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減肥不難。每本教人如何減肥的書都這麼寫,好像減肥就像呼吸一樣簡單。


在我們圖書館,教人減肥的書有滿滿一排,不過讀來讀去都大同小異,每個作者

都說「少吃,多運動」是減肥的成功關鍵,這五個字一秒鐘就可以唸完,可是想

貫徹始終比登天還難。我這人愛吃,又懶得運動;要我既要少吃、又要多運動,

就好像是同時判我兩個死刑,我想來想去還是兩者擇一就好,雖然我討厭運動、

不喜歡流汗,但是和放棄美食每天啃青菜比起來,我還是寧可多運動。


要運動已經夠累,所以我絕對要待在室內,同時適合我的運動必須很簡單,連我

這種運動白癡也學得會。最後我選擇的是拳擊有氧,它可以在冷氣房裡進行,我

直接看VCD太累時隨時按停,想喝水想休息離冰箱也近。它不像瑜珈得把身體

彎來彎去,只要有暴力天分的人就可以學習,在激烈的揮拳踢腿訓練中,一定可

以消耗一大堆卡路里,不但能讓我瘦得比誰都快,又能同時學會如何保護自己。


可惜的是我們圖書館裡沒有拳擊有氧的書籍,所以我只好上網郵購VCD,花了

六百塊是有些心痛,不過重點是它的效果神奇。回到家我迫不及待的直接在電視

前換裝,想看看我的健身教練長得什麼模樣,她的名字是凱西史密斯,金髮碧眼

一看就知道很專業。她身邊還有兩個助教,一個是像健美先生的基斯,另一個是

像受過特種訓練的凱莉。想到只花六百元就請到三個老師一對一教學,我忍不住

暗自得意。


一開始的暖身運動還算和緩,凱西示範每個動作都故意很慢,可是我卻莫名其妙

的開始流汗,心跳加快而且越來越喘。為什麼會這樣啊?現在不是只是暖身運動

嗎?我忍不住抱怨。神奇的是電視裡的凱西竟然聽得到我的問題,我才問完她馬

上解釋那是不常運動的人初學時都會碰到的問題。幸好現在不是農曆七月,不然

我可能會以為VCD裡有鬼,一切應該只是巧合,我可不想運動到一半被抓進電

視裡面。


五分鐘的暖身運動結束後,音樂節奏開始變快,凱西出拳也越來越快,我很努力

的想跟上,可是手腳卻經常不聽話,她在後退時我前進,她在前進時我後退,她

揮左拳時我揮成右拳,她在示範踢腿我在找飛出去的拖鞋,我氣極了拿起遙控器,

她大叫「加油,別放棄!」凱莉和基斯也氣喘吁吁,邊踢邊叫我一起努力。我嘆

口氣繼續讓汗一直滴,心裡開始擔心再過幾分鐘腳應該會抽筋。


「想像你左邊有一個敵人,準備出拳了…來!攻擊!攻擊!再攻擊!很好!」凱

西看起來完全入戲,好像真有一個敵人要取她性命。不過現在壞人不是拿刀就是

拿槍,光靠拳腳真的能打贏?遇到壞人我想她還是會選擇報警,只是她身為老師

不說漂亮話不行。我想學凱西那樣想像一個情境,左右都有敵人等著被我攻擊,

可是我的理智跳出來罵我愚蠢,客廳裡除了我以外明明只有空氣。


(12)

我沒想過運動也需要演技,不過不想辦法入戲就會辜負凱西,我想起我以前曾經

看過某個網路作家的作品,裡面有個老師為了跑大隊接力死命逼出自己的潛力,

結局我有點忘記,只記得那老師好像姓黎,雖然跑步很慢但不輕言放棄,最後她

邊跑邊想像自己是奧運選手,靠著完美演技拿到第一。


既然她可以我想自己應該也行,想像自己是凱西、想像自己是凱莉、想像自己是

基斯,我們都欠了地下錢莊很多錢,走到哪兒都有壞人出現問我要錢還是要命?


