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下午我把王吉利的身份證還給他時,他非常驚訝。我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他,他聽

得一愣一愣。後來他問我有沒有再去查證,我說不必了吧,我打算相信他。


「妳真的太容易相信別人了。」他不以為然的搖頭,嚴肅的說。

「我才覺得你太容易懷疑別人呢。」我頂回去。

「妳不是說他家離圖書館很近?妳把地址給我,我去按門鈴看看他有沒有騙人。」

「我怎麼能把讀者的資料告訴你呢!」我生氣的說。

「不說就算了,我找機會跟蹤他。」王吉利賭氣的說。


「你這麼閒啊,都不用寫書了喔?」我故意找他碴。

「我哪知道下一本要寫什麼,說不定根本沒有下一本了。」他悻悻的說道,「不

過這幾天新書就會出了,到時候就知道了。」

「書就要出了?那你不會問一下出版社編輯結局到底是什麼啊?笨!」

「哪能讓出版社知道我們一起合作我卻連結局都沒看過啊?」他吼道。


隔天王小平又跑來,除了還漫畫之外,他還要求見館長。我原以為他說想當義工

是開玩笑的,沒想到他是來真的。


「你不用上班嗎?」丸子問得非常直接。

「要啊,不過上班時間離開幾個鐘頭沒關係。」他笑著說。

「是喔?公司你家開的啊?」丸子酸溜溜的諷刺道。

「妳怎麼知道?」王小平一臉驚訝,我跟丸子當然比他更驚訝。


他說他們家是開小型貿易公司的,公司不大只有十幾個人,現在是他爸在管,過

幾年之後會傳給他。他說他爸小時候管他很嚴,但長大以後反而變得和藹多了,

而且他爸本來就常來我們這兒看報紙,對我們館的印象很好,昨天他跟他爸提到

想來圖書館當義工的事,他爸不但沒反對還很支持。


「你們應該認得他吧,他幾乎天天來啊。」他比手劃腳的描述道,「我爸不會很

高,頭髮有點白,都穿襯衫灰西裝褲,提一個咖啡色的公事包…」

「喔喔喔!」我跟丸子聽了猛點頭,「就是經常跟黃伯伯在一起的那個伯伯!」


王先生他爸是每天開館前就站在鐵門外的「搶報紙阿伯聯盟」的固定成員之一,

印象中他最愛看的是工商時報和經濟日報,幾乎天天碰面但因為他從不借書,所

以我們連他姓什麼都不知道。至於黃伯伯,在我們館員間則是赫赫有名了,因為

他非常喜歡出問題來考我們,只要我們答不出來或答錯,他就會很開心。相反的

如果我們很快就答對,他的臉馬上會垮下來,然後不發一語的默默離開。


大家或許不知道,其實圖書館員有一項工作叫做「參考服務」,一言以蔽之就是

「有問題找圖書館員就對了。」就連現任圖書館員的我,也是在讀圖書館學課本

的時候,才知道圖書館員可以這樣用。理論上圖書館員有義務回答讀者詢問的任

何問題,從廁所在哪裡、到康熙字典裡到底有多少個字等困難度天差地遠的問題,

館員就算答不出來,也至少得告訴你在哪本書或哪個資料庫能夠查到資料。


(42)

一般說來讀者只會請我們幫忙找書,就算不知道書名,至少也能講出想看哪一大

類的書籍,遇上這種讀者只要使出「一指神功」,告訴他往第幾架找就OK。比

較難應付的是故意要考你的老先生還有連自己要問什麼也搞不清楚的小朋友。


別以為老先生們都只知道喝茶看報,我們館裡也有學有專精又挺寂寞的老先生,

當他想找人聊聊,他就會跑來櫃臺問問題。你查得滿頭大汗,資料庫速度老是很

慢,他在旁邊碎碎唸著幾十年前他還是學生時的往事,一點也不著急。費盡千辛

萬苦找到他要的答案,他好整以暇的跟你說:「我知道啦,這麼簡單的問題我怎

麼可能不曉得呢?我只是想看看你會不會而已啊,現在的年輕人都不重視傳統文

化了啊…」


拿黃伯伯來說好了,他最喜歡考我們某個字怎麼念,通常都是輸入法也打不出來

的怪字,必須要扛出我們的「鎮館之寶」康熙字典慢慢查;我們查得越慢越著急,

他就越開心。不過後來我發現一個網站可以用筆劃查這種怪字,他問的問題再

怎麼難也可以在兩分鐘之內K.O,這下黃伯伯可難過了,兩分鐘哪夠他抒解寂寞

呢?以前的苦日子才起個頭我們就查好了,那多無趣啊?


