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接著秦莎拿起手裡的對講機,吩咐了幾句,不一會兒學校的警衛就來了,秦莎要

 

警衛把宋美緞他們三個人帶下樓去。

 

「妳怎麼可以這樣?」宋美緞用力甩開警衛的手,恨恨的說,「妳突然把我趕出

 

學校,會害我來不及準備考試的!」

 

『妳該學的不是怎麼準備考試,而是如何當個值得被人尊重的人。』秦莎說,『我

 

不敢奢望妳會得到什麼教訓,但這點懲罰是妳應得的。』

 

 

「莎莎,別這樣!」馬玉亭戲劇性的嚎啕大哭起來,還跪倒在地上,「妳剛剛也

 

看到了,都是宋美緞逼我跟她一起做壞事的,其實我也是受害者啊!真的!」

 

「我也是我也是!」許逸涵也跟著附和,「最壞的就是這個宋美緞了,妳把她趕

 

出學校真是大快人心,我已經忍她很久了!莎莎,妳放過我跟馬玉亭吧?我們不

 

像宋美緞那麼有錢,馬上就找得到學校唸,妳突然把我們趕出學校,我們今年一

 

定會落榜的!」

 

 

『別這樣,你們倆真的謙虛過頭了。』秦莎似笑非笑的說,『聽了你們倆剛剛那

 

番話,我覺得你們壞的程度一點都不輸宋美緞,甚至還青出於藍。警衛先生,麻

 

煩帶著這三位同學回宿舍收拾東西,然後離開學校,越快越好。』

 

警衛們把他們三個帶下樓,看到他們哭喪著臉的樣子我覺得痛快極了,不過我還

 

是不懂,剛剛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這是考試。關於人心的考試。』秦莎察覺了我的疑惑,主動解釋道,『自從你

 

跟我提起不該對他們太好之後,我一直在想,該怎樣檢驗他們是否真的無藥可救

 

?當然,我是可以把他們全趕出去,但想想人誰無過,還是給他們一次機會比較

 

好。於是我想出了這個計畫,並請小舞和阿忠幫忙演這場戲。』

 

 

「演戲?」她講得很清楚、但我聽得很模糊,「那葉雲輝也跟你們套好招了嗎?」

 

秦莎還沒回答,一旁的葉雲輝笑瞇瞇的先開口,「他剛剛對我扔鞋子,真的很痛

 

耶!我的酬勞可以加倍嗎?莎莎?」

 

『加到十倍都沒問題,大明星。』秦莎笑著回答,接著轉向我,『他不是葉雲輝,

 

是阿忠以前籃球隊的隊友,現在轉往舞台劇發展,演技一流的呢!因為他也認識

 

葉雲輝,體型、聲音也差不多,所以找他來假扮葉雲輝,再合適不過了。』

 

「我本來都是演好人的,要我演壞人我超委屈的說。」假葉雲輝嘟著嘴,裝出一

 

副委屈樣。

 

 

「但演得再像,宋美緞她們不可能認不出來吧?」

 

『我們有請專業化妝師幫忙,抓住幾個大重點加強就OK了,畢竟宋美緞他們也

 

兩年沒看到葉雲輝了。』秦莎解釋道。『葉雲輝這人很好面子,其實他爸的事業

 

出問題已經好一陣子了,但他卻沒對宋美緞說實話,電話裡還是裝出還是大少爺

 

的樣子,打腫臉充胖子,只敢用很忙沒時間打電話來搪塞過去。上星期他爸因為

 

捲款潛逃被通緝,現在他們一家好像躲到東南亞去了。』

 

 

「他活該!」我忍不住大聲叫好,「他早該有報應啦!」

 

『以前他總狠心欺負別人,現在換他被逼上絕路了。我想冥冥之中,真有報應這

 

回事吧!』秦莎說,『我們去吃飯吧,我餓扁了。』

 

「我還沒問完耶!而且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我趕緊攔住他們,「為什麼你們

 

當初擬這計畫的時候,沒把我算進去?」

 

 

「我就知道他會問這個。」阿忠插嘴。

 

「想問這問題很正常吧!」小舞說。

 

「我看我們幾個就別當電燈泡了,花輪你也是喔!」假葉雲輝說著想抱起花輪,

 

花輪卻怒氣沖沖的咬他一口,幸好他閃得快才沒被咬到。「哎唷,花輪兄,你別

 

瞪我了啦,我不是壞人,剛剛是在演戲嘛阿忠你快跟牠講一下啦!」

 

 

他們三個帶著花輪、一路笑鬧著下了樓,屋頂一下子變得很安靜。秦莎走到牆邊,

 