想像讓一切變得容易,即使身邊依舊只有空氣,但我出拳變得有力,運動的過程

激烈到像在拍電影,好像一個不注意就會送掉小命。打打殺殺二十五分鐘後總算

進入放鬆運動,只要把頭轉來轉去就行。影片結束後我沒力氣按遙控器,才一閃

神就不支倒地。醒來後我上網找到那部作品,才發現那個老師最後跟我一樣筋疲

力盡、還昏迷不醒。這樣算不算星爺電影裡出現過的「發功過度」?其實從頭到

尾我都搞不清楚。


第二天我全身痠痛,手抬不高腳也踢不直,即使是意志力也有它的限度,我坐在

沙發上邊看凱西邊吹冷氣,看基斯吹噓自己得過美國空手道冠軍,看凱莉邊出拳

邊斜睨凱西,臉上表情說著「等著吧,我總有一天會把妳擠下去!」什麼都不做

遠比滿頭大汗有趣,不過我也知道光用看的無法消耗卡路里。


休息了幾天,我又開始加入凱西這邊,只是我調整了自己的步調,不再勉強自己

表現得像他們那麼好,凱西也說過運動要持之以恆,一個星期後保證會看到成果,

踢腿會踢得更高,身材會變得更好,雖然她沒提到不滿意能不能退費,但我想這

樣的花費比起健身中心已經不貴。雖然一開始覺得凱莉陰險,基斯油亮的肌肉讓

我反胃,不過習慣之後這些都無所謂。


十天之後我站上體重計,竟然已經輕了兩公斤,照這樣的速度來看一個月就能減

六公斤,兩個月之後我的身材說不定會棒得像林志玲?丸子也說我的臉好像小了

一點,問我最近是不是在減肥?我裝作不在意說好像是有瘦一點,但是累得像隻

狗的過程我就輕描淡寫。瘦下來的成就感讓我飛上了天,我開始節食,想讓自己

瘦得更快一些,餐餐改吃麥片,經過雞排攤子堅定的不多看一眼。我的肚子越來

越小,可是人越來越累,洗澡時頭髮越掉越多,臉色也差得像黃臉婆。


這天要歸架的書很多,下班後我簡直連走路的力氣也沒有,恍恍惚惚慢慢走下樓,

一個閃神就踩了個空。我跌得全身好痛,包包從樓梯欄杆穿過直接掉到一樓,我

正在慶幸狼狽的模樣沒人看到,突然樓下傳來腳步聲,一個男生提著我的包包爬

上樓,把它交給了我。


「這是妳掉的吧?」他微笑看著我,聲音很溫柔。那是深夜廣播節目主持人才會

有的美妙聲音,我心怦怦的跳完全忘了疼痛。

我傻傻看著他的背影走上樓,消失在我們圖書館門口,我沒有去追,我有預感他

會再出現,他一定就是我苦苦等待二十多年的,命中註定的邂逅。


(13)

我的預感果然夠準,三天後我又遇見我那「命中註定的邂逅」,他穿著黑色T恤

配深色牛仔褲,髮型很一般沒有抹髮膠,臉上掛著一抹迷死人的微笑。當他走進

圖書館的大門,我緊張的幾乎停止心跳,眼睜睜看他從我面前走過,很可惜他並

沒有認出我。


我死守櫃臺等著他來借書,借書證一刷他的基本資料我就能全知道。他究竟比我

大還是比我小?他做哪一行、借過哪些書、住在附近或是公司正好搬到這裡?

雖然從基本資料看不出他結婚了沒有,也不能確定他是不是已經有女朋友,但是

這些情報日後我會展現技巧問到。


不過情況比我預料中的糟糕-他在書架間晃來晃去,翻了一下報紙就低頭走掉。

我安慰自己他今天大概是忘了帶借書證,不然就是上次有書過期沒還被罰停借;

可是一晃眼兩個禮拜過去,他經常出現但卻還是不借書。我祈禱他至少可以來問

一下廁所在哪兒、想看的書擺在哪一架?可是天曉得怎麼回事,算算他從我面前

經過整整一百次,竟然一句話也沒跟我講!


