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治療狗狗的過程是條漫長的路。當狗狗從麻醉中甦醒後,牠嘗試想站起來,但卻

 

怎麼也做不到。牠的前腳拼命使勁,後腳卻無力的攤在地上動也不動,當牠試著

 

只靠前腳的力量往前走,後腳便在地面拖行,那重量讓牠無法負荷沒走幾步就跌

 

倒。狗狗不知所措、驚慌的眼神,阿忠看在眼裡好心疼,伸出手想摸摸牠安慰牠,

 

狗狗卻對他齜牙裂嘴的狠狠咬了他一口。

 

 

看著自己手上被咬的齒痕,阿忠沒生氣,反倒又領悟了一件事---我對那些想幫助

 

我、安慰我的人,不也是這樣?因為我心情不好、因為我害怕、因為我恨世界的

 

不公平、因為我恨別人用同情的眼光看我,所以我在自己身邊築起高牆,不讓別

 

人靠近,要是誰想跨越雷池一步,我就給他好看;反正沒人能幫我,他們能給我

 

的只有同情,但同情是我最不需要的東西。最關心他的爸媽、最要好的朋友秦莎、

 

始終都關心他近況的教練,我要嘛不理不睬、要嘛惡言相向---我在他們心中,是

 

不是也留下了會隱隱作痛的傷口?

 

 

兩天後狗狗出院,阿忠把牠帶回家照顧。起初狗狗還會一次次試著爬起來,但漸

 

漸的牠放棄了,或許是知道不管再怎麼努力也沒有用,牠如同獸醫預告過的,變

 

得非常憂鬱,眼神茫然空洞,不吃不喝,就連阿忠試圖用針管餵牠喝水,牠也緊

 

緊閉著嘴巴,不接受他的好意。

 

 

狗狗這樣下去不行。獸醫說可以為狗狗訂做輪椅,但得等上兩個月;但照這情況

 

看來,狗狗根本等不了兩個月那麼久。阿忠決定死馬當活馬醫,自己買了材料照

 

著圖片試做輪椅的代替品,邊做還邊跟躺在一旁的狗狗說「就快好了,你很快就

 

可以走路了」,這次,當他伸手摸牠時,狗狗沒有咬他、也沒有別過頭去,牠順

 

從的讓他撫摸牠的臉頰,然後舔了舔阿忠的手。

 

 

第一次試做的輪椅很粗糙,但至少讓狗狗可以站起來、後腳不會因為一直與地面

 

摩擦而受傷。狗狗在阿忠的鼓勵之下,裝上輪椅試走了幾步,雖然走得跌跌撞撞,

 

但牠圓滾滾的眼睛卻因此再度閃閃發亮。這個進步讓他們倆都精神大振,接下來

 

阿忠一步步改進輪椅的缺點,最後的完成品雖然外表依舊不怎樣,但功能可不輸

 

訂作輪椅,連獸醫都讚不絕口。

 

 

「這隻狗能遇到你真是牠的福氣。」獸醫告訴阿忠,還有很多狗狗有著一樣的遭

 

遇,但收容機構沒有經費為牠們訂做輪椅。阿忠自告奮勇願意幫忙,於是在獸醫

 

的引薦下,他來到了流浪動物之家,就這麼待了下來。除了幫忙製作輪椅,他能

 

做的事、能幫的忙數也數不清,上百隻狗兒各有各的個性,也各有各的故事,雖

 

然工作很累,但他覺得日子過得充實而快樂。

 

 

故事說到一段落,阿忠介紹那隻改變他人生的狗「花輪」給我們認識。這隻後腳

 

裝著輔助輪椅的小花狗,毛色黃黑相間,有著豎得高高的耳朵和眼角微微上揚的

 

丹鳳眼,一看到我們便興奮的跑過來拼命嗅著,歡迎完畢之後牠一頭鑽進阿忠懷

 

裡撒嬌,一臉幸福的模樣。那輪椅彷彿是牠身體的一部份,不管前進、後退、轉

 

彎都應付裕如,因為輪椅的幫助,牠恢復了自由行動的能力,從牠的臉上找不著

 

憂鬱的影子,只有滿滿的活力。

 

 

接著阿忠帶我們參觀犬舍,狗兒們看到他全都團團圍過來,一個個尾巴猛搖到簡

 

直可以當電風扇吹了。

 

 

「牠們好喜歡你。」秦莎感嘆的說。

 

『狗比人單純多了,只要你用心對待牠,牠一定感覺得到,一旦認定你,牠就絕

 

對不會背叛你。』阿忠邊跟狗狗玩邊說,『老實說我為牠們做的事沒有多了不起,

 

但牠們為我做的事可了不起了。要不是牠們,我根本沒辦法從過去走出來,也沒

 

辦法對人生重燃信心和希望。很沮喪的那段日子裡,常會覺得不能打球的自己根

 

本一無是處,活著一點意義都沒有,即使對這世界充滿不滿,但我又能改變什麼?

 

可是現在我的想法變了,我在這裡可以為這些狗做很多事,雖然不是多了不起的

 

事,但讓牠們都過得好好的、快快樂樂的,不也是一種好的改變嗎?』

 

 

「你為狗狗著想是很好,但你有替自己想過嗎?」秦莎突兀的質問,「你最愛的

 

籃球,你打算就這麼放棄嗎?」

 

『籃球?』阿忠皺了皺眉,『反正也沒學校會收我,我打算當興趣就好。』

 

「如果你想打球,可以來讀我們學校的體育班。」她說,「我爸現在很有錢,他

 

蓋了間私立高中,如果你想讀,我跟我爸說一聲就行了。」

 

 

我們學校哪來的體育班啊不過特地為阿忠開一個班,對秦莎來說易如反掌。

 

反正他們家最拿手的就是亂花錢了,不要說體育班了,只要阿忠一句話,她老爸

 

一定會馬上蓋所體育大學再加體育研究所,讓他一路直升到體育博士都沒問題。

 

 

『呃,謝謝妳的好意,妳的事我聽我媽提了一點,但沒想到有這麼誇張。』他吐

 

了吐舌頭。『不過我想我還是會待在這兒吧,因為這些狗狗需要我。』

 

「我可以捐錢給這裡,請更多人來照顧這些狗,你不用擔心。如果你真捨不得牠

 

們,也沒關係,我可以請我爸在學校蓋犬舍,狗狗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環境,也不

 

用跟你分開,你覺得怎麼樣?」

 

 

『等等等等,妳嚇到我了。』阿忠苦笑了一下,「或許這些事對妳來說不算什麼,

 

但對我來說可承受不起。我不值得妳為我做這麼多。』

 

「你當然值得。」秦莎定定的看著他,然後握住了他的手。

 

 

我在旁邊目睹這一切,心底湧起莫名的失落。

 

對秦莎來說,未來的目標就是彌補過去的一切。

 

所以,來不及參與她的過去的我,在她的未來裡沒有可以容身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