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下午王吉利一出現在圖書館,大家都圍著他團團轉,稱讚他的文筆很棒、問他下

本書何時會出版、有沒有開過簽名會、是否有很多讀者寫信給他?我們七嘴八

舌,聲音越來越大,完全忘記自己身在圖書館,而且我們自己還是館員,一天到

晚提醒別人在圖書館講話要小聲一點的館員。在大家都沈浸在「作家就在我身邊」

的喜悅時,只有館長一如往常保持冷靜,在讀者開始瞪我們的時候緊急把我們推

到辦公室裡,半小時後等我們聊得差不多,她才探頭進來問:「阿貝啊,妳有沒

有問他跟那個月光到底是什麼關係?」


館長不愧是館長,隨便提個問題都是這麼犀利,這個從天而降的問題讓王吉利沒

時間多做考慮,他很快的回答:「她大我一屆,是社團的學姊。」館長點點頭,

又瞇著眼睛問:「你寫的故事是真的嗎?」王吉利聳聳肩,說,「一半一半吧。」


聽完王吉利的答案,我開始頭痛。什麼叫做一半一半?三本書裡有一本半的內容

是真的,那不是表示他和那個月光之間有著纏綿悱惻、刻骨銘心的一段?他們之

間到底是現在式還是過去式,對我來講實在太重要了,可是館長似乎沒有幫我問

的意思,她的眼神很清楚的寫著「想知道就自己問,又不是我要追他!」


如果世界上真有誠實豆沙包這種東西,我一定不惜一切代價買下然後塞進王吉利

嘴裡,讓他誠誠實實說出自己是不是一直喜歡那個月光小姐。可惜我不認識整人

之霸,雖然想問得要命,但想講的話一出口卻會自動變成「今天天氣不錯」「你

想吃哪一家的便當?」


我不懂,年紀明明越來越大,膽子卻莫名越來越小,是只有我這樣,還是大家都

一樣?以前我敢抓著蟑螂到處嚇人,現在看到會飛的蟑螂卻會嚇得尖叫;以前喜

歡把氣球踩破嚇人一跳,現在連吹氣球的勇氣都沒有,吹沒兩口氣就怕它爆掉;

小學時我敢問送我禮物的男生「你是不是喜歡我?」,現在即使遇到不錯的對象

也只敢問「你家有沒有養狗?」小時候有勇無謀,長大以後有謀無勇,考慮的事

情越變越多,一想到可能會受傷、可能會失敗就寧願什麼也不做。


雖然王吉利曾經說他沒有女朋友,他提到月光小姐時臉上表情也沒什麼變化,但

當館長問到故事的真實性時,我感覺得出他在迴避問題,故意輕描淡寫的帶過。

我想真正讓我害怕的不是開口問:「你是不是一直喜歡月光?」而是害怕聽到他

親口對我說:「是的,我的心裡一直只有她。」如果他的答案和我想像得一樣,

我會怎麼樣?我會不會難過得三天吃不下飯、七天睡不著覺、半夜爬到頂樓對著

月亮罵髒話?


失眠了一夜,第二天我突然發燒只好請假在家。隔天燒退了我去上班,丸子一看

到我,就興奮的把我拖進辦公室講悄悄話。

「嘿,昨天那個月光小姐有來喔!」我楞了一下,丸子繼續說,「妳還記不記得

前幾天那個投訴妳不借她CD的讀者?就是她!」


難怪我一看到照片就覺得眼熟、難怪我一看到照片就覺得她似乎不好親近,那個

很恨我的讀者,竟然就是王吉利的搭檔月光小姐!


(32)