面對這樣的窘境,我一度感到絕望,但仔細想想,圖書館是我的地盤,就算他不

來找我講話,還是有很多辦法可以接近他。於是他坐下來看報紙,我拿抹布擦他

旁邊的桌子;他走來走去找書,我跟前跟後整理附近的書架。眼神交會時我對他

微笑點頭,他對我回以點頭微笑。當他終於開口跟我講話,我知道一切的努力都

有了代價。


「要幫忙嗎?」在我辛苦的踮起腳尖要把書放回最高層的書架時,在一旁找書的

他很體貼的問。我連忙點頭,把書遞給他,他長長的手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書放回

書架。四目相接的瞬間,氣氛簡直好到不行,我像走進一部愛情電影,下個鏡頭

他應該會從口袋掏出一封信,上面寫著「我喜歡妳」。


結果我在原地等了一分鐘,故做忙碌的整理已經很整齊的書架。我邊整理邊用眼

角餘光瞄他在幹嘛?他是否正在掏口袋,或是已經找花店來送花?結果很不戲劇

化的,他什麼也沒做,只是抓抓脖子,又抓抓頭髮,接著他轉摸他的下巴,最後

手又回到脖子繼續抓。在這浪漫的時刻他竟然選擇抓癢,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沮喪。


「呃…小姐…」他總算開口喊我,不過有點結巴。我像洗髮精廣告女星一樣,華

麗又輕快的回眸一笑,還不忘撥撥頭髮,「你好,有事嗎?」

「不好意思,我一直覺得妳有點面熟。」他的臉頰開始發紅,聲音有點抖,「我

們之前碰過面嗎?」


「我還以為你忘記了呢。」我的臉頰也開始發紅,聲音開始抖,「上個月我不小

心在樓梯間摔了一跤,是你幫我撿回包包。」

「喔,喔,是這樣啊。」他的聲音變得像小學生演話劇時一樣誇張,我楞了一下。

難道說他也跟我一樣緊張?難道…他對我其實一直念念不忘?


「我對妳的聲音很有印象。」他清了清喉嚨,說,「有人跟妳說過嗎?妳的聲音

很好聽。」


(14)

