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小抄事件之後,班上同學對我的態度180度大轉變,開始有人指責我是個不負責任的班長、也有人在我背後閒言閒語說我從國中時就有作弊的前科、甚至還有人說我仗著長得帥同時劈腿交好幾個女朋友,玩完就丟。我知道一定有人在背後搞鬼,而且那個想把我推進地獄的藏鏡人一定就是副班長,但是我就算我把實話說出來、也戳不破她的假面具,沒有證據誰會相信我呢?

 

我想起宇宇常常對我說,她很感謝我在大家都不相信她的時候不但相信她、還努力想辦法幫她洗刷冤屈。但現在這個班上沒有人相信我、就連老師也是一樣,我覺得我真是天字第一號倒楣鬼,先是莫名其妙進了這個爛高中、接下來又莫名其妙進了這個爛班、再莫名其妙恰好看到那個雙面人作弊、然後從此我的人生就變得比黑白還黑白了。想到還得忍受這些爛人爛事三年我就覺得很痛苦,雖然高二會換班,但我相信「周曉樹=大爛貨」這個標籤會一直跟著我。

 

悲哀的是儘管我在學校生不如死、我還是每天都得去上學,因為我不想讓老爸老媽擔心我。我在學校已經黑掉了、如果黑到連我媽都覺得我無藥可救,那豈不是連家都待不了。但坐在教室就像坐牢一樣,旁邊都是我不想看到的人,遇上考試,坐我附近的人都把考卷護得死緊、好像我一定會偷看他們的考卷一樣,我考好別人覺得我一定是靠作弊,我考爛也會被酸說他這次大概來不及作弊之類的。就連班上那些以前很哈我的女生,竟然也沒半個站在我這邊,看來副班長幫她們洗腦洗得很澈底,我現在在她們心中的形象大概跟遛鳥俠差不多。

 

有時候我實在忍無可忍、在教室待不下去,例如有些課要自由分組,我跟班上幾個怪咖一定是被選剩的,而且就連怪咖們也不屑和我一組。一開始我總裝病去保健室躲一躲;但是沒多久保健室阿姨就看穿我,我只好轉戰學校其他死角,找巡

堂老師和教官抓不到的地方躲,有一次我甚至異想天開的爬到樹上,爬啊爬的不

小心爬得太高,差點下不來。

 

我曠課讓我媽很難過,老師找她去學校談,雖然我和老媽解釋過我曠課的原因,但是老媽儘管心疼我、卻還是認為我再怎樣也不該曠課。於是我和老媽的關係也漸漸變得緊張,我們常常吵架,老爸則是已經放棄我了,他把希望都放在哥身上。哥算是全家最懂我的人,但是他在南部讀研究所,忙得死去活來很少回家,也沒有空幫我想辦法。

 

我很懷念阿吉、宇宇、恩主公他們,自從暑假和他們嘔氣翻臉之後,他們也沒再找過我,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後悔啊!阿吉現在怎麼樣了呢?他雕刻的技術是不是更出神入化、高中有沒有繼續加入棒球社呢?宇宇在新的學校過得好不好呢?希望她和以前一樣和每個同學都能相處愉快。恩主公升上高三了,應該每天都埋頭苦讀吧?好懷念和他們在一起的日子,為什麼我之前會那麼自以為是的以為我不需要他們呢?

 

我很希望後悔還來得及。這天我蹺了最後一堂課,翻牆出去晃到阿吉的學校門口等他,我總算明白了當初恩主公特地到學校門口等我下課的心情,有時候你真的是非常非常想見對方一面,明明知道這樣很傻很卑微但你還是去了,雖然見了面你不一定有辦法把你計畫好想講的話都說出來,但光是看到對方就已經能獲得很多的安慰。

 

遠遠的我看到阿吉往校門走過來,不禁緊張起來。他會不會還在生我的氣,故意裝做沒看到我、直接從我旁邊走過去?

 

「周曉樹?你來我們學校幹嘛?」阿吉發現了我,停下腳步,對著我大喊。

他的頭髮長了,臉又圓了一點,真是可喜可賀。

『我想說…很久沒有一起吃冰…』我本想裝酷,但脫口而出的理由卻孬到不行。

 

「齁~今天10度吃什麼冰啦,我們去吃紅豆湯啦!」阿吉邊說邊往我這跑過來,笑得很開心,「你不是忙著當大壞蛋,怎麼有時間過來啊,哈哈!」

『靠,我們學校的事你也聽說了喔!』

「當然啊,有什麼事瞞得過我?」他一臉得意的樣子,「不過謠言止於智者啦,一聽就知道是假的,你是當笨蛋的料、不是當壞蛋的料!」

 

這是我第一次被罵笨蛋卻高興到想流淚,阿吉不愧是我的好麻吉,他知道我不是那種人!他帶我去吃紅豆湯,據說恩主公很愛吃這一家,果然味道很不錯,沒吃幾口全身就暖烘烘的。我把我在學校受的鳥氣一股腦全說給阿吉聽,他也把他聽到關於我的傳言告訴我,然後他很有義氣的說他一定會幫我搞定這個麻煩。

 

「你的麻煩是起自謠言,那剛好是我專精的領域。」他很內行的推了推眼鏡說,「你聽過『謠言止於智者』這句話吧?」

 

我點點頭。

 

「那你知道這句話的下一句是什麼嗎?」他接著問。

我想了想,搖搖頭。

 

「下一句是『智者製造謠言』。」他得意洋洋的說。

製你的大頭啦,一聽就知道是瞎掰的!

