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整夜睡不著,天一亮我就起床了。

 

都是那傢伙害的!說完什麼只要三天就會讓我改變心意,就下線了,害我整晚都翻來覆去的瞎猜:他到底打算對我怎樣?

 

想要偷偷詛咒他,卻發現我連他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於是,我一大早便又坐到桌前開了電腦,試著搜尋雙星娛樂的背景資料。

 

或許因為是新公司,所以能找到的資料很有限,查了半天,只查到負責人叫駱陽,是駱羽他哥。這年頭許多藝人都把經紀事務交給自家人打理,駱羽應該也是覺得簽給家人比較安心吧?駱陽和我一樣是個低調的傢伙,搜尋「駱陽」老半天都找不到他的照片。

 

搞不好駱羽的部落格相簿會放合照之類的?我連過去想碰碰運氣,卻大吃一驚。駱羽的部落格最新的一篇文章標題竟然是「小魚兒與花無缺」!

 

大家看過「花.無缺」這部小說嗎?

已經好久沒看過讓我這麼感動的故事,

連哭點很高的我看到結局也忍不住哭了呢!

 

發文的時間是三更半夜,算算應該是駱陽和我講完話沒多久之後的事。沒想到他竟然會叫駱羽發這種假的要命的廣告文,擺明了是置入性行銷嘛!我戰戰兢兢的往下看底下的文章回應,乖乖,他發文到現在不過也才四個小時,回應就超過10頁是怎樣?這些粉絲都不用睡覺的嗎?

 

從駱羽文中附的連結連回我的部落格,我嚇壞了。

平常人氣從沒有超過3位數的這個小窩,在早上七點的人氣竟然已經破萬,而且「花.無缺」的完結篇,在一夜之間就暴增了100多篇回應!駱羽的粉絲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強大,簡直就像一支軍隊一樣,只要駱羽一聲令下,甚至不用明示、只要稍稍暗示,大家就會二話不說乖乖遵命。

 

讀著一篇篇、一頁又一頁的回應,大家熱情的加油鼓勵,讓我胸口暖呼呼的。就好像被催眠似的,我越來越覺得,搞不好我真的如大家所言,是文壇的明日之星!

 

慢著慢著,不可以被迷惑啊,賴曉瑜!

這些人之所以誇妳是賣駱羽的面子,不是真心喜歡妳的作品啊!

雖然腦袋裡這樣理智的聲音還是存在著,但卻越來越微弱。

 

我恍恍惚惚的到學校上課,臉上滿是藏不住的笑。

 

「喔,妳今天很準時喔!」小蝦開玩笑的撞了我一把。

 

小蝦的名字跟蝦一點關係也沒有,只因為我們兩人從開學就很投緣,總是形影不離,我綽號是小魚、所以她就被同學們喊成小蝦,幸好她本人還蠻喜歡這個綽號的,不然我可真是罪過大了。

 

小蝦和我一樣是搭捷運通車,離學校都一樣是四十分鐘的車程,但即使是八點的課她也從來不曾遲到。而我,九點的課常常都是九點五十分才趕到,但今天我可是九點不到就到教室了。

 

「因為昨天晚上睡不著,乾脆就早點來學校了。」我笑著坐到她旁邊。

「妳今天怪怪的喔。」小蝦像偵探似的盯著我瞧,「一大早就笑容滿面的,談戀愛了喔?」

「頭啦,妳不要亂猜。」我想收起笑容,但臉部的肌肉竟然完全不受控制,慘了,我該不會是笑到臉抽筋了吧?

「少來,我還不了解妳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快說快說!」小蝦還不死心,幸好這時教授走進教室,救了我一命。

 

這堂是通識課,我向來都是在放空,其他同學也多半跟我一樣。沒多久,小蝦用筆敲了敲我的桌子,然後指了指她的筆記本。

 

「妳旁邊的女生在哭耶!」看到她這麼寫,我才發覺到我旁邊的女生正低頭看著手機哭泣。

「真的耶,不知道是什麼事。」我在我筆記本上寫道。

「搞不好是男朋友傳簡訊來說要分手?」小蝦這麼猜測。

「不會吧,會有人一大早傳簡訊來說要分手嗎?」

「妳瞄一眼不就知道了?」小蝦賊賊的一笑。

 

椅子排得很擠,稍微歪個頭就可以看到,在教授轉身寫黑板的時候,我假裝伸個懶腰,趁機伸長脖子偷看隔壁同學的手機。

 

「啊!」我忍不住失聲大叫了出來,全班都被我嚇了一跳,當然也包括教授。

「同學,怎麼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蟑螂…」我隨口找了一個藉口,我周圍的女同學們卻全尖叫著逃開,雖然我一直說蟑螂已經跑掉了,大家還是一臉驚恐。

 

好不容易又安靜下來,小蝦敲敲我的桌子。

「看到了沒?」她問。

「沒有。」我無法告訴小蝦,剛剛的女同學竟然在用手機上網,看我的部落格!

「少來,妳肯定看到了,妳根本不怕蟑螂的啊!」小蝦不開心的板起臉。

「遠遠看是不怕啊,但剛剛蟑螂爬到我腳上耶!」

小蝦瞪大了眼睛看我,一臉同情。幸好她沒有要我再試一次,我鬆了口氣。

 

捱到下課,小蝦還有課先走,我利用這節空堂跑去圖書館上網。連上我的部落格,人氣已經飆破五萬,回應數更是比幾個小時前多出兩倍。心虛的我不敢在圖書館登入部落格,匆匆離開,下午的課我根本無心上了,火速回家看那些讓我心癢癢的悄悄話留言比較重要。

 

坐在捷運的車廂裡,我的心還是怦怦狂跳。我一直提醒自己,今天這些超高人氣不是我的實力、是駱羽的實力,千萬不能中了駱陽的計,不能當他的共犯!歷史上的昏君都是因為聽信佞臣阿諛諂媚的話,才會自取滅亡,如果我無法靜下心思考,被一面倒的稱讚給洗腦的話,那我不但和昏君一樣笨、下場更可能比昏君還要慘。

 

「嗨,妳是小魚兒吧?」冷不防有人在我身後這麼說。

我嚇到心臟都快停止,慢慢回頭,眼前這個人我昨天才見過。

 

駱陽說的那位「合作對象」就站在我眼前,但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已被打造成仙女的她,卻仍是維持舊狀,以一頭歐巴桑卷髮搭上連蔡閨也自嘆弗如的鮮豔打扮出現在我面前。

 

但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的是:她為什麼會知道,我就是小魚兒?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8gn0
  • 診﹎所強姦♂網§站﹂流﹍出 goo.gl/ClgF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