丸子說昨天月光小姐來拿CD,遇上剛好來幫忙的王吉利,於是王吉利就帶她到

櫃臺和大家認識。「那個月光小姐蠻有氣質的呢,而且她還有幫我們簽名喔!」

丸子說著從桌上拿起書翻到第一頁,指著她的簽名說,「喏,就是這個,簽得很

藝術吧,就像大明星一樣亂七八糟都看不懂…旁邊這是大吉簽的,也不錯吧!」


「嗯,他畫的這個月亮還挺可愛的。」我指著「月影」兩個字旁那個笑咪咪的圓

月亮說,「這是大吉畫的吧,還是那個月光小姐畫的?」

「那是大吉畫的啦,月光小姐說大吉很會畫畫喔,而且畫得比她還好呢。」

丸子興奮的呱拉呱拉說著,「我聽了就不小心問『那為什麼他不自己出就好了』,

這句話很失禮對吧,不過月光小姐都沒生氣喔,她笑笑的說因為她一直想出書,

可是文筆不好,才找大吉幫忙,結果不知不覺就出了三本。我又問她那第四本什

麼時候要出啊,她說快了快了,還偷偷透露書名給我們知道喔!」


「該不會是『沒有人』吧?」我忍不住碎碎唸道。

「妳怎麼知道!!」丸子睜圓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大吉跟妳說的?」

「是用這個。」我用手指敲敲自己的腦袋,心裡有點得意…等等,現在是得意的

時候嗎?事情不太對勁啊,他們之間的關係一定不只學姊學弟那麼簡單。王吉利

那種人寫得出愛情故事我早覺得意外了,我早該想到那根本就是在寫他和月光之

間的故事嘛!


「嗨,妳們在聊什麼?」王吉利愉快的走進櫃臺,看起來神采飛揚的。

「我們在聊你書裡寫的是真實故事還是虛構的。」我靈機一動這麼答道,丸子楞

了一下,不過很快的便會意過來接著問,「是啊,我們都覺得你筆下的那個女主

角分明就是月光小姐嘛。」


「會像嗎,我不覺得啊。」王吉利的表情有點僵,「純屬巧合啦。」

「你用不著這麼害羞啦,月光小姐剛剛都告訴我們了。」丸子爽朗的笑著說。這

下換我愣住了,還真被我給猜中了?

「少來了,她不可能這麼說。」王吉利雖然還是否認,但聽得出有些動搖。「妳

說她剛剛來過?」


「是啊,她才剛走沒多久呢。她本來跟你一樣不肯講,說要留給讀者一點想像空

間,是我一直纏著她才透露一點內幕給我聽。」丸子比了個勝利手勢繼續說,「她

跟我說女主角是在寫她沒錯,至於兩個男主角有一個是你。」


王吉利聽完忽然笑了出來,一臉輕鬆的說:「妳騙人,她剛剛根本沒來過對吧。」

「她剛剛真的有來,不信下班以後我調監視錄影帶給你看。」丸子嘟著嘴說。

「好啊。賭一千塊?」王吉利說著掏出皮夾,拿出一張大鈔放在櫃臺上。丸子瞪

著那張鈔票幾秒鐘,最後舉手投降道:「哎唷,開個小玩笑嘛,我還以為一定騙

得過你呢,所以那兩個男生真的都不是你喔?」


「那兩個男生是我學長兼室友。」王吉利沒發現丸子還在套話,毫不提防的招了。

「那你把他們的故事寫出來他們不會氣你嗎?」我忍不住問。

王吉利的表情突然變得有點落寞,「老實說畢業之後他們就沒消息了,學姊找我

寫故事也是希望有機會和他們聯絡上。」

「舊情難忘?」丸子打趣道。

「或許吧。」他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33)

過沒幾天月光小姐來還書,她對丸子有說有笑的,但是我說什麼她都像沒聽見一

樣,把我當成隱形人。很明顯的她並不打算原諒我,至少短期內不會;不過我已

經不像剛開始那麼難過了,畢竟人都會犯錯,我已經盡量去彌補了,她要為這件

事恨我一輩子是她家的事,我總不能跟著傷心難過一輩子吧!


