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看到周曉樹那副目瞪口呆、眼珠快掉出來的傻眼模樣,真是大快人心!哈!我把假髮又放回書包,免得等下那女人來接我看到,跟老爸告狀,我又得解釋老半天。

 

「妳為什麼要故意整我?我根本不認識妳耶!」楞了好半天他才吐出這麼一句,看起來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拜託!他有什麼資格火大?該火大的是我好嗎!

 

『你別含血噴人!我是真的喜歡你啊!』我睜大眼睛,眼淚馬上聽話的一湧而出,臉上兩行清淚楚楚可憐的模樣,向來是我自豪的武器。

「妳少裝了,妳要是真的喜歡我,就不會留貴夫人果菜調理機的電話給我。」他正經八百的說,一點都不為所動。真是的,害我白浪費兩行眼淚,原本想再多整他兩下的呢看來這個白目小鬼還太嫩了,一點都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

 

「我是要給你一點教訓,小鬼!」反正整他也算整得差不多了,我懶得繼續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你剛剛說,你根本不認識我,那我倒要問你,你憑什麼在背後說我壞話,說得那麼難聽?」

 

『喔,妳聽說了喔切,一定又是阿吉,他真的是廣播電台耶!』他翻了個白眼,『我是沒想到阿吉會跑去跟妳講,但我真的覺得妳用那種態度對你媽,真的連狗都不如啊!』

 

「你懂什麼!」媽?笑話,那個女人才不是我媽!

『我是不聰明,但我也沒瞎啊!我只看到她每天專程來接你下課,但妳卻對她大呼小叫的,還用書包摔她,她都不生氣,還對妳低聲下氣、好像欠妳幾百萬似的這樣對自己的媽媽本來就不應該啊!我不知道妳為什麼會瞧不起妳媽、到底嫌她

什麼?不過,我家附近有一個流浪漢,渾身髒兮兮的,大家看到他都會捏起鼻子快步走過,有的小學生甚至會拿石頭丟他呢!但他養的那隻流浪狗,看著他的眼神卻是充滿尊敬,對牠主人都比妳對妳媽好,因為牠知道誰對牠好啊,牠會牢牢記著主人對他的恩情,不會忘恩負義!所以囉,我才會說,妳連狗都不如。』

 

「恩恩,回家囉!」我氣得正想甩這個白目小鬼一耳光,臭女人卻好死不死這時候出現,我狠狠瞪了周曉樹一眼,然後比平常更用力的,把我的書包砸到那女人身上。周曉樹見了又露出一臉不能苟同的樣子,好像我是天字第一號大壞蛋似的。什麼嘛!他根本就不懂,他跟老爸一樣,被這女人演出來的賢妻良母的形象給騙得團團轉!

 

「恩恩,肚子餓不餓?要不要買一碗紅豆湯回去,順便也幫你爸買一碗?」臭女人在我火冒三丈時,緩緩把車停在路邊,討好似的問我。我望了一眼路邊賣紅豆湯的小攤販,邪惡的靈感在腦海一閃而過,來得可正是時候。很好,本姑娘心情有夠差,妳送上門來剛好讓我消消氣!

 

『我想在這裡吃,可以嗎?吃完再帶一碗回去給爸。』我說。

「當然可以啊!」她很高興的說,以為拍我馬屁拍個正著。「老闆娘,一碗紅豆湯這裡吃,一碗外帶。」

 

『再加一碗這邊吃。』我自顧自的對老闆娘說,她很明顯的被我嚇了一跳。

「坐吧,我一個人吃很無聊。」我拉了板凳要她坐我旁邊,她受寵若驚,喜孜孜的樣子。真可笑,都幾十歲的人了,稍微對她好一點就飛上天了,白痴。

 

「來,兩碗紅豆湯。」老闆娘快手快腳的舀了兩碗紅豆湯放在我們面前,熱呼呼的紅豆湯冒著白煙,讓人覺得很溫暖。我想起去年這個時候,我跟媽媽經過這裡時,我們也像這樣靠得緊緊的,一起吃紅豆湯。現在回想起來,媽媽滿足的笑臉、還有被熱氣薰得紅通通的臉頰,都還清晰得彷彿昨天才發生一樣,但是此刻在我身邊的這個女人,居然以為她可以取代媽的地位,她以為她是誰?我用眼角的餘光看她,她明明比媽老、又比媽醜,我不懂爸爸到底喜歡她哪一點?她一口接著一口,愉快的喝著紅豆湯,臉上的笑容是那麼幸福又滿足,就像當年的媽媽一樣。

