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回到家,我鎖上門,把自己扔進床裡,蓋上棉被縮成一團。
「喂!妳沒事吧?」鏡子說。

我不想講話,昨天整晚沒睡頭已經夠痛了,今天他的一句話又把我踢下火山口。
我窩在棉被裡想著,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
我竟然沒有哭?!
我一向很愛哭,為什麼我哭不出來?也許,我根本不喜歡他?所以我才沒有哭。

我把頭從棉被中伸出來,想找我的鏡子商量,「鏡子?」
我沒看到我的鏡子,卻看到木村拓哉坐在我的書桌前,而且還穿著久利生公平的外套!
「無聊。」我故意冷冷的說。
其實我覺得很窩心,我知道鏡子是想讓我高興,才變成這個樣子。
「我以為這樣會讓妳心情好一點嘛!」他委屈的說。

我把今天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他喜歡的女生是你的好朋友!天啊!太刺激了,我得趕快告訴其他的鏡…」
我用最兇惡的眼神瞪著他,「你剛剛說要告訴誰?」
「沒…有啊!我是說那我們得趕快商量一下對策才行!」
「還對什麼策?無解啦!」我沒好氣的回他。

「他喜歡的人叫吳姐?」
「不是啦!」我笑了出來,「是我根本比不上那個女生~」
「為什麼?她是哪一種女生?會拳擊還是空手道,所以妳打不過她?」
我想了想,「我們女生都叫她衛生紙女孩。」
「衛生紙女孩?我只聽過蛋白質女孩,日光燈女孩,賣火柴的小女孩,可是我從沒聽過衛生紙女孩!」

「蛋白質女孩是什麼?」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我也不很清楚,我書店的鏡子朋友跟我說的,好像是一種很營養的女孩子吧?」
很營養的女孩子?難道是指長得像蛋一樣的女孩子?
「那日光燈女孩呢?」我繼續問。
「我也不很清楚,我書店的鏡子朋友跟我說的,好像是一種很日光燈的女孩子吧?」
很日光燈的女孩子?難道是指長得像日光燈一樣的女孩子?
還是跟臉跟日光燈一樣白的女孩子?

「衛生紙女孩!這聽起來就是一個很有深度的形容詞!」
我的鏡子歪著頭想了想,「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興奮的說。
「因為她像衛生紙一樣純潔無暇,所以你們才叫她衛生紙女孩,對不對?」
「錯。」
「那…那一定是因為她聰明能幹,讓人覺得沒有她不行,所以你們叫她衛生紙女孩!」
「錯。我們叫她衛生紙女孩,只有一個原因。」
「是什麼?」
「因為她用衛生紙用得很凶。」

「太扯了!怎麼可能!」我的鏡子抱著頭大叫,「怎麼會是這麼無聊的原因!」
「就是這麼無聊。」我聳聳肩。

衛生紙女孩,我在班上最好的朋友,她的名字叫盧涵音。
她的名字聽起來像一首歌,她的臉長得像天使一樣可愛。
白淨的臉上幾乎找不到毛細孔,白得不像黃種人的皮膚,就像廣告裡的大明星一樣。
又黑又亮的頭髮,直直順順的披在肩膀上,亮到幾乎可以當鏡子照。
她的衣服永遠燙得筆挺,百褶裙的摺子也一個個燙得仔仔細細。
她看起來的確是純潔。無暇。

從開學的第一天,她坐到我旁邊之後,我們就變成了好朋友。
一開始我覺得,能和這樣的一個美女做朋友,實在太榮幸了。
後來我才發現,雖然她擁有天使的臉孔,不過她有相當恐怖的另一面。
那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行為。真的。

(12)

我第一次發現到她的異常,是在和她一起去廁所的時候。
我們走到廁所前面,她才發現她忘了帶衛生紙。
「沒關係,我借妳。」我掏出我那包面紙遞給她。
她面有難色的搖搖頭,「不夠耶!」
我看著手中那包面紙,明明還剩很多張啊?怎麼會不夠?

