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開學這麼久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們學校裡竟然有圖書館。

 

這完全不能怪我,不是我沒有氣質,也不是我不愛學校,像福利社我可是開學第一天就知道位置了好嗎?各科老師的辦公室、還有美術家政音樂電腦教室我也都清清楚楚,唯獨圖書館,因為它偷偷摸摸躲在校園的角落、老師們上課也不會提起,所以我壓根沒想到有這個地方。事實上,要不是保健室阿姨託我幫她去圖書館還書,我想我可能直到畢業還不知道學校有圖書館。

 

圖書館裡很安靜,這是廢話,因為除了櫃臺阿姨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人。大約兩個教室大的空間裡,放了很多書架,走近一瞧,有的書很新、有的則是舊到像剛出土一樣破爛,我西晃晃東摸摸,繞了一圈才回到櫃臺,拿出保健室阿姨託我還的書,交給櫃臺阿姨。「這是保健室阿姨託我還的。」

 

任務完成,我正準備走人,櫃臺阿姨叫住我:『既然來了,怎麼不順便借本書?』

 

「我也可以借喔?我以為只有老師可以借書。」我抓抓腦袋。

『學生也可以借啊,你可以借兩本,兩個星期內還就可以。』

「我看還是不要了,圖書館離我們班好遠喔,到時候要還書要走好遠~」說著說著,櫃臺阿姨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分不清楚是失望、生氣、還是想發飆?但我覺得最有可能的正確答案是:她現在既失望又生氣而且準備發飆。

 

 

「阿姨妳說得對,我還是借兩本書回去好了,突然之間我又好想借書喔」我趕緊到最近的書架,隨便抽了兩本書拿到櫃臺,借書了事。

 

拿著圖書館的書走回班上,阿吉一眼就瞄到,湊上來問東問西。當他知道這是圖書館借來的書,他露出一臉欽佩的表情:「你好厲害喔,我都不曉得學校有圖書館,更不曉得可以借書!你借的這兩本書我家都有,早知道可以用借的,就不用花錢買啦!」阿吉的大嗓門引來許多同學,大家好奇的盯著我手上的書打量,就連宇宇也湊過來了!

 

再下一節下課,十幾個好奇的同學跟在我後面一起殺去圖書館,櫃臺阿姨看到我們一堆人來,樂得臉都笑歪了,大家借的書都不一樣,有的人借歷史故事、有的人借科幻小說、蕭胖借了變魔術的書,不曉得是不是想把自己的三層下巴變不見;螳螂臉阿吉則借了昆蟲圖鑑,可能想多瞭解一下自己的同類吧!至於我,才借的兩本書還沒還,不能再多借書,但我突然靈機一動:宇宇這節下課因為要去找老師不能來,或許我可以幫她借兩本書回去?

 

趁著大家還在書架旁閒晃,我跑去問櫃臺阿姨:『阿姨,我有個同學很忙不能來,我可以幫她借書嗎?』

「本來是不行啦,不過看在你帶這麼多同學來的份上,我就通融你一次吧!」阿姨眉開眼笑的說。

 

我興奮的衝回書架,新的問題冒出來---我該幫宇宇借怎樣的書?我只知道她愛看漫畫,但圖書館裡又沒漫畫!她好像也蠻喜歡看歷史故事,但我怎麼知道哪些書她已經看過了呢?萬一我千挑萬選卻好死不死挑中她已經看過的書,那多糗啊!我決定反其道而行,宇宇最討厭數學,她一定沒看過數學方面的書!

 

我趕緊走到數學書區,本來想挑灰塵最厚的書,但是每本灰塵都一樣多,害我很難選,最後我選了「幾何學的源起與發展」和「人間處處有數學」這兩本,光看書名我就快睡著了,最討厭數學的宇宇,看過這兩本書的豁然率低過零啊!。

 

我把這兩本書拿給櫃臺阿姨,她一臉狐疑:「你要幫同學借,還是幫數學老師借?」她說這兩本書,十年來都沒人借過。這在我意料之中---我們平常數學作業就已經寫不完了,誰還會想借數學書回去折磨自己啊!頭殼壞去才會來借這種書啦!