 

妳憑什麼這麼幸福,妳不配!妳沒有資格!我積壓在心裡的怒氣因為她的笑容又瞬間爆發,我照著剛剛想到的邪惡計謀,裝作不小心失手打翻熱騰騰的紅豆湯,把湯潑在她腿上。然而出手的瞬間,周曉樹那張輕蔑的臉卻突然浮現在我面前,用理所當然的口氣指著我罵:「妳連狗都不如啊!!」

 

因為這一秒的猶豫,原本應該全潑在她腿上的紅豆湯,有一部分灑到了我自己腿上,我忍不住痛得慘叫一聲。那個女人慌張的跟老闆要了清水、抹布,幫我把身上的紅豆湯清理乾淨,又幫我燙到的地方冷敷降溫。

 

「太太,妳自己也燙到了,我幫妳處理一下。」老闆娘很熱心的想幫忙,她卻拒絕了。

 

「我褲子比較厚,不礙事的。」她轉向我,臉上滿是擔心,「恩恩對不起,都是我不小心,我只顧著吃,才會害妳燙到」她一直罵自己、一副很自責很內疚的樣子,我專注的看著她,這女人演技幾乎和我一樣好,有一瞬間我以為她是真的為我擔心。再說,她明明被燙得比我嚴重多了,她真的一點都不會痛嗎?

 

回家的路上她繞到藥局,買了好幾種不同的燙傷藥膏給我,千叮嚀萬交代要我一定要記得擦。到了家門口,我下車,她像平常一樣和我道晚安,然後繼續往前騎,回她的家。

 

「陳阿姨!」我不知哪根筋不對,在她沒騎多遠時叫住了她。我小跑步追上她的車,從袋子裡隨便拿了一條燙傷藥膏塞到她手裡。為什麼會做出這種違背良心的事,我也不曉得,我明明巴不得她永遠消失在我眼前,為什麼我還會可憐她?

 

晚上洗澡的時候,我拿燙傷藥膏抹在有些紅腫的皮膚上,邊抹邊想著,不曉得陳阿姨燙得嚴不嚴重。我原本以為她傷得越重、燙得越痛,我就會越高興,畢竟我是那麼恨她。可是出乎我意料的,看到她痛苦,我卻不如預期的快樂。

 

 

16

隔天早上才到學校,早到的同學就告訴我,學務處的生教組長剛剛來找過我,要我一到校就馬上去找他報到,沒說是什麼事。我一頭霧水的趕緊放下書包就跑去,到了學務處,一進門卻看到周曉樹那傢伙頭低低的正在捱罵。

 

『同學啊,雖然你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但是破壞公物是不對的,小學就教過了不是嗎?』葉組長很嚴厲的說。不過他在「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這句特別加重語氣,意思大概是埋怨公車司機幹嘛跑來我們學校吧?

 

「老師啊,真的是不好意思麻煩您。」司機先生聽出葉組長的弦外之音,趕緊解釋,「可是這個同學老愛在我車上塗鴉,已經好幾次了!我跟他們學校講過,也處罰過好幾次,他都不承認,也一犯再犯啊!今天剛好被我當場逮到,我想不如讓他把想講的話當面跟女同學講清楚,就麻煩這一次,以後他就不會再犯啦!」

 

這個司機先生真的很妙,我經常搭他的車所以認識他,去年我到學務處的時候剛好碰到他來學校抓人,還把公車大喇喇的開進學校。那次他的謎邏輯把去年的生教組長吳組長弄得哭笑不得,他說他公車椅背上被人寫上了「XXX我愛你」,要吳組長幫忙查是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吳組長起先不甩他,跟他說就算那個人真是我們學校的同學,椅背被塗鴉也跟他無關啊?但是司機先生說好說歹就是打死不走,在學務處大吵大鬧,最後吳組長沒辦法只好幫他查,結果全校都沒有這麼一個人,他才摸摸鼻子走開。

 