「妳要幾張?」
「三包。我上廁所要用掉三包。」
「三包?妳拉肚子?」
「拉肚子可不只這樣,可能要10包吧!」
她比手劃腳的示範著,「上完廁所要一包,因為我一次就用10張。」
「打開以後一層一層疊起來再用,才不會把手弄髒。」

「那還有兩包呢?」
「洗完手擦乾用啊!」
「妳太浪費了吧!妳有潔癖!?」
「才不是潔癖!我只是比較愛乾淨而已!」她認真的說。

她的抽屜自然是堆滿了衛生紙。一本書都沒有,全都是衛生紙。
而且恐怖的是,那麼一抽屜的衛生紙,她竟然沒兩天就用光了。
「地球的樹就是被妳這種人害死的。」我常這樣罵她。
「我知道我對不起它們,所以我每個星期都會去山上種樹。」
「種樹!種完樹洗個手又要用掉一堆衛生紙!」
「啊!這我倒沒想到!」她瞪大了眼睛說。

她「愛乾淨」的習慣沒過多久就傳開了,大家一個接一個的來參觀她的抽屜。
然後我們開始慶幸,幸好她不是衛生股長,不然我們一定會被她弄瘋。
對高中生來說,掃地時間跟下課時間沒兩樣,會認真打掃的少之又少。
可是她總是很認真的擦著她負責的那兩塊玻璃,我常擔心玻璃會被她擦破。
她像是在擦著一件藝術品,那麼的小心翼翼,那麼的仔細。
掃地時間只夠她擦一塊玻璃,所以她每天放學都留下來半小時擦另一塊玻璃。
下課時間,她如果沒別的事,會幫大家把桌椅都排整齊,把地上的垃圾撿起來。

我想這就是我為什麼喜歡她的原因。
撇開她外星人般用衛生紙的習慣不談,她真的是個認真又貼心的好女孩。
雖然她真的很愛乾淨,卻不會讓大家覺得討厭,也不會給別人帶來任何困擾。
大家所了解的她,大概就這麼多;但我還知道她更可愛的一面。

天氣好的時候,她常會突然請假。
「涵音怎麼又請假啊?她又生病了嗎?」
呵!她看起來的確像是那種柔柔弱弱的女生。
只有我跟導師知道她去了哪裡。
「我得趕快回家曬棉被了。」每當陽光普照的日子,她總會著急的這麼說。

她不在的時候,我看著窗外的陽光,彷彿可以看見她在陽光下邊哼歌邊曬棉被的樣子。
她真的是個很可愛的女孩。

××××××××××××××××××××××××

「妳醒醒吧!」我的鏡子對著我大吼,「她不是妳的朋友!她是妳的情敵!」
「不,我放棄。」
「不行!妳怎麼能放棄!想想過去妳有多辛苦,好不容易有點進步,妳卻要放棄!」
「他們很配,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很幸福的。」
「少來了!那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妳這樣亂點鴛鴦譜,他們怎麼會幸福?」

我的確是該問問她到底對他有什麼感覺,不過我想問了也是白問。
他是如此優秀,如此帥氣,如此親切,怎麼可能會有人不喜歡他?
不過我在想,就算他們在一起了,在她心中他應該還是只能排到第二名。
第一名絕對是衛生紙。我想。

(13)

第二天起,我很認真的執行起「愛神丘比特」這個任務。
「涵音,妳有喜歡的人嗎?」我趁著中午吃飯時間,小小聲的問她。
「當然有啊!」她邊說邊用衛生紙擦了一下嘴巴。
這是她另一個讓我不敢領教的外星人般衛生紙習慣:吃一口飯,擦一次嘴。
「誰!?」我的心抽了一下,「是我們班的嗎?」

「我們班我喜歡的人很多啊!妳啊!阿萍啊,小毛啦…應該都喜歡吧!」
「我不是說這種喜歡啦!我是說那種…妳知道的,『那一種』喜歡啊!」
她搖搖頭,又擦了一下嘴,「如果是『那一種』的話,沒有。」
沒有。這是個不好不壞的答案,至少表示他還有機會。
「那妳喜歡那一型的男生呢?」我趕緊吞了一大口飯,好掩飾我抽動的臉部肌肉。

「蓁蓁,我沒資格去挑別人的,妳也知道,像我這種怪物,怎麼會有人喜歡我呢!?」
她指指桌上堆成一個小山的衛生紙團,「誰受得了我這種怪癖?」我盯著那座白色的衛生紙團小山,這的確是有點問題。
「拜託,誰會在意這個!妳又漂亮又體貼,誰會不喜歡妳?」
「唉!」她重重的嘆了口氣,「妳不必安慰我了,我是那種貨色我清楚得很。」
「妳看!我白得跟僵屍沒兩樣!曬都曬不黑!」
「拜託!那叫天生麗質!」
「還有,我瘦得像猴子,又高得像巨人一樣!」
「170公分的模特兒身材,妳還嫌!」
「我的眼睛太大了,看起來活像從水族箱爬出來的金魚!」
「多少人割完雙眼皮還沒妳眼睛大!妳再說我要把妳丟出去了!」