 

 

(38)

「喂,怎麼,你不相信我嗎?」阿吉拿起湯匙敲敲我的碗,老大不開心的樣子,「我是好心想幫你耶,你這什麼臉啊?」

 

『好嘛,那你說說看啊,怎麼個「製造謠言」法?』

「聽好囉,這是本世紀最聰明的一招。」阿吉眼睛閃閃發亮的,挑了挑眉,說,「我去幫你放話,告訴大家你是阿三哥在罩的,保證從此以後沒人敢動你了。」

 

『呃…我可不可以先請教一下誰是阿三哥啊?』我斗膽提出疑問。

「蛤?頂頂有名的阿、三、哥你都沒聽過啊?真是失敗中的失敗!」阿吉誇張的做了個要跌倒的動作,「阿三哥在我們這區可是最出名的大哥級人物耶,他們全家都是黑道,家族企業你聽過吧,他可是出生就是堂主了喔!誰要是敢得罪他啊,他一通電話就可以叫100個人過來耶,超恐怖的!剛好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和阿三哥有點交情,只要我去拜託我朋友拜託他朋友、再請我朋友的朋友拜託他朋友的話…嘿嘿…」阿吉說得興高采烈,但我覺得好像有哪兒怪怪的…

 

「拜託,阿三哥是管我們這區的,他們學校在隔壁區,阿三哥管不到啦!」一個穿著和阿吉他們學校制服的女生突然冒出來,端著喝了一半的紅豆湯,超自動的就拉了椅子坐在阿吉旁邊的空位,「周、曉、樹,沒聽過你耶,你怎麼會來找阿吉啊?」

 

我正想問阿吉這女生是誰,阿吉倒是先開口了『我才要問妳怎麼會跑來咧!妳跟蹤我是不是?誰准妳跟我們同桌的,坐回妳原來的位置去!』

「哎唷,幹嘛這樣,我原來那桌有一對情侶跑來坐,妳餵我我餵你的,跟他們坐在一起好尷尬。」她嘟起嘴抗議道,但是因為她的外表太man,撒起嬌來一點都不可愛。我打量了一下這個女生,黝黑的皮膚、一口白牙、比我還短的短髮、又手長腳長的,看起來跟新聞裡那些跑馬拉松的非洲女將像極了。

 

「你才奇怪咧,你明明看到我了為什麼要去別桌坐,我們不是很熟嗎?」她還在喃喃抱怨,阿吉一臉不耐煩的用一根手指塞住一邊耳朵,對我說『趕快吃一吃,等下換個安靜的地方繼續談。』

 

「好啊,我吃東西很快的。」她愉快的說。阿吉聽了狠狠巴了她的頭,看到他們的互動我忍不住笑出來,雖然阿吉一直吼她,但他們感情應該不錯才對。

「喂,她該不會是你女朋友吧?」我忍不住想捉弄阿吉。

『她?拜託!!!!』阿吉誇張的搖手又搖頭,『你知道她的外號是什麼嗎?她

的外號是歐巴馬耶,我標準再低也不可能喜歡一個長得像歐巴馬的女生吧!』

 

歐巴馬?我禁不住大笑,取這綽號的人真是天才啊!而「歐小姐」倒是心平氣和的沒有發怒,自顧自的喝著紅豆湯,好像很習慣別人這麼叫她了。

 

「我覺得啊,你去放話說他有黑道在罩,只是讓他更黑、讓大家覺得他更壞而已,周同學,你說對不對?」歐小姐拿起紙巾抹了抹嘴,眼前的碗已經空了。「如果你想要改變你目前的處境的話,你應該想辦法找到證據,把陷害你那個人揪出來才對。」

 

『你以為我沒想過嗎?可是我到處問同學,大家都說沒看到是誰幹的啊?』我忍不住嘆氣。

「世界上是沒有所謂的完全犯罪的,一定有蛛絲馬跡可尋。」她雙手抱胸,吐了一口氣,「從你剛剛和阿吉的對話,我已經找到破案的關鍵了。」

 

『真的嗎?快告訴我!』

「不不,時候未到。」她一臉神祕的搖了搖食指,「等下續攤我再慢慢告訴你。我知道一家氣氛很棒的咖啡廳喔,很安靜,絕對不會有人打擾,最適合講這種機密的事了。」

 

「有妳在,就是一種打擾囉。」阿吉丟一個假笑過去,狠狠瞪了她一眼,又轉向我,「別理她,她只是想敲我們一頓而已。說到你們那區嘛,應該要找阿鐵哥出面,阿鐵哥你總聽過了吧?不過阿鐵哥我可能要問問薛胖他朋友有沒有朋友認識…」

 

歐小姐悶悶的低頭翻書包,拿出零錢包往桌上倒了倒,幾個銅板掉出來,她邊數邊嘆氣,「唉,周同學,你不要難過喔,我今天錢真的帶不夠,沒辦法跟你們去咖啡廳了,改天你來找阿吉,我再告訴你怎麼解決你的麻煩吧,我先走好了。」

 

她站起身,背起書包,然後默默的把椅子靠好,再把湯匙好好的擺在碗旁邊,最後把擦過嘴的餐巾紙放進碗裡。「我走囉,我真的要走囉。」

 

「要走快點走。」阿吉看都不看她,邊喝湯邊碎念了一下。

歐小姐一臉委屈的走向店門,沒幾步又轉回來,把湯匙換了一個方向擺,然後又抽了一張餐巾紙擦起根本沒弄髒的桌子,「哎唷,真的好可惜喔,那家咖啡廳的鬆餅很好吃耶,早知道我今天中午就只要吃一個便當就好了…」說著說著她竟然哽咽了,但我一點都不覺得可憐反而想笑的要命,怎麼會有這麼寶的女生啊!

 

『吼~好啦!怕了妳啦!我先借妳錢啦!』阿吉氣呼呼的背起書包站起來,『小樹不好意思啊,就讓她跟著我們吧,不然搞得很像我欺負她一樣。』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