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從宇宇的哥哥那兒我得知了非常多情報,他說宇宇這幾天常常很晚都不睡,一直坐在電腦前,於是他趁宇宇去廁所時偷看她在幹嘛,結果她發現宇宇跟一個暱稱叫「漫漫人生,誰為我伴」的人聊天,從對話內容他看到宇宇叫他「阿傑」,兩人也講到班上老師,所以他判斷阿傑應該是宇宇的同班同學,才忍不住跑來學校看看,阿傑到底是怎樣的人。

 

「我直覺他不是什麼好東西,看暱稱就知道了。真正的男子漢,不會用那麼矯情的暱稱。」宇宇的哥哥說。幸好我即時通的暱稱是「小數點」,雖然說不夠MAN,但不至於矯情吧?宇宇的哥哥的暱稱是「蒼井優魂!」老實說我不曉得是什麼意思,我只聽過倩女幽魂而已,不過有個「魂」字,聽起來真的有比較MAN耶!

 

其實偷看別人的隱私是很不好的,哪天我要到了宇宇的即時通,對話內容都被她哥看光的話,我也會很不爽吧!但是宇宇的哥哥也是出自關心妹妹才這麼做,要是他沒有偷看的話,我還不知道宇宇跟阿傑之間已經火速進展到曖昧期了,據說宇宇的暱稱本來一直都是「雨過天晴」,但那天他去看的時候,已經改成「你的未來,我不缺席」,這也太太太曖昧了吧!我嚇出一身冷汗。

 

老實說有好幾次,我都覺得宇宇好像有點喜歡我。當她對我體貼、對我笑、對我好的時候,我真的會有這樣的錯覺,雖然理智告訴自己一切都是我的妄想,宇宇不可能喜歡像小朋友一樣的我,她對誰都好、也總是笑臉迎人,但我還是希望自己在她心裡是特別的,不是跟班上其他幾十個人都一樣。之前下雨天,她選了我的傘,而不是阿傑的,我高興了好久,但現在看來,當初她選我,真的只是因為我們兩個順路,而不是她喜歡我勝過阿傑。

 

我不能認輸。小時候我看灌籃高手,裡面有一句話,我一輩子都會記得:「現在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或許我現在落後了,但他們兩個還沒有真的在一起,我還有機會!

 

星期六一早,我還在睡,宇宇的哥哥突然打給我,「我妹要出門了,你昨天不是說,他們那群助選的同學是約下午在學校碰面嗎?」

『他們真的是約下午啊,我確認過。』

「我懂了,那小子八成想單獨約她出去。我跟在她後面,等下我再打給你。」

 

掛上電話,我快手快腳換了衣服,心跳得好快。宇宇跟阿傑單獨出去!雖然我很討厭阿傑,但我還真佩服他的勇氣,要我約宇宇出來,我不敢啊~

 

沒有多久,我就接到宇宇他哥的電話,他說他們倆現在在學校附近的麥當勞,要我馬上趕過來跟他會合。我趕到的時候,他們倆正合吃一份薯條他們的感情已經好到可以合吃一份薯條了嗎!?天哪天哪,幸好桌上有兩杯飲料,不是連飲料都合喝一杯,不然我一定會馬上淚灑麥當勞!

 

「你進去坐在他們旁邊,看他們在幹嘛。」宇宇的哥哥指示,「我就不進去了,我進去,我妹會發飆。」

『這樣好像不太好,我突然出現也太怪了吧!』

「哪裡怪?這邊是你們學校附近的麥當勞,你出現在這邊也是很合理的。你平常應也很常來吧!」

 

宇宇的哥哥那麼大隻,我實在不敢違抗他,只好硬著頭皮進了麥當勞,假裝和他們巧遇。宇宇和阿傑看到我都很意外,宇宇似乎挺開心看到我,阿傑似乎挺不開心看到我。我點了薯條和可樂,坐在他們旁邊,裝作不經意的問,「我聽說你們是約下午耶,沒想到你們是約早上啊!」

 

『我們下午要一起作海報,阿傑請我先和他一起去文具店買材料,這樣下午大家會合,就可以直接開始做。』宇宇解釋道。今天她穿便服,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穿便服,感覺格外不同,淺灰色的外套、粉紅色的T恤、牛仔褲,雖然是休閒的打扮,但還是超好看。至於阿傑,穿的很像NET櫥窗裡面的模特兒,不可否認衣服是很好看,但穿在他身上,我就是看不順眼,哼!