她委屈的硬把下一句話吞了回去,又擦了擦嘴。
「妳聽我說,涵音,妳真的真的很可愛,妳要對自己有信心啊!」
她感激的看著我,「嗯!我會加油!」
「好,妳聽好了,我現在要問妳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問題:妳覺得班長怎麼樣?」
「不錯啊!」她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的神情。

「這星期六妳有空嗎?我想約他跟妳一起去看電影,好不好?」
「我…為什麼要我去?」
「拜託!算我求妳!!」我抓著她的手死命的苦苦哀求,她總算勉強答應了。

下午第一節下課,我找了班長出來。
照例,我們快步走到校園最隱密的地方,校門旁的花圃後面。
「怎麼樣?現在情況怎麼樣?」他焦急的問。
「她現在沒有喜歡的人,不過她對你的印象還不錯。」
他的臉上馬上浮現100分的笑容,「是嗎!那...真是…真是太好了。」
「我騙她說星期六我們三個一起去看電影,不過到時候我不會去,讓你們兩個好好相處。」

「蘇蓁蓁,真的太感謝你了!我要怎麼報答你?」他感激得幾乎快跪下對我磕頭道謝。
「沒什麼啦,一點小事。」是嗎?是小事嗎?
「妳有喜歡的人嗎?如果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我一定全力幫妳。」
我搖搖頭,「謝了,我現在沒有喜歡的人。」
「是嗎?有的話記得跟我說唷!」

鐘聲剛好在這時響起,我跟在他的後面跑回教室。
他的背影離我越來越遠,他並沒有注意到落在後面的我。我有種被丟掉的感覺。

××××××××××××××××××××

「喂,妳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啊?」
才打開家門,我的鏡子就站在玄關插著腰兇巴巴的訓我。
「你都知道啦?」我脫了鞋,把書包扔在沙發上,再把自己也扔進沙發裡。
「妳何苦這樣?妳不是很喜歡他嗎?」
「我做的都是好事啊!你不覺得我很偉大嗎?」
「騙人!妳不要這樣委屈自己好不好!」
「我一點都不委屈。我根本不喜歡他,或者該說我根本沒有『真正的喜歡過』他。」
「少來了!是誰一天到晚在鏡子前面哭哭啼啼的,說『嗚!我該怎麼辦!』」
我的鏡子氣急敗壞的跺腳,我裝作沒看到,晃到廚房找東西吃。

「那是『假性戀愛』。」我倒了杯牛奶,慢條斯理的說。

(14)

「賈姓戀愛?」鏡子楞了一下,「你是說班長姓賈?」我差點沒把嘴巴裡的牛奶噴出來。
「假、性、戀、愛!就跟假性近視一樣,你以為是真的,其實根本沒這回事。」
「戀愛就戀愛,喜歡就喜歡,哪有分什麼真的假的?」
「仔細回想起來,我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喜歡他。」我又灌了一大口牛奶,
「我只是一時昏了頭,把自己看到帥哥的不好意思當成喜歡他罷了。」

「哪有這種事!你明明就是喜歡他!明明就是!」
「我想不出來我喜歡他哪一點?因為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我根本不認識他啊!」
「傻瓜,那叫一見鍾情啊!」
「喜歡一個人怎麼可以只是因為喜歡他的臉呢?這樣太膚淺了!」
「哪有那麼嚴重!長得帥是他的優點之一啊!」
「反正我就是覺得這樣的喜歡太盲目了。」我把剩下的牛奶一口氣喝光。
我的鏡子哼了一聲,「我終於懂了,你現在的行為,一定是『心理防衛機轉』。」

「心裡防衛雞捲?那是什麼東西?」
「心、理、防、衛、機、轉!妳為了怕自己受到更大的傷害,所以自己騙自己!」
「我才沒有!我真的一點都不喜歡他!」
「哼!『合理化』,把所有的事情硬拗成看似合理,事實上只是在逃避!」
「我…我幫班長追我的好朋友有什麼不對?他們一定會很幸福!」
「哼!『昇華』,把自己的感情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假裝忘記自己原本的心情!」
「這又是那個書店的鏡子教你的對吧!」我氣呼呼的說。
「對!我現在覺得心理學真是太偉大了,妳在想什麼我一清二楚!」

我覺得身體在發燙,你憑什麼這樣說我?你以為你可以看穿我嗎?我自己都已經弄不清楚了啊!我忍不住對著鏡子大吼:
「你只是鏡子,不要以為你真的什麼都知道,人的感情不是你能了解的!」
「妳以為我們鏡子沒有感情嗎?我要是沒有感情,會從鏡子裡跑出來幫妳?」
「對,你有感情,麻煩你把感情用在別人身上,去找你的書店的鏡子好了,別纏著我!」
「好,算我雞婆,以後我絕對不會在出現在妳面前了!免得妳看了礙眼!」
下一瞬間,我的鏡子就從我眼前消失了。偌大的客廳裡靜悄悄的。