我的聲音很好聽?被喜歡的男生讚美,還是八百年來頭一遭。我沒想過自己的怪

聲音會有人欣賞,誇我的聲音好聽,比誇我漂亮還讓我驚訝。


我的聲音跟我的外表完全不搭,打個比方來說就像是阿諾開口卻是林志玲的聲音

那樣,陌生人第一次聽到我的聲音時,不是被嚇到就是覺得我很假。更糟的是我

的聲音透過電話或麥克風之後,聽起來會更幼稚更嗲,就像小學生一樣。以前在

學校上台報告時,我才開口說各位同學大家好,台下同學就開始笑,真是不勝其

擾。還有,唱歌時不論我多麼用心,投入再多感情,大家都說聽起來像兒歌,跟

朋友去KTV時,他們老起鬨逼我唱「妹妹背著洋娃娃」。


我的老師們總安慰我這樣的聲音沒什麼不好,至少與眾不同、聽過就很難忘。她

們說我畢業後可以去應徵配音員或廣播節目主持人這類的工作,因為這樣不用露

臉。老師們的建議很中肯,可惜後來我沒有朝這方面發展,有時也會幻想如果當

初走這條路,我的人生會變成怎樣?說不定會一鳴驚人,一出道就能幫迪士尼配

「米老鼠與唐老鴨」。


聲音聽起來很幼稚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好處,就是可以輕鬆應付越來越猖獗的詐

騙電話。不管他假裝是銀行,還是鬼哭神嚎說他被綁架,我都一律說大人不在家,

可不可以晚一點再打或留電話?小學生不會有提款卡,如果對方要敲詐通常會直

接掛電話,如果對方不死心的問妹妹你幾歲?我總是用比平常幼稚十倍的聲音說

「我今年七歲。」聲音嗲到連自己都渾身起雞皮疙瘩。



有了一次成功的交談經驗之後,我和他之間的距離拉近許多,我知道他姓王,最

近剛搬到我們館樓下,出門買東西時會順便來我們館裡晃晃,不過停留的時間都

不會很長。我問他怎麼都不借書,他說他很忙書借回去也沒時間看,放到逾期又

會被罰。不借書查不到他的個人資料,我只能另想辦法好瞭解他。


幸好他總在早上十點左右出現,那個時段人通常比較少,我有充裕的時間可以偷

偷觀察他。他老穿得一身黑,有時還戴棒球帽把臉遮住一半,假如只是匆匆一瞥,

對他應該不會留下多少印象。但若是近距離看他。會發現他長得很好看,濃眉大

眼鼻子又挺,從側面看有點像美術課畫素描時用的古希臘雕像,皮膚不會太白也

不會太黑,手長腳長聲音又好聽,只能用「完美」兩個字來形容。


通常條件這麼好的男生,如果沒有女朋友的話,大概八成也會有男朋友,可是他

看起來就不像有女朋友、更不像有男朋友。通常有女朋友的男生,或是有男朋友

的男生,跟女生講話的時候很自然,不會慌慌張張,但是他跟我說話時臉總是會

紅,眼睛經常看著地下,那副模樣總讓我聯想到暗戀丸子時的慌張先生,也是這

樣講話會結巴,和妳說話時眼睛老望著一千公尺外的遠方。自從他和丸子在一起

之後,和我們相處時跟以前完全不一樣,說話時眼睛會看著妳,也不會一天到晚

打翻東西。


(15)
雖然我還沒有證據證明王先生還是單身,而且甚至連他的名字也不好意思開口問

,但他在我心中的份量越來越重,他羞澀靦靦的模樣讓我完全無法抵抗。在現在

這個社會,劈腿和一夜情已經公開化,大家都見怪不怪覺得很正常。可是他卻跟

其他男生完全不一樣,像活在幾十年前一樣傳統又保守。有次他來櫃臺換零錢,

只是手指不小心碰到我的手,竟然還鄭重跟我道歉。即使是這樣的一件小事,也

能讓我開心好久,越認識他就越喜歡他,光是想到他,就會忍不住嘴角上揚,走

起路來也像踩不到地似的飄飄然。


丸子也發現我最近天天神清氣爽,說我變得比以前漂亮。其實我的穿著打扮跟以

前沒兩樣,但是只要想著他就能讓自己容光煥發。我和丸子聊起他,她歪著頭想

了很久還是對他沒印象,他很少到櫃臺,丸子會對他沒印象也很正常。她問我我

們現在進展到什麼程度?我說應該還只算點頭之交,每次見面聊個兩三句而已,

雖然我很喜歡他,但我沒有膽子明講,況且我對他的瞭解還太少,不知道下一步

該怎麼做?


「我有一個好點子。」丸子眼珠子轉了轉,馬上想到一個好主意,「最近我們這

邊不是常有讀者掉東西嗎?妳下次碰到他可以跟他提這件事,先提醒他貴重的東

西要隨身攜帶,再問問看他願不願意幫忙我們注意讀者區的情況。如果他答應,

以後妳就可以名正言順找他講話,聊得越多,就能越瞭解他。」


「丸子,妳真是我的苦海明燈。」我感激得差點跪下。

「小事一樁。」丸子豪爽的說,「希望能幫上一點忙。」


讀者在我們這兒遺失東西的情形很常見,最多的是雨傘、鑰匙、眼鏡、借書證這

類的小東西,通常都是不小心忘了拿,因為價值不高,就算發現掉了也不太放在

心上。不過如果東西是被順手牽羊,情況就嚴重得多,手機、錢包、隨身聽是失

竊率最高的東西,很多人覺得只是離開一下,東西就大喇喇放在桌上或擱在椅子

上,結果離開幾分鐘後再回來,東西已經不翼而飛。有的扒手更是大膽,趁著讀

者趴在桌上小睡時下手,完全不怕被抓。


雖然我們有裝監視器,可是這些小偷總會很有技巧的避開,監視器不是只照到背

影、就是照到一堆人來來去去,反覆看好幾次也不能確定到底是誰幹的。讀者掉

了東西都會對我們館員破口大罵,罵我們不應該放小偷進來,罵我們都沒有好好

巡邏。可是小偷的臉上也沒寫「我是小偷」,讀者那麼多,我們也沒有超強記憶

力記住誰坐哪個位置、背的包包長什麼樣子?小偷大可以明目張膽把別人的包包

當自己的包包背了就走,真的防不勝防。


(16)