幸好王吉利和我的關係,並沒有因為月光小姐討厭我而疏遠,我們還是跟平常一

樣時常閒聊,已經看完克莉絲蒂全集的他,現在正一心一意的猛K倪匡的科幻

小說。我國中高中時一度很迷倪匡的書,那時班上幾乎每個人都會在抽屜偷藏一

本倪匡小說,懶得聽課時就趁老師不注意偷翻。倪匡的小說跟克莉絲蒂全集一樣

分成好幾個不同系列,看來看去我還是最喜歡衛斯理系列。雖然衛斯理很自負,

一天到晚愛打斷別人的話,不過外星人都喜歡找他,想多看一點外星人的故事就

得忍耐他的壞脾氣。


王吉利說他國中高中在迷金庸,沒看過倪匡小說,要我推薦幾本給他。隔了快十

年再去回憶,還記得起書名的都是我心目中的經典。我推薦的第一名是「極刑」,

再來是「迷藏」和「地圖」,另外又選了「叢林之神」、「不死藥」、「玩具」這幾

本劇情還蠻特別的給他。他的閱讀速度和以前一樣快,沒幾天就看完,這天我們

一起在辦公室裡邊畫海報邊聊天,他跟我抱怨「極刑」太血腥,害他看完吃不下

飯。


「誰知道你膽子那麼小,」我邊剪著色紙邊說,「謀殺案你不是看得津津有味嗎?」

「那不一樣啊!」王吉利大聲抗議,「那真的描寫得太噁心了好不好,一想起那

個血淋淋的畫面我就想吐。」

「撇開這個不談,你不覺得那個故事真的很棒嗎?想想看,會動的蠟像…」

「別再討論這本了,來聊聊『迷藏』吧。」王吉利打斷我,「我很喜歡這一本。」


「迷藏」這個故事是講時空錯置的故事,兩個人在城堡玩捉迷藏,沒幾分鐘躲著

的那個人就突然消失了。我記得看完那個故事之後每次看到小朋友在公園玩捉迷

藏我都會覺得毛毛的。


「我覺得『迷藏』比『極刑』還恐怖耶,因為它好像會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之中,」

我說,「比如說我們這一秒鐘還這麼近,或許我轉頭丟個垃圾你就突然因為時空

轉移的關係被變到木柵動物園,那不是很可怕嗎?」


「不會啊,我可以去貓空喝個茶再回家。」王吉利笑著說,「我倒是想到要是一

顆泰國的榴槤,突然發生時空轉移之後掉在坐在蘋果樹下的牛頓頭上,歷史就會

改寫了吧?」

「嗯,他應該會花一輩子的時間追查是誰拿榴槤砸他,就不會發現萬有引力了。」

我笑,「那這樣我理化小考應該可以考高分一點,我到現在還搞不懂這玩意。」


「如果能自由控制這種現象的話就等於是有了任意門加時光機,」王吉利說,「雖

然不一定能阻止事情的發生,但至少可以目睹事實的真相。」

我突然想起那個拿走我八千塊的「王先生」,如果我有時空轉移的能力,他跑到

哪兒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甚至可以用我每天練習的拳擊招數,先給他一個左勾

拳,再賞他一個飛踢。


我想得正開心,眼前突然一黑。我嚇了一大跳,不會吧,時空轉移還真的說發生

就發生?天哪,我在哪裡?是在時空轉移的途中還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裡?

「阿貝!」喔,好熟悉的聲音,是館長在叫我,她跟我一起被變過來了嗎?

「停電了妳還不快出來幫忙?」聽得出館長有點生氣,如果我再不趕快出去可能

真的會被踢到火星。


(34)

一片黑暗中我跌跌撞撞的摸到門邊,出了辦公室之後亮多了,幸好緊急照明燈適

時的發揮作用,不然館裡一大堆人你擠我我推你的,出了什麼意外就糟了。現在

是下午五點,天也快黑了,如果等到天黑電還不來…嘿嘿,今天就可以提早下班

了吧!我在心裡打著如意算盤。


館長正在用手機聯絡電力公司,「原因還在查?是,好的,請你們盡快修理好嗎?

我們這邊的地址是…」唉,妳真是的,打什麼電話呢?壞了就是壞了幹嘛一直催

人家修呢?提早閉館不是很好嗎?我在心裡還在嘀咕,講完電話的館長把我拎到

大門旁邊,對還搞不清狀況的我說:「妳就站在這邊,不准亂跑!」


「站在這邊幹嘛?」我疑惑的問。

「當然是注意一下有沒有人沒借書就跑出去啊!」館長理所當然的說。

「要一個一個開包包檢查嗎?」我覺得責任重大。

「如果讀者肯給妳檢查就檢查啊。」

「那如果讀者不肯呢?」我想應該有很多人的包包跟我一樣塞得亂七八糟,跟垃

圾堆沒兩樣吧?有時心血來潮整理包包,會在裡面發現三天前沒吃完的早餐、好

不容易中獎卻忘了去換擺到過期的發票、被壓成薄餅狀的曼陀珠…(不會只有我

這樣吧?)


「如果讀者不肯那…那也沒辦法啊。」她回答得很心虛,「妳也不能拿槍指著他

的頭逼他呀,就讓他出去就好了。」

「不肯檢查的人也可以出去?」我腦袋一下轉不過來,「那幹嘛還要檢查?」

「嗯,哎唷,不肯檢查的人一定是少數啦。」一聽就知道她是在自我安慰,「妳

就請讀者配合一下,開一下包包,看看裡面有沒有我們館的書,如果有就問他借

了沒有,如果還沒借就請他到櫃臺填單子借書,就這麼簡單。」


「如果他騙我呢?明明沒借卻說借了,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啊,電腦又不能用。」

「嗯…說得也是,可是都不檢查好像也怪怪的。」館長越來越煩躁,「那算了,

不要檢查好了。可是妳還是留在這邊好了,至少可以嚇嚇他們。」

「喔。」我心酸的點點頭。為什麼把我擺在門口就可以嚇人呢?這句話背後的含

意到底是…?


