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原本寫對聯只是被校長逼著不得不寫,但這次不一樣。前兩天總是得挖空心思思
 
考該寫些什麼,這次則是一氣呵成很快就寫好,我好想親眼看到秦莎看到對聯時
 
的反應,我猜她會笑。
 
 
秘書來拿對聯的時候告訴我,昨晚他和校長一起檢查過校園監視器錄到的畫面,
 
但是體育倉庫附近的監視器只錄到我和秦莎,而原本正對倉庫門口的攝影機角度
 
被人動過,所以查不出是誰把秦莎關在倉庫裡。我原本以為以秦莎的個性,會請
 
警察來採個指紋或是比對腳印之類的,可是秘書卻說秦莎沒打算繼續追究,只淡
 
淡的說是誰做的她心裡有數就好。
 
 
秦莎懷疑的人八成是小舞,因為知道秦莎會去體育倉庫的人只有她,不過我實在
 
不懂小舞為什麼要這麼做。雖然秦莎對她不好,但她在我面前總是說秦莎的好話,
 
還說什麼秦莎會變這樣都是她害的,一副很愧疚的樣子。當然這些也有可能是謊
 
話,但對我說這種謊,又有什麼意義呢?我真被搞糊塗了。
 
 
想起昨天剛被關進倉庫裡時,我好氣我信任的小舞竟幫著秦莎欺負我;但後來秦
 
莎也陰錯陽差的被關進來,我滿滿的委屈和怒火便煙消雲散了。看她摔進自己挖
 
的陷阱時那驚慌失措的反應,就跟一般的女生沒兩樣,況且從她才關我幾分鐘,
 
就打算開門放我走這點看來,她還蠻善良的。小舞曾經說秦莎會變壞都是她害的,
 
如果她一直對此感到愧疚,那也難怪她會勉強自己、答應秦莎不合理的要求。
 
 
到餐廳吃早餐的時候,我發現秦莎也在。我趁她抬起頭來和她揮揮手,但她卻沒
 
理我,繼續低頭吃她的早餐,碰了個釘子的我,有點悶的端著餐盤找了個空位坐
 
下,但吃沒幾口,還是忍不住跑過去找她。
 
 
『早安。我可以坐這邊嗎?』我鼓起勇氣問。
 
她抬頭瞄了我一眼,沒回答,繼續吃她的早餐。我再度被打擊到,但還沒死心。
 
她是沒說我可以坐、但也沒說我不能坐吧?於是我在她對面坐下。
 
「你是想怎樣?」她放下手上的刀叉,兇巴巴的說。
 
『我我只是想跟妳聊聊天嘛,一個人吃飯挺無聊的。』我無辜的說。
 
「我跟你很熟嗎?你不要以為我會因為昨天的事感激你。」
 
『我沒想過要妳感激我啊!我跟妳是還不熟,但我跟其他人更不熟啊!至少我還
 
知道妳叫什麼名字,其他人我連名字都不曉得。』
 
 
「你用不著知道他們的名字,反正你很快就要離開這裡。」
 
『我沒這個打算耶
 
「重點是我有這個打算。你留在這裡不就是為了錢嗎?你開個價吧,我不想再和
 
你耗下去了。」
 
『我們家確實需要錢,但錢要靠自己努力賺回來才行。而且現在我想留下來,
 
也不再只是為了獎學金。』
 
「是是是,想來個英雄救美是吧?」她冷笑一聲,「想解救學校裡的灰姑娘?」
 
『妳只說對一半。我不只想救學校裡的灰姑娘,我還想救學校裡的公主。』我承
 
認這句話實在肉麻得可以,連我自己都說得很不好意思。但這句話效果還不賴,
 
她愣住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她的口氣很快恢復冷靜。
 
『就是妳想的那個意思啊。』我眨眨眼睛。
 
「你不要搞錯了,我不是什麼公主,她也不是什麼灰姑娘,你更不是什麼英雄。」
 
她開始激動起來,「我從一開始就說過,你不屬於這裡,你只是路人甲,留在這
 
裡只會給我帶來麻煩。」
 
 
「我當然知道自己不是什麼英雄,我只不過是看到有人需要幫助,沒辦法裝作沒
 
看到而已。」我說,「也許我真的幫不了妳們,但我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
 
『別把自己說得那麼偉大,過去發生的那些事你根本不瞭解。』
 
「如果妳能多告訴我一些事,我就會更瞭解啦!但我知道每個人都有不想提起的
 
過去。」我說著拿起刀叉,指著我盤子裡吃到一半的鬆餅,「假設這塊鬆餅是妳
 
的心,被我吃掉的這一半是妳心裡的傷口,雖然已經吃掉的沒辦法再恢復原狀,
 
但我們可以這樣。」我把盤裡的火腿切一小塊挪到鬆餅旁邊,『喏,就像這樣,
 
我們可以想辦法讓傷口變小一點。』
 
 
「你還真天真。」她用叉子叉起我盤子裡那塊鬆餅,把它扔在地上。「我對友情
 
遊戲很早就免疫了,你省省吧。」
 
『我不覺得我在浪費時間啊。我昨天不就讓妳笑了嗎?今天也是,我賭妳看到對
 
聯一定有笑出來,對吧?』
 
「我是笑了,那又怎樣?」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能笑出來心裡就會輕鬆一點啊!』
 
「我是笑了,但我不覺得我有任何改變。」
 
『至少在笑的那零點幾秒裡面,妳是開心的。雖然就像妳說的,不是多了不起的
 
事,也不能改變什麼,但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吧?』
 
 
秦莎沒再劍拔弩張的頂回來,她安安靜靜的盯著我的臉瞧。我讀不出她的想法,
 
是被我感動還是覺得我莫名其妙,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又開口。
 
「你是真心想留下來幫我嗎?」
 
『嗯。』我很用力的點頭。
 
「所以不管我拜託你做什麼事,你都會答應囉?」
 
『原則上只要我做得到的,我都會幫妳。但我不會幫妳做傷害別人的事。』
 
「那如果我要你跟我交往呢?」
 
 
『啊?』我懷疑自己的耳朵。
 
「我想知道誠實又有正義感的杜水藍,是不是真的能說到做到。」秦莎用挑戰的
 
眼光注視我,「如果辦不到,就請你收拾東西回家去。」
 
 

『妳擺明了是故意刁難我。和妳交往,就能幫到妳嗎?』

「是你自己說,就算心裡的傷口無法彌補,但只要能笑出來,就算是進步。

 既然你有本事逗我笑,那麼和你在一起,應該會讓我越來越快樂吧。」

她起身離開,經過我身邊時,又俯身在我耳邊補了一句:「我很期待你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企鵝
  • 欸~

    快出30集啦@@!!
  • joker10
  • 期待第30集~
  • 都貼好了 抱歉一直很懶散~
    因為有無名這邊比較少來XD

    putin945 於 2008/09/15 20: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