山不轉路轉,幾次經驗後他改採「字海戰術」,以前一次來問兩個字,現在一次

來問十個字,薑是老的辣,我們只能甘拜下風。


另外一群「問題」族群是小朋友,他們提出的問題通常都是很急迫,明天就要交

的作業。雖然說網路很發達,最近YAHOO還推出了「知識+」這種東西造福全

國想偷懶的小學生,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小學老師們還是可以想

出辦法「磨練」小朋友,逼他們一定要學會如何查資料。老師會規定不是有寫答

案就好,還需附上資料來源,當老師規定資料來源不能是網路時,小朋友就只好

乖乖跑圖書館啦!


有的小朋友比較害羞,不知道怎麼找資料又不敢問,在櫃臺前面晃過來又晃過去,

問他有什麼事他都說沒事。遇上這種小朋友通常我們的同情系統就會自動啟動,

好幾個人一起出動幫他找資料,不管多麻煩,只要他一句小小聲的謝謝就能讓我

們非常欣慰,覺得這份工作真是有意義。


另一種極端的小朋友是完全不想辦法就纏著你不放,把書拿給他還不夠,還得要

幫他翻到老師要的那一頁他才會放過你,遇上櫃臺人很多,沒辦法馬上幫他查書

的時候,幾分鐘內他就可以從活蹦亂跳變成滿臉淚痕,哭著說明天被老師處罰都

是我們害的。


要幫小朋友查資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的小朋友會很執著於老師出的題目,非

得要找到書名跟作業題目一模一樣的書才行,例如有一個小朋友說老師要他們帶

一本「北斗七星的書」,雖然我們找到很多天文學的書上有寫,例如「天文入門」、

「認識星座」等等,但是他就是固執的一直搖頭說:「這不是北斗七星的書。」


(43)

