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恩主公就這麼留了個大問號給我想,我真的很不喜歡那樣。感覺就像有人出個謎語要你猜,卻死不說答案那樣討人厭。回到家我心裡還是亂糟糟的,於是我決定去請教人生經驗比我豐富許多的老哥,恩主公那樣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哥,如果一個女生突然對你這樣」我雙手捧著老哥的臉,然後試著和他鼻子碰鼻子,不過還沒碰到,老哥就驚慌的一把把我推飛出去,跌得我屁股痛死了。

 

『你發什麼神經啊!』老哥對我大吼,『我是你親生哥哥耶,你發情發到受不了也不能找我當對象啊!』

 

「不是啦!」我趕緊解釋,「剛剛補習班的女生,突然就對我做這樣的動作,我搞不懂她要幹嘛,所以才來問你嘛!」我拍拍屁股從地上爬起來,「原來她那樣是在發情啊

 

『靠,有女生那樣對你?!你也太爽了吧,為什麼我都遇不到這種好事!!!』

老哥一臉悲壯,低頭嘆息,『不過,小樹,你記著,身為一個男人、一個硬漢,我們還是要有所選擇,不能說女生主動送上門,就來者不拒,懂嗎?』

我很用力點頭。雖然說我的外表還像個小孩,但骨子裡可是一個有原則的男人!

 

『來,你跟哥說,那女生漂亮嗎?是你上次跟我說的那個同班同學嗎?』

「如果是上次那個就好啦。」我嘆口氣,「是另一個補習班認識的女生,至於漂不漂亮我是覺得還算不錯啦,不過比起我們班那個,還是差了一大截。」

 

我還想繼續和哥繼續聊,留在房間的手機卻響了。趕緊回到房間接電話,竟然是宇宇她哥打來的!

 

『周曉樹,你對我妹做了什麼?』宇宇她哥聲音壓得很小聲,可是聽得出他在生氣,而且不是一點點生氣,是非常氣。

「我沒有啊我發誓我什麼都沒做。」

『還說沒有!你自己聽。』電話那頭靜了一會兒,然後傳出宇宇喊著:「周曉樹,你這個大笨蛋!」以及乒乒乓乓的撞擊聲。

 

『聽到了吧!』宇宇他哥把聲音壓得比原來更小聲,『你給我老實說,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我妹氣到快把枕頭砸爛啦!』

「我真的沒」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又傳來宇宇的聲音,「哥,你不是出去了喔?」然後電話就被切斷了。

 

我莫名其妙的回到哥的房間,「哥,我又有問題要請教你了。」

『又是什麼事,你可不要告訴我,又有女生對你投懷送抱了啊!』

「不是,剛好相反。」我抓起哥的枕頭,使勁往床上砸,邊砸邊激動的大喊:「周曉樹,你這個大笨蛋!」

「如果一個女生像這樣,邊砸東西邊罵我是笨蛋,是不是表示她很討厭我?」我難過的問。

 

『我想是吧?』哥溫柔的拍拍我的背,『沒關係啦,至少有一個女生喜歡你啊,沒魚蝦也好,你不是說她也蠻漂亮的嗎

 

『不行!做為一個真男人,我要堅持我的原則!』我挺起胸膛,堅定的說。

VERY~GOOD!!!」老哥楞了幾秒,隨即馬上給我一個大拇指,「剛剛哥只是在測試你,是不是真的有堅強的意志力,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被哥這麼一稱讚,我的心意更堅定了!雖然不知道宇宇為什麼會突然生我的氣,不過不打緊,她總不可能氣一輩子吧,她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等她氣消,我要繼續對她好,讓她覺得和我在一起很開心!

 

隔天到學校,宇宇好像身體不舒服,沒精打采的,一下課就趴在桌上。問她要不要去保健室躺一下,她卻說不用,或許她是怕沒聽到課吧?到了體育課,老師聽說她不太舒服,讓她在樹蔭下休息。我跟著班上同學繞著操場跑步,眼睛卻忍不住朝著宇宇那兒瞧,她一個人在那裡沒問題嗎?要是突然昏倒了,沒人發現怎麼辦?再說,整節課都孤伶伶的、沒有講話的對象,也很悶吧?

 

這節上的是籃球,為了宇宇,我決定豁出去犧牲小我!趁籃下一片混亂的時候,我假裝不小心一頭撞上籃球架,頭撞上球架的瞬間,哐的一聲巨響,比我想像中大聲很多,頭也比想像中痛很多!我手扶著額頭跌倒在地,接下來不需要演技了,因為真的痛死人啦,我的頭腫了一個大包,而且痛到眼淚都飆出來了。老師如我所願的讓我到樹下休息,我快步朝宇宇走過去,但是她卻把頭埋在膝蓋裡面,我不知道她是還在生氣,還是真的頭很痛?或許兩個原因都有吧。

 

我在她旁邊坐下來,不過不敢靠太近。我想和她說話,但她看起來一副不想說話的樣子,我只好一直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還有旁邊爬來爬去的螞蟻。不一會兒,阿吉拿著冰袋走過來,是他主動幫我去保健室跟阿姨要的,把冰袋給我之後,他拍拍宇宇,問她要不要也敷一下冰袋?宇宇笑著說謝謝,不需要,阿吉就又跑回去打球了。

 

冰袋敷在我額頭的大包上,涼涼的好舒服,幾乎不會痛了。

 

『阿吉人真好呢。』宇宇突然說。

「是啊,雖然他平常很大嘴巴,但他對我真的還不錯。」我附和道。

『阿吉有喜歡的人嗎?』宇宇沒來由的問。

「沒聽他說過,但我想應該沒有吧!他喔,滿腦子都是遊戲。」

 