隔天我和王先生提起抓小偷的事,他很爽快的答應,還興致勃勃的提議要假扮成

誘餌,引小偷上鉤。

「既然那個小偷連趴著睡覺的讀者也敢偷,那我就裝睡,然後把手機擺在桌上,

如果他真的下手,我一定可以馬上逮住他。妳覺得如何?」

「真是本世紀最聰明的一招。」我由衷的讚美道。


「這主意不錯吧,啊,乾脆連錢包也一起放在桌上,而且裡面還得多塞點錢。」

他從口袋掏出錢包,打開來數了數,我趁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在一旁偷瞄,看看錢

包裡有沒有放女生的照片?結果實在令我滿意,他的錢包裡只放了證件和鈔票,

我還偷瞄到他的名字叫王吉利,比我大一歲。不過他的大頭照比他本人矬了八百

倍,一點都不像他。


「只有幾百塊,好像不太夠。」他搔搔頭,「妳等我一下,我去樓下提點錢。」

「不用啦。」我趕緊阻止他,「我這邊有一些,我去拿。」於是我把我早上剛領

的八千塊生活費給他,丸子也掏出兩千塊友情贊助,這樣加起來就有一萬了。


「來,這些給你。」我把厚厚一疊鈔票交給他,看著他把錢放進錢包。

「你要幫我們保護好喔,這可是我們的血汗錢呢!」丸子用開玩笑的口氣說。

「放心,我學過空手道。」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一切準備就緒,我和丸子繼續顧櫃臺,王先生選了離櫃臺最遠的位置,把手機

和錢包放在桌上之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就趴在桌上裝睡。我迫不及待的把他的

名字輸入電腦,想看看他的基本資料,剛剛沒看清楚他生日是幾月幾號,知道生

日就能知道他的星座,以後就有更多話題可聊。但是系統裡叫王吉利的人雖有十

幾個,但是出生年次都不對,我和丸子猜想他大概改過名字,所以才查不到資料。


一小時過去、兩小時過去,沒有任何動靜。我正想叫王先生先回去,改天再過來,

剛好附近國小的老師帶學生來參觀,我正在介紹館內的設施,那頭突然傳出一聲

慘叫。我請老師帶學生們先留在原地,然後趕緊跑去看到底出了什麼事?只見王

先生剛剛坐的位置那兒圍了一圈人,我好不容易擠進圈圈,王先生正用力制住一

個年輕的學生,那學生邊哀叫邊罵髒話。丸子已經先到那兒,看到我來,她叫我

去樓下請警察上來。


「你們幹什麼抓我?有證據嗎?媽的,我告死你們喔!」那學生聽到我們要叫警

察,惡狠狠的說。

「這邊這麼多人都看到你拿我桌上的東西,你還不承認?」

「我只是想借看一下,看一下也犯法喔?放開我!」


「你有什麼話留著跟警察說吧,這邊是圖書館,你給我安靜點。」王先生冷冷的

對他說,我以為平常的他已經帥到人類的極限了,沒想到正氣凜然的他看起來竟

然比平常更帥一百萬倍啊!我羞紅著臉跑到樓下派出所,警察看到我紅透的臉頰

還以為我是要檢舉有人妨害風化。


(17)

