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長高之後,我覺得我的人生煥然一新。

 

心花怒放的老媽大手筆的帶我到百貨公司,買了好幾大袋的便服和球鞋,重得我都快拿不動。想到自己總算可以告別童裝,穿一些真正適合帥哥穿著的衣服,我忍不住感動得熱淚盈眶!以前人家都只會說我可愛,但長高之後,大家看到我都是說我帥,不管是老師、同學、賣雞排的老闆或是賣包子的阿姨,看到我都會大力稱讚「你變帥了喔!」

 

以前我不太懂當一個帥哥有什麼好處,但是自從變帥之後,我發覺當帥哥真是件幸福的事。不小心闖了禍總有女生會為我向求情,上課回答不出問題老師也會溫柔的原諒我,不用等到生日就經常可以收到禮物,就連男生都用崇拜的眼光看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和我一樣帥。至於原來的萬人迷阿傑,雖然還是比我高、功課比我好,但是他看我的時候,以前那種不可一世的銳氣少了一大半,或許是因

為現在我可以直視他,不像以前只能仰著頭看他。

 

長高之後的我除了更有自信外,我的運動細胞也跟著變好。以前跑步總是全班倒數的我,現在可是班上名列前茅的飛毛腿,甚至比宇宇還快。我也愛上了打籃球,還沒長高前根本沒人願意讓我和他們一隊,覺得我很累贅,但現在不同了,或許在長高的同時我的運動神經也跟著多長了幾條,運球、投籃都變得比以前靈活許多,每當球「唰」的一聲入籃,我就覺得爽翻了。

 

和以前為了長高而打籃球的感覺大不相同,現在我很享受打球的樂趣,下課鐘一響,我總是迫不亟待的抱著球衝出教室搶球場去,不知不覺球場邊甚至有幾個我的粉絲,只要我一投進,她們就會跳起來鼓掌尖叫,讓我忍不住聯想到灌籃高手裡面,迷戀流川楓的女生組成的親衛隊。有天她們突然送我運動飲料,我不好意思拒絕、口又真的很渴,就收下了。跟她們說一聲謝謝,她們就笑得合不攏嘴,之後每天我都能收到飲料、有時候還會有卡片,卡片裡大多寫得很含蓄,內容也大同小異,幾乎都是寫說我打球的樣子很帥、很欣賞我之類的話。

 

突然變成別人的偶像,其實我有點受寵若驚,但上課無聊的時候,我開始偷偷練習怎麼把「周曉樹」三個字簽得很像大明星,以備不時之需。每天出門前我會偷偷抹一點髮膠,把頭髮抓一抓。我開始會留意褲子襪子該穿到怎樣的長度比較帥氣、我花錢買雜誌學習怎麼穿搭才能讓自己看起來很酷,費了一番心思的成果就是,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都覺得自己帥到讓人無法逼視、但又捨不得把目光移開那麼帥。

 

我很喜歡蛻變後的自己,可是恩主公卻不喜歡。她不是嫌我滿身汗臭味很重,就是嫌棄我的頭髮、我穿衣服的方式、我新買的潮鞋、總之她什麼都看不順眼,老是說我現在變得油裡油氣,一點都不可愛。我嗆她說,男生就是要又酷又帥,可愛的男生永遠會被當做小孩子,她卻說我根本什麼都不懂,還把宇宇扯進來,說宇宇一定和她一樣,覺得以前的周曉樹比現在好多了。

 

恩主公真的很聰明,不愧是基測滿分的高材生。她一搬出宇宇,我就無話可說了。

 

我不曉得她怎麼會知道,宇宇現在對我的態度和以前不一樣,她也不是完全不理我,但就是對我客客氣氣的,不像以前可以聊得那麼開心,每次找到機會和她講話,不出三句我就接不下去了。

 

有時看著她的背影,我都會覺得好累,明明我現在就帥翻天了,也比以前有自信多了,為什麼我們之間感覺卻比以前更遠?以前很計較那10公分,但現在我身高追上她了,卻覺得兩個人好像陌生人一樣,好像隔了10公里那麼遠,我完全不懂她在想什麼。有時候我會覺得很灰心,想說乾脆去喜歡別的女生好了,反正喜歡我的女生那麼多,找一個跟宇宇差不多型的不就好了,可是我大概是太專情了,全校那麼多女生我看了都沒感覺,每天睡前閉上眼睛,腦海裡出現的依舊是宇宇的臉。

 

一直拖下去太消極了,我決定厚著臉皮請教恩主公,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反正她已經上北一了,閒得要命,閒到補習班老師跟她說不用來了,已經交的學費要退給她,她還是天天到補習班報到,由此可見她有多閒。關於戀愛的事,我還是頭一遭找哥以外的人商量,或許我在不知不覺中把恩主公當姊姊了吧?她大我兩歲,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且她和我的生活圈子完全不同,和她商量比和班上同學商量安全多了。

 

「你要我幫妳追宇宇?拜託,饒了我吧!」出乎我意料的,她竟然很乾脆的一口回絕我。

『拜託啦!』我雙手合十,拼命求她,『妳是我最信得過的女生朋友,除了妳沒有別人能幫我了!』

 

「拜拜拜,你以為有拜有保庇啊!我是恩主公,可不是月下老人!」她雖然還是拒絕,但態度緩和不少,我趕緊趁勝追擊,繼續用力的拜託,跟她說事成之後我一定會請她吃大餐,不過還沒等到她答應,她阿姨就來了,我只好繼續等到明天再說。

 

隔天,恩主公奇蹟似的答應我的軍師,但她說事成之後,她要的報酬可不是請一頓大餐那麼簡單,她說她還沒想到要我做什麼,但如果我真的是誠心誠意的拜託她的話,就必須先答應她,到時願意為她做任何事。

