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歸可力扯著我的袖子,一路往紫禁城跑去,我邊喘著氣邊問:「你幹嘛用跑的啊?如果

 

 

你等一下還有別的事就先走啊,剛吃飽就用跑的會盲腸炎耶!」

 

 

「我走路就這麼快現在還算慢的了。」他說。

 

 

「那你剛剛吃飯的速度也算慢囉。」我挖苦道。

 

 

「當然算慢一次吃三天的量跟吃一天的量怎麼能比?」他理所當然似的說道。

 

 

 

 

「你三天沒吃飯?」我大驚,「你不會真的不吃不喝的在玩新接龍吧?」

 

 

「我不喜歡半途而廢更不喜歡浪費時間。」他說,「比起我想做的事其他的事都是浪費

 

 

時間。浪費時間的事當然要越快解決越好。」

 

 

 

 

「既然你這麼忙,幹嘛還跑來跟我相親?根本是浪費你的時間,不是嗎?」

 

 

「我是為了節省更多的時間。因為我娘經常為了我還沒結婚的事訓我被罵得花很多時間

 

 

,所以不如早點把問題解決一勞永逸。」

 

 

 

 

「剛剛吃過飯就算相完親啦。」我說,「你快回去休息,我不會跟你媽說的。」

 

 

「不成。」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密密麻麻的表格,「我娘列了一百件事要我在今天全部

 

 

完成我既然答應了就一定要做到」

 

 

 

 

表上是這麼寫的:  

 

 

   一、慢慢的、有禮貌的向女方的家人問好。

 

 

   二、慢慢的、有禮貌的誇獎女方知書達禮、博通古今。

 

 

   三、慢慢的、有禮貌的跟女方及女方的家人閒話家常五分鐘。

 

 

   四、慢慢的、有禮貌的提出邀請女方一同用餐及遊北京的要求。

 

 

   五、搭人力車前往全聚德午餐。

 

 

   六、參觀紫禁城(至少要參觀五十處景點或房間)

 

 

   七、

 

 

 

 

表上規劃的一百個行程我們現在才進行到第五個,怪不得他要急了。而前幾項有註明要

 

 

「慢慢的」完成的事他還真的有乖乖遵守,而沒有特別註明要慢慢來的他就原形畢露。

 

 

怪不得他在我家的時候完全像另外一個人,原來是老媽有交代啊!

 

 

 

 

到了紫禁城門口,他的兩個學生已經等在那兒,他們都站在一個形狀奇怪的木板上面。

 

 

等等,這形狀也太像滑板車了吧!木板下兩個輪子、一根棍子一頭垂直接在木板前端,

 

 

另一頭則接著兩個手把。這不是滑板車是什麼?沒想到這年代已經有滑板車了!

 

 

 

 

「快上車。」歸可力推了一台滑板車給我,「跟著我走。」

 

 

「你怎麼會有這種車?」我驚喜的問。「我還以為只有我們那個年代才有這個。」

 

 

「幾年前我發明的。」他漫不在乎的說,「這有什麼好驚訝的?」

 

 

 

 

我們兩個騎著滑板車,在寬廣的紫禁城繞了一圈之後,把車擱在一旁,爬上長長的階梯

 

 

開始參觀內部的廳堂和房間。身處在電視電影中看過的美景中,我超後悔沒把數位相機

 

 

帶來,我只能很努力的用我的眼睛捕捉每個特別的小細節,把它們照進腦子裡儲存起來。

 

 

 

 

歸可力很難得的並沒有催我,他跟在我後面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在紙上寫著我看不懂的

 

 

各種奇怪符號,我忍不住好奇的問:「你在寫什麼?你到底是做哪方面的研究啊?」

 

 

「別吵。」他沙沙沙的繼續在紙上寫著,幾分鐘之後總算停筆,露出了笑容。

 

 

「解決了。」他把手中的紙揉成一團塞進口袋。說:「研究是沒有範圍的所有我不知道

 

 

的事我都要研究。所以時間永遠不夠用我得同時做兩三件事,才能有更多時間思考。」

 

 

 

 

「那你為什麼要把才寫好的東西揉掉?」我指指他的口袋,「不用留起來嗎?」

 

 

「沒有這個必要我已經記起來了。」他指指他的腦袋。

 

 

「你都不怕以後會忘記喔?」

 

 

「不會。」他斬釘截鐵的說。「一旦記住的事我從來不會忘記。」

 

 

 

 

「記性很好也未必是件好事。」我試著為記性很爛的自己找點安慰,「比如說生氣的事、

 

 

難過的事、讓你不愉快的事,就算你想忘記也很難對不對?」

 

 

他輕輕點點頭,「沒錯。記性好有時未必是好事。」他若有所思的說。

 

 

 

 

接著我們又逛了圓明園、頤和園、天壇、還有幾間寺廟,雖然還是匆匆忙忙的走馬看花,

 

 

不過我已經漸漸習慣了這樣的快步調。他還帶我去吃了幾樣北京著名的小吃(因為這也

 

 

列在百大行程中),它們有著很可愛的名字,像是驢打滾、艾窩窩、豌豆黃等等,不吃

 

 

很難想像它是什麼味道。老實說並不是每一種都合我的胃口,不過我還是吃得很開心。

 

 

雖然我對他把我的烤鴨吃光的惡行還不能完全釋懷,不過看在這些小吃的面子上,還是

 

 

暫時原諒他好了。我這個人就是這麼善良,唉。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百大行程表終於只剩下最後一項:慢慢的、有禮貌的和女方道別。

 

 

「今天我過得非常愉快,謝謝妳。再見。」他慢慢的、有禮貌的說道。

 

 

「我才要多謝你的招待。害你浪費這麼多時間,真不好意思。」我也很有禮貌的說。

 

 

「我倒不覺得今天是浪費時間。」他說。咦,他有禮貌的時候還挺會說話的嘛!

