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吼,妳不能隨便開人家電腦啦!」我衝上去想把NB關機,韋維卻兩手大開擋在我前面,「妳緊張什麼,我只是看看而已嘛。」
 
「妳這樣跟小偷根本沒兩樣啊!」
 
「我又不是要把電腦拿走,怎能算小偷?妳聽不懂國語嗎?我都說了,我只是看、看、而、已!」
 
「什麼看看而已,這就像偷看別人日記一樣,很缺德耶!」
 
「聽好,如果電腦裡的東西跟日記一樣私密,就不會這樣大喇喇的放在桌上,而是會鎖在抽屜、或至少設個密碼呀。再說駱羽那麼正派,電腦裡不可能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啦!」
 
「妳這什麼歪理!快點關掉啦!」
 
「好啦好啦,我承認我缺德,可以了吧!妳不要吵啦,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以後搞不好再也遇不到了耶!」她不理會火冒三丈的我,興味盎然的盯著剛開機的螢幕,「喔喔,妳看駱羽的桌布是狗狗的照片耶!妳不是很喜歡狗嗎?妳也過來一起看嘛!」
 
「喜歡一個人,就可以這樣為所欲為喔?只要拿著『喜歡他』當擋箭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不該做的事也合理化喔?」
 
不知道這女人是不是吃軟不吃硬?我對她大吼大叫、她只會對我嬉皮笑臉,好聲好氣的跟她講,她聽完竟默默的關機,還低聲下氣跟我說對不起,然後乖乖的坐到沙發上,不再像小偷一樣亂翻東西。
 
「妳的生日真的是9月3日嗎?」她先打破尷尬的氣氛,問。
 
「那是我亂掰的啦,9月3日是哆啦A夢的生日。」
 
「我想也是,妳看起來實在不像處女座。」她笑了笑,「那妳生日到底是幾月幾號啊?」
 
「8月7日。」
 
「哈哈,那不是大雄的生日嗎?」她拍著膝蓋大笑。
 
「妳竟然會知道這種事…」我難為情的說。自從我在偶然的機會下得知自己和大雄的生日是同一天之後,每當同學提起「我跟XXX生日同一天耶」我都很擔心會有同學發現我跟沒用的大雄是同一天生。幸好我的同學們宅歸宅,倒還沒有宅到知道大雄的生日是幾月幾號的境界呀。
 
「因為我也是8月7號生啊!妳幾年次?」她笑容可掬的投下震撼彈。
 
OH NO!?我怎麼可能跟這個怪咖同天生?我們的個性也太不像了吧,如果大雄知道這女人竟然跟他同一天生,一定也會大吃一驚的。
 
我心驚膽戰的告訴她我今年21歲,邊說我邊祈禱老天保佑她跟我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結果好家在,她大我一歲,我頓時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我覺得我們該好好的認識一下彼此,妳不覺得嗎?我們以後可是搭檔呢。」她很親密的拉著我的袖子,像個小女孩一樣撒嬌,「這樣吧,今天晚上我請客,我們一起去吃頓好的,邊吃邊聊,然後妳到我家住一晚,呵,光是用想的就好興奮,搞不好我們會聊到天亮喔!」
 
是嗎?為什麼我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好恐怖?說是要認識「彼此」,但真的會有我講話的機會嗎?就算有,我21年的普通人生大概半小時就可以講完了吧,換她講的話,一定又是從到到尾都在聊駱羽,我一點也不想聽妳聊駱羽聊到天亮啊!而且我今天才認識她,就去住她家,怎麼想都怪怪的。
 
「呃,一起吃晚飯就好了啦,住妳家太打擾了。」
 
「不會打擾啊,喔喔,我知道了!」呼,我總算鬆了口氣,這女人總算聽懂我委婉的拒絕了。
 
「妳會認床對嗎?那我去住妳家好了。」她笑嘻嘻的說,「不過這樣的話,妳要不要先打電話跟妳家裡說一聲啊?」
 
切,我哪可能帶像妳這種危險人物回家啊?帶妳回家過夜的話,我不就整晚熬夜盯著妳,天曉得妳亂翻東西的毛病何時會發作?
 
「好啦,我今晚住妳家就是了。」我無奈的說。
 
「妳幹嘛這樣不甘願的樣子啊,我以後可是妳對外的代言人耶,如果別人訪問我,問到平常怎麼找靈感、喜歡哪一類型的男生、初戀在什麼時候之類的問題,妳覺得我瞎掰比較好嗎?還是妳有辦法拿個變聲器躲在我後面回答?」
 
沒多久,駱陽駱羽回來了。原本帶著出門的小黃狗沒跟著回來,但駱羽手上卻抱了另一隻小黑狗。
 
駱陽說,那隻狗狗一進獸醫院看到主人,就狂奔到主人的懷裡哀哀叫,狗當然就還給原本的主人了。而駱羽手上的黑狗寶寶,是前幾天有人丟在那家獸醫院門口的,駱羽看到認養的告示便吵著要養。
 
「當明星壓力這麼大,本來就應該養一隻狗陪我,幫我解悶。」駱羽振振有詞的說,「很多成功的大明星都有養狗,那可不是巧合。」
 
狗寶寶在駱羽大大的手掌上縮成一團,像顆毛球一樣可愛極了,我忍不住湊過去摸牠,「你要幫牠取什麼名字?該不會也是叫小白兔吧?」
 
「妳對小白兔這名字很有意見齁?不過很抱歉,牠的名字就叫小白兔!駱小白兔!」
 
真搞不懂駱羽,為什麼硬要把一隻黑狗取名為小白兔呢?但話說回來,只要他會好好照顧牠,取什麼名字其實不是那麼重要啦。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