我拿起杯子,又倒了杯牛奶,悶悶的坐回沙發上去喝。
只不過這一次的牛奶越喝越鹹。加了眼淚的牛奶,原來是這種味道。

××××××××××××××××××××

我很後悔。我從來就不是擅長吵架的人,我也不喜歡吵架。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像發了瘋似的說出那麼傷人的話,然而,話說了就收不回來。
說錯的話收不回來,唯一挽回的方法是道歉。
可是,就因為我知道我說的話有多麼過份,我根本沒有臉向他道歉。
我的鏡子就這樣一直被我收在抽屜裡面,我不敢拿出來。
我好怕,好怕面對我的會是一片灰濛濛的影像,或是一張面目猙獰的臉。
我們會和好嗎?如果我不踏出第一步,他絕不會先原諒我吧!
可是我還是這麼原地踏步,消極的讓日子一天天過。

××××××××××××××××××××

星期六。

我窩在被窩裡,任憑電話響了十幾分鐘也不接。我知道,一定是涵音發現我沒來,急著問我怎麼了。

如果我接了電話,她一定會衝到我家來,那這個計畫就搞砸了。
如果我不接電話,以她的個性,她一定會繼續在那兒等我,就算看不成電影,他們也可以好好單獨聊聊天。

電話聲總算停了。而且她沒有再打來。這代表什麼呢?我忐忑不安的心情又代表什麼呢?不再有人可以商量,我只能孤伶伶的躲在被窩裡猜測。

(15)

星期六晚上,我接到班長打來的電話。
這是他第一次打電話給我,當我聽到的聲音,竟然嚇得把話筒扔了出去。
我由衷的感謝發明電話的貝爾先生,這玩意真是太神奇了!
透過一條電話線,就可以聽到對方的聲音,就像在身邊一樣。
對我這種一看到對方就會結巴的人來說,這實在是天大的恩賜。

「我是特別打來謝謝妳的」,他說,「今天我們一起去看了電影,還一起去吃麥當勞喔!」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我們聊了很多,聊到天都黑了都沒發現呢!」我聽得出來,他真的非常高興。
「我想他應該也蠻喜歡你的吧!好好加油喔!」
「沒問題!我會全力以赴!以後還是麻煩你多幫我講幾句好話摟!」
他愉快的掛了電話,我的心情又開始複雜。

聽到他的聲音,我是那麼的高興;叫他好好加油去追涵音,也不算是違心之論;這實在是很矛盾。再怎麼說,我會在意他們,就表示我應該還是喜歡他的。
但為什麼我可以這樣笑著祝福他們呢?

或許在感情上,有一種東西叫做「退而求其次」;當不成妳的女朋友,那就讓我成為你最要好的女性朋友?
還是在感情上,有另一種東西叫做「不見棺材不掉淚」;非得要等到一切都已成定局,才如夢初醒的開始難過?
亦或是在感情上,有一種東西叫做「祝你幸福」;真的太喜歡太喜歡你了,就算你一點都感覺不到我的存在,我還是把你的幸福放在第一,把你的幸福當我的幸福?

我不知道我是第一種、第二種、還是最最偉大的第三種?不是我提高身價,但我覺得我好像是第三種。如果是第三種,那就表示,我的確是「非常非常的喜歡」班長。
真是這樣的話,那我真的錯怪我的鏡子了。

在我還搞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什麼的時候,鏡子就已經知道我真正的心情了。
或許就是察覺到這一點,所以當時我才會情緒失控;我不願承認我喜歡他,所以我想盡辦法去否認、去阻止他這麼說。如鏡子所說,告訴我自己我不喜歡他,會讓我好過得多。「非常非常的喜歡」前面有兩條路:一條叫做「祝你幸福」,那是我選的路;一條叫做「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放棄」,那是鏡子要我選的路。

我知道幸福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幸福要靠自己去爭取。
每天收信總會收到一兩封這樣的轉寄信件,每次看也都會拼命提醒自己要主動點。
可是,為什麼當要做出決定的時候,我還是躲在防空洞裡,什麼也不做?

我在想,國父大概也有一面跟我的鏡子很像的鏡子,每天幫他加油打氣。
所以他即使不斷不斷的失敗,還是堅持著不放棄。相較之下,我的鏡子遇上我,還真是無奈,拼了命的幫我打氣,我還罵他叫他滾遠一點!唉!