王小平說他喜歡小朋友,如果來這邊當義工,以後小朋友要問問題、查資料的時

候他就可以幫上忙。館長和他約了時間面試,確定他不是壞人之後(她偷偷問了

醫院,確定他真的昏迷好幾個月),他正式成為咱們圖書館的一員。館長讓他如

願以償,請他負責當兒童室的「找書義工」。


有他幫忙分擔找資料的工作,當館員的我們還真輕鬆不少,雖然他找資料的技巧

比不上我們,可是他很有耐心,從來不會露出不耐煩的樣子,小朋友們和他相處

過後都很喜歡他。為了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原本就很愛問問題的小朋友,更是火

力全開的卯足勁提出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問題,讓他難以招架。


「為什麼蜘蛛走在蜘蛛網上不會被黏住?」

「蝦有幾隻腳?」

「三姑六婆是哪三姑哪六婆?」

「為什麼要叫『馬路』不叫狗路牛路豬路?」

「為什麼很厲害的人要叫『高手』不叫高頭高腳高腦?」

「世界上最香的花是什麼花?」


有時候看王小平被問得頭昏眼花,我們會過去幫忙,例如這天有個小朋友得意的

出了一個難題:「被蛇追的時候應該要直的跑還是S型的跑?」王小平查了好幾

本百科全書,只查到蛇是怎麼移動的,但就是查不到人該怎麼跟蛇賽跑才會贏。


「阿姨妳也不會吧!」那個三角臉的小毛頭趾高氣昂的對我奸笑。

「我說人活得好好的幹嘛跟蛇賽跑呢?」我說,「你不要去惹蛇,蛇就不會追你

了啊!」

「可是我們老師說過『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小毛頭引經據典的搬出老師的

名號,「雖然我不會故意去惹蛇,但是我也可能不小心踩到牠啊!」


「蛇沒有那麼笨啦,牠們都會躲起來。」我試著轉移話題。

「還是有可能有一兩隻很迷糊沒藏好的吧。」小毛頭可沒這麼好打發。

「那…被蛇追的話你可以爬到樹上啊!」

「拜託,蛇會爬樹好不好。」小毛頭鄙夷的望著我,不屑的說。


「那…被蛇追的時候就跳進小溪裡面!」

「拜託,蛇會游泳好不好。」小毛頭臉上的表情更不屑了。

「我知道了!蛇最怕老鷹,所以你被蛇追的時候,學老鷹叫就可以了!」

「我又不知道老鷹怎麼叫。」


「哎唷,哪這麼麻煩,到野外的時候穿防咬衣不就好了。」我額頭上的青筋已經

氣到浮起來了。

「新聞上說有時候蛇也會跑到家裡啊。我總不能一天到晚都穿著防咬衣吧!」

「搞不好直的跑S型跑都一樣會贏。」我又想了想之後說,「台灣的蛇不是通常

都很小隻嗎?」


「那萬一我出國的時候遇到大蟒蛇怎麼辦?」

「你這麼怕就不要出國啊!」

「可是我喜歡坐飛機啊!」

「那你可以從台北飛高雄、高雄飛台北來回坐個十次就好啦!」


「呃…」王小平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斷我們,「我可以插個嘴嗎?」

「你查到了嗎?」我和小毛頭異口同聲興奮的問。

「不,我還是查不到。」他搖頭,「不過在野外通常有很多樹,還是要看四周的

狀況來決定怎麼跑才對,如果一定要直的跑或S型跑,反而很容易撞到樹吧!」


這不是廢話嗎?誰會笨到明知道會撞到樹還堅持不閃的啊?可是小毛頭聽完卻

一臉佩服的說:「叔叔你好厲害喔,這樣以後我就不怕被蛇追了!」什麼嘛,虧

我想得那麼認真,結果我說的就都是笨蛋答案、王小平說的就都是正確答案,真

是沒道理!就算王小平跟他說:「蛇要追你的話就躺在地上裝死就好啦!」他一

定也會很開心的說:「叔叔你好厲害喔…」


(44)

王小平不只是有小朋友緣,而且還是師奶殺手,好多媽媽都到櫃臺探聽他到底是

何方神聖,他只要傻笑不用講話,就可以得到大家的稱讚,例如陽光帥氣啦、彬

彬有禮啦、風度翩翩啦等等。雖然我們的志工背心醜不拉嘰,而且還是鮮豔的桃

紅色,但衣服真是看人穿的,穿在王小平身上它突然變得很好看。請他幫忙的人

很多,都是請他幫忙找書、找資料、或是制止太吵的小朋友,總之都是用不到什

麼力氣的工作。


王吉利和他一比就很倒楣,來了很久了但都沒人有興趣知道他是誰,對他也沒啥

印象,他穿著志工背心在館裡面走,就會一直被讀者抓去換燈管、澆花、撿紙屑、

甚至連馬桶塞住都叫他去通。我們看在眼裡也會覺得他挺可憐的,有時真想在他

背心上加上「名作家」三個字,看能不能幫他提升一點好感度。


我們本來以為王小平和王吉利會變成好朋友,畢竟我們館裡除了偶而來幫忙的大

頭以外,就只有他們兩個男生,可是他們不知為何兩個很少交談,見了面就是點

頭笑一下,然後就各忙各的。


這天王吉利和我在辦公室弄書展要用的海報,邊做邊聊三毛的作品,她是我國中

時很喜歡的作家之一,她寫的「撒哈拉的故事」、「哭泣的駱駝」、「鬧學記」等等,

我都看了N次,以前沒有什麼旅遊節目可看,對沙漠的瞭解僅止於課本上的小

小張圖片,一點都感受不到它的遼闊和神秘。還記得那時每次跟媽媽吵架的時候,

就很想學三毛離開家到處流浪,不過我頂多流浪到家裡對面的公園約一個小時,

就會受不了蚊子叮跑回家。或許我天生就不適合流浪吧!


除了愛看她描寫的沙漠趣事,我還喜歡看她的愛情故事。好羨慕她不管到哪裡都

能有美麗的邂逅,照片中的三毛不是典型的美女,頭髮很長蓬蓬的,有種吉普賽

的味道。對當時的我來說那樣的打扮實在很奇怪,但是外國人大概會覺得那樣很

好看吧?不然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被她迷得團團轉?