 

我想也不想就答應了恩主公的條件。

 

對我來說,世界上最困難的事就是把宇宇追到手了,而其他的事,只要我努力,一定都能辦到的。

 

(24)

一個人想要成功,如果自己不夠聰明的話,找個軍師準沒錯。我覺得我找到恩主公幫忙,就像找到一個諸葛亮那麼威,前幾天我路過他們學校,校門口的跑馬燈打著「賀本校龔恩筑同學破本校記錄基測滿級分!」不只這樣,還拉了兩條超大的紅布條在校門口,上面寫著「賀本校龔恩筑同學錄取北一女中!」

 

我邊看邊想,我在國中這三年,有沒有可能立下什麼豐功偉業,跟恩主公一樣被學校這樣捧得好像偉人一樣;不過想了半天,目前的我除了吃飯可以吃比別人多碗,還有越來越帥以外,好像沒有什麼什麼值得被大肆表揚的未來性。話說回來,就算我一舉奪下「全校最會吃」和「全校最帥」這兩項冠軍,學校也不可能為我跑跑馬燈、拉紅布條,想到這裡不禁有點黯然。

 

我對恩主公滿懷著期望,我想以她的聰明才智,她一定能想出像草船借箭啦、空城計啦這類的絕妙好計,讓我可以一舉攻下宇宇的芳心,可是恩主公卻只是找個星期天把我帶到龍山寺,要我去拜月下老人。

 

「你誠心誠意的向月下老人拜託,請他保佑你跟宇宇可以兩情相悅,接著請示月下老人,如果你們兩個會有好結果的話,就請月下老人給你一個聖筊。」恩主公把香遞給我,很嚴肅的說。

 

『擲出聖筊又怎樣?宇宇又不可能因為我丟出聖筊就馬上愛上我…』我忍不住小聲抱怨。

「喂!香已經點了,你不要亂說話了喔!你現在講的一字一句月下老人都聽得一清二楚!」恩主公邊說惡狠狠的給我一個白眼,我只好乖乖閉嘴照她的話做。

果是個笑筊,兩個都是正面。

 

「你有沒有誠心誠意的問啊?」恩主公搖搖頭,又拿了香給我,「再試一次吧!」

我認命的又照做了一次,在心裡很用力的想著宇宇,也很用力的拜託月下老人,但最後結果一樣是笑筊。

 

『厚~!這個筊有問題啦!』我感到莫名的煩躁,我是那麼誠心誠意的拜託了,為什麼還是不行呢?

「哪有什麼問題,明明就是你不夠誠心誠意。你走開啦,換我。」恩主公把我推到一邊,自己拿著香拜了起來,說也奇怪,筊好像是她養的,超級聽話的,她連擲了三次,都是一正一反的聖筊。

 

「看到了沒有?這就是專業!」恩主公得意洋洋的到神明面前的小盒子裡,拿了用透明夾鏈袋包好的「姻緣線」,然後把它放進皮夾裡收好。

 

『喂!到底是妳陪我來,還是我陪你來啊?我現在該怎麼辦!?』我嫉妒的說。

「我看你這週是沒辦法了,你下星期再來努力吧!」恩主公笑咪咪的說,「下星期起就麻煩你自己來囉!我已經求到了,就不用來了。」

『哪有這樣的!不管啦,妳想想別的方法嘛!都什麼年代了,還依靠拜拜的結果才行動,會不會太兒戲了一點!我們可不是古人,是現代人啊!』

 

「難怪月下老人不肯給你紅線,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不管現在科技多發達,我都相信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會幫助誠心誠意的人!你沒聽過『最古老的方法,往往就是最有效的方法』嗎?更何況女生對『命中註定』是最最沒有抵抗力了,等你求到姻緣線,就可以拿著它告訴宇宇,連月下老人都祝福你們,她鐵定會感動得暈頭轉向的!」

 

經恩主公這麼一解釋,我簡直是茅塞頓開!她說的有道理,宇宇那麼喜歡算命,如果我告訴她,月下老人說我周曉樹就是她的Mr. right,她一定會相信的!於是我很誠心誠意的,週末都自己一個人搭捷運到龍山寺去報到,我自認很誠心的向月下老人祈求,但不知為什麼,我就是擲不出聖筊,連一次都沒有成功過,真是太奇怪了!看旁邊的人,都順利一次成功的擲出三個聖筊,我心裡真是羨慕死了!好幾次都想乾脆偷偷跟月下老人借一條紅線,用完拿來還;或是問看看能不能跟他買一條或是拿貢品來換,但月下老人也是用笑筊告訴我:「少做夢了!」

 

就這樣,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過去,轉眼到了期末。我的身高總算追上了宇宇,但我們之間還是好像隔著一條跨不過的河,雖然她對我講話還是像過去那樣溫溫柔柔的,但每次想和她聊天,她還一樣沒講幾句就藉故離開。我甚至是到了結業式那天,才知道她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全家要搬到南部去,所以國二起她就要轉學了。這件事她在前一天打電話告訴了幾個和她要好的好朋友,甚至連阿吉都接到了電話,但我卻不知道。所以結業式那天,大家圍著宇宇,送他禮物的時候,我覺得好傷心,我沒有想到原來我在她心裡,連阿吉都不如。

 

恩主公說龍山寺的月下老人很靈驗,果然一點都沒錯。我總算明白為什麼不管我多麼誠心的祈求祂賜我一條紅線,但祂卻總是不給。原來祂早就知道我跟宇宇的緣份就只能走到這裡,就只有國一一年這樣短短的緣份。過去這一年我曾經離她很近,曾經無話不談,但最後為什麼會是這樣形同陌路的畫下句點,我真的不明白。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