丸子氣喘吁吁的從門外跑進來,對館長說:「我都檢查過了,電梯沒有關人,樓

梯間的緊急照明燈也都有亮。」難怪我一直沒看到她,原來是去檢查電梯了啊。

「那好,辛苦妳了。」館長拍拍丸子的肩膀,「妳回櫃臺幫忙借還書吧,我再去

館內巡一下,阿貝妳就留在這裡,不要動喔!」


我站在門邊看著鬧鬨鬨的館內,心裡暗自覺得好笑。明明就停電好一陣子了,窗

外那一點點自然光和幾個緊急照明燈哪夠亮啊,可是讀者們好像都沒有離開的意

思,三五成群的聊起天來,小朋友們更是開心的不得了,在館裡面跑來跑去,嘻

嘻哈哈的把這邊當公園。等一下就算天黑,大家大概也還是不會走吧,我想他們

可能會去買一些蠟燭過來,然後在圖書館裡來個「秉燭夜遊」,賞月兼烤肉…


(35)

我正在胡思亂想,一個小姐氣呼呼的衝到櫃臺,拍著桌子指著館長和丸子大叫:

「妳們快點打電話叫警察,裡面有一個神經病威脅說要打我啊!」話才講完,一

個三十多歲塊頭很大的先生也出現在櫃臺,對著那個小姐叫囂道:「叫警察?妳

敢叫警察試試看!警察沒來之前我就先在妳臉上劃一刀!」說著他從褲袋掏出一

把水果刀,在一旁看熱鬧的讀者群開始尖叫。


「先生,你先把刀放下好不好。」館長和顏悅色的對那位先生說,「我們這邊有

很多老人和小朋友,你這樣會嚇到他們。」

「我不拿刀怎麼行呢?我不拿刀她不怕啊!」他惡狠狠的說道,「我告訴妳,這

刀不是我帶來的,是她帶來的,她才是危險人物啊。」


「是我帶來的又怎樣,我帶了一個蘋果來當點心,不帶刀怎麼削皮?」那小姐不

知怎麼的一點也不怕他,像潑婦罵街般的指著那個先生罵,「我在位置上削我的

蘋果關他什麼事,他硬不准我削耶!你們說他是不是神經有問題?說啊!」


「小姐,我們是有規定館內不能吃東西。」館長說。

「看吧!」那個先生發狂似的大笑,「妳還敢說妳沒錯?妳這個瘋婆子這麼沒公

德心,今天我不給妳一點教訓我看妳是不會怕喔。」


「先生,你先把刀放下好不好。你們之間有什麼爭執,可以到我們辦公室裡去講,

在這邊講的話多少會影響到別人看書。」

「對啊,吵死了!你們還不把這兩個神經病趕出去!」一個老伯伯抓住時機怒罵。

「關你什麼事?你不要太過份!別以為你年紀大我就不敢揍你!」那個先生又抓

狂作勢要衝過去,王吉利趕緊推著書車過去把他擋下來。


「現在是怎樣?你們要合起來一起對付我是不是?好啊,人越多越好啊,我很久

沒有大開殺戒了。哼!」那個先生目露兇光,離他很遠的我看了都會不寒而慄。

「你不要太囂張喔!不要以為我會怕你,有刀又怎樣?這邊這麼多人,一人吐一

口口水都淹死你!警察局就在樓下,等一下警察來我看你還敢不敢這麼囂張!」


「報警?」那個先生冷笑一聲,走近櫃臺把電話線割斷,「沒電話怎麼報警?」

「不要笑死人了,你是非洲來的啊?」那個小姐從包包裡摸出一隻手機,用嘲諷

的口氣說,「這個叫做手機,不用電話線也可以打電話喔,要不要我示範怎麼報

警?還是你要試試看那把水果刀可不可以把手機砍成兩半?」

「我幹嘛砍手機?」那個先生哈哈大笑,「我把妳手指切了看妳怎麼打?」


現場的火藥味越來越高,我還在擔心事情不知該怎麼收場,一個太太忽然從離櫃

臺很遠很遠的地方大叫:「我已經報警了,快把鐵捲門放下來,別讓他跑了!」

「阿貝,快點!」館長很快的向就在門邊的我下達指令。

我趕緊伸手按鐵捲門的按鈕,那個小姐洋洋得意的大笑,那個先生慌了,趁著鐵

捲門緩緩下降的當兒,他像發狂的野獸似的往大門衝過來。


(36)