我跟在她後面。太陽正緩緩落下,我們並肩站在欣賞夕陽的最佳方位。

 

 

「之所以沒把你放進計畫裡,是因為你也是考生之一。」秦莎對著夕陽,有些不

 

好意思的公布答案。我嚇了一跳,心裡很受傷。

 

『我沒想到妳竟然信不過我。』我忍不住埋怨道。

 

「如果你有被背叛過的經驗,也會跟我一樣,不容易輕易相信別人。」秦莎說,

 

「我知道你的心地很善良,但心地善良的人,未必有勇氣,我很好奇你遇到這種

 

狀況時,會不會挺身而出,所以才這麼安排。」

 

 

『要是我今天沒去呢?要是我沒去、你們的戲不就演不下去了?』

 

「如果你夠瞭解一個人,那麼他的行動都可以預想得到。我知道你一定會去,但

 

扔鞋子這部分就在我預料之外。原本的計畫是讓葉雲輝不小心絆倒,再把槍掉在

 

地上的給同學們撿的。」

 

『好吧,算妳厲害。那主考官大人,我在這次大考驗中得到幾分呢?』

 

「嗯我想應該是一百分吧!」她笑著說,「滿分一千分的話。」

 

『喂!』我假裝生氣,然後我們一起哈哈大笑。

 

 

* * * * * * *

 

宋美緞他們這三個討厭鬼離開學校之後,班上變得正常多了。雖然仍少不了有幾

 

個小圈圈,也還是有幾個同學沒什麼人緣,但至少排擠或欺負事件並沒有再出現。

 

我想這群同學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真正學會如何尊重他人、接納他人、並且有自

 

己的主見,不隨著別人起舞。兩年乍聽之下很漫長,但相對於未來幾十年的人生,

 

兩年並不算長---畢竟許多人一輩子都無法讓自己成為一個值得被別人尊重的人,

 

也不曉得自己的所作所為在別人眼中是多麼醜陋,他們只想著如何利用別人來彰

 

顯自己,卻沒發現圍繞在自己身邊的光環只是虛假的外衣。

 

 

面對即將來臨的大學考試,班上的同學都很拼命,其中甚至包含秦莎。我原以為

 

以她家的財力,一定會把她送到國外的一流名校,要不他爸也可以幫她再蓋一間

 

一流大學。不過秦莎卻選擇了和一般高中生一樣參加考試,她說她依賴爸爸太久

 

了,該是獨立靠自己的時候。

 

 

我們常一起K書,就像一般的好朋友,或比一般的好朋友再好一點?當她問我

 

數學、我們靠得很近時她不會躲開,當我唸書唸到打瞌睡時她為我披上外套。距

 

離我說喜歡她已經過了幾個月,她依舊沒有告訴我她的答案,她的猶豫不是因為

 

阿忠,因為阿忠已經跟小舞湊成一對。她要面對的問題很單純,就是她到底喜不

 

喜歡我?我不知道一般女生遇到這種問題,是不是也要想個好幾個月才會有答案

 

?我怕再問一次同樣的問題會給她壓力,但我也擔心要是我不問,會不會過個好

 

幾年她還是一樣不給我答案?

 

 

我想了又想,某天總算有了靈感。這天她來我房間讀書,讀到累了打呵欠時,我

 

提議要來個餘興節目。我脫下右腳的襪子,給她看我在腳底板上寫的字。

 

 

「杜、爛。你幹嘛在腳底寫字啊?你天地會的啊?」她糗我,笑得很開心。

 

『都說了是餘興節目啊!妳猜另外一隻腳上寫什麼?』

 

「杜爛旁邊喔?應該是『腸穿』吧,腸穿肚爛。」她說著又搖搖頭,「可是如果

 

是腸穿就沒有笑點了,對吧?」

 

『算妳聰明。給妳個提示吧!杜爛是我以前的外號。』

 

 

「因為你叫杜水藍所以簡稱杜爛喔?嘖嘖。那所以另一隻腳上寫的是你的另一個

 

外號?」

 

『全錯。』我很失望的搖搖頭,『妳動動頭腦想想看嘛!天地會的人為什麼要在

 

腳底刻反清復明、韋小寶為什麼要在腳底刻清明重陽?』

 

「不就是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她一臉沒把握的回答。

 

『是啦,妳要記住,刻在腳底板上的東西,是很重要的、一直記在心裡的。從這

 

方面想。』

 

 

她聚精會神的盯著我腳底那兩個字苦思了許久,最後還是乖乖認輸投降。我把另

 