王吉利說他也是國中時看過三毛的書,不過只翻過最有名的「撒哈拉的故事」,

他說看完書最大的感想是「這女的打扮得真奇怪。」我們之所以會突然聊到她是

因為昨天電視新聞的一則報導,有位作家對三毛提出質疑,說她故事裡的許多內

容都不是真實的,大家都被她騙了。今天一早開館就有幾個讀者跑來借她寫的書,

大概是想看看新聞說的是不是真的。


「新聞上說根本不是荷西苦戀他六年,而是她倒追荷西。」王吉利邊說邊搖頭,

「不過當事人都死了無從查證,就算是朋友的看法也不一定是真的吧。」

「是啊,我聽了雖然很震驚,但倒不會覺得她故意騙人。」我站在三毛這邊,「又

不是寫傳記,寫的人高興,看的人開心就好啦,幹嘛雞蛋裡挑骨頭。」


「爭論的點好像是她寫的到底是『散文』還是『小說』。」王吉利歪著頭想了一

下之後繼續說,「小說可以天馬行空,但散文給人的感覺應該比較接近真實。」

「這很難分吧!那你寫的那幾本書算是小說還是散文?」我糗王吉利,「還是大

家都以為是虛構的小說,只有你跟月光知道那是真實的散文?」


(45)

「呃,我也不知道。」王吉利支支吾吾的,「大部分是真的啦,但是也是有虛構

的地方啊,妳知道的嘛,百分之百真實的話就沒意思了。」

「例如呢?」我很有興趣的追問。

「好的人要寫得十倍好,壞的人要寫得十倍壞,美的人要寫得十倍美,帥的人要

寫得十倍帥…反正每個人的特色要很明顯,這樣讀者才會印象深刻。」


「怪不得書裡把月光小姐描寫得跟仙女一樣美。」我繼續挖苦他,「那你在故事

裡是十倍帥還是十倍醜?」

「當然是十倍帥。」他推了推眼鏡,一本正經的說,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們在聊什麼,這麼開心。」王小平冷不防從我背後冒出來,我嚇了一跳。

「我們啊…」我跟王吉利交換了一下眼神,「我們在聊三毛的書。」

「三毛?昨天新聞說的那個女作家嗎?」

「對啊,你看過她的書嗎?」

「沒有耶。好看嗎?是在講什麼的啊?」


「很有趣喔,是講她在沙漠生活時發生的事。等一下我幫你去書架上看看最好看

的那本還在不在。」我熱心的推薦,但是他卻面有難色的說:「嗯,不用麻煩啦,

我不喜歡看都是字的書。」

「喔,對不起,我忘記了。」我被澆了桶冷水,沒再開口,繼續畫我的海報。王

吉利也不講話,默默的割著瓦楞板,王小平在我旁邊拉了個椅子坐下,趴在桌上

看著我畫圖。


我被看得不好意思,停下筆隨便找了個話題:「你那天借回去的尋秦記,好看嗎?」

「還不錯啊。」他露出笑容,不過除了「還不錯啊」四個字,似乎沒有別的感想。

「我不太喜歡看香港的漫畫。」他不說話,我只好我發表自己的感想,「畫得滿

滿的,都不知從哪開始看。」

「反正都是打來打去,也不用看得多仔細。」話題就此打住,又是一陣沈默。


接著打破沈默的是王吉利:「這些板子我割好了,我先回去了。」他跟我們揮了

揮手,拎著包包走了。留下我和王小平在辦公室,我們坐的很近,他靜靜的看著

我畫圖,我不習慣被注視已經夠緊張的了,又不小心瞄到他的側臉,他的鼻子和

嘴唇的弧線像雕像一樣好看,我的心臟怦怦的越跳越快,手都忍不住開始發抖。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看了看錶,很好,下班時間已經到了!我邊收拾東西邊跟

他說:「呼,今天累死了,我要先下班囉。」

「那我也回去好了。」他起身說。於是我們一起離開圖書館,樓下的保全看到我

們走在一起,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他們最喜歡亂點鴛鴦譜了。不過王小平這麼

帥,被人家誤會也不錯啊,多有面子啊…我在心裡奸笑。


走出大門,我跟他道別,「我要往左邊走囉,拜拜!」

「先別那麼快拜拜,我也要走這邊。」他說。

「你家不是要往右邊走嗎?」我很意外。

「嗯,不過我要去買個東西。」他說。


我們一起走了一小段路,到了公車站,我停下腳步,「好啦,這次真的要說拜拜

啦!你該不會也要坐公車吧?」我打趣道。

「沒有啊。可是我可以陪你一起等公車。」他頭抬得高高的,盯著站牌說

「不用啦,你不是要買東西嗎?先去買啊!」

「沒關係啦,我陪你等。」說著他把我推到公車站的長椅上,然後在我旁邊坐了

下來。


(46)