過沒多久電話再次響起,是涵音。
「蓁蓁,妳怎麼啦?不是說好一起去看電影的嗎?」
「我…身體不太舒服,一直睡到剛剛才好一點。」我胡亂扯了個謊。
「還好吧?妳吃飯了嗎?要不要我過去看妳?」
「不必了,我好多了。」她的體貼讓我好窩心,「那你們今天還好吧?」
「別提了,糟透了。」她沮喪的說。
咦?剛剛班長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16)

「我一直等不到妳,打電話又沒人接,他又說票都買了不看浪費,我只好進去看。」
「電影很難看嗎?」
「我根本沒心情看。我覺得全身不對勁。」
「為什麼呢?」
「我…我不好意思在他面前擦椅子…」她委屈的說,「電影院的椅子那麼髒…」
「妳沒去過電影院嗎?公共場所都是這樣啊!」
「租錄影帶就好了,去電影院我會渾身不自在。」她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拼命忍耐,好不容易等電影結束,他又說他很餓,硬拉我去麥當勞。」
「妳該不會是覺得麥當勞很髒不敢吃吧?」
「不是,妳以為我有潔癖啊!我才沒那麼誇張!」
妳這樣還不叫潔癖,那怎樣才叫潔癖?當然,我只敢偷偷這麼想,不敢說出來。

「那又是椅子的問題?」
「不是,我趁他去點餐的時候把桌椅都擦過兩遍了。」
「那是怎麼了呢?」
「他…他沒有洗手,就用手抓薯條起來吃…」
她的聲音悲痛得像發生什麼人間慘劇一樣,我強忍住笑,憋得很難過。

「男生都是這樣的啊!」
「我就這樣看著他一口一口把細菌吃到肚子裡…我不好意思請他去洗手…」
她仍然沈浸在她巨大的悲痛中,我仍然憋笑憋得很辛苦。
「妳為什麼不明講呢?他不會生氣啦!」
「我…不想讓他覺得我很奇怪…」她直嘆氣,「他一副很高興的樣子,我說不出口。」
「這就是讓妳覺得糟透了的原因嗎?」

「不,這些都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我根本不敢回想。」
「是什麼?」我快被好奇心壓死了,「求求妳,說嘛!」
她吞吞吐吐了好久,才說:「他…在我面前挖鼻孔。」
我當場從沙發上摔下來,然後把電話一扔,衝到廁所去狂笑了一分鐘再衝回來。
她在電話那頭喂了半天,我以無比冷靜的聲音說道:「喔,那沒什麼嘛!」

事實上當然是糟透了。
就算是一個平常的女生,看到男生在自己面前挖鼻孔也會覺得倒胃口的;
何況是有超級潔癖的衛生紙女孩?

「他挖完左邊,又挖右邊,我都快吐了!」
「呃…妳別過頭去不要看就好了嘛!」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一定會別過頭去的。」她哀怨的說,
「可是我當時就是嚇呆了啊!我動不了!」
「不要自責了,這是他不對,我會去罵他。還有別的嗎?」
「最糟的還在後面啊…他跟我說再見的時候,用手拍了我的肩膀好幾下!」
她的聲音像描述靈異事件般的顫抖,「他用那個挖過鼻孔的手碰我!」
果然是糟透了。她說得一點都沒錯。

「我回家以後洗澡洗了好久,那件衣服我以後大概不敢穿了。」
她似乎快崩潰了,我趕緊安慰她,「別想了,涵音,洗過澡就沒事了,沒事的。」
「可是我還是覺得很噁心耶!怎麼辦!我今天晚上一定睡不著了!」

我想起鏡子教過我的「系統減敏法」。
「聽我說,妳拿一張紙,畫一個鼻子,再畫一隻伸進鼻孔的手指。」
「不要!好噁心!我不要畫這種東西!」
「相信我,當妳練習到看著那張圖也不會覺得噁心的時候,妳就不會做惡夢了。」
「是嗎?」她用十分懷疑的口氣問。

「其實妳該建立一個觀念,就是挖鼻孔呢,其實是非~常有益健康的一種動作呢!」
「啊?!」
「妳想想看,那些污垢被清除掉了,鼻子也會感激你的!」
我用電視購物主持人的口吻作最後結論:
「相信我,真的,有空妳一定要試試看,感覺真的挺不錯的!」

(17)
我真的越來越佩服自己,自從我喜歡上班長之後,我還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上次說「我從小就很喜歡水溝蓋」就已經夠扯了,這次我竟然更上一層樓,胡扯什麼「挖鼻孔有益健康論」。
「妳不知道嗎?鼻孔裡有很多穴道,經常按可以延年益壽,增進健康呢!」
中醫師要是聽到我這種鬼扯論調,大概會氣到暈倒。
但是善良的衛生紙女孩並不是中醫師,所以她還真的相信了。

