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喂,整整死胖子的事,你也一起加入吧?』宋美緞突如其來轉向我這麼說,嚇

 

了我一大跳。左顧右盼,我四周空蕩蕩。

 

「妳是在跟我講話嗎?」明知道這問題很蠢,我還是忍不住問了。

 

『我當然是在跟你說話,而且是很認真的跟你說。你應該也很討厭死胖子吧?』

 

「我?討厭他?」我連忙搖手,「沒的事,我跟他一點都不熟。」

 

 

『哦,是嗎?那為什麼秦莎跟他說話的時候,你在旁邊老是一臉不爽的樣子呢?』

 

「呃妳想太多,我才沒有。」我心虛的辯解。

 

『害羞個什麼勁啊,傻瓜?喜歡上秦莎有這麼丟臉嗎?』她故意激我,『死胖子

 

來了之後,你老是躲在體育館外偷看他們,全班都知道啊!你一定是喜歡秦莎,

 

才會老跟著他們你總不可能是對死胖子有意思吧?切,幹嘛一臉凝重的樣子,

 

搞清楚,給死胖子吃點苦頭、讓他乖乖滾蛋的話,你才有機可趁!』

 

 

「算我一份。」一個女聲從教室門口傳來,硬切入我們的談話。我看傻了眼,站

 

在教室門口的,竟然是穿著學校制服的小舞!

 

 

小舞說,讓她回來上課是秦莎的意思。她很高興秦莎漸漸從過去的陰霾走出來,

 

但她覺得阿忠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如果他一直留在這裡,反而會讓秦莎無法

 

冷靜的思考自己的未來。

 

 

「先說好,我跟杜水藍加入你們,但大前提是不能傷害阿忠。你們希望他離開、

 

好讓你們可以繼續留在學校直到畢業;而我和杜水藍,則是為了秦莎著想,希望

 

她別老是被過去絆著。我們的出發點不同,但共同目標是一樣的,就是讓阿忠離

 

開這所學校;如果大家都有這個共識,我希望之後的計畫由我主導,我有把握讓

 

他自動離開這所學校。」

 

 

『小舞變了耶。』宋美緞拍了幾下手,斜眼望著小舞,『妳講得頭頭是道,可是

 

我憑什麼相信妳啊?萬一妳這是緩兵之計,我們這班幾十個人可就糟糕了啊。如

 

果我沒記錯,以前妳跟阿忠也蠻熟的,就算我小心眼吧!如果我們要合作,我希

 

望主導權在我這邊。』

 

「哼,妳還是跟以前一樣,老認為自己最行。」小舞冷笑了一聲,話鋒一轉,「妳

 

還能想到什麼好方法?找葉雲輝回來、然後你們幾十個人把阿忠架著讓他打、好

 

讓他出口氣?以為這樣就可以在他面前邀功、誇耀妳對他一直忠心耿耿?算了

 

吧,我告訴妳,葉雲輝才不像妳還一直活在國中生的世界,他對未來可是很有想

 

法、很有規劃的。」

 

 

『唷,妳是天橋底下說書的啊?怎麼妳說的葉雲輝、跟我認識的葉雲輝差這麼多

 

?』宋美緞用她慣用的酸溜溜語氣說著,『妳啊,不過就是個他早就忘記的前女

 

友,我可是一直都有跟他聯絡,他心裡想什麼,我比妳清楚太多太多了!』

 

「是嗎?你們最近一次聯絡是多久以前?今天?昨天?前天?」

 

『我上星期跟他通過電話,那時他剛回到台灣,他說等事情忙完會再跟我聯絡。』

 

「是喔。那他在忙什麼、妳總該知道吧?」小舞好整以暇的、懶洋洋的問。

 

『這他是沒告訴我,那又怎樣?』

 

 

「嘖嘖,他大概是怕妳吃醋吧。」小舞從口袋翻出手機,按了按,然後遞給宋美

 

緞,「這個星期他都忙著跟我聯絡耶,通話記錄妳可以檢查一下,每次都講好久,

 

講到我手機都快沒電了,他還不肯掛電話。」

 

宋美緞的臉一陣青一陣白,一臉不敢置信的,死盯著手機螢幕。看來葉雲輝這陣

 

子是真的和小舞頻繁聯絡,但為什麼呢?我受驚嚇的程度並不亞於宋美緞,想起

 

之前她信誓旦旦的說,要用盡一切方法幫助秦莎的不是嗎?她的眼淚、她的滿懷

 

愧疚難道都只是說說而已?她怎麼可以又和葉雲輝這大壞蛋搭上線、舊情復燃?

 

 

抬出葉雲輝這張王牌之後,宋美緞再也不敢吭聲,小舞輕鬆獲勝,取得主導權。

 

看她處在他們之間從容不迫、侃侃而談的樣子,儼然就是同一掛的好麻吉。之前

 

剛認識她時,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我還記憶猶新,那一個才是真正的她?望著

 

她,我的心裡升起無數問號,她哪句話是真話、哪句話是假話,根本無從分辨。

 

她自作主張的把我拉進他們的計畫,究竟打的是什麼主意?

 

 

中午吃飯時間,小舞把我拉到涼亭。我還沒開口問,她便自顧自的回答我心裡的

 

疑問。她說葉雲輝和她有聯絡是事實,但她並沒有倒向他那邊,她只是裝出上鉤

 

的樣子,好繼續從葉雲輝那邊得到情報。葉雲輝自己的說法是,他們家的企業財

 

務有點吃緊,又不便公開這件事,只能私下想辦法解決,而以秦莎的爸爸的財力,

 

一定可以幫助他們度過難關,但過去的那些不愉快,讓他覺得秦莎幫忙他的機率

 

是零。加上突然住進學校的阿忠恨他入骨,一定會百般阻撓,他說服秦莎的希望

 

就更渺茫了。

 

 

小舞說,如果她不跳出來扛下這件事,葉雲輝肯定會運用他對宋美緞那群人的影

 

響力,使出詭計逼阿忠離開,這樣對阿忠來說反而危險。反正她也覺得阿忠離開

 

對秦莎比較好,不如由她主導這件事,兩全其美。

 

 

小舞說得頭頭是道,我挑不出矛盾之處。表面上我接受她的說法,但心裡卻仍無法完全

 

相信她。人和人之間的信任不像證明題,只要合乎邏輯便成立;小舞太多變,不像秦莎

 

那樣一根腸子通到底,我決定繼續觀察她,像個臥底,直到我確定一切都沒問題為止。

 

 

「對了,妳真的想到讓阿忠離開學校的方法了嗎?」

 

『對付像你和阿忠這種老實人,有一招永遠有效。』她笑著對我眨眨眼。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