「別讓他跑了!抓住他!」那個小姐指著我大吼。手無寸鐵的我,情急之下也只

好冒著生命危險想辦法抓住他,但還沒碰到他,失去理智的他就拿著刀刺過來。


沒想到在圖書館也有可能因公殉職啊!我懷著悲壯的決心面對他,在那電光火石

的一瞬間,拳擊健身教練凱西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側勾拳、勾拳、踢、踢!

很好!」我的身體神奇的自己動了起來,就像反射動作一樣,巧妙躲過了他亂揮

的水果刀,還一腳踢中他的要害。他痛得鬆開原本緊握著刀的手,那把水果刀哐

啷一聲掉在地上。


「先生,請你配合到我們局裡走一趟。」隔著鐵捲門,帶頭的警察先生這麼說。

他的身後還站著兩個警察,救兵總算到了!剛剛還張牙舞爪的那個先生,現在看

起來沒啥威脅性,倒在地上直哎哎叫,痛得站不起來。我趕緊趁這機會開鐵捲門

讓警察們進來。他們很快的把那個先生架走,那位歇斯底里的小姐跟館長也跟著

到警察局去。事件告一段落,丸子興奮的向我衝過來,緊緊抱住我:「阿貝,妳

嚇死我了,妳好厲害喔!」


王吉利跟在她身後冒出來,「是啊,看不出來妳還練過功夫啊!以後跟妳在一起

可得小心點,萬一得罪妳下場一定很慘。」他裝出害怕的樣子說。

「怕了吧?知道就好。」我說。

「阿姨,妳好厲害喔。」幾個幾乎天天來、幾乎天天被我罵的頑皮小男生也圍過

來,「妳踢得很用力對不對!我看他都站不起來了。」


「我想一定斷掉了吧!」其中一個戴著橢圓眼鏡的小男孩說。

「就算沒斷掉應該也會流血!」另一個胖嘟嘟的小男孩接著說。

「就算沒流血也一定會腫起來!」看起來最聰明的那個小男生下了結論。

「所以你們以後要聽阿姨的話喔。」我彎下腰,笑容可掬的對他們說,「阿姨要

是真的生起氣來,會像剛剛一樣,很恐怖唷!」


「哪會恐怖,一點也不恐怖!」看起來最聰明的那個小朋友馬上反駁,「那樣打

壞人超帥的!好像在拍電影喔!」

「是啊,超厲害的呢!」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我面前的丸子一臉活見

鬼的驚恐表情。我覺得奇怪,一回頭我也傻眼了。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跟阿貝

一樣,只能用「活見鬼」三個字形容。


「啊!」戴眼鏡那個小男孩突然大叫,「你是以前幫忙抓小偷的那個叔叔!」

連小朋友也認出來了,所以不是我跟丸子都同時眼花,而是他真的回來了!那個

拐了我八千塊拐了丸子兩千塊合計拐走兩個弱女子一萬塊的大騙子「王先生」回

來了!這傢伙竟然有臉回來,膽子還真大!



「還有人記得我,太好了!我還以為大家一定都忘記我了呢。」他像以前一樣,

一講話臉就紅紅的。哼,少來這一套!別以為長得帥就不打你,我照打!以前是

我年紀輕不懂事,現在的我絕不會再上當!


「你來幹嘛?」丸子面無表情的問,看得出她很勉強的壓抑著憤怒的情緒,「現

在停電黑得很,你還是別進來得好。」

「沒關係,我本來就不是來看書的。」王先生掏出錢包,拿出厚厚一疊千元大鈔,

「我是來還你們錢的。」


(37)