『那你呢?你有喜歡的人嗎?』宇宇邊問,又把頭埋回膝蓋裡。

「我應該有吧。」我說完臉不由自主的紅了,我趕緊把冰袋敷在臉頰上,要是被宇宇看到我臉紅的樣子,多糗啊。

『果然有啊』宇宇的聲音細得快聽不見,像是在自言自語。

 

太陽暖暖的照在我們身上,好舒服,雖然操場那一頭大家打球打的好熱鬧,不過能和宇宇這樣靜靜的坐在一起,感覺更棒。

 

雖然我和平常一樣,邊上課邊看錶,倒數著還有幾分鐘才下課,不過和平常不同的是,這是我第一次希望下課鐘能晚點響。

 

 

22

放學時,我問宇宇今天還要不要去補習班試聽,她搖搖頭,一臉頭痛的說她要回家了。我以為她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所以想早點回家才不去,但她卻說,我們那家補習班的教法她不喜歡,會再找別家試聽,確定不會再和我們一起補習了。聽她這麼說我心裡很失望,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然而,恩主公聽說了宇宇之後不來的事,卻下了莫名其妙的結論:「她一定很喜歡你,所以才決定不來補習。」

 

我覺得她根本是胡說八道。要是宇宇喜歡我,她應該很想跟我一起補習才對啊!

不過我還真喜歡這個胡說八道,要是是真的該有多好啊!

 

「我說你啊,要是真的喜歡人家,就跟她講清楚嘛!我保證,她聽了一定很高興。」

恩主公把話講得很滿,但她看起來卻是心不在焉。她邊講邊玩著自己的雨傘,把傘往上丟得高高的、再接住,就這麼一直重複重複。

 

『妳少講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啦,我看你是等著看我笑話吧!』

「拜託,我是好心耶!你說,我騙你我有什麼好處?」

『因為妳喜歡我啊!我被宇宇拒絕的話,妳就有機會了不是嗎?』我一時不注意說溜了嘴,我以為這下可尷尬了,她卻哈哈大笑。

 

「你為什麼會以為我喜歡你?因為昨天晚上我突然那樣做嗎?」她笑著又把它的魔掌往我的臉伸過來,嚇得我倒退了好幾步。

「呆子,告訴你吧!我只是突然想做個實驗,測看看她喜不喜歡你。結果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喜歡你!你還真以為她是因為聽不習慣才不來喔?她是看到我和你很親密,醋罈子打翻才決定不來的。」

 

『說得跟真的一樣』我嘟囔著,可是臉卻忍不住紅了起來。萬一恩主公說的是真的,那不就太好了嗎?但我的理智很快告訴自己,宇宇是不可能喜歡比她矮十公分的我的。自古以來白雪公主只會喜歡王子,哪可能喜歡小矮人呢?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一陣子,煩惱得睡不著。我在腦海裡模擬,宇宇對我說「我也喜歡你」的情景,笑得臉都快抽筋回不來了。「我喜歡妳」不過是四個字,但要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我真的不想冒被拒絕的風險。冒冒失失的跑去告白,要是被拒絕,可能之後的三年都會很尷尬,更恐怖的是萬一被班上同學知道的話,一定會被笑到畢業的!

 

再說,就算她是真的那根筋不對真的喜歡我,告白成功除了心裡很爽之外,我又能怎麼樣呢?有時候在走廊看到一些情侶卿卿我我、摸來摸去,眼中只有對方猛噴愛心,我都覺得雞皮疙瘩掉滿地,阿吉看了總是很羨慕,但我只覺得他們看起來很瞎,我可不想變成那樣的笨蛋情侶,況且就算我哪天被戀愛沖昏頭、甘願做笨蛋情侶,小弟弟抱著大姊姊的畫面也會被人指指點點吧!如果她真的喜歡我,不管我說不說她應該都會等我!那麼,等我長高、或是等到畢業那天,再說出口也不遲!

 

奇怪的是,恩主公對我跟宇宇的事超乎常理的關心,每天都會慫恿我趕快去告白,免得以後後悔,跟她說了幾百遍我的想法,她卻總是用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回我:「說穿了,你根本沒那麼喜歡她,才會畏畏縮縮的死不講。」

 

我覺得恩主公大概是念書唸到壓力太大了,才把我和宇宇當成她課餘的消遣。有時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把我們當成玻璃箱裡面的實驗動物,只是想要驗證她的假設是正確的。要是她有喜歡的人,應該就不會老把注意力放在我們身上,不過像她這樣聰明又長得不錯的天之驕女,可能眼光都很高吧!她說她們學校的男生都不怎麼樣,她一點興趣都沒有。

 

日子一天天過去,在寒假奇蹟突然降臨在我身上。我開始長高,才一個月不到就長高了56公分,媽媽感動得都快哭了。開學的時候,不管是老師或同學都被我嚇了一跳,我看起來不再像國小的小朋友,而是像一個正常的國中生了!保健室阿姨幫我量身高,我竟然已經長到160公分,和宇宇說話時不需要再仰著頭,和她站在一起不再像大姊姊和小弟弟。

 

「妳不覺得周曉樹變很帥嗎?」偶而我會不小心聽到班上女生私下討論我的事,這是我以前完全無法想像的。現在在班上我受歡迎的程度僅次於阿傑,阿吉告訴我,好幾個女生暗戀的對象都從阿傑換成我,來自四面八方的、滿滿的肯定和讚美讓我覺得飄飄然,我不知道以後我會不會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因為我還是一點一點的在長高,我有預感,只要我再長高一點,幹掉阿傑、成為班上最受歡迎的風雲人物那一天,指日可待。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