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司機先生看到我來非常高興,他還真以為我不但品學兼優還熱心服務,他把清潔工具遞給我之後,就興沖沖的下車,說是要去附近早餐店買飲料請我喝。

 

車裡剩下我和周曉樹,我扔了一塊菜瓜布給他,然後自顧自的往車尾的位置走。

『其實妳沒有我想像中的壞嘛。』他跟在我後面,說。

 

「不過你有我想像中那麼笨耶。」我沒好氣的說。椅背後面歪七扭八的字寫著:龍恩筑,我好喜歡你。「你竟然連我的名字都不會寫!」

 

周曉樹湊過來,看了半天,抓抓頭:『龍、恩、筑,沒有錯啊!?』

「我姓龔,不姓龍!」我用手指在「龍」字下面比畫著,「一個龍,下面再加一個公共的共,這個字唸ㄍㄨㄥ龔!龔恩筑,不是龍恩筑!」

『唉唷你不要那麼氣嘛!是阿吉跟我講錯,我才會寫錯嘛!你的姓真的好奇怪喔,一個龍,下面一個公共的公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字啊?』

 

「是一個龍,再一個公共的共,不是公共的公!」我強忍著不發脾氣,耐著性子解釋。

『喔~公共的共,不是公共的公可是妳剛剛明明說這個字唸公啊?』

「以你的智商我真的很難跟你解釋啊。」唉,我真想把清潔劑噴在他臉上!為什麼好好一個美好的清晨,我得浪費我的青春教這個小鬼說文解字?我決定不再理會他,把滿腔不爽發洩在手中的菜瓜布上,使勁的刷著周曉樹的傑作。

 

『哈,妳的名字很有學問耶。字都好難寫喔。』周曉樹把菜瓜布丟上丟下,一點都沒有打算幫忙的意思,『不過幸好妳不是外國人,不然就好笑了。』

「哪裡好笑?」我停手,不懂他的意思。

『妳不是全校第一名嗎?怎麼連這個都沒想到。』他得意洋洋的說,『英文老師說外國人的名字都是姓擺在後面,名字擺在前面!像湯姆克魯斯啊、麥可傑克森啊、小甜甜布蘭妮啊

 

「講、重、點。」我打斷他。我實在懶得糾正她小甜甜布蘭妮根本不是姓布蘭妮!

『好啦!妳好兇喔!』周曉樹一臉無辜,『我想說的是,妳如果是外國人,那不就變成恩筑龔,恩筑龔、恩主公,哈哈!女生叫恩主公不是很好笑嗎?』他捧著肚子只差沒笑得滿地打滾,我冷冷的看著他他也沒感覺。唉,說起來我才是天字第一號大笨蛋,竟只因在意自己在這個腦袋空空的傢伙眼裡的觀感,放下兩科小考不考,傻傻站在這裡聽他講冷到不行的笑話、幫他清理他在椅背上的塗鴉!

 

我繼續奮力刷著,不一會兒周曉樹卻突然擋下我的手,『好了,妳刷了四個字了,剩下的我來刷吧!』他捲起袖子,示意要我讓開,『妳要不要先回去考試啊?待會司機先生買飲料回來,我們再送到妳班上好了。』

 

他的舉動出乎我意料,我還以為他想把工作全推給我呢!我讓出位置給他,他認真的埋頭刷著,咬牙切齒的起勁的刷,我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他,突然覺得,他沒有想像中那麼討人厭。

 

「周曉樹。」我不知哪根筋不對,忍不住脫口跟他說:「每天晚上來接我那個人,不是我媽。」

『是喔?那她是誰啊?』周曉樹頭也沒抬的應了一聲,依舊專注的刷著。

「她是我爸的朋友。」

『妳爸的朋友?真怪。那她幹嘛來接妳啊?』

「她想當我的新媽媽。」

 

說也奇怪,對我班上的好朋友都難以啟齒的事,我竟然就這樣隨隨便便告訴周曉樹了,我也不懂為什麼,可是說出來之後,我覺得舒服多了。媽因為懷疑陳阿姨和爸搞外遇,所以氣得和爸分居了,而罪魁禍首陳阿姨竟然以要幫忙照顧我為由,三天兩頭到我們家,幫我做便當、晚上從補習班接我放學,不過我一點都不想接受她的「好意」,因為我始終覺得她對我好,是想討好爸和我,這樣等到爸和媽真的離婚了,她就可以順勢取代媽在這個家的位置。