我和丸子盯著那一疊千元大鈔,兩個人都遲疑著沒伸手去拿。王先生不曉得是不

是又在演戲,自顧自的說:「啊,現在停電妳們很忙對不對?我來得真不是時候。

沒關係,妳們忙吧,我明天再來好了。」說著他把錢又收進錢包,和我們揮揮手

說再見然後就走掉了。


「他走掉了。」我無意識的吐出這麼一句。

「嗯,帶著錢走掉了。」丸子的聲音聽來有點懊惱,「剛剛聽到他要還錢我完全

嚇呆了,好怕又是另一個陰謀。阿貝妳也這麼想嗎?」

「不,我在想我們之前會不會誤會他了。」我搖頭道,「所以不好意思把錢拿回

來。」


「不可能的啦,阿貝。妳不是看到他皮包裡面有王吉利的身份證嗎?他不是騙子

就是小偷啦!」

「喔,剛剛那個人就是妳們之前遇到的騙子嗎?」王吉利插嘴道。

「他才不是騙子呢!上次我有看到他把小偷抓起來!他是好人!」一直窩在我旁

邊不走的小男孩義憤填膺的說。丸子苦笑著沒再說話,我也是。


沒多久電來了,丸子回櫃臺、我和王吉利回到辦公室繼續作海報。我的手雖然一

直沒停下來,但完全心不在焉,剪壞了好幾張海報紙,當王吉利開口跟我講話的

時候,我還被他嚇了一跳。我完全忘記他也在同一個房間裡。


「妳在想什麼?」王吉利小心翼翼的、深怕說錯話似的問。

「我也不知道。」這倒是實話。我的腦子亂七八糟的被各種猜測塞滿,理不出一

點頭緒。

「剛剛那個男的是妳喜歡的型吧。」王吉利故作輕鬆的說。

「是每個女生都會喜歡的型吧。」我笑。

「真是讓人羨慕啊,如果我也長成那樣該有多好。」他裝出沮喪的樣子說。


「作家不用太帥,自然會有女生靠過來。」我說,「說不定有一卡車的女生很欣

賞你的文采,只是你沒發覺而已。」

「一卡車太多了,我的功力大概只能一次對付一個。」他開玩笑道。

「你看起來是很專情沒錯。」我盯著他的眼睛瞧,「聽說眼睛小的男生比較專情。」


「這都讓妳看出來了!我的確不是水性楊花的男生。」他一臉驕傲的說。

「所以你到現在還是很喜歡月光學姊對不對?」

「啊?!」王吉利慌慌張張的搖頭,「沒有啊。」

「你就乾脆一點承認算了嘛,喜歡就喜歡幹嘛偷偷摸摸的,我又不會告訴她。」

我丟出最後的殺手鐗,「虧我還把你當好朋友看,什麼都跟你說。」然後我轉過

身背對他,假裝生氣不理他。


王吉利開始猶豫,考慮了一會兒之後他說:「好,我們來交換。」

「交換什麼?」

「算是交換秘密吧。」他說,「妳可以問我一個問題,我答應妳我一定會老老實

實的回答。但是妳也要讓我問一個問題,而且要老老實實的回答。這樣才公平。」


哈,聽起來挺有趣的嘛!「好,除了體重和三圍以外的問題隨你問。你問吧!」

我爽快的答應。

「可是我還沒想到要問什麼。我先保留發問權,妳可以先問我。」

「好,我問囉。把你跟月光從認識到現在的故事通通講出來!」

「喂!」王吉利馬上抗議,「哪有人這樣問的啊?」


「這是申論題。」我慢條斯理的說,「說吧,我洗耳恭聽。」


(38)