警察先生跟我上了樓,然後和王先生一起把小偷帶回派出所。偷竊事件平安落

幕,我跟丸子都鬆了口氣,警察走了之後好多人跑來櫃臺,問我們王先生到底是

何方神聖?是不是警方派來的臥底?甚至還有人天真的以為剛剛是在拍戲!我

跟丸子邊回答他們的問題,邊覺得好笑,剛剛他們沒一個出手幫忙,只顧看熱鬧,

現在小偷都被抓走了,才在那邊放馬後砲。


直到閉館,王先生都還是沒有回來,我和丸子心想他大概是還在警察那兒協助調

查,就到派出所找他,但警察卻告訴我們,他老早就回去了。


第二天、第三天、接著又過了一個星期,王先生都沒有出現,我開始擔心他是不

是被小偷挾怨報復,就算他是空手道冠軍,幾百個人包圍也是只有挨揍的份。我

好幾次都夢見他被打得血流滿面,醒來時發現自己流了一身冷汗,如果夢是一種

徵兆,那我的惡夢是不是表示他現在過得很糟?沒有他的電話、不知道他家住哪

兒,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聯絡,我只能拼命祈禱,希望他平安無事。


除了惦記他的安危,從現實面來看,我還惦記我的生活費。我出的八千元、丸子

出的兩千元都還在他那邊,那天他走得匆忙,忘了把錢先拿出來,就把錢包帶走

了。幸好存摺裡還有錢可領,日子不會過不下去。


因為有心事,我失去了往日的笑容,這天慌張先生來接丸子,看到我一副要死不

活的樣子,把我拉到一邊去問話。

「阿貝,妳笑一個嘛。」他皺著眉頭,一臉不滿意的樣子,「那天的事我都聽丸

子說了,你犯得著為那種騙子心情不好嗎?」

「騙子?你在說誰?」我一頭霧水。

「咳、咳、咳,」在一旁的丸子突然大聲咳嗽,不讓他說下去。「大頭你少囉唆,

人家阿貝心情已經很差了,你不要亂講什麼五四三的。」


「長痛不如短痛,妳這樣瞞著她對她一點好處也沒有。」一向對丸子百依百順的

大頭,這回態度非常強硬,丸子像是拿他沒輒,嘆了口氣道:「好吧,那你自己

跟她說。」


我看看丸子、又看看大頭,兩個人的臉色都好嚴肅,到底他們要跟我說什麼?


「前幾天丸子留下來加班,我在這邊陪她,想說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幫忙看錄影

帶,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麼線索?結果我們發現那個小偷跟王先生總是一前一後

進館,雖然他們沒有交談,但我想他們是同夥的機率很高。」


「你是說王先生也是小偷?這怎麼可能!」我憤怒的大叫,「他每次來我都一直

跟著他,我發誓他絕對沒做過這種事!」

「負責下手的應該是另一個。」大頭不理會我的抗議,自顧自的繼續說,「我想

他主要是幫忙掩護。不過當妳和他提起抓小偷的計畫,他發覺到你們已經提高警

覺,不適合再找這裡下手,於是他騙了妳們的錢,裝成正義使者耍得妳們團團轉,

最後遠走高飛,什麼證據也沒留下,誰都抓不到他。」


「不對不對,如果事情真像妳說的,他的同伴怎麼可能願意配合?」

「這我也問過警察了。那天在錢包上找不到小偷的指紋,沒有證據只好放他走。」

大頭說完,遞給我一杯茶,「阿貝,妳醒一醒吧,那個人配不上妳,他是個騙子。」


「謝謝你們告訴我這些。」我低聲說道,「儘管我知道你們說的都是實話,但我

還是想要相信他。」


(18)

眼見不一定為信。我不停這麼告訴自己。王先生和小偷一前一後進館又如何?

說不定小偷是想對他下手、在跟蹤他也不一定啊!錢包上沒有小偷的指紋,也可

以解釋成王先生在他摸到錢包前就逮住他,不是嗎?我實在無法相信老實害羞又

靦靦的他會做出這種事。雖然大頭老搬出「騙子臉上不會寫『我是騙子』」、「知

人知面不知心」等等大道理勸我,但我就是無法接受。


至於那一萬元,我想他沒還給我們一定有他的苦衷,有某種不可抗力的因素讓他

暫時失蹤一陣子,但他絕不會是故意避不見面,如果真要騙錢,也不會只騙一萬

吧?我看起來這麼好騙,如果他真想騙我的錢,至少也要騙個一百幾十萬才夠花

嘛,現在好一點的手機都不止一萬了,更別說是黃金、美女、洋房、汽車這些奢

侈品。況且憑他那張臉就可以迷倒一堆有錢的太太,卡隨他刷、錢隨他拿,哪會

笨笨的冒著被抓的風險,特地到圖書館偷別人用過的手機?


