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最近看電視新聞,我發覺好多大人都好迷算命啊!我媽也是,她是命運好好玩的忠實觀眾,每天都要守著電視,聽那些人胡說八道,然後電視關了,又回房間跟我講大道理,要我用功唸書,說什麼只要努力,人定勝天!我反問她,既然人定勝天,那她為何那麼愛看命理節目?為何要迷信?老媽從來不會正面回答我,只會用「我在講正經的,你不要給我轉移話題喔」來轉移我的問題….拜託!到底是誰在轉移話題啊?明明是妳在轉移話題好嗎!不過在家就是這樣,老媽的話永遠是對的,我們其他人的話永遠是錯的,我也習慣了。

 

我問過老媽,既然她這麼愛看命運好好玩,乾脆去研究一下,我的名字是不是不好,才害我一直長不高?我的名字是「周曉樹」,很多老師都誇獎過我的名字,說取得真有氣質,但我卻覺得,「曉樹」等於「小樹」,老是小樹小樹的叫,那我豈不是永遠沒有長成「大樹」的一天?同學們叫我,更是把我叫得比「小樹」還小他們叫我「小數點」!小樹好歹和是棵樹,「小數點」只是個點啊!

 

可是老媽說,這名字是她當年花好幾千塊,請名算命師算的,是大富大貴的好名字,她絕對不會改,我長不高跟我的名字也一點關係也沒有,叫我不要迷信。唉,我搞不懂到底是誰迷信啊?但話說回來,萬一老媽真的答應讓我改名,算命師卻算出很囧的名字的話,那我不就慘了?公民老師就是這樣,他本來叫「蔡世常」,但是他覺得聽起來很像「菜市場」,名符其實的「菜市場名」,最近他下定決心,跑去找算命師改名,結果新的名字比舊的還糟糕「蔡同貴」,念起來超像「菜頭粿」,「菜市場」聽起來還比較氣派吧!菜頭粿煎一煎就被吃掉了,淒涼。

 

班上女生最近也在迷算命,下課時間,一個個像巫婆一樣,拿出撲克牌,躲到教室角落算。她們算命的規矩不少,牌要用沒有玩過的牌、不可以在地上算一定要在桌子上、向牌問事情時要誠心誠意諸如此類的,我好奇旁觀過幾次,目前最受歡迎的應該是一種叫做「一週運勢」的算法,牌的排法就像玩新接龍,不過卻可以知道自己未來一週的功課、愛情、家庭、朋友這四方面的運勢。

 

這天看到宇宇加入她們,我忍不住湊過去看,我看到宇宇手裡拿著撲克牌,班上的神棍萍(照女生們的說法是「特級巫女」)要她閉上眼睛,專心的想自己喜歡的人。聽到「喜歡的人」四個字,我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在我旁邊的阿傑也是,宇宇閉著眼睛的樣子真的很迷人,她現在腦海裡想著誰呢?千萬不要是阿傑啊!我希望是我,可是,我知道她想的不可能是我我那麼矮!看到宇宇嘴角的微笑,我嫉妒得快發瘋啦!!宇宇喜歡的人到底是誰,我好想知道又怕知道啊!

 

 

接著神棍萍要宇宇洗牌,洗七次之後,交還給她。神棍萍邊排著牌,邊驚呼連連,喔喔喔的一直鬼叫,真是讓人心癢癢!她先從宇宇的家人運開始宣布:「這星期妳可能會跟家人有一點小衝突喔!」宇宇聽了拼命點頭,旁邊的女生也「好準喔好準喔」的一直鬼叫。不過,這個結果跟星光大道小胖老師的講評真像---講了等於沒講嘛!哪戶人家回家不會吵吵嘴,多講幾分鐘電話、多看幾分鐘電視,都會被念一頓啊!

 

接下來神棍萍宣布宇宇的朋友運:「這星期,妳跟朋友可以相處得非常愉快!」不出我所料,宇宇非常開心的笑了,其他女生也在那邊恭喜她。我還是覺得,這結果,講了跟沒講一樣嘛!宇宇人緣一向超好,相處愉快根本是理所當然的嘛!接下來的功課運也是:「這星期,妳在功課上會壓力很大!」國中三年有可能功課壓力不大嗎?還用得著撲克牌來告訴我?我看你真是愛說笑!

