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這是第一次有女生開口說要我跟她交往。但很可惜的,我一點也無法感到甜蜜或

 

開心,不是因為秦莎不夠漂亮、或是我對小舞依然存有好感,而是整件事一點邏

 

輯都沒有、太太不可思議。

 

 

感覺就像是好心想扶老婆婆過馬路,老婆婆卻說:「如果你想扶我過馬路,就先

 

跟我交往!」也太讓人錯愕了吧!好心想幫人,對方卻跟你談起條件,而且是這

 

麼莫名其妙的條件。

 

 

她開出的條件是很怪,但幸好決定權在我。我大可以不接受這個要求,離開這個

 

學校。可以回家、可以回到正常的學生生活,不用每天擔驚受怕,不必把周遭每

 

個人都當成假想敵,過得戰戰兢兢,是幾天前的我夢寐以求的事。眼前這兩條路,

 

一條平坦、一條崎嶇,看起來再簡單而不過的選擇,但我卻好猶豫。

 

 

如果我離開了,這學校又會恢復原來的樣子吧?秦莎會繼續活在怨恨裡、小舞則

 

繼續活在愧疚裡,這樣太可悲了。然而如果我選擇留下來,就得和秦莎交往,只

 

互戳過鼻孔就在一起,怎麼想都覺得太兒戲了!

 

 

我從沒和女生交往過,戀愛經驗值始終停留在暗戀。「交往」這件事在我想像中,

 

應該是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然後做一些情侶才能做的事;如果跟秦莎交往,

 

不就代表我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接吻,都得跟她一起?這些珍貴的

 

第一次我一點都不想獻給她啊!

 

 

下課時間我上廁所時,站我旁邊的男生突然開口問我:「你真的要跟那個女魔頭

 

交往嗎?」嚇我一大跳。讓我驚嚇的不是他問的問題,而是進這學校好幾天了,

 

他是第一個主動跟我講話的同學。

 

 

『我還在考慮。』我誠實以對,『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你們講話那麼大聲,全餐廳的人都聽得見。」接著他又說,「如果你願意跟她

 

交往,對我們幫助很大,所以大家推我傳話給你,希望你能夠犧牲一下。」

 

『對不起,我不懂你的意思?』他說的是中文,但我聽得霧煞煞。

 

 

「女魔頭為什麼蓋這學校,你也知道吧?因為她以前被欺負過,所以她要讓所有

 

人都嚐嚐被欺負的苦。她還以為大家都會因此而覺得很痛苦,其實根本就不會,

 

大家都心照不宣,反正就在她面前演演戲、哭一哭,她爽了每個月就有錢拿,加

 

上這學校的環境師資設備一流,還不是隨隨便便的人就能讀這裡,有時我還真慶

 

幸當初欺負她有我一份。原本大家都以為可以就這樣念到畢業,但是最近我們發

 

現,女魔頭似乎不想讓我們就這樣順利畢業,雖然我們還不確定她有什麼打算,

 

但我們決定先下手為強。」

 

 

他說的話簡直自私到了極點,我的不滿和憤怒全寫在臉上。什麼叫做「幸好當初

 

欺負她有我一份?」這些人把別人當成什麼了?

 

「喂,你幹嘛變臉啊?你覺得我們很過份?拜託,你不知道那女魔頭有多壞,她

 

男朋友要跟她分手她不爽,就找人把他打個半死,害人家一隻眼睛都瞎掉了。」

 

『我不相信。』我嘴裡這麼說,其實心裡卻隱約有些動搖,『班上沒有人一隻眼

 

睛看不見啊!』

 

 

「我說的那個人是別班的啦,女魔頭本來也想拉他進這間學校,可是他家很有錢,

 

他老爸把他送到國外去唸書了。我們班還有幾個女生一直跟他有聯絡,他老說這

 

個仇他無論如何一定要報。怎樣?要不要加入我們,替天行道?你假裝跟女魔頭

 

交往,想辦法探聽一下她到底想拿我們怎樣,再把消息告訴我們。廁所沒裝攝影

 

機,很安全,我們可以在這兒交換消息。事成之後如果有好處,一定少不了你的

 

一份。」

 

 

我沒有馬上答應他,他看來有點失望,但還是不死心的要我好好考慮。原本已經

 

一個頭兩個大的我,現在煩惱的程度急速暴增到一個頭兩百個大,唉!我一直覺

 

得秦莎的歪曲性格源自以前被欺負的痛苦,但我怎麼也想不到她會叫人來揍人,

 

打到人家一隻眼睛都瞎了。剛剛那位同學說的話雖然不能盡信,但他說到這段時

 

言之鑿鑿,好像真的發生過這樣的事。

 

 

要知道真相,就必須留下來。我正興起這樣的念頭,兩隻蝴蝶恰好在此時翩翩飛

 

進教室裡,我頓時有了靈感。

 

 

老姐每次看到成對的蝴蝶,總開玩笑的叫牠們「梁山伯」、「祝英台」;而梁山伯

 

和祝英台一開始朝夕相處的時候,就是保持著安全距離的!只要把他們那幾招學

 

起來,那麼即使和秦莎交往,我還是能保有我身體各種珍貴的第一次!

 

 

放學後回到房裡,我立刻磨墨提筆,在每天例行的對聯裡寫下我的決定:

 

「新手上路,請多包涵」,加上橫批:「我願意。」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