司機先生不是個很聰明的人,可是他很熱愛他的工作,這次要教訓周曉樹,我很自然的想到他。果然我才把周曉樹名字寫上去沒多久,就發現我的字跡就被擦掉了,接著我又從跟他同班那個劉吉慶那兒聽說他被處罰的事,一切都如我預料的順利進行。從他們剛剛的對話聽來,周曉樹大概是傻傻的想模仿我整人的手法,想在椅背上寫上我的名字害我被處罰,結果自己卻被當場捉個正著,我只能說他還真不是當壞蛋的料。

 

「報告,組長找我有事嗎?」我抓住空檔插話,用乖巧的語氣。

『啊,妳來啦!』葉組長招手要我到他身邊,『這個同學妳認識嗎?』他指著周曉樹問我,要我指認犯人。

 

「嗯,我看過他,他跟我在同個補習班補習,不過我們不同班,就只是見過而已。」

『司機先生,以前在椅背上寫字的真的是她,不是我啦!』周曉樹看見我一副喜出望外的樣子,『她昨天晚上有跟我承認,都是她寫的!』

 

「真的嗎?」葉組長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司機先生也露出懷疑的樣子。這早在我意料之中,我看起來這麼乖,又是全年級第一名,誰會相信我會做這種事?

「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會在公車椅背上寫字呢!」我一臉無辜的直搖頭,略加一點驚慌。

 

『男子漢大丈夫,做錯事有什麼關係,要勇敢認錯啊你!竟然推到自己喜歡的女生頭上,你也太糟糕了吧!』司機先生熱血沸騰的說,『我知道你是害羞啦,我年輕的時候看到喜歡的女生也是一個字都講不出來,你們不同學校、在補習班也不同班,你應該沒有什麼機會好好跟她講話吧?今天是好機會啊,你好好的把你心裡的話通通講出來,講出來你會輕鬆多了喔!』

 

「我看他是還沒長大啦,才會像小學生故意去掀喜歡的女生裙子那樣,故意惡作劇想引起她的注意。」葉組長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周曉樹氣急敗壞的跺著腳說他真的沒有,但是他們已經認定了他是暗戀我才故意惡作劇,一點都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還覺得他一定是因為害羞才一直否認。

 

「組長,既然是一場誤會,我可以回教室了嗎?早自習要考兩科。」

『不好意思,妳再等他一下啦!周曉樹你趕快講啊!』司機先生把周曉樹像拎小雞般拎到我面前。

「好,你們要我講真心話是不是!」周曉樹一臉豁出去的樣子,怒氣沖沖的盯著我,我以為他要對我飆髒話,沒想到他卻說:「我媽說,說謊的人死了以後下地獄會被拔舌頭,妳就繼續說謊下去好了!哼!」

 

我忍不住噗哧笑出來。下地獄?拔舌頭?他的幼稚還真讓我刮目相看,這種話連幼稚園小朋友都不會相信,他想嚇唬誰啊?

 

回到教室,大家都已經在考試,我也趕緊開始寫,但卻怎麼也無法專注在題目上,我忍不住一直想起周曉樹。當初想整他,是因為他對我說了過份的話,但從頭到尾他都沒學到教訓,他剛剛那樣指著我的鼻子罵,覺得我愛說謊,昨天也又當著面罵我不孝順連狗都不如,我明明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非得被他這樣誤會不可?我又問自己,周曉樹怎麼想一點都不重要,不是嗎?像他那樣幼稚的人,我幹嘛去在乎他怎麼看我?就算在他心中我是一個表裡不一的壞女人,那又如何?

 

想到表裡不一,我腦海馬上閃過陳阿姨的樣子,在我心中她就是個表裡不一的人,表面上說想幫忙爸爸,裝出體貼熱心的樣子,但媽之所以離開,這個家之所以會變得亂七八糟,都是她害的啊!

 

不,不行。我受不了自己在別人心目中和陳阿姨是同類,即使是周曉樹那樣的呆瓜也不行。我把寫到一半的考卷收進抽屜,飛奔下樓一路跑到中庭。感謝老天,公車還停在那兒沒開走,我衝上車,氣喘吁吁的對一臉吃驚的司機先生和周曉樹說:「椅背上被亂寫的那些字,我幫你們一起清。」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