一隻襪子脫掉,讓她看上面寫的字。

 

 

「公、主?為什麼答案是公主?」她皺起眉頭,很不能接受這個答案。

 

『妳沒聽過有部歌劇叫杜藍朵公主?』我說。

 

「杜藍朵公主我當然聽過啊,但是這跟你的提示完全無關嘛!你明明說答案是很

 

重要的、要一直記在心裡的,那為什麼答案會是」她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不說下去。很好,她一定明白我的意思了。

 

『公主就是指妳。妳懂吧?因為對我來說妳很重要、而且我想要一輩子都記得妳,

 

所以要把公主這兩個字刻在腳底板上。』我深情款款的說。

 

 

「會想到用腳底板告白,你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她用有點莫可奈何的口氣回

 

應,不是我預期中的羞澀或欣喜。完了,早知道應該正統一點拿束花或項鍊戒指

 

之類的!換個角度想吧杜水藍,如果有女生在腳底寫你的名字,還得意洋洋的秀

 

給你看,你高興得起來嗎?沒當場嚇跑就已經夠有風度了,就算自己本來喜歡對

 

方,也會瞬間扣分扣到討厭!

 

 

「不過我很高興。」在我懊惱不已時,她突然甜甜的補了這麼一句。我愣住了,

 

她說很高興是什麼意思?難道她打算當世界上第一個接受腳底告白的女生?不、

 

不可能的。任何正常的女生都不可能被腳底告白這種爛招打動,傳出去會笑死人

 

的!她所謂的「很高興」,一定有別的意思,例如她覺得我的腳底比她想像中

 

乾淨、或比她想像中不臭,所以她很高興等等,為這種事高興也沒正常到哪兒

 

去啊!!

 

 

『我可以問,妳說高興是什麼意思嗎?』我鼓起勇氣問。

 

「我很高興你有再問我一次。」她的臉紅通通的,開始羞怯了!「你第一次跟我

 

告白的時候,我還沒那麼喜歡你;等到我真的很喜歡你之後,你卻又不提了,我

 

還在擔心,也許得等上兩三年,你才會再提一次;我更擔心你之所以不再提喜歡

 

我,是因為你對我的感覺已經淡掉了,所以今天再次聽到你說喜歡我,即使是用

 

這麼糟糕的方式說的,我還是很高興。」

 

 

幸好我有問!我忍不住握緊拳頭,感動得想流淚!不枉我這幾個月的等待

 

娘,我得手了!

 

 

『杜水藍,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在粉紅色的氣氛中,她像個小女孩般向我

 

撒嬌。

 

「別說一件事,十件事、一百件事我都答應。」我爽快的拍胸脯保證。

 

『你把你腳底的公主兩個字,改成秦莎好不好?畢竟天底下有很多公主啊!光酒

 

店就一堆小姐自稱是公主了,我不喜歡那樣。』

 

「那太沒問題了。不過改了之後,就不好笑了耶!」我說。

 

『反正本來就很難笑,無所謂啦!而且我覺得情殺肚爛聽起來更有畫面耶你想

 

想,情海生波,反目成仇,殺害最愛的人之後,再把他肚子剖開刺得亂七八糟

 

她一臉陶醉、滔滔不絕的說著她腦海中的畫面。

 

 

秦莎啊秦莎,為什麼談個戀愛,妳也要殺氣騰騰的談?

 

我真被妳打敗了啦!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pchome629
  • 終於看完了
    ^^
    很有教育人心意義的小說
    布丁你成功了
    我很愛這個小說
    真該拿給以前喜歡欺負我的人看
  • 很高興你喜歡
    這部小說有一些部分我自己也很喜歡^^

    putin945 於 2009/11/14 18:22 回覆

  • 莫斐
  • 您的作品我買了好幾本
    一直在期待您的新做耶
    繼《第二次的親密接觸》出版以後怎麼都沒有消息嚕?
    順便說一下我最喜歡您小說中那種搞笑又不破壞情緒的方式。
  • 小哞
  • No one knows the weight of anothers burden.
  • 超有趣
  • 來喔點小防子喔看網站喔

    看一下唄
  • 笑一
  • 你好唷:)
    我也寫小說~
    也希望可以成為小說家

    雖然目前寫作經驗不多
    不過日後會更加油
    還請前輩給點意見 :)

    http://yohoholove.pixnet.net/blog
    這是我網站唷
    歡迎你來看看我的作品 :)
  • 加油喔 說給意見太客氣了
    我功力只是普普通通而已XD

    putin945 於 2010/07/01 12: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