「我聽說班長他有個親戚是有名的中醫,所以他應該從小就養成這種好習慣了。」
我越扯越離譜,但是她越來越相信。
「這麼說來,這是家學淵源摟!」她恍然大悟的說道。
「沒錯!一定是這樣!」我的「系統減敏法」施展得非常成功,我實在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掛電話時她的聲音又恢復以往的甜美開朗,我想她今天晚上會有個好夢的。
躺回床上,我想起以前我和鏡子一起練習「系統減敏法」的回憶。
為了幫助我看到班長不要緊張,他到處去幫我打聽想辦法,還整晚陪我練習。
我望著我的抽屜,鏡子就在裡面。不過幾天沒見到他,我已經開始想念他了。
他已經原諒我了嗎?希望是的。

我輕輕拉開抽屜,拿出我的鏡子來。鏡子映出的是一片灰。我的鏡子離家出走了!

××××××××××××××××××××××

接連好幾天,我每天都神經兮兮的拿起鏡子來看。但鏡子始終沒有回來。
我對著灰濛濛的鏡子拼命道歉,但一點用都沒有。
我還用王子叫醒睡美人和白雪公主的方式,親了我的鏡子好幾次;果然如我所料,童話故事沒一個是真的。

另一方面,班長跟涵音的關係進展得很順利。
原本應該造成無可彌補的陰影的「挖鼻孔事件」,在我的妙計之下,成功化解。
班長成天繞著涵音轉,涵音也愉快的跟班長有說有笑。
我不在乎。我告訴自己。

既然已經走上「祝你幸福」的路,我不會後悔,沒有遺憾,也不會再回頭。
星期五下午,涵音跑來問我,「等一下我們要去書店買海報紙,妳要不要一起去?」
「『我們』?」
她的臉刷的一紅,「就是我跟班長嘛!」
「我有事,你們去吧!」廢話,我才不當電燈泡呢!
「蓁蓁,妳覺得班長這個人怎麼樣?」她附在我耳邊小小聲的說。
「我覺得你們很配喔!」我附在她耳邊小小聲的說。

她什麼都沒說,只用甜蜜的笑容回應我。

××××××××××××××××××××××

這天晚上,我意外的接到了涵音的電話。
「意外」是因為她從不在晚上10:00以後打電話給別人,因為她怕打擾到人家休息。
我竟然在晚上10:30接到她的電話,這實在太不尋常了。
「對不起,我吵到妳了嗎?」她一開頭就霹哩啪啦連聲道歉。
「沒有,我還沒睡,妳怎麼啦?」
「我…今天我跟班長一起去買紙,結果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變得怪怪的。」
「怪怪的?怎麼個怪法?」
「他跟我講話變得很不耐煩,後來付了錢就急急忙忙跑走了。」
這的確是不太對勁。

(18)

「你們吵架了嗎?」
「沒有啊!」她無辜的說,「一開始還好好的,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不高興。」
「蓁蓁,求求妳,幫我問一下好不好?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我打電話給他,妳等我的消息吧!」

我掛了涵音的電話,開始有點後悔。
我要怎麼問啊?打電話給他我就緊張的半死了,還得問這種不知怎麼開口的問題!
喂,涵音要我問你為什麼突然變得怪怪的?
這是哪門子的問句啊!
我硬著頭皮撥了班長家的電話號碼。

「喂?請問…」
我話還沒講完,對方就回話了,「蘇蓁蓁喔?我正想打電話給妳。」
啊?!嚇呆的我竟然沒頭沒腦的迸出:「涵音要我問你為什麼突然變得怪怪的?」
慘了,我竟然劈頭就用最爛的句子問!
我應該先隨便扯些無聊的五四三再切入正題的啊!
我還在後悔,他倒是嘆了口氣,「唉!我也是想問妳這個。」

「到底怎麼了?」
「這實在很難啟齒。她…我看到她…挖鼻孔。」
我像是被五雷轟頂般的震驚,這…怎麼可能!
再仔細一想,我開始擔心,她該不會天真的以為這麼做可以拉近兩個人的距離吧!
也許她聽了我的「挖鼻孔有益健康論」之後,真的以為班長是個挖鼻孔的愛好者?
慘了,這下慘了,都是我,都是我害的…

「我沒辦法正眼看她,我一看到她就會想到哪一幕,真是太可怕了!」
他喃喃的說,「我從沒想過看到一個美女挖鼻孔會是這麼…這麼難以置信…」
我可以體會班長的心情,他的打擊跟當初涵音看到他挖鼻孔的震驚應該不相上下。
我非得想辦法挽回才行。

「你聽我說,涵音有沒有跟妳說過,她有個親戚是個名中醫師?」
「沒有。這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關係非常大。」我試著讓自己的口氣專業,沒有任何破綻。
「你知道嗎?鼻孔裡有很多穴道,經常按可以延年益壽,增進健康呢!」
老天爺,求求你,讓他因為愛情變得盲目,讓他相信我的鬼扯吧!