 

放學後回家的路上,趁著和宇宇獨處的機會,我從書包把那兩本書拿給宇宇,當她看到那兩本書,我以為她會露出驚訝、或是莫名其妙的表情,誰知她竟然嘆口氣說:「這兩本書我家就有了耶!」

 

 

妳家有這兩本書?這太沒道理了啊?

『我爸是數學系的教授。』宇宇解釋道。

 

我哀怨的默默把那兩本書收回書包,宇宇突然說:「如果方便的話,今天你借的那兩本書,看完可以借我嗎?看起來好像很好看耶!」

『那妳先拿去看啊!』我急急忙忙用光速般的速度從書包掏出我那兩本書,塞給她,在她伸手過來接的那一瞬間,我不小心摸到了她的手。

 

我摸到她的手!!!!!!!!雖然不到0.1秒,但真的是刻骨銘心!宇宇的手摸起來冰冰涼涼又滑溜唉,都怪我國文沒學好,怎麼形容得像摸到蛇一樣,但真的是這樣啊!她的手冰冰涼涼又滑溜!我決定不洗手了,至少72小時之內,我絕不洗手!

 

我壓抑著激動的心情,如同往常一路東拉西扯的和宇宇閒聊。

不曉得是不是因今天夕陽特別靠近我們的關係,宇宇的臉頰好像比平常紅一點,臉紅紅的宇宇,比平常更可愛。

 

 

6

 

今天我真是超幸運。

 

因為我的前一號臨時請假,所以我遞補當今天的值日生。值日生要做很多事,朝會時要打掃教室、每節下課要擦黑板、午休時間還要再把教室打掃一遍。平常輪到我當值日生,我總提不起勁、唉聲嘆氣,你知道上課時間多無聊、下課時間多珍貴,短短十分鐘本來就不夠用了,當值日生的還要去擦黑板,我手那麼短,就像汽車雨刷短一樣,能擦到的面積比別人小,要花的時間就比別人久很多好嗎?

 

但是,今天另一個值日生是宇宇,所以工作越多越好。

工作越多,就表示我們可以相處的時間越多,多累我都願意。

 

朝會時我和宇宇留在教室,我很想和她多說些話,可是宇宇卻叫我去掃走廊,她說教室她來弄就好。宇宇是個很有責任感的女生,可能是怕我沒把教室掃乾淨、老師會罵吧?我覺得不能一邊掃地一邊聊天很可惜,可是宇宇都這樣說了,我也不好意思堅持,我乖乖的提起掃把去掃走廊。

 

等升旗典禮結束,大家回到教室,李宣宣突然呼天喊地的大叫,她錢包裡少了五百塊。她說,那是昨天她媽媽才給她的這個星期的零用錢,少了這五百塊,她一定會被媽媽罵死。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擔心李宣宣會真的被媽媽罵,因為她家明明很有錢。我一天零用錢才二十元,她零用錢是我的五倍,一天一百元。每天中午,都是她媽幫她送便當,最便宜也有麥當勞、最貴的甚至有送到飯店的便當之類。話雖如此,丟了錢畢竟還是大事,這表示,班上有小偷!

 

李宣宣哭哭啼啼的跟好朋友一起去辦公室找我們班導師,我和宇宇在黑板前準備上課要用的粉筆,我隨口問宇宇:「妳覺得誰是小偷啊?」

『我想不出來耶。』宇宇說,『班上同學應該不會做這種事吧,我想她可能弄錯了。』

 

宇宇果然是像天使一樣善良,如果要我選,我可以馬上講出五個可疑名單:林品義(人如其名「零品義」,沒品又沒義氣)、蘇遠創(每次借他錢都要800年後他才會還)、黃珊妮(她是李宣宣最好的朋友,我看過她翻李宣宣書包)、尤百津(他也是人如其名「油百斤」,常聽他在羨慕李宣宣中午都吃很好)、宋宜穎(她長的跟國小時我們班那個會偷東西的女生好像)。

 

「喂,李宣宣的錢是不是你拿的啊?」阿傑突然從背後抓住我的肩膀,一副幸災樂禍的問。

『當然不是好不好!』我挪動身體甩開他的手,『關我什麼事啊!』

「她的錢是升旗時掉的啊!那時在教室裡,不是只有你跟晴晴嗎?當然不可能是晴晴拿的,那不就只剩你有機會下手嗎?」

 

阿傑雖然很欠揍,但他說的有道理。李宣宣說,她的錢是在升旗時掉的,那有機會下手的確實只有我跟宇宇,不,該說只有宇宇,因為那時連我都不在教室。我在走廊。我的心開始一路往下沈,這不是真的吧?宇宇不可能會是小偷的!

