曾經欺負我,宋美緞甚至敢臉
 
不紅氣不喘的跟法官說:「我們從來沒做過任何傷害她的事,是她自己開不起玩
 
笑。」
 
 
在法庭上遇見阿忠的爸媽時,他們沒有對我口出惡言,但我可以感覺他們的目光
 
充滿怨懟;而原本樂觀開朗的阿忠,沒幾天便瘦了一圈,眼神變得空洞,彷彿靈
 
魂被奪走一般,當我抓住機會和他道歉時,他淡淡的說沒關係,不是妳的錯。他
 
嘴巴上沒怪我,但我不確定他心裡是否怨我,要不是因為我,他的未來不會變得
 
如此難走。好不容易考上的學校不可能再收他,傷害罪的前科會一直跟著他,不
 
管是繼續求學、到之後出社會找工作…他本來可以快快樂樂打他最愛的籃球的,
 
我真希望我能代替他受這些苦、背這些罪,因為我對自己的未來本來就不抱任何
 
期望了,但我們的人生不能輕易交換過來,我束手無策。
 
 
之後我不想去學校,爸爸硬逼我去我就翻牆逃學,甚至在街上遊蕩不回家。於是
 
爸爸只好幫我辦轉學,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因為他誤會我之所以不想去上
 
學,是怕再被同學欺負,他不明白我的內疚和我的不甘心,每當我想到阿忠在受
 
苦,而葉雲輝那個混蛋還有那群可惡的同學卻舒舒服服的過著好日子,我就覺得
 
很不平衡。我想報復,如果法律不能制裁他們,那麼就由我來制裁。
 
 
該怎麼報復他們?我一直想不到一個比較理想的方式。找人揍他們一頓?那太便
 
宜他們。我想慢慢折磨他們,就像他們當年慢慢折磨我一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
 
人之身,才能讓他們體會什麼叫自作孽不可活。於是我要爸爸為我蓋一座學校,
 
用白花花的鈔票當誘餌把他們全都騙進來,為了拿到錢,沒有人敢反抗我,我讓
 
他們輪流互相欺負,這一週欺負A,下一週換成欺負B,剛開始看到有人被惡整
 
到哭,我心中就充滿報復的快感;但沒多久,我發覺這樣還是無法消我心頭之恨。
 
我開始構思更激烈的報復行動,例如,殺了他們。
 
 
讓這些自私的人活下去,對世界一點好處都沒有,我可以想像當他們去別的學校、
 
或是開始在社會上工作,他們的自私和殘忍性格,終究會讓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
 
傷害別人、或是眼睜睜的見死不救。惟有除掉這群敗類,才能避免像阿忠這樣的
 
無辜者受害。只要在學校製造一場火災之類的意外,就可以達到我的目的,但這
 
時杜水藍偏闖了進來,害得我必須把第二階段的計畫延後,免得不小心讓他跟著
 
送命。
 
 
看了看錶,五分鐘了,可以放他出來了。我用鑰匙打開門鎖,把門推開,怎麼也
 
沒料到背後突然有人竄出來,用力推我一把,把我反鎖在倉庫裡面。
 
 
搞什麼啊!!一片黑暗裡,過去在體育倉庫的可怕回憶再次湧上心頭。被恐懼感
 
包圍的我使盡力氣踹門、拍門、撞門,邊大喊著放我出去。
 
 
「妳不要怕,妳不是一個人!」杜水藍的聲音從旁邊冒出來,「我也是被人關進
 
來的,我不是壞人!」
 
我懶得理他,繼續使勁拍門,直到汗流浹背、喉嚨都喊到痛了,才不甘願的在門
 
邊坐下來休息。
 
「不好意思喔,害妳也被關進來。」杜水藍用充滿歉意的語氣說,「妳是因為想
 
開門放我出去,才被那個女魔頭關進來的對不對?」
 
 
『不對。』我冷冷的說。看來這個笨蛋壓根沒發現我就是他口中的女魔頭。
 
「不是喔?那妳為什麼會被關進來?妳也得罪她了嗎?」他還傻呼呼的追問,我
 
懶得回答。
 
「呃…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杜水藍。水是水肥的水、藍是藍藍香的藍。」水肥
 
的水、藍藍香的藍?這算哪門子的自我介紹,自以為幽默?我理都不想理他。
 
「唉,不好笑喔?我就說嘛!我姊還騙我說只要這樣跟女生自我介紹,女生就會
 
笑。那妳叫什麼名字啊?」
 
『秦莎。秦始皇的秦,殺人的殺。』我惡狠狠的說完,他楞了半晌。
 
 
「真的假的,妳開玩笑吧?是妳把我關進來的不是嗎?妳怎麼也會被關起來?」
 
『我也很想知道。』我恨恨的說,『等我查到是誰把我關進來,我一定要給他好
 
看。』
 
「幹嘛殺氣這麼重?」他笑嘻嘻的說,「我被妳關進來,我也沒說要給妳好看啊?
 
妳看,我不是好好的跟妳講話,沒有摸黑揍妳一拳或踢妳一腳對不對?」
 
 
『你剛剛踹門的時候,罵我也罵得蠻過癮的嘛。你以為我沒聽到啊?』
 
「哈哈,妳有聽到喔?剛開始我是真的很生氣啦,而且說實在也蠻怕的。不過後
 
來我安慰自己就把它當停電好了,這樣想就覺得沒什麼好怕的,妳進來之前,我
 
還差點睡著了呢!」
 
 
『沒你那份閒情。你愛睡在這兒是你家的事,我要想辦法出去。』我摸黑站起身
 
來,試著伸長了手四處亂抓,想找找倉庫裡有沒有球棒之類的東西,能把門破壞
 
掉或發出大一點的聲音。可是沿著牆摸了半天,只摸到一箱箱的球,沒有球棒。
 
 
我無奈的倚著門邊坐下,用耳朵貼著門,外面很安靜,看來祕書即使已經發現我
 
不見了,也還沒找到這兒。
 
 
「妳忙完了嗎?」安靜沒兩分鐘的杜水藍有點委屈的開口拜託我,「我想到一個
 
在這邊也可以玩的遊戲,妳可以陪我玩一下嗎?」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LENE
  • 哇!!
    好精彩哦,布丁妳這次的作品跟以往完全不同耶,怎麼會想寫被欺負的提材,看的這篇讓我想到有套漫畫"人生LIFE",也是這種被欺負的故事,期待後續, 加油.
  • 那部漫畫改的日劇我有看過一點
    真的很震撼!

    putin945 於 2009/11/14 18:24 回覆

  • 妞
  • 這段故事看了好心疼
    雖然說他們被關在這個學校很可憐
    但是突然有種罪有應得的感覺
    太可惡了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好人卻總是無法過好人生?
    倘若有來生一定要過得很幸福呀...

    媽啊那群人令我厭惡萬分
    去死啦他們才是賤貨
    偽君子嘛一群
    狼心狗肺 良心被狗啃走了!!!
    我的媽他們是不是人啊
    有沒有羞恥心啊天(這人太激動了真是)

    總之 期待下一集
    壞人全部死光光吧hahah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