 

『聽妳這樣解釋,我就懂妳為什麼會對她那麼兇了。』周曉樹說,『不過她看起來不像這麼壞的人耶。』

「壞人臉上又不會寫『我是壞人』。」我白了他一眼。

『也許是有什麼誤會也不一定。』周曉樹抓抓頭,『就像我本來也誤會妳是個大壞蛋啊!也許妳媽媽誤會她了。』

 

「才不是什麼誤會呢!」我大吼,「她心機超重的,她對我好都是演出來的!」我激動的把菜瓜布往周小樹腳邊一扔,衝下車,我想到昨天陳阿姨被紅豆湯燙到的時候,她關心我的樣子真的好像發自內心,那究竟是演技、還是真如周曉樹說的,是我誤會她、媽也誤會她?陳阿姨究竟和爸有什麼曖昧,我其實不清楚,媽只含糊的跟我說,爸不愛她是因為陳阿姨介入他們之間。但是如果陳阿姨真的消失了,媽跟爸就能復合嗎?其實我也明白沒有那麼簡單。

 

『龔恩筑!』周曉樹從車窗探頭出來叫我,我本能的回頭。『接著!!』

他從車窗扔了個東西過來,不偏不倚的在我眼前落下,我伸手去接,落在掌心裡的,是一枚50元硬幣。

 

『昨天忘記給妳賞金啦!』他笑得好燦爛,『我媽說人要說話算話,不然下地獄的話,會被拔舌頭。』

 

我握著那枚50元,一路跑回教室。我沒有把它放在錢包裡,而是放在筆袋裡,為什麼這樣做,我也不懂。自從遇到這個小鬼頭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都不懂的舉動越來越多。我越是告訴自己不要在意他,卻越是不受控制的越來越在意。

 

 

18

算是「不寫不相識」吧?我和恩主公從仇人變得還不錯的朋友。自從她主動幫忙和我一起清理椅背上的塗鴉以後,我對她的印象比以前好多了。補習班放學的時候,我不再只跟另一個同學聊天,她也不像以前那樣冷冰冰,會跟我們有說有笑。雖然當那個她不喜歡的「阿姨」來的時候,她會馬上收起笑容,又擺出別人欠她一千萬的臭臉對她,但恩主公不會像以前一樣大力用書包砸在阿姨的身上,我想她已經在努力改變自己了吧!

 

俗話說「相由心生」,自從我發現恩主公不是壞人之後,我開始認同阿吉很早以前就告訴過我的---她長得很可愛。恩主公雖然大我兩歲,可是她跟我一樣高,又是娃娃臉、又是短髮,我想她應該跟我一樣常常被誤認成小學生吧!雖然我總是能和女生聊得很愉快,可是班上的女生,幾乎都是把我當小朋友或是諧星看待,我說什麼他們都覺得我在開玩笑,真的會好好聽我講話的只有宇宇,可是我已經放棄她了。

 

恩主公不像宇宇那麼溫柔,她老是動不動就敲我的頭或踩我一下,但是她跟宇宇一樣會認真聽我說話,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跟我差不多高,我覺得我可以保護她。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滿腦子都想著女生的事呢?好像沒有喜歡的對象心裡就覺得好空虛。想想也許是受了老哥的影響吧?聖誕節快到了、接著又有跨年,老哥每年都說不想一個人過聖誕節、不想一個人去跨年,可是每年他還是像前一年一樣一個人過。我不懂異性緣那麼好的老哥,為什麼會找不到人陪他過節?拜託他修電腦的女生明明就一個接著一個,有時候他還要同時修兩台、甚至空檔時還得幫忙寫灌票程式,幫那些女生心愛的偶像衝票(因為她們很忙沒時間投票),這樣她們就會很高興,真的是佛心來著。然而可惜的是遇到這種節日假日,哥認識的那些女生都剛好會跟朋友有約,害他只得一個人過節,真夠衰的。

 

這天補習班門口又只剩我和恩主公兩個人,我心血來潮,問她幾公分?她說,她153。我聽了有點鬱卒,原以為他跟我一樣高、以為我們之間是「零距離」,沒想到她竟然高我3公分!不過,我左看右看,都覺得我們應該一樣高,於是我拜託她跟我一起把鞋子脫掉,背對背比身高。她起初不願意,可是凹不過我,只好答應。門口貼著一面搬家公司送的鏡子,我們倆在鏡子前面脫了鞋、背靠背。鏡子裡的我和她,分明一樣高!

