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我糊里糊塗告白完之後,周遭的空氣似乎一瞬間凝結。我這才瞭解到告白沒什麼

 

好緊張的,該緊張的是等著對方宣判結果的這段時間啊!

 

 

在電影裡,告白成功可以換來一個擁抱和一個吻;而告白失敗,通常會換來一句

 

對不起。

 

所以告白最糟的結果,也不過就是一句對不起嘛我正這麼安慰自己,卻冷不防

 

想起我曾看過一部網路小說,女生拒絕男生告白後,竟然賞了他肚子一記勾拳!

 

而秦莎的個性,跟那個小說裡的女主角好像還蠻像的我不禁打了個冷顫,下意

 

識的用手護住肚子。

 

 

我們之間隔著一個手臂的距離,在我告白完畢後她始終低著頭,我不知道她是害

 

羞、還是正在認真考慮。大約一世紀那麼久之後,她總算抬起頭,咬著嘴唇,往

 

前邁了一大步,然後她高高舉起手臂,電光火石的一秒間我豁然開朗---原來不是

 

勾拳,是耳光才對。

 

我閉上眼睛,準備迎接那想必非常火辣的一掌,但她的手掌卻完全沒落在臉上,

 

反倒輕輕落在我的肩頭,拍了兩下。

 

 

「你媽媽沒有教過你嗎?」她很嚴肅的說,「當別人跟你說『謝謝』的時候,標

 

準答案是『不客氣』。」她說完之後,便很瀟灑的離開---之所以用瀟灑形容,是

 

因為她是用跑百米的速度離開這裡的,在鞋子都來不及穿的狀況下能跑這麼快,

 

真的很瀟灑。

 

 

我忘記面對告白,除了接受和拒絕以外,還有第三個選項---裝死。

 

望著玄關留下的那一雙球鞋,我啞然失笑。

 

童話故事裡的王子靠著一隻玻璃鞋,找到他鍾愛的灰姑娘;而我明明比王子多撿

 

到一隻鞋,但在愛情上的勝算卻不是兩倍,真是不公平。

 

 

隔天到班上,小舞跟我說她已經搞定阿忠了。我問她搞定是什麼意思,她遞給我

 

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今天放學後,我在屋頂上等妳。」她說紙條是阿忠昨天

 

拿給她的,她覺得阿忠約她去屋頂,百分百是要跟她告白。

 

 

「妳會答應他嗎?」我想到昨天我告白的下場,忍不住開始關心起阿忠。

 

『當然會啊!』小舞爽快的說,『總是要先答應他,才有辦法談叫他離開學校的

 

事吧?』

 

「照妳這樣說,妳只是利用他,根本沒真心喜歡上他對吧?」看到她不當一回事

 

的樣子,我真的很不高興。想想阿忠比我還慘,秦莎面對我的告白,雖然不好意

 

思直接拒絕選擇裝死,但她至少是認真看待這件事。而小舞倒追阿忠,儘管出發

 

點有一半是為了保護他,但我想阿忠應該寧願被葉雲輝揍一頓,也不願被小舞這

 

樣玩弄於股掌之間。

 

『我是真的喜歡他啊!』我壓根沒想到小舞會這麼回答我。在我震驚的當下她又

 

補了一句,『但我說的話你會信嗎?』

 

 

中午吃飯時,我在餐廳遇到秦莎。她穿著球衣,和阿忠坐在一起,他們倆早上都

 

沒進教室,大概是練了一上午的球吧?阿忠看到我,馬上站起身來,示意要我坐

 

他的位置,秦莎有點錯愕的給了阿忠一個白眼,不過倒沒把我趕起來。

 

 

從阿忠的舉動看來,我猜秦莎一定忍不住跟阿忠說了我向她告白的事,畢竟在這

 

學校她能談心事的對象不多。我默默一點一點解決餐盤裡的食物,秦莎也埋頭大

 

口吃著,我們沒交談。尷尬、尷尬,如果我們之間的沉默可以打上字幕,那應該

 

可以打上滿滿幾百個尷尬尷尬。真不喜歡這樣,妳要裝死就裝徹底啊!裝作什麼

 

都沒發生過、裝作我什麼都沒說過、妳也什麼都沒聽到,不是更好?

 

 

直到她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我才忍不住叫住她:「昨天妳鞋子忘了拿,等一下

 

妳要來拿嗎?」

 

『那雙鞋你拿去吧。』她急急忙忙的說。

 

「我拿妳的鞋幹嘛?你以為我這裡是甜在心饅頭?」我好怕她會接著說---鞋子我

 

不要了,我們都要向前看嘛---幸好她沒有。

 

『說得也是。我那雙名貴球鞋,還是自己留著好了。』她這下總算正眼看我,還

 

露出微笑,『晚上再去你那兒拿。』

 

 

我傻呼呼的望著她離開的背影,好一會兒才回神。這時我才想起忘了問她,知不

 

知道阿忠今天放學要跟小舞告白的事。以他們倆的交情,秦莎應該知道吧?

 

 

放學後,小舞背起書包,跟我道再見。「我要去了,結果明天再跟你說。」

 

我回到房裡,等著秦莎來拿鞋,等了十幾分鐘,她始終沒出現。我們沒約確定的

 

時間,她也可能是吃過晚餐才會來啊?如果阿忠有告訴她告白的事,也許她現

 

在正躲在屋頂,偷看他們告白?想到這裡,我趕緊找袋子把鞋子裝進去,然後留

 

了張「我在屋頂」的紙條貼在門口以防萬一,接著我匆匆趕往屋頂。

 

 

然而當我上了屋頂,等著我的情景卻教我難以置信。

 

 

屋頂上除了阿忠和小舞,還有好多好多人。班上同學應該都在,他們圍成一個大

 

圈圈,而圈圈裡除了小舞和阿忠,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男生。他很帥,但眉宇間

 

卻有股邪氣,就連笑著也讓人不寒而慄,我想他一定就是他們常掛在嘴邊的葉雲

 

輝。我離他們有段距離,聽不清他們的對話,但我看得見葉雲輝手裡握著要命的

 

東西。

 

 

他手裡握著一把槍。

 

那槍並不是指著阿忠,而是一直往下指著。我好不容易才從人群的縫隙中看清楚,

 

葉雲輝用槍瞄準的究竟是什麼---是阿忠的狗花輪!!

 

 

我得趕緊做點什麼!我告訴自己,但卻慌得連一點思考能力都沒有。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