我和王小平之間的距離大概只有五公分,近得聞得到他衣服上香香的洗衣精味道

,我想他一定也聞到了忙了一天的我身上的汗臭味,唉!撇開這個不談,能和心

儀的對象坐在一起等公車,是多麼浪漫的事啊!而且我還沒有強迫他喔,是他自

願的喔,我不曉得他是不是經常日行一善,但他這麼體貼讓我很開心。


我的心怦怦的跳,就像小說漫畫裡經常描述的,那種心跳得高高的、像快從嘴巴

跳出來似的悸動,脈搏輕快的跳成五月天的「戀愛ING」。我連怎麼呼吸都快忘

記,身上每一根神經都繃得很緊,汗毛一根根豎立,眼睛不知該看哪裡。我想這

就是「心動」的感覺,用古早的說法就是「來電」的感覺,那種意亂情迷、魂飛

魄散的感覺,我總算體驗到了!


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時間是不是會變得很慢呢?我覺得已經和他在一起等了很久

很久,但一看錶卻發現才過了三十秒。王小平不像王吉利總嘰哩呱拉說個不停,

難得有獨處的機會,我想我應該主動一點,找些話題和他聊。


「你最近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樣耶。」我開門見山的問剛才腦海閃過的第一個問題。

「會嗎?都一樣啊。」他笑著答道。

「喔。」我垂下頭,可惡,這個問題太爛了,又兩三下就聊不下去了。


「我在醫院時常想起妳。」我還在絞盡腦汁找話題,王小平突然開口,而且還是

這麼…這麼肉麻的話,我目瞪口呆。雖然內心非常激動,但是我不能表露出一點

點異常的跡象,我不能讓他發現其實我已經樂翻了,腦子裡有幾千個人在跳波浪

舞歡呼「我出運了!」我必須坐懷不亂,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就是我媽常說的

那一句「女孩子要矜持」,在如此美妙的時刻,表現出一副花痴的樣子一定會被

狂扣幾十分的!


「是嗎?」我控制好自己的聲音,沒讓它發抖,「真想不到。」

「我也挺意外的。」他轉過頭問我,「妳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這個問題我也想問。依一般電影或小說的邏輯來思考,他一定是愛上我

而不自覺,才會時時想起我吧?人在生病時總是特別脆弱,感情也會特別豐富,

那種心境有點接近「每逢佳節倍思親」,以前大學時我搬出來住,平常都覺得自

由自在沒人管真好,生病的時候才會一直想爸爸媽媽如果在身邊該有多好。


你愛上我了嗎?我當然不可能這麼問,這樣是違反中國五千年來傳統女性的矜持

守則的,此時無聲勝有聲,我搖了搖頭,用沈默代替回答。

「說出來真不好意思,」他的臉紅了起來,抓著頭一臉欲言又止,試探性的望著

我,結結巴巴的說,「我以前說過,妳的聲音很好聽,妳還記得嗎?」


我點點頭。我的臉也熱呼呼的,我在心裡感謝爸爸媽媽,感謝你們生給我這個喉

嚨,把我眼睛生太小的事我以後不會再跟你們計較了,真的真的…


「昏迷很像在睡覺。我迷迷糊糊的,總覺得耳邊一直有人在跟我講話,我醒來的

時候一直回想,那是誰的聲音?我很快就想到那是妳的聲音。」


好,很好,那下一句呢?你接下來應該要說那句關鍵句了吧?那句我只有在電視

電影裡面聽過的美麗台詞…


「妳的聲音跟我媽一模一樣。我聽到妳的聲音,就會想起我媽。唉。」

他感傷的望著天空,邊說邊嘆氣。我也跟著嘆氣,發自內心的嘆氣。

唉!我的愛情劇本為什麼永遠只能演到一半,每到關鍵處就演不下去了呢?


(47)

我安慰自己,努力地從絕望的深淵底一點一點爬上來。沒什麼好難過的啊,百善

孝為先嘛,喜歡我是因為我會讓他想起他媽媽、總比喜歡我是因為我會讓他想起

河馬來得正面、積極、有意義的多嘛…是不是這麼說的?