 

第二節課剛好是班導的課,她要我們把書包都放在桌上,抽屜裡、口袋裡的東西也要拿出來檢查,結果班上身上有五百元紙鈔的人只有兩個,阿吉和宇宇。

 

阿吉說那五百元是他哥託他放學去買遊戲月卡的錢。

宇宇說那五百元是她從過年紅包抽出來的錢,她今天想去書店買書。

老師請李宣宣來認鈔票,不過她沒辦法確定哪張是她丟的,兩張鈔票都是新鈔。

 

第二節課下課後,老師把宇宇和阿吉帶到辦公室去,我一個人默默的擦著黑板,心裡好難受。錢真的是宇宇偷的嗎?我不相信她會做這種事,可是又只有她最有嫌疑啊!阿吉確實經常幫他哥跑腿買東西,而且升旗時他也不在教室裡,根本沒機會下手。教室裡一群女生正圍著李宣宣七嘴八舌,她們故意放低音量,但我還是聽見了---「一定是方宇晴拿的啦,只有她有機會下手

 

第三節上課後不久,宇宇和阿吉從辦公室回來,宇宇眼睛紅紅的,很明顯是哭過。我傳紙條問阿吉,宇宇為什麼哭,阿吉告訴我,班導覺得應該是宇宇拿的,宇宇一直說不是,然後就哭了。

 

我很難過,看到宇宇哭很難過,但如果她真的是小偷,我會更難過。宇宇在我心目中是純潔的天使,她連螞蟻都捨不得捏死,我無法想像善良的她會做任何壞事。這節課老師沒寫黑板,不需要擦黑板,下課之後宇宇馬上趴在桌上哭,幾個女生圍過去安慰,其中幾個是剛剛才說懷疑她偷錢的人。我覺得女生有時真的很假仙,她們心裡想的、嘴巴講的、和實際做的,常常完全不一樣。

 

我跑去保健室,找保健室阿姨。我常和她聊天,她也認識宇宇,我想問問她,我到底該怎麼辦?保健室阿姨聽我講完後,說:「要懷疑一個人很容易,要相信一個人很難。如果錢不是她拿的,她一定很希望有人能相信她。」

 

保健室阿姨的話讓我清醒過來,我應該要相信宇宇,我認識的她不會做這種事。

 

中午,我跟在李宣宣後面到校門口,看到她媽媽,我搶先過去問她:「李媽媽,妳昨天有給李宣宣500塊喔?」

 

李媽媽對我突然冒出的問題有點愣住,李宣宣也是。她正要跟他媽媽講話時,李媽媽先回答了我的問題:『我昨天本來有給她,後來我臨時需要拿錢給佣人、又沒零錢,就先從她皮包拿了。宣宣不好意思啊,媽媽忘了告訴妳,那時妳已經睡了,想說不要吵醒妳。』說著她媽媽拿出錢包,拿出一張五百元給李宣宣。

 

李宣宣回到教室後,她很尷尬的宣布,是她弄錯了,結果被大家罵了一頓。那幾個懷疑她的女生,翻臉比翻書還快:「早說過一定是妳弄錯啦,我們班怎麼可能有小偷呢?阿吉跟晴晴當然不可能做這種事嘛」宇宇不曉得之前她們說過什麼,還笑得很開心。唉,算了,女人之間的友情我還是不要介入,太複雜了。

 

放學的時候,宇宇跟我道謝,她說,李宣宣告訴她,是我去問李媽媽500元的事,李宣宣說,她本來想說就瞞著媽媽,免得被罵,她平常有存錢,夠撐一個禮拜。所以要是我沒問,就沒辦法真相大白了。

 

「謝謝你這麼相信我。」宇宇說著還跟我鞠躬,呵,她真是有夠可愛。

 

保健室阿姨說的一點都沒錯,要懷疑一個人很容易,但要相信一個人卻很難。有過這次教訓,我告訴自己,今後不論發生任何事,我都會相信宇宇。

我會永遠站在她那邊。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