 

最重要的「愛情運」,神棍萍故意放在壓軸:「這個星期,妳將有機會和妳剛剛想著的對象拉近距離!」宇宇聽到,臉上的笑像花開似的燦爛無比,我好嫉妒啊!到底她想著誰?看她這麼高興的樣子,我的心都碎成片片了。

 

「妳剛剛想著誰啊,可以講嗎?」神棍萍毫不在意的當著大家的面問,我以為宇宇不可能說,但是宇宇,卻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可以說啊!!!!!!』

 

我的天啊!宇宇妳何時變成這麼高調示愛的人了,這一點都不像妳啊!!

 

「我剛剛想著黃靖倫啦!他要出新專輯了,剛好下星期我就可以去他的簽唱會耶,可以很近看到他!看到他本人!阿萍妳真的算得太準了啦!!!!!」宇宇興奮的臉都紅了,手舞足蹈的說著,其他女生跟著加入討論,真是歡樂。

 

啊,原來宇宇喜歡的是星光三的黃靖倫啊,真是好險啊!要是她說,她喜歡的是姚明,那我可要一頭撞死了,幸好她喜歡的是黃靖倫,那我很有機會啊!我跟黃靖倫一樣,很有親和力又會逗人笑、愛到處吃美食、又都長得很可愛,很好很好,宇宇真是喜歡對人啦!

 

真希望有一天,宇宇算一週運勢的時候,心裡想的會是我的名字。

希望那時,她能露出和今天一樣的,超級幸福的微笑。

 

 

8

 

「教務處報告,教務處報告,今天早自習國文抽背,請每班5號同學,現在帶著國文課本,到教務處集合。」教室的擴音器傳出讓人心碎的廣播,整個校園一下子變得鬧烘烘的,全校的同學都歡天喜地樂翻了---當然不包括每班萬中選一的倒楣鬼「5號同學」。我恨恨的從書包裡翻出國文課本,在全班同學幸災樂禍的「祝福」聲中,到教務處報到。

 

我說人活的好好的,他為什麼要背課文呢?

 

老師不是說學習貴在「融會貫通」,不在死背硬記,那又愛叫人背課文!國文也要背、英文也要背、更不用提歷史地理公民甚至連體育常識也要背!你以為國中生那麼閒每天可以花大把時間背東西啊?俗語說的好,「年輕不要留白」!我追宇宇都來不及了,哪來那個美國時間背這些五四三!

 

到了教務處,看到其他的5號同學,心情才稍微好一些,有人一起衰總比自己一個人衰好,所謂的「獨衰衰不如眾衰衰」,就是這個道理吧!教務處的老師,發給我們每人一張單子,上面寫著我們要去的班級,我被分到的是我們班樓上的一年十一班。這個抽背制度,要我們站在陌生的別班同學面前,背出難記到爆炸的課文,學校真是夠狠的了。

 

慢慢走到一年十一班前面,他們班導師已經在門口等我。111的導師是個年輕的女老師,綁著馬尾穿著T恤牛仔褲,看起來人很好,我想她應該不會刁難我吧!

 

我把國文課本翻到第一課,交給她,然後走上講台,開始背楊喚的「夏夜」。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是一年一班周曉樹,今天我要背的是楊喚的「夏夜」。

蝴蝶和蜜蜂們帶著花朵的蜜糖回家了,
羊和牛也回家了,
火紅的太陽也滾回家了,
當街燈亮起來向村莊道過晚安,
夏天的夜就輕輕地來了。
來了!來了!他來了!
來了!來了!他真的來了!
撒了滿天的珍珠和不知道什麼碗糕。
朦朧地,山巒靜靜地睡了!
朦朧地,田野靜靜地睡了!
南瓜還醒著,小河還醒著,夜風還醒著,
跟著提燈的螢火蟲,
在美麗的夏夜裡愉快地旅行。

 

我一口氣如連珠砲似的背完,台下的同學笑得東倒西歪,還給我掌聲鼓勵,害我有點不好意思。我想我應該是有背錯一些,可是大概的意思都有背到吧!反正就是說天黑了,該回家的都回家了,是這意思沒錯嘛!