「你媽有來過圖書館嗎?」冷靜下來之後,我這麼問。

「有吧,不過很少很少。」他搖頭,「不過我經常提到妳,她說她很想認識妳喔!」

「是喔。你跟你媽感情真好。」我說,心裡甜滋滋的。

「我爸比較嚴肅,我又沒有兄弟姊妹,所以習慣找我媽啦!」他說,「妳一定也

會喜歡她的,我媽人超好的。」


公車緩緩開過來,我起身跟他道別。坐上車我看錶,發現公車比平常晚了五分鐘

來,因為這意外的五分鐘,讓我又多認識了王小平一點。當和喜歡的人一起等車

的時候,是不是都會希望車永遠不要來算了呢?


公車遇到紅燈停了下來,隔著車窗,我無意間瞥見書店的玻璃窗上貼著王吉利那

本「沒有人」的宣傳海報,我急忙按鈴在下一站下車,然後衝進書店,翻都沒翻

就買下那本書。店員俐落的幫我把書用紙袋包裝好,我原本有點想請他不必麻煩

了,因為我結完帳就要馬上看;但我又沒來由的緊張起來,王吉利這個大迷糊好

像還不知道書已經出了,如果局外人的我都還比他早知道月光安排的「大結局」

是什麼,好像不太好…


「嗨,阿貝。」王吉利突然從我背後冒出來,我嚇得差點站不穩。「真巧啊!」

「你怎麼會在這邊!!」我驚訝的問,王吉利無言的指了指玻璃上貼的海報,一

臉凝重。他的臉上就像寫著個慘字一樣,我想我不必看書就知道結局了,他一定

是被拒絕了,被很迂迴的拒絕了。


「你還好吧?」我忍不住關心的問。

「心跳得好快,超緊張的。」王吉利抓著胸口一臉慘白的說,「妳先不要跟我講

答案,我要自己看。」看到他手裡的紙袋,我恍然大悟,原來他也是看都沒看先

買了再說。


「我也還沒看。」我說,「看你一點笑容也沒有,我還以為你被拒絕了呢。」

「呸呸呸,少烏鴉嘴了妳,既然妳也還沒看,我們一起看吧。」他說。於是我們

找了公車站的長椅坐了下來,王吉利數完一二三,我們一起把書從紙袋裡拿出來。


「封面看起來挺有質感的嘛!」王吉利盯著書皮,沒有打開的意思。

「可是內容比較重要吧!」我提醒道。

「我第一次覺得看書很可怕。」王吉利說。手還跟著抖,好像書一打開就會跑出

什麼怪獸似的。


「數到三,我們就一起看,直接看最後一頁好了。」我鼓勵他,他點點頭說好。

「一、二、三!」我們像雙胞胎似的有默契的一起把書翻到最後一頁,映入眼簾

的是一片紅色…紅色代表的是鮮血嗎?是為了符合「沒有人」這個標題,所以月

光決定賜他個死得精彩、死得漂亮、死得讓大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悲慘結局?


仔細一看,不是的。紅色在這一頁象徵的是大吉大利,有情人終成眷屬,畫裡的

女主角依偎在男主角身邊,兩個人都是一臉幸福的樣子。我轉過頭看王吉利,他

還直盯著書看,嘴巴張得大大的合不起來。


「她的答案是…YES?」他喃喃自語。

「嗯,她的答案是YES。」我用力點頭,用力的說。


(48)

接下來的幾分鐘王吉利表現得異常冷靜,他沒有尖叫也沒有大笑,沒有歡天喜地

更沒有手舞足蹈,他只是靜靜的坐在我身邊,盯著書,要嘛就是喃喃自語「這不

可能啊」,要嘛就是捏著自己的臉頰說「我一定是在作夢」。在一旁的我耐著性子

等他恢復正常,但是他似乎越來越奇怪,等到他開始嘆氣,我認真考慮該不該帶

他去廟裡收驚?我只聽過「傷心過度」會讓人變得不正常,可沒聽過「開心過度」

也會讓人不正常啊!