王吉利這傢伙話匣子一開真的很恐怖,足足花了三十分鐘才把他和月光之間的故

事講完,不過他好歹也是作家,說故事的功力一流,這半小時的講古毫無冷場,

我聽得入神,對故事裡癡情的男主角(也就是王吉利)同情得不得了。


王吉利說月光是第一個真心稱讚他的人,因為有她的鼓勵,他才開始努力學畫畫、

學寫作,要不是她,他不可能會發現自己有創作的才華。然而他對她的仰慕之情

只能藏在心裡,因為很照顧他的兩個學長也都同時喜歡月光,而他們都比他優秀

太多太多,月光不可能看得上他。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陪在月光身邊,但在她眼中

他永遠只是聽話的小學弟。


「所以你打算一輩子暗戀下去嗎?」聽完他的故事,我忍不住提出這樣的疑問。

「不,我已經告訴她了。」王吉利說,「三個月前我把第四本書的稿子給她,那

是寫我和她之間的故事,我請她看完之後,再給我一個答覆。」

「就是那本『沒有人』?」

「嗯,我就是那個『沒有人』。」他有點哀怨的笑著說,「就是從頭到尾女主角都

沒發現有這個人存在的那個倒楣鬼。」


「那她給你答覆了沒?」

「我還在等。」他說,「我把結局那一頁留給她,就看她要怎麼畫。」

「這真是史上最迂迴的告白方式。」我忍不住讚嘆道,「你還真耐得住性子等啊。」

「其實我已經開始後悔了,因為自從講了之後,每次見面都很尷尬。」他抓抓頭。


「那你覺得成功的機率…高嗎?」我忍不住又問了個犀利的問題。

「當然是很低啊。」王吉利竟然還能邊笑邊說,「不過說出來很爽。」

「本來還覺得你是認真的,看你嘻皮笑臉的樣子又覺得你在呼攏我了。」我皺起

眉頭,「哪有人被拒絕還笑得出來的。」


「我也搞不懂。我一直以為我對學姊的感情,就是『愛』沒錯;可是我完全無法

想像和她在一起之後生活會變怎樣?越想越覺得維持現在這樣可能比在一起更

好。雖然我每天都在寫愛來愛去的東西,可是我竟然沒辦法確定什麼才是愛!

如果有像溫度計那樣的東西可以測量出愛的程度,該有多好?」

「我一定要跟你握個手。」聽到王吉利跟我有一樣的困擾,我忍不住對他伸出手,

「我也超想要一個可以測出愛不愛的機器。我總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喜歡誰。」


「妳不是喜歡我嗎?」他的手很自然的握住我的手,「我還以為我要是被拒絕的

話,妳一定會很高興呢。」他對我眨眨眼睛,笑得很詭異。


王吉利的話像五雷轟頂似的重擊我的腦袋,剛剛這半小時我在幹嘛?我認真的和

他討論他跟月光之間的未來、我希望他可以得償所望,為什麼聽到他親口說他喜

歡月光,我一點也不難過?我一直以為我是喜歡王吉利的,我們明明這麼聊得來

不是嗎,不會有人比他更適合我了啊…


為什麼手被他緊握著卻連一點心跳加速的感覺也沒有呢?我想我的心臟一定壞

掉了。


(39)

隔天,開館前五分鐘,丸子神秘兮兮的從包包裡拿出一隻筆,秀給我看。

「阿貝妳看,我昨天特地去買了驗鈔筆。」她的表情十分認真,「如果那個王先

生哪天真的來還錢,我一定要當場驗驗看是真鈔還是假鈔。」

「在他面前驗?不太好吧。」我說。

「有什麼好怕的,是他先騙我們的耶!」丸子理直氣壯的說,「我還要每一張都

驗,讓他尷尬到死。」


「我看妳不如直接報警好了。」我嘆口氣。

「妳這話什麼意思?天啊,妳不會這麼快就相信他了吧?!」丸子驚叫道。

「我只是覺得他就算要騙我們也不會笨到給假鈔。」我聳聳肩。


開館後不久,王先生真的出現了。昨天停電很暗沒看清楚,今天在燈光下再看到

他,我發現他好像瘦了,而且氣色不太好,嘴唇白白的沒啥血色。他一如往常的

穿著黑色T恤,頭髮比以前長了些,坦白說還是怎麼看怎麼帥。如果他真是騙

子,我不懂他幹嘛這麼辛苦,憑他的臉蛋一定有許多有錢的名女人願意養他才對

啊,難道說騙人是他的興趣?


「嗨,我又來了。」他微笑著走到櫃臺,站在我面前,「早安。」

「早。」我機械式的回答道。我也對著他笑,但我相信我笑得很僵。我真搞不懂

我是怎麼回事,幾天前我還恨他恨得牙癢癢的,巴不得挑斷他的手腳筋然後再放

一堆螞蟻在上面舔他的傷口洩恨,可是當他一出現,特別是他掏出一疊鈔票的那

一瞬間,過去那些不愉快的記憶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且當他看著我的時候,

我竟然不自主的心跳加速!為什麼呢?原來…原來我是一個見錢眼開的女人?


「昨天我來得不是時候,後來電來了嗎?」他問。

「嗯,你走了以後不久電就來了。」我發現王先生好像變得健談一些,以前他很

少主動找我講話的。

「停電真的很糟糕啊,幸虧昨天沒有小偷趁火打劫。」丸子意有所指的插嘴道。


「還有小偷敢來啊?」王先生眉頭一皺,「除了上次抓到那個之外,還有別人?」

「不不,自從你離開之後,小偷就沒再出現了。真的好巧喔。」丸子用諷刺的口

吻酸溜溜的說著,可是王先生完全沒特別的反應,甚至還很開心的說:「真的嗎?