 

 

 

 

「那就再見嘍。」我爬上人力車,和他揮了揮手。

 

 

「等等我還有個問題問妳。」他一臉認真的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結婚?!結你個大頭啦!我差點破口大罵。我對他才建立的好印象立刻化為烏有。

 

 

要省時間的話你去買一個老婆回家不就好了,別動我的歪腦筋!

 

 

 

 

17

 

 

才踏進家門,曾祖母立刻迎了上來,急切的問道:「怎麼樣?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我懶懶的反問。其實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她想問啥,一定是要問今天我

 

 

相親的成果如何,對歸可力的印象怎樣等等。

 

 

「哎,這還用問,當然是問妳覺得歸先生怎麼樣啦!」曾祖母道。

 

 

 

 

「別提了。他剛剛竟然問我什麼時候可以跟他結婚!天底下哪有」我忿忿的抱怨著,

 

 

還沒講完曾祖母就歡天喜地的接道:「是麼?那真是太好啦!」

 

 

「好?我都快氣死了!剛見完面就要結婚,哪有這麼快的?哼!」我氣呼呼的說。

 

 

 

 

「嗚啊~我早叮嚀過力兒千萬不能心急怎麼他還是這樣?唉唉,我的命好苦啊!」我的

 

 

身後傳來一陣啜泣聲,一個老太太蹲在地上捶胸頓足的,曾祖母急忙過去扶起她來。

 

 

「歸太太,您別難過了,我們明怡也沒說力兒有什麼不好,只是說他太急了點

 

 

 

 

歸太太?這麼說來她是歸可力的媽媽囉?她約莫六十多歲,頭髮灰白了一大半,穿著暗

 

 

藍色的棉襖和黑色裙子,看起來是個慈祥的老太太。

 

 

 

 

「急!他會有我急嗎?但是急也不能這樣啊!我早叮嚀過他一定要照我給他那張表上

 

 

寫的照做,他就是不聽,就是要多嘴!我年紀都這麼大了,萬一我眼睛一閉就這麼去了、

 

 

萬一他到時候還沒娶親我死也不瞑目啊!」歸媽媽呼天搶地的邊哭邊說。

 

 

 

 

「明怡!妳看妳幹的好事!」曾祖母低聲的責備著,「還不快過來幫忙說兩句好話!」

 

 

看著一個老太太淚眼汪汪的我也不忍心,我趕緊說道:「歸媽媽,其實我們今天玩得很

 

 

愉快啦,我剛說的那些話妳別放在心上,我只是習慣性的抱怨兩句而已。」

 

 

 

 

「是啦是啦,我這曾孫女兒個性像我,沒事就愛挑剔幾句,才會挑到現在還挑不到個好

 

 

人家嫁。」曾祖母跟我使了個眼色,「其實她對力兒印象不錯的,妳說是不是啊,明怡?」

 

 

「呃,喔喔,是啊是啊,我對他印象是還不錯。」我照著曾祖母的意思應著。

 

 

 

 

「可是妳對他不是百分之百滿意對不對?他個性那樣急躁,有誰受得了他?每次叫他去

 

 

相親都是這樣,老急著問別人什麼時候可以嫁給他,已經嚇跑好幾個姑娘了。我千叮嚀

 

 

萬交待他今天絕對不能再犯,沒想到他還是還是」歸媽媽哽咽著,激動得說不下去。

 

 

 

 

「其實也沒那麼糟啦,我只是有點有點驚訝。我對他的印象還是很好啦,您別擔心。」

 

 

我先使出緩兵之計,「結婚的事我們可以慢慢商量嘛,也不必急於一時啊。況且他可是

 

 

堂堂北大教授,還怕找不到好對象嗎?您就別擔心了。」

 

 

 

 

「要不是希望力兒能再找到一個自己真心喜歡的姑娘,他的婚事也不會拖到現在。」

 

 

歸媽媽擦了擦眼淚說道:「力兒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他總是不急不徐、慢條斯理的,

 

 

吃頓飯也得吃上半個時辰,才不像現在這樣沒日沒夜、晨昏顛倒、連飯都經常忘記吃。」

 

 

不急不徐、慢條斯理、吃頓飯要一小時?真難想像他以前竟是這樣的人。

 

 

 

 

「唉,自從幾年前他未婚妻突然過世之後,他就變了個樣。」歸媽媽繼續說道,「他們

 

 

從小就訂了親,小倆口的感情也一直好得很,到了該成親的年紀,力兒說想先出國唸書,

 

 

回國之後再成親,那時我們想說也不差這兩年,那姑娘也說願意等他,就讓力兒先出國

 

 

去了。誰曉得力兒出國不久,那姑娘突然生了場大病,就這麼走了。力兒一直很自責,

 

 

他說要不是自己堅持要出國,他們早就成親了,也不會辜負了人家。」

 

 

 

 

「所以後來他就拼命讀書工作,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我想到他在說到自己記性很好

 

 

的時候,那副若有所思鬱鬱的樣子。會不會是因為他想起了這段感傷的回憶呢?

 

 

 

 

「不,」歸媽媽搖搖頭,「在那之後兩三個月,他每天都帶著花去那姑娘的墓前看她,

 

 

對著墓碑自言自語一整天;有時候他還會帶著衣服去,說是怕她會冷,我看了真是難過,

 

 

但也拿他沒辦法。後來有天他難得的沒出門,我進房一看,妳猜怎麼著?他竟然把頭髮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