「嘆什麼氣啊你,對你學姊太失禮了吧!」我重重推了他的頭,試圖讓他清醒點。

「不…我只是太意外,太開心了。」王吉利如同大夢初醒般說著,「那我現在該

怎麼辦?」

「怎麼辦?這個問題應該問你自己。我又沒交過女朋友,我怎麼知道。」

「那慘了。」王吉利一臉驚慌,「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我是該打電話給她、

還是買花送她、還是約她一起吃晚餐、還是到她家樓下給她一個驚喜…見了面我

該跟她說什麼呢,該說我喜歡妳還是我愛妳?」


「你冷靜點吧,既然她都答應你了,不管你說啥做啥她應該都會很開心吧!」

「真的?!」他一臉得救似的神情,感激的對我說:「謝謝妳,阿貝,我現在充

滿力量了!」

「不客氣,如果你真的這麼感謝我,可以請我吃頓飯或是連宵夜一起請。」我笑

咪咪的說。


「不行、不行。」他突然臉一沈,又沮喪起來。

「月底沒錢了嗎?沒關係啦,我可以等。」我相當善解人意的說。

「不…我的意思是我和學姊在一起之後,恐怕沒辦法再單獨和妳出去了。」他緩

慢的說。

「因為妳學姊很討厭我的緣故嗎?」我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

「這是原因之一。」他毫不留情的說,「而且她的佔有慾很強,之前她跟學長也

是因為無法忍受學長有其他女性朋友,才分開的。」


「好吧,那再見了。不,該說永別了。」我倔強的站起來,站到馬路上伸手準備

攔計程車,胸口悶得像被炸開似的,我真的看錯王吉利了,虧我還把他當好朋友,

剛剛我眼睜睜看著兩班公車跑掉,不是為了聽他說什麼「我們以後還是別見面得

好」之類的鬼話!算了,本姑娘不希罕,你們滾得越遠越好,我也不想再看到你

們!


「妳別生氣。」王吉利沒追過來,只是站在原地,「我會想辦法說服她的,只是

我沒把握可以改變她,妳知道她的個性…」

一台計程車在我身邊停下,我想也不想就拉開車門鑽進車裡,不想再聽見他的聲

音,在關上門前,我隱約聽見他又在嘆氣,「我只是很希望能讓她幸福…」


我已經夠煩的了,計程車司機還嘻皮笑臉的看著後照鏡問我:「小姐,跟男朋友

吵架了啊?」

「不是,我只是倒楣遇到一個神經病。」我別過頭去,望著窗外不斷後退的風景,

我克制不住自己,不斷回想起那個會和我一起聊克莉絲蒂的王吉利。或許我不該

生他的氣,如果可以他一定也不想捨棄我這個朋友,只能二選一他也情非得已。

雖然我們那麼投契,但緣分已盡,儘管我覺得可惜,但也只能努力調適自己:我

不是孤孤單單,失去了王吉利,至少我還有王小平。


(49)

回到家我在床上翻來覆去,搞不清該怎麼定義今天這個莫名其妙的日子。今天我

第一次和王小平一起等公車,所以該算是我們的「等公車紀念日」?雖然我確確

實實感受到何謂「心動的感覺」,但當公車來了,我卻毫不猶豫的選擇趕快上車,

這是為什麼呢?和王吉利一起等車的時候,我連他是「異性」的感覺也沒有,就

像跟同性朋友在一起時一樣自在,但當公車來了,我卻一點也不急著上車,連攔

都不想攔?


這是不是表示在我心中比較重要的不是王小平,而是王吉利?當王吉利說以後要

和我保持距離時,我的那種心痛究竟是為了失去一個好朋友而痛、抑或是為了他

選擇了月光而不是我而痛?今天該算做是我們的「絕交紀念日」還是我自己的「失

戀紀念日」?不管答案如何,我想我和王吉利是很難像以前那麼要好了。


隔天開始,接連一個星期王吉利都沒再出現,王小平倒是像以前一樣幾乎天天來

報到,除了繼續幫忙小朋友找資料外,他也會經常跑進辦公室說要幫我的忙。過

兩天我企畫的兒童閱讀活動就要開始,正需要人手幫忙,但當我們獨處的時候,

我總覺得周圍的空氣悶得讓人發慌,我不知道是因為我太緊張,無法像平常一樣

侃侃而談;還是他不擅言詞,原本就比較安靜?總之我想到的每一個話題,他都

有本事在兩句話之內完結掉,說難聽一點就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也不知道我究竟是看上他哪一點好?我時常這麼問自己。左思右想,他吸引我的

原因除了帥,還是帥!天哪,我怎麼會是這麼膚淺的女人呢?我不是一向最看不

起以貌取人的人嗎?不,不可能,一定是因為在我二十多年來的人生中,帥哥是

電視電影裡才會出現的生物,所以當一個活生生的帥哥出現在我身邊時,我才會

慌了手腳、不知所措!