 

『阿傑約太早了,他忘記文具店沒那麼早開,所以我們先在麥當勞等。』忘記?最好是有那麼巧啦,他一定是故意的!

「我看文具店應該開了吧,走吧,晴晴。」阿傑有點不耐煩的站起來,還瞪了我一眼。我連忙說我也要一起去,阿傑卻以我的薯條還沒吃完為由,不給我跟,就連宇宇也說,不要浪費食物,要我留下來慢慢吃。

 

他們離開之後,宇宇的哥哥衝進來,問我他們剛剛聊了什麼,現在又要去哪裡,等我把薯條全塞進嘴裡,他們已經不見了。學校附近有兩家文具店,在不同的方向,我不確定他們會去哪一家,我們正在發愁,突然又嘩啦啦的下起傾盆大雨,我們到便利商店躲雨,等了一會兒,我發現宇宇和阿傑從店門口的人行道經過,他們合撐一把傘,拿著傘的是阿傑。

 

因為雨很大、傘很小,阿傑怕宇宇淋濕,把傘都移向宇宇那邊,自己淋得濕透了。看到這情景,我忍不住想,如果今天是我和宇宇合撐一把傘,那麼宇宇是不是會像阿傑一樣,為了怕我被淋濕,自己淋得全身濕呢?雖然我討厭阿傑,但比起我來,他比我更能保護宇宇、照顧宇宇。

 

安西教練只有教我不能放棄比賽,但卻沒有教我,誤闖進自己不夠資格參加的比賽的話,要怎麼辦。

 

 

12

「我想我們以後還是不要聯絡好了。」我在即時通的視窗中打上這句話。

 

這是我想了很久之後才鼓起勇氣作的決定,我選擇在即時通上告訴他。在網路上的我,比平常的我有更大的勇氣,在網路上講的好處是,就算對方聽完翻臉,他想打你也打不到---宇宇她哥心情好的時候看起來就夠嚇人了,心情不好時會有多恐怖我無法想像,以他的手勁+狠勁,應該一巴掌就可以把我打到全壘打牆外面去。

 

『為什麼不?』他反問我這麼一句。光看對話我們還真像情侶,這讓我不寒而慄。

「因為我發覺阿傑其實沒想像中那麼糟糕。我不應該破壞他們的友誼。」

『他這樣還不算糟糕?偷偷找藉口把她約出來,還帶去麥當勞!第一次就去麥當勞,那第二次不就要約去看電影了!!』呃以他的標準,不管宇宇單獨跟男生去哪裡,一樣都是傷風敗俗不可饒恕吧?即使是上圖書館或到廟裡拜拜都一樣。

 

「總之,就順其自然吧!宇宇很聰明,會分辨好壞的。」

『哼,她能分辨?她也跟我說過你很有正義感,雖然個子矮不過很勇敢,結果呢?你根本就是個膽小鬼!』我沒有反駁,任由他在視窗裡飆了一行又一行的髒話,宇宇她哥根本不會瞭解,這不是有沒有勇氣的問題。

 

隔天起,我跟宇宇不再一起回家。我開始和阿吉一起上補習班,我媽聽到我主動說想補習,感動得痛哭流涕,她以為我是想用功唸書,其實我只是想找個理由避開宇宇。在班上,我本來就不常和她講話,連回家也不同路的話,有時一整天都沒講話。至於阿傑,雖然最後沒當上優良學生,但是他有比當優良學生更大的收穫,那就是宇宇。有的同學說他們偷偷在一起,因為假日他們常在一起出現在學校附近,一起在麥當勞吃東西、或是一起看電影,雖然他們兩個都否認,但我覺得就是那麼回事吧!或許他們想低調一點,畢竟要是讓老師知道了會很麻煩的。