我不知道是因為我平時有燒香,還是老天爺賞臉幫忙,還是他因為愛而變笨,
總之,在我鍥而不捨的用「挖鼻孔有益健康論」洗腦之後,他竟然相信了。
「所以,她會挖鼻孔是家學淵源摟!」他恍然大悟的說道。
「沒錯!一看就知道她家教很嚴,所以她一定是從小就被逼著要養成這種習慣!」
「聽妳這麼一說,我才知道我錯怪她了」,他又恢復原本開朗的嗓音,

掛上電話,我已經腿軟得幾乎站不起來。難怪老人家說「歹路不可行」,又說「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我這次可真的是嚐到苦頭了。好險老天幫忙,又讓我唬過一次。

深夜,我被一場惡夢驚醒。夢裡大家都在挖鼻孔。
新聞主播也是,明星也是,班長和衛生紙女孩也是,爸爸媽媽也是,人魔老師也是!
整條街,整個台灣,整個世界,整個地球的人都在挖鼻孔!
我全身都是冷汗。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果然一點也不假。

我到廚房倒了杯冰水,冷靜一下頭腦。我總覺得不太對勁。
再怎麼想,涵音也不可能會是那種當眾挖鼻孔的人啊?
我的腦子閃過一個念頭,那家書店!那是我當初買鏡子的書店!


(19)
第二天我一到學校,馬上就衝到班長旁邊,硬把他拖了出來。
我緊緊抓住他的袖子,一路把他拖到我的「秘密角落」。
「蘇蓁蓁!你幹什麼啦!」班長一臉莫名其妙的埋怨著。

「我問你,你說你看到涵音挖鼻孔,是在書店的時候?」
「是啊!」
「你是從鏡子裡看到的,對吧!」
「對啊!你怎麼知道?」班長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我有跟你說嗎?」
我留下一臉愕然的班長,頭也不回的校門口跑去。

「喂!妳去哪裡?」
「幫我請個假!」我扔下這麼一句,就衝出校門。
我衝到書店門口才發現,才八點多,書店根本還沒開門。我邊罵著自己豬頭,邊倚著牆坐了下來。如果我想得沒錯,我的鏡子現在應該在書店。我當初早該想到的啊!

它故意在班長面前破壞涵音的形象,為的是…幫我。
儘管我對它的態度這麼糟糕,它還是這麼幫我。

我在書店前等了一個多小時,書店直到10:00才開門。
我馬上衝進店裡,這才發現,到處都是鏡子!
或許是為了讓店面看來寬敞一些,店裡四面有空隙的地方,都裝上了鏡子。
慘了,早知道我該跟班長問清楚是哪一面鏡子的。
我靈機一動,跑向「心理學」的書櫃旁,它在書店的角落,旁邊有一面鏡子。
鏡子的旁邊,則是放海報紙的櫃子。應該是這裡了。

我貼著鏡子,小小聲的對它說:「鏡子,我是來跟你說對不起的。」
鏡子映出我的臉,跟平常沒什麼兩樣。「鏡子,我知道我很過份,也許你還沒原諒我。」
鏡子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嘆了口氣,「等你氣消了,記得回來好嗎?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我盯著鏡子看,鏡子裡的我也盯著我看。
然後我聽到小小聲的熟悉的聲音,「我也很想念你。」鏡子裡的我,對著我笑了。


我放心的回到學校,還沒進教室,就被導師叫到辦公室去。
班長頭低低的站在導師旁邊,看來大事不妙。
「蘇蓁蓁!妳為什麼蹺課?」我從來沒看過導師這麼生氣。我低著頭,不知該怎麼回答老師的問題。我總不能說,因為我的鏡子離家出走了,所以我要去找它回來吧!
「班長!你為什麼幫著她說謊?騙我說她請病假?」
「老師,這不關他的事,是我拜託他…」
「怎麼會不關他的事?都這麼大了還不懂得是非對錯嗎?」老師怒吼著打斷我的話,我不敢再出聲。
「妳一個女孩子,萬一出了意外怎麼辦!知不知道我到處找妳,有多擔心!」