搞清楚原因之後就容易多了,一回生二回熟啊,王小平跟大白鯊啦、響尾蛇啦這

種不常見的東西是同一類的,第一次看見會心跳加速是很正常的呀,多看幾次就

會沒感覺了,這種新鮮感才不算是欣賞、喜歡、愛呢…是不是這麼說的?


「可是王小平除了帥以外,還有很多優點不是嗎,只是妳不懂得欣賞罷了。」我

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抗議著,「他善良、又有正義感、還會功夫呢!最重要的是

他對妳很好哇,這樣好的人妳要是放棄了,以後遇不到怎麼辦啊?!感情是可以

慢慢培養的嘛,現在才剛認識沒多久,聊不起來也是很合理的…」


真是一句話驚醒我夢中人!難得有人對我好,我竟然還在挑三揀四?我應該抱著

感恩的心,繼續努力認識王小平,總有一天我們會變得很有默契,就像我跟王吉

利那樣,在一起即使不講話也很開心。


(50)

「我們才認識沒多久,所以談不來也是很合理的。」每當王小平一出現,我就這

麼告訴自己。先做好心理建設,這樣辛苦半天卻又再次聊不起來的時候,會稍微

好過一點。


現在王小平在我心中就像海膽,好多好多人都說它很棒、對著它流口水,我本來

也是遠遠流口水的一員,每天幻想著海膽有多麼美味,好不容易有機會品嚐,卻

發現一點也不合我的口味,而且不是一點點難吃,而是非常難吃!雖然我對它的

接受度是0,但想到海膽的珍貴就捨不得丟掉:海膽本身沒有錯,是我自己不懂

得欣賞罷了。或許有一天我會突然覺得「海膽真是太好吃啦!好險我沒有扔了

它!」在那一天來臨前,我得忍耐下去才行。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和王小平雖然還是聊不太起來,但我們之間的距離逐漸一點

一滴的縮短,他總是陪我等公車,幫我買便當飲料,讓我覺得挺窩心。這天他甚

至邀我去附近一家新開的西餐廳共進晚餐,我受寵若驚。到了餐廳之後我才發現

他爸也在,他身旁氣質高雅、沒見過的的美麗阿姨,就是傳說中那位聲音和我很

像的媽媽。


雖然王小平曾說過要介紹他媽媽給我認識,但我沒想到會是在這種家庭聚會的場

合碰面,這家餐廳高級得要命,連服務生都穿得比我有派頭得多,王小平本來就

有王子氣息,隨便穿件襯衫就很好看,王伯伯王媽媽更是盛裝赴會,一個穿黑西

裝、一個穿黑套裝配珍珠項鍊,我穿牛仔褲還有擋風外套,頭髮亂七八糟,就像

是剛從哪個災區逃出來的一樣。


王伯伯沈默寡言,我想王小平的不擅言詞大概得自他的真傳。王媽媽就不一樣

了,妙語如珠,非常幽默風趣,我被逗得直哈哈大笑。她的聲音真的跟我很像,

不同的是她的外表和美妙的聲音很搭,她沒有一根白髮,皺紋比我還少,身材維

持得穠纖合度,化著淡淡的妝,頭髮及肩稍稍吹出一點波浪,王小平每天看著這

樣的美女,怎麼有可能看上一點也不美的我呢?還是說正因為他每天都看著這樣

的美女,所以看到一點也不美的我反而覺得很新鮮?就像東方人的單眼皮在外國

人眼中美翻了美呆了的道理一樣?


晚餐結束,我們在餐廳門口道別,王伯伯伸手攔了輛計程車,很紳士的拉開車門

讓王媽媽先上車。你們家不就住前兩條巷子嗎?這麼近也要坐計程車,有錢人就

是有錢人…咦?計程車怎麼只載了王媽媽就開走了,我還沒上車啊!啊不是,是

王伯伯和王小平還沒上車啊!


相對於驚訝的我,王伯伯他們一臉鎮定,王小平說要陪我等公車,要他爸先回去。

我看著王伯伯孤單的背影,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