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喂,妳不說話就是默認囉。」她開朗的在我對面的位置坐下,然後掏出手機飛快的打起簡訊。

 

「呃…」我緊張到快吐了,拳頭幾乎要不受控制的往嘴裡塞。

「妳是不是要問,為什麼我會知道妳是小魚兒?」她打完簡訊,俐落的把手機塞回口袋,然後悠哉的上下打量我。

「我…」

「妳以為沒有人知道妳的真實身分,所以嚇了一大跳對嗎!哈哈!」她沒禮貌的大笑出聲,這下我可生氣了!

「妳…」

「好好好,別生氣!」她再一次打斷我,「我告訴妳吧,只要動動腦袋,很容易就可以知道妳的身分。」

 

「駱陽有妳的MSN,我就是靠妳的EMAIL信箱找到妳的。」

「光是知道EMAIL妳就能找到我本人?」我不相信。

「很容易啊,google妳的EMAIL,第一筆結果就是妳們系上的網路通訊錄,不費吹灰之力就查到妳的本名,知道本名之後就好辦啦,再去找妳高中畢業紀念冊就知道妳長怎樣。再加上妳小說裡常常提到這個捷運站,我就到這裡守株待兔囉!」

 

我覺得天旋地轉,耳朵嗡嗡作響。一向小心翼翼的我,從沒想過給人MSN會發生這種慘事,讓我多年的低調毀於一旦、無所遁形!該死的系代怎麼會笨到把大家的資料通通公佈在網路上啊!有沒有一點點資安常識啊你!

 

「算妳厲害,妳特地來揭穿我,到底想怎麼樣?」我強自鎮定,問道,「我已經跟駱陽說過,我不可能做出騙人的事,我的心意不會改變的。」

「是嗎?妳還真是固執啊!」她歪著頭一臉搞不懂我的樣子,「妳上妳的部落格看過沒?人氣已經衝到八萬了喔!」

八萬!?剛剛我離開圖書館的時候,人次才剛破五萬的,才一個鐘頭不到竟然就飆到八萬了!

「八…八萬又怎樣。」我正氣凜然的說,「就算破一百萬,我也不可能答應你們。」

 

「嘖嘖…妳道德感很重喔。」她第一次露出傷腦筋的樣子。

「知道就好。」

「博愛座即使空著也不敢坐?」

「嗯。」

「公園盪鞦韆寫著『限兒童使用』就不敢坐?」

「當然。」

「紅燈亮了但沒車而且大家都在過馬路、妳也一定會等綠燈亮了才走?」

「這是做人的基本吧!」

 

「那…如果我把妳就是小魚兒這件事,公諸於世呢?」她邪惡的微笑。「比如說在你們學校的海報板上全部貼上『知名作家小魚兒就是賴、曉、瑜』,應該會轟動全校齁!」

「我就知道妳打算這樣威脅我。告訴妳,我不怕!妳儘管去講吧,反正我就打死不承認!我看起來本來就沒什麼文學氣質,大家肯定會覺得我是被人整了。」

 

這下我的氣勢占了上風,她低頭不語了。

雖然她看起來有點憂慮的樣子,但我可不能心軟同情自己的敵人!

 

我下車,她也跟著下車。我不理她,把她丟在身後,快步向前走。

「賴曉瑜!」她從背後喊我,我停下。她一臉要哭的樣子,肩頭都垂了下來。

「妳放棄吧!妳們會找到更適合的人的。」我狠下心,道。

 

「如果妳不肯答應,那我也沒臉回去了,倒不如現在就跳下去。」說著她跨過黃線,我被嚇傻了。

「喂!妳開什麼玩笑,沒必要搞到這樣吧!」我趕緊衝向前去,但她卻故意把一隻腳伸出月台。

 

嗶!嗶!捷運的站務人員發現她,邊吹著哨子邊跑過來制止。

但是她卻像沒看到似的,只是一臉悲傷的望著我,然後直挺挺的往後倒。

 

「好啦!我答應就是了啦!」眼看她就要失去平衡,我忍不住妥協了。原本看起來已經要摔下去的她,腰一挺竟然像個彈簧似的彈回黃線內,站務人員氣急敗壞的邊罵邊追過來,她二話不說拉起我的手、拖著我往出口跑。

 

「妳鬧夠了吧!」好不容易離開捷運站,我死命甩開她的手。

「生氣可以,但說話不能不算話喔!」她很認真的說。

「妳不要說了,我真的很想哭。」我覺得好委屈,眼淚不聽話的流下來,「為什麼我要被逼著做我不想做的事?妳們到底想要我怎樣?我不寫了可以吧!已經寫好的那些故事,通通交給妳們可以了吧!」

 

我已經顧不得街上人來人往,越哭越大聲,但是她卻只是靜靜的站在我旁邊地面紙給我,等我哭到沒力的時候,她才開口。「漫畫家請助手幫忙作畫,算是騙人嗎?」

「蛤?」我不懂她提這是什麼意思,但我搖了搖頭。

「搞不好大半都是助手畫的喔,只是讀者不知道而已。」

「是有可能啦…」

「話說回來,如果沒有助手幫忙的話,漫畫家一個人可能會忙不過來吧。」她喃喃自語。

「我記得應該都有分配工作吧,主要的構圖是漫畫家操刀、助手負責畫背景、貼網點那些…」

「所以囉,分工合作不是一件壞事嘛!」她愉快的拍拍我的背,「我只是一個幫妳拋頭露面的助手而已,妳不用想得那麼複雜、別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

 

「這麼做,對妳來說真的好嗎?難道妳都不覺得委屈嗎?」我忍不住問,「我看過妳打扮後的照片,簡直就是美若天仙,就算不找駱陽,一定也有很多經紀公司願意簽妳,為什麼妳就這麼堅持要跟駱陽合作?」

「妳搞錯了。我不是想跟駱陽合作,我是為了接近駱羽才這麼做的。」她指了指身上的螢光粉紅T恤,「難道妳看不出來我是駱羽的粉絲嗎?」

 

她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她的T恤的下緣寫著「駱羽☆LOVE」,T恤中間寫了一個大大的鮮紅色「命」字,字的兩旁畫著一對白色的天使翅膀。

 

「駱羽是我的命,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她撫摸著胸口的「命」字,像是個虔誠的教徒。

 

我活到這麼大,第一次見識到什麼叫做「瘋狂粉絲」。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