「張老師,別生氣了。讓我來處罰他們兩個好了。」
我和班長抬起頭,不會吧…這個聲音是…是人魔老師!
「我會好好處罰他們。」她拎著藤條,示意我們跟著她一起走。
我們用求救的眼光拼命望向導師,但她別過頭去,看都不看我們。我跟班長一路跟著人魔老師走,感覺上像是一步步走向絕路。天曉得她會怎麼處罰我們?
平常只是打個瞌睡就會被丟粉筆,然後趕出教室了,這次是蹺課…?我不安的望著她手裡那根粗粗的藤條。

從小到大,我只被老師打過幾次,而且老師頂多是用「愛的小手」打而已。現在天氣漸漸冷了,一定會更痛吧!我下意識的拼命搓著手,可是手卻怎麼也溫暖不起來。
人魔老師總算停了下來。我抬頭看,是理化實驗室。
也許我今天會命喪於此…

她掏出鑰匙把門打開,「進去。」她的聲音還是一樣冷酷無情。
我們乖乖走進實驗室,隱約可以聞到化學藥品的味道。我們兩個像是即將行刑的死刑犯,沒有選擇,只知道未來是一片黑暗。

(20)

「蘇蓁蓁,你剛才到底去哪裡了?」
人魔老師的聲音非常平靜溫和,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去…找一個很重要的朋友。」我戰戰兢兢的說。
「以後記得,做任何事前要先考慮後果。」她指了指班長,「知道吧!」我們兩個拼命點頭。

「認錯就好。不過該罰的還是要罰…」她緩緩的舉起棍子。
「從今天起,罰你們每天放學後留下來打掃實驗室。」
「啊?」我和班長驚訝的叫出聲,這…人魔老師怎麼可能這麼好心?
「我以前也翹過一次課。」她對我們眨眨眼睛,微微一笑。

一個人是到底是怎樣的人,的確是需要長久的相處才看得出來。
就拿人魔老師來說吧,她看起來像個虐待狂,但事實上是不折不扣的好老師。
仔細想想,她的所作所為雖然比較嚴格,但她是一個真心為學生著想的老師。
比起那些每次上課都在鬼混的老師,她實在好太多了。

另一個人不可貌相的例子是,班長。
每天打掃實驗室的時間,變成我們兩個的聊天時間,我對他越來越瞭解。
表面上看起來,他是有如王子一般的優等生,好像完美得無可挑剔。
事實上,他總是說些很冷的笑話,而且也有邋遢的一面。
平時他的標準打扮是一件內衣加國中的運動褲,配上一雙爛拖鞋。

「喂,你那邋遢樣可別給涵音看見,我怕她看了昏倒。」我好心警告他。
「是啊。唉!有時候我覺得她的潔癖也太誇張了!」他無奈的說。
人與人相處越久越會露出本性,班長如此,涵音也是如此。
剛跟班長在一起的時候,她為了不讓班長覺得她很奇怪,拼命掩飾自己愛乾淨的個性;
現在日子久了,她開始露出本性,不管什麼東西都拼命用衛生紙擦、擦、擦。

「有時候我覺得跟她在一起好累。」有一天,班長突然這麼說。
我正想罵他一頓,他突然開口:
「其實我本來喜歡的是像你這種女生耶。」
我頓時啞口無言。

「為什麼我當初沒有喜歡上妳呢?早知道喜歡妳就好了嘛!」
他看著我,我盯著他。
「少來。」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回答。

「這個三心二意的混球,我真想宰了他!」我的鏡子聽完之後破口大罵。
「唉!別說了。我覺得我也很爛。」
「為什麼這麼說?」鏡子問:「難不成你還是喜歡他?」
「我不知道。」

喜歡這回事,就像是一顆石頭丟到水裡,會生出一圈一圈的漣漪一樣。不管一開始再怎麼大的漣漪,都會慢慢變小;但是當石頭再一次投進來,又會再次掀起很大的漣漪。曾經喜歡過的人,當你再一次喜歡上他,那種威力是很可怕的。甚至會比原來的喜歡,更加喜歡。

讓事情更加複雜的是,涵音的態度變了。
以前放學後,她會先去社團晃一晃,等我們打掃好之後,三個人再一起回家。
現在她卻都自己先走,害我每天都得和班長一起回家。

「涵音,妳怎麼都先走?我們三個一起回家嘛!」
她悄悄在我耳邊說:「我不想讓他覺得我很喜歡他嘛!」
我白了她一眼,「什麼鬼話!喜歡就喜歡,幹嘛這麼爾虞我詐的!」
「