那我就放心了。」


接著他又拿出錢包掏出一疊鈔票遞給我,說,「對不起,這些錢早就該還妳們了,

希望沒有帶給妳們太多不方便。」丸子從我手中一把把錢搶過去,迫不及待的

拿出驗鈔筆在王先生面前一張一張的驗。他不但一點尷尬的樣子也沒有,還問

丸子驗鈔筆用完之後可不可以借他玩一下。


「你好一陣子沒出現,我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我說。

「其實是真的差點回不來沒錯。」他一臉餘悸猶存的說,「那天離開派出所之後,

我在回家的路上被車撞了,在床上躺了好幾個月呢。」


「可是你看起來好好的啊。」丸子一臉不信,「是撞斷腿還是撞斷手啊?」

「是撞到頭。昏迷了幾個月,上星期才醒過來呢。」他撥開瀏海,露出額角的一

道傷疤,指給我們看。「縫了十針喔,醫生說我能醒過來真的很幸運。」


昏迷不醒幾個月之後又醒過來這種事不是只會發生在電視劇裡嗎?我到底該不

該相信他?


(40)

我還在天人交戰,王先生突然開口問,「可以幫我查一下我有沒有辦過借書證嗎?

我以後應該會很常來,如果還沒辦過,我想辦一張。」我向他要了身份證,把身

份證字號輸入電腦,結果他七八年前曾經在別的分館辦過,要補發要再交50塊

錢工本費。他說他要補辦,付了錢之後我請他先去書庫逛逛,十分鐘後再來拿。


趁著他不在,我和丸子仔細的研究他的身份證,丸子還煞有其事的拿著驗鈔筆東

照照西照照,不過我們不是警察,看了半天也分不出這張身份證是真是假,唯一

可以確定的是身份證上的照片是他沒錯。如果這張身份證是真的,那他的名字是

王小平,生日是4月26日,他爸爸叫王又鈞,媽媽叫蔡雪華,配偶欄是空的,

職業欄寫的還是學生,戶籍地址在我們館隔壁巷子。


「我們會不會真的誤會他啦?」我邊KEY IN邊喃喃說道。

「哎唷阿貝,妳清醒一點好不好,妳不是看過他皮包裡有王吉利的身份證?這張

證八成是他偷來之後再把自己照片貼上去…假的啦!說不定他皮包裡有幾百張

身份證都不一定。」

「嗯,現在就只剩這個問題了。」我沒理會丸子,暗自下了決心。


王先生十分鐘後回到櫃臺,我把新的借書證交給他,接著單刀直入的問:「請問

你認識一個叫做『王吉利』的人嗎?」

王先生先是搖搖頭,但很快的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說道:「我上次在你們這邊撿到

一張身份證,好像就是這個名字耶!」接著他掏出錢包翻了翻,欣喜的抽出一張

身份證給我,確實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一張身份證沒錯。


「這張就是我出車禍那天在你們這邊撿到的,從書裡掉出來的喔,我撿到之後本

來想寄回去給他的,隔太久都忘了。對了,妳怎麼會知道啊?妳認識他嗎?」

「他是我們這邊的義工。」我說,「我會幫你還給他。」

「你們這邊還有缺義工嗎?我也可以報名嗎?」王先生眼睛閃閃發亮的說。

「嗯,這要問我們館長耶。不過她今天去開會,一整天都不在。」

「沒關係,反正我以後會很常來。」他臉上還是掛著笑容,又問:「一張證可以

借幾本書啊?」


「五本。」

「太好了,我剛看到好多本書都想借,我現在去拿。」說著他又轉身往書庫那兒

走,光看背影都看得出他心情很好。

「他好像變了一個人。」我對丸子說,「他以前比較木訥呢。」

丸子憂鬱的望著書庫那兒說道:「其實我很希望是我誤會他了,可是一旦開始懷

疑一個人,就很難再去信任他。妳覺得呢?」

「我應該會相信他吧。」我說,「反正錢已經拿回來了,相信他也不吃虧啊。」


王先生抱著一疊書走回來,他借的不是克莉絲蒂、不是倪匡、不是金庸、而是漫

畫版的尋秦記。雖然我也喜歡看漫畫,可是對港漫一向沒啥興趣。

「你喜歡看漫畫啊?」我邊刷條碼邊問。

「我喜歡看不用花腦筋的書。都是字的我不喜歡。」他說。


我本想推薦幾本我覺得很棒的書給他,聽他這麼一說我只好把話吞回肚子裡沒再

多說什麼。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銀杏太妃糖
  • 居然出現我的名字=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