 

補習班的生活,其實比我想像中有趣。阿吉原本去的那家補習班很有名,一個班有一百多人,但上次他聽說我被打之後,嚇得換到另一間小補習班去。新的這間老師雖然一樣兇,也一樣有一堆考卷要寫,但只要安靜聽課,就算考不好、老師就不會罵你更不會打你。而且這個補習班是小班制,一班只有十幾個人,除了我們學校的、還有附近另一個國中的,阿吉覺得有好幾個女生都不錯正,但我覺得沒有一個比得上宇宇。

 

「情場失意,考場得意」,這句話應驗在我身上。段考我的成績比上次進步很多,我不確定是因為補習、還是我突然變得比較聰明?阿傑跟宇宇則是都退步了。特別是宇宇,名次一下子掉了十名,發考卷的時候,幾乎每科老師都念了她一頓。誰都看得出她心情不好,就連阿傑找她講話,她要嘛把頭埋在桌子裡不理他、要嘛直接走出教室,一點面子都不給。

 

國文課,國文老師出的作文題目是「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這題目對大家來說好像都很簡單,但對我來說非常困難。最近讓我最難過的事,是逼自己不要再喜歡宇宇,我哪可能把這寫在作文裡啊!一節課過去,我絞盡腦汁才寫了一行半,其中一行還是題目,另外半行是我聽相聲聽來的『國父曾說: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唉,國文老師規定至少要寫四頁啊,我咬著原子筆,筆桿都被我咬了好幾個洞,還是想不出來。

 

國文老師在教室裡走來走去,看大家有沒有認真寫。我很想舉手問她,我能不能把題目改成「當我肚子很餓的時候」,那對我來說會容易得多。不過我想她一定會生氣,你知道的,大部分的老師都沒什麼幽默感,他們嘴巴上說鼓勵同學踴躍發問,但是你真的問了他卻不當一回事,有時還會亂發脾氣說你故意搗亂。

 

「方宇晴,寫得很好!」國文老師站在宇宇身邊,拿起她的作文簿開始唸:

 

「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

抬頭看天空,雲也哭喪著臉;

風在耳邊吹過,聲音聽起來像在哭泣;

樹枝隨風搖擺,看起來像在搖頭嘆息;

就連太陽灑在身上,我也不覺得溫暖。

 

當我心情好的時候,我的背後就像有翅膀,

別人以為我在走路,其實我輕盈的像在天空飛翔,

但是當我心情不好,我背後的翅膀就像壞掉的雨傘,

儘管我用盡力氣,也打不開。」

 

國文老師唸完,全班很自動的給宇宇超熱烈的掌聲,我也不例外。老師誇獎了她一番,她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接著老師突然問我:「周曉樹,你看方宇晴寫得多好,你呢?一節課才寫一行,多跟人家學學吧!」

 

『老師,我很認真在想!可是我很少心情不好嘛!』我委屈的辯解,同學卻很沒同情心的哈哈大笑。

 

下課鐘響,學務處突然廣播,要我到學務處找生教組長報到,我覺得莫名其妙,我這麼乖巧聽話,生教組長找我幹嘛?

 

國文老師開玩笑的說:「通常從武組長那裡回來,都會心情不好耶,他這時候把你叫去真是好極了,對你寫作文很有幫助,恭喜你啦!」

 

在學務處等我的不只武組長,還有另一個陌生人。他的打扮看起來很像公車司機,但我根本不坐公車啊!他氣急敗壞的拿出一張照片,要我負責。

 

照片照的是公車座椅的椅背,上面被人用立可白寫了好幾遍「周曉樹,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