 

「你要不要重背一次啊?」班導師笑嘻嘻的拿著國文課本走過來,「我看你好像只有第一句跟最後一句是對的,其他都亂七八糟耶!」

『老師,背幾次都一樣啦,不用麻煩了。』我邊說邊忍不住一時技癢,在台上秀了一小段周董的「牛仔很忙」,台下的同學們樂得猛拍桌子,吵得快把屋頂掀了。

 

「好好好,算了,我給你過。」那個老師果然不出我所料是個好人,她邊笑邊幫我在單子上簽了名,「回去還是要想辦法把課文背熟喔!快要段考了嘛!」

 

呼,真是有驚無險!萬一遇到其他老師,我就死定了吧!抽背沒過可是要去校長室背給校長聽的,校長看起來超兇的,我會怕怕。

 

我以為抽背的衰運就到此結束,沒想到還沒完。中午,一群十一班的女生到我們班,把我叫了出去,一次被十幾個女生包圍還真是讓我受寵若驚,雖然大部分的女生都長得蠻一般,但其中有兩個還蠻正的。

 

「周曉樹,你可不可以再表演一次『牛仔很忙』給我們看?」正妹一號用嬌滴滴的聲音拜託我。

『不好吧,大庭廣眾的,我會害羞。』我抓抓頭,客套了一下,那群女生就笑得東倒西歪了。笑點有沒有這麼低啊妳們我真是看傻眼了。

 

「你真的好可愛喔!」正妹二號像是摸小孩似的摸摸我的頭,「你有女朋友嗎?」

『沒沒有啊。』我有點結巴的回答,那些女生「喔!」了好大一聲,然後頻頻點頭,很像有什麼陰謀似的。

 

回到教室,班上男生們一擁而上把我圍住,問我剛剛到底怎麼回事,從他們口中,我才聽說剛剛的正妹一號和正妹二號,在學校很有名,跟她們同補習班的阿吉表示,想追她們的男生多到可以從校門口排到操場。

 

 

放學的時候,那群女生又出現了,她們一群人在校門口等我,到底要怎樣啊她們!就是非得再看一次牛仔很忙才肯罷休嗎?拜託,周杰倫很忙,我也很忙啊!跟宇宇一起回家的時間超寶貴的,妳們懂不懂啊!

 

「周曉樹,可以跟你要一下即時通嗎?」正妹二號笑嘻嘻的對我說,「我想跟你做朋友。」

我看了看在一旁等我的宇宇,她頭低低的在看自己的鞋子。

 

『我沒在用即時通耶,我家很窮,沒有電腦。』我隨口扯了個謊,『至於做朋友,改天再說好了,我在趕時間。』

「你跩什麼啊,雅君想跟你做朋友,是抬舉你耶!」正妹一號臉垮下來,兇巴巴的對我說,我突然覺得她一點也不正了。

 

『我沒有跩,只是她不是我的菜。』我實話實說,以為她們會笑,可是她們的笑點突然變高了,一雙雙嚴厲的眼神瞪著我,無聲的說著「一點都不好笑。」

「不要推託了,那你喜歡怎樣的嘛!你說啊!」正妹一號凶神惡煞似的逼問,把我惹火了。

 

『我喜歡她這一型的!其他的女生我都不喜歡!』我指著宇宇大聲說,宇宇抬起頭、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我覺得周遭一下子變得靜悄悄的,只差沒有烏鴉飛過我說了什麼!!!!!!!!!!!十一班的女生甩頭走了,留下我跟宇宇,尷尬的站在校門口。

 

「我們走吧。」結果是宇宇先開口。我跟在她後面,臉熱的快要可以煎蛋了,我是哪根筋不對,怎麼會在大庭廣眾說出真心話?宇宇會怎麼想呢?這樣她就知道我喜歡她了,怎麼辦?我還沒長高啊,不要急著拒絕我啊!

 

『剛剛,剛剛說的,呃我是開玩笑的。』想了很久,我笨拙的對宇宇這麼說。

「嗯,我知道啊。」宇宇這麼回答我。

我不知道宇宇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我默默跟在她背後,踏著她的影子,這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再說話。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