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和認識不到十分鐘的人一起坐在星巴克聊天,這輩子還是第一次。

 

雖然我有不少網友,也不是沒想過和那些在網路上可以聊得很投緣的網友見見面,但是要往前踏出第一步、對我這個害羞鬼其實需要莫大的勇氣。所以,我始終是龜在螢幕後面,享受著網路的匿名性,維持著讓我感到安心的神祕感─再沒有什麼比維持現狀更好的了,如果說貿然見面的話,不單單是對方可能會對我幻滅、對方也可能讓我幻滅。

 

再說,見了面卻相對無言的那種尷尬場面似乎是難以避免,因為我是一個慢熟的人,面對初次見面的人我習慣先觀察一陣子,再決定要用怎樣的態度對待對方,這樣的我,很容易讓人覺得不坦率,具體來比喻的話,我就像是7-11Lock小醬,總是把自己的心Lock住,是個外冷內熱的人。

 

面前的韋維,簡直是我的對照組。對於初次見面的我,掏心掏肺的什麼都講,就像她身上那件誇張的「駱羽命」T恤,她毫不掩飾自己,完全不在意誰都能一眼看穿她是怎樣的人,說得好聽是直率、但以我的標準來看,她是個OPEN過了頭的傢伙。對於我提出的問題,她不但是有問必答、我沒問的她也一直講個不停,聽得我耳朵都痛了。儘管聊過之後,我對她的印象有稍微好一些,但我還是認定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我是一般人,她是瘋狂粉絲。

 

所謂的瘋狂粉絲,電視上經常有報導。遇上演唱會一定是三天前就去場外露營排隊,砸錢買周邊商品不手軟,還會包計程車追車、天涯海角都跟著去,而他們最大的特徵是就像被制約似的,只要偶像出現在方圓百里之內,就會不停尖叫到崩潰昏厥為止。

 

高中補習常經過台北車站,每次看到一堆人一大清早就坐在舞台前排隊,不論是刮風下雨、或是豔陽高照,他們總是像是一座座石像不為所動。我無法理解,究竟是怎樣的魔力驅使他們心甘情願的花這麼多時間、心力,只為了排比較前面?

 

和韋維聊過之後,我才發現我對於「瘋狂粉絲」這個族群的了解實在太淺薄了。排隊、尖叫、不在意他人眼光都只是入門,真正的粉絲必須「以偶像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時時以偶像的需要為出發點,在偶像還沒想到之前先幫他想好、做好,還得像傳教士一樣,想盡辦法讓偶像能夠受到更多人歡迎。真正的粉絲並不是花痴,而是一種至高無上又無私的愛、如同一種信仰,只要偶像快樂、成功,粉絲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一個一百分的粉絲是很忙碌的。簡單來說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但要細數的話,則是有做不完的事。比如說,有綜藝節目錄影、商業演出、甚至接送機都一定要到場,深怕錯過任何能和偶像近距離接觸的機會,跟著跑完通告後回到家也不能休息,要馬上開電腦幫忙投票,免得被其他粉絲追過。剩下的空檔則是在網路上搜尋,如果有人批評偶像馬上出動護航到底。

 

聽完她的追星心得,我深深覺得剛剛她不惜跑去撞車是很合理的,哪天要是駱羽趕不上飛機,她絕對會為了他爬進停機坪裡高舉雙手阻止飛機起飛,好讓駱羽能即時趕上飛機。

 

「妳都不用讀書或上班喔?」我忍不住問,「照妳這麼說,妳一天24小時拿來追星都不夠用了嘛。」

「無所謂啦,我想我爸應該先幫我辦休學了吧。」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什麼叫『應該』?」我嚇了一跳,「這麼重要的事妳自己都搞不清楚喔?」

 

「喔,我說出來妳不要對駱羽印象不好喔,這是我自己的事,不干他的事。」她頓了頓,說,「其實我們家早就移民美國了,但妳也知道人在美國的話什麼也做不了啊,所以我乾脆離家出走到台灣來。」

 

「喂喂喂,妳未免太誇張了!」

「緊張什麼,我有跟家人報平安啊,又不是搞失蹤。」她反過來責怪我大驚小怪,「我家人現在也看開了啊,看到我過得比以前快樂,他們反而開心呢!」

「最好是啦。」

 

「別臭著一張臉嘛,我們之後還要合作耶。」她雙手拉住我的手,親密的說,「託妳的福,我可以更接近駱羽,而且如果我們大紅的話,就可以幫雙星娛樂賺很多錢,這樣駱羽的夢想就可以更快實現了!」

「我一點也不想為駱先生的夢想努力。」我白她一眼。

「別這樣嘛,駱羽的夢想很偉大耶!他想要幫助偏遠地區的小孩,籌錢蓋一所小學,讓他們可以人人有書讀!妳不覺得他超有愛心的嗎?」她那一臉引以為傲的表情,跟我媽的朋友講他家小孩多棒多棒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講得那麼好聽,妳又不是因為他善良才喜歡他的。」我忍不住吐嘈道,「我也很善良啊,妳怎麼不來當我的粉絲?」

「那妳的夢想是什麼呢?說說看啊,說不定我可以幫上忙啊!」她討好的問。

 

我的夢想是希望我的作品能夠受到更多人肯定和喜歡我差點脫口而出,但她熱切的眼神瞬間讓我打退堂鼓,不想對她說實話。把這種心底話告訴她這種口沒遮攔的人,沒過多久全世界都會知道。

 

「說嘛說嘛,我在聽啊!」

「這個嘛我希望可以養一隻狗。」不太會說謊的我,邊說邊低頭攪著冰咖啡。我很喜歡狗、很想養狗是事實,不過那算是我的「願望」而非「夢想」。願望是可以靠自己努力達成的,而「夢想」是即使努力也不一定達得到的。

 

「真的!?妳的夢想只是養一隻狗這麼簡單?」她的眼睛閃閃發光,不曉得在興奮什麼。

「或許對一般人來說是很容易,但是我媽不讓我養狗啊。」

「真的是命中註定啊!是命中註定!」她跳起來,然後硬把我從椅子上拉起來,「走,我知道有一隻狗狗正在等人認養,我帶妳去看牠!」

 

「等一下!妳都沒在聽我說話嗎?我說過我媽不准我養狗啊,我沒辦法把狗帶回家啊!」我試著掙脫她的手,但卻徒勞無功。瘦得像風一吹就會飛走的她,力氣卻大得不得了,我越是用力她就比我更用力,跟她硬碰硬我的手遲早會瘀青。」

 

「駱羽剛剛才在部落格上發了一篇文章說撿到狗,問有沒有人要認養,妳說,這不就是命運的安排!這隻狗狗跟妳這麼有緣,妳一定可以養牠的!」

她沒鬆開手,用左手掏出手機連上駱羽的部落格。駱羽最新一篇文章發表於四十分鐘前,文章裡附上一張他抱著一隻小黃狗的照片。

 

「就跟妳說駱羽超有愛心的啊!是不是!」她滿意的把手機塞回口袋,然後又拉著我跑。我沒再試著掙脫,反倒跟著她加快腳步,我對照片裡的狗狗一見鍾情,牠深褐色的眼睛像是黑洞一般把我捲了進去,韋維難得用對形容詞,「命中註定」就是這樣的感覺,像是一箭穿心那樣,再也逃不開也不想逃開。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