然而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對王先生的信任開始慢慢動搖,就算他是被打到

住院,都已經過了一個月也該好了吧?就算他人不方便過來一趟,至少也應該打

個電話和我們聯絡,但是他什麼也沒做。我試著為自己做心理建設,告訴自己過

去發生的一切都是假的,他的笑容、他的體貼、他的每句話、每個舉動都是為了

引開我的注意力,好讓他的同伴方便下手。我對他來說只是個好騙好說話的館員,

我以為和他的相遇是一場美夢,沒想到根本就是場惡夢,他早就從我的舉止看出

我喜歡他,所以和我打好關係以便日後利用我。


要說服自己被騙真的不容易,雖然老媽從我懂事開始,就老愛在我耳朵旁邊唸「外

面壞人很多,不要隨便相信陌生人的話」,但是從小到大,我的生活圈子從沒有

出現過所謂的壞人,我的朋友和我一樣容易相信別人,明知道電視劇演的都是假

的,也會輕易被騙走眼淚。彼此會開玩笑偶而也會說謊,但我們說的謊言了不起

就是騙媽媽「我今天要在同學家寫功課(其實是去玩通宵)」,或是騙男生「我才

四十九公斤(少報三至五公斤)」等等,從來無心去傷害別人,更沒想過自己有

一天會被別人傷害。


要懷疑一個人很簡單,要完全相信一個人很難,儘管我對王先生越來越不信任,

但我心裡還是抱著一線希望,我和他的相遇是那麼的戲劇化,相處過程中的波折

或許也是老天爺刻意的安排也不一定,他的表現固然不合常理,但所有對他不利

的猜測都缺乏事實根據。


幾天後,某個意料不到的人物出現,讓我對王先生僅存的信任徹底瓦解。那個從

沒辦過借書證、大我一歲、大頭照照得很矬的王吉利突然站在櫃臺前,拿出身份

證來要申請借書證,他身份證上的照片,和我之前看過的那張一模一樣。


真正的王吉利先生跟照片上一樣矬、一樣戴著方框眼鏡、瀏海中分蓋過眼睛,我

問他是不是一兩個月前在這兒掉過錢包,他驚訝的問我怎麼知道?他說當時錢包

裡只有身份證和幾百塊,因為損失不大他就自認倒楣,沒跟我們講。


哪一種人會在錢包裡擺別人的身份證?除了小偷和騙子我想不出其他可能。我壓

抑不了氣憤又失落的情緒,忍不住在真正的王吉利面前哭了出來。


(19)

在陌生人面前哭實在不好意思,於是我請他十分鐘後再來拿借書證,我邊掉眼淚

邊把他的資料鍵入電腦。雖然我很想灑脫的大哭跑走,但是這樣會被記曠職然後

丟掉工作,已經失去愛情的我,要是連麵包都沒得啃日子會更難過,所以傷心歸

傷心、痛苦歸痛苦,該做的工作還是得做。


王先生沒兩分鐘就回來,站在櫃臺前一言不發的盯著我打字,害我想趁沒什麼人

偷哭一下下都不行。明明就叫你十分鐘後再來拿借書證,你這麼早回來又賴著不

走是怎樣?怕我把資料KEY錯嗎?我看起來像是連中文輸入都不會嗎?可惡。


我忍著一肚子氣加快速度把資料鍵完,列印借書證後交給他,他接過借書證後竟

然還不走,又不說要幹嘛,大眼瞪小眼了快一分鐘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再問他:

「先生,請問還有什麼事嗎?」


這次他總算開口:「請問妳有衛生紙嗎?」什麼嘛,搞了半天是來借衛生紙的啊。

「門口出去右轉有面紙販賣機,您可以直接在那邊購買。」我說。

「呃,我知道…」他說著從口袋掏出兩包面紙遞給我,「我的意思是如果妳需要

衛生紙,我這邊有。」


我受寵若驚,楞楞望著渾身散發溫柔光芒的、現在看起來比剛剛帥很多的王吉利,

但是我對他的好感僅維持一秒,理智馬上就跳出來搖醒我:「妳幾個月前才被騙,

妳現在又被騙?」是啊,我不能老是輕易相信別人,特別是素昧平生又莫名其妙

對我好的人,動機一定不單純!