 

「妳根本沒有153吧!我們明明一樣高啊!」事實擺在眼前,我高興的穿回鞋子,興奮的說。

『我真的153啊!有什麼好騙的,而且我從國二開始就沒有再長高了,連著兩三個學期量都是153啊!』她邊把鞋子穿回去,邊嘟著嘴反駁。

 

「可是我們看起來明明一樣高難道我長高了!?」這個大發現讓我開心得簡直想飛上天,如果我真的高了3公分,那我和宇宇之間的距離,不就也縮短了3公分?

 

『長高幹嘛這麼高興啊?你才國一,長高很正常的吧?』恩主公看著蹦蹦跳跳轉圈圈的我,一副不能理解的樣子。

「因為我是全班最矮的男生嘛!呼,你都不懂當個矮冬瓜有多麼淒涼!而且我矮我喜歡的女生10公分耶!根本都沒膽追她了。」

 

『你有喜歡的女生喔?』恩主公一臉很有興趣的樣子追問我,我心裡大呼不妙!真的是樂極生悲啊,這個天大的祕密我怎麼這麼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呢?幸好她的阿姨在這緊要關頭出現,我才逃過一劫,明天後天是段考補習班停課,接下來又是星期六星期天,到下星期一也許恩主公就已經忘記這回事了!

 

隔天一早,管他什麼段考,我一進校門就直衝健康中心量身高,衝勁十足的差點把量身高的機器給撞倒。阿姨在我的催促下很仔細的幫我量了三遍,三次的結果都是153公分。我樂得想要跳上保健室的床打滾,可是阿姨不但不准、還把我趕出來,她跟恩主公一樣,不懂長高3公分有什麼好高興的,一點都沒有將心比心!

 

要知道,原本我跟宇宇身高的差距是「十位數」,現在可是進步到「個位數」了

 

耶!照這樣的速度,我很快就可以跟她一樣高,甚至比她更高!這比段考重要多了,事關我的終身幸福!

 

放學,我原本習慣性的要跟阿吉一起走,走沒幾步才想到,其實今天不用補習,我可以直接回家,和宇宇同路,就像以前那樣。慢了一步出校門,遠遠的我看見她走在我前面,我邊加快腳步,邊思考著待會兒要跟她說什麼。自從放棄她以後,我已經很久沒和她講話,老實說有那麼一點尷尬。可是現在的周曉樹,已經不是以前的周曉樹了!我已經開始長高了,很快就可以和她一樣高,我不用再顧慮身高的問題,以後我可以和阿傑一樣,在下雨天幫她撐傘;當她遇到壞人,我也可以為她挺身而出!

 

「哈囉,妳待會過了紅綠燈要怎麼走?直走、左轉、還是右轉?」我從背後叫她,她嚇了一大跳。

『你今天不用補習啊?』她微笑著問我。

「是啊,這兩天段考,停課。」

『原來是這樣啊。好久沒有和你一起回家了,在學校也沒有什麼機會講到話。』

 

「有嗎?還好吧?」我的心緊張砰砰跳,原來她也發覺到我這陣子都躲著她。

「妳有沒有發現,我有什麼不一樣?」我趕緊轉開話題。

『有嗎?』她停下腳步,我也跟著停步。頭髮剪了?換了新鞋子?包包上掛了新的吊飾?不是不是,我一直搖頭,最後她舉手投降:『我猜不到啦!』

 

「我長高了3公分喔!」我抬頭挺胸,站得像憲兵一樣挺,驕傲的說。

『真的啊?好巧喔,我最近也長高了3公分耶!』宇宇笑著回了這麼一句,把我打入地獄………老天爺,你是不是想玩死我啊!!我千辛萬苦才長高了3公分,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的也讓她長高3公分?這樣我們之間,不就還是跟之前一樣,差了十公分那麼多嗎?

 

「討厭,妳幹嘛長那麼高啦!」我氣得忍不住脫口而出,「妳那麼愛長高,就一直長一直長好了,最好長到跟姚明一樣高算了!」我把怒氣都出在她身上,然後丟下她拔腿往前跑。

『周曉樹!』她在背後叫我,我聽見了,但我不想回頭也不想停下腳步。

 

真希望每跑一步就能長高一點,在賽跑的時候,努力往前衝就能縮短和前面的人的距離,可是我和宇宇之間的距離,卻是不論我怎麼死命追都縮短不了,永遠都差那麼可恨的、該死的10公分。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