於是我婉拒了他的衛生紙,他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沒借書就走掉。不過隔天他

又來了,這次借的是克莉絲蒂的偵探小說,其中還包含我最喜歡的一本「底牌」。

我是個克莉絲蒂迷,她的作品我幾乎全都看過,但是沒有一本能超越「底牌」,

每次碰到讀者拿這本書來借,我都會忍不住大力推薦這本書;不過對象換成了王

吉利,我考慮了一下決定這次保持沈默,畢竟只要一看到他,就會讓我回憶起被

騙的痛苦經歷、還有那個還時時縈繞在我腦海的大騙子王先生。(天曉得他到底

姓啥,我看連姓「王」都是他瞎掰的)


隔了幾天,王吉利又出現,這次是來還書的。我注意到他只還了四本書,少了那

本我最愛的「底牌」,當我例行性的提醒他還剩一本書沒還的時候,他微笑著說

那本書已經看完了,但是因為很好看,所以想多看幾遍再拿來還。接著他突然問:

「妳看過克莉絲蒂的偵探小說嗎?」


「嗯。」我點點頭,努力的壓制住想要大叫「何止看過,我是她的迷啊」的衝動。

「我最近才開始看她的書,」他說,「我看的第一本是『東方快車謀殺案』,算是

她的作品裡最有名的一本吧,我原本以為這本已經是她的最高境界了,後來陸續

看了幾本,才發現那還不算是她最棒的作品。」


「那你覺得哪一本最好看?」我忍不住問。

「就是我還沒還的這本『底牌』啊。」他說著露出滿足的笑容,「虧她想得出來!」


我對這位王吉利先生開始充滿好奇,雖然他今天依舊很矬、雖然我才剛失戀沒多

久,但是那種遇到知音的感動,活了二十幾年的我還是第一次有。


(20)

王吉利,目測身高大約一百七,手臂和我差不多細,體重應該不超過六十公斤。

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瀏海長得蓋過一大半眼睛,皮膚不會太白也不會太黑,牙齒

長得還算整齊。他經常穿著舊舊的T恤,上面有著誇張的卡通圖案,有時是米

老鼠、有時是流川楓,一個快三十多歲的男生,不知為何老穿著像是童裝的衣服,

他的樣子不能用可愛形容,我所能想到最適合的形容詞只有「矬」。要不是因為

克莉絲蒂,光從外表我一輩子也不會對他有興趣。


他老把上衣紮進褲子,牛仔褲不知是不是從國中穿到現在,短到抬腳就會露出一

截襪子,搭配牛仔褲的是球鞋,不過不是籃球鞋也不是休閒鞋,而是色彩繽紛的

保齡球鞋。他的穿著超越了我能理解的範圍,我們對書有著相同的品味,但是對

服裝的品味卻是天差地遠,我很好奇他難道都穿這樣上班?我想破頭也想不出來

哪種職業的人會穿成這樣?他留下的資料裡「職業別」勾的是「其他」。「其他」

兩個字包含的範圍很廣,沒有工作也算「其他」。


我曾經猜想他或許沒有工作,而且很窮,電視新聞每天都在報失業的人很多,他

大概就是其中一個。沒有工作就沒有錢,這樣可以合理解釋他為什麼會穿著太短

的褲子、五顏六色的T恤及花俏的鞋子,這些不適合他的衣物可能都是從舊衣

回收箱翻出來的---它們看起來就像是清衣櫃時會被淘汰的東西。太長的瀏海可能

是因為沒錢上理髮廳,想自己剪卻連剪刀也買不起。


不過按「他很窮」這樣的邏輯推理下去,又會遇到瓶頸。如果他沒有工作,那他

應該會一天到晚賴在我們圖書館,吹免費的冷氣、看免錢的報紙雜誌、把桌子併

一併當床睡午覺、連衛生紙都跟館員要。但是他並沒有。他像一般正常人一樣,

以正常的方式利用圖書館,借書、還書、翻翻雜誌,頂多待上一個鐘頭就離開。

而且我曾經看過他投幣買面紙,兩包十元的面紙對窮人來說絕對是奢侈品,如果

他真的很窮連剪刀也買不起,哪可能買得下去?


什麼是「以不正常的方式利用圖書館」呢?你或許會問。在答案揭曉前,請試著

腦力激盪看看:圖書館裡可以做什麼?相信你很快會想到下面幾個答案:看書、

、看報紙雜誌、寫功課、查資料、吹冷氣、睡覺、上網、聽演講、看帥哥美女…

以上是在我進圖書館工作之前,所能想到的圖書館裡可以做的事。而一般人想不

到的、可以在圖書館裡做的事,就是我所謂的「以不正常的方式利用圖書館」,

我對此下的定義是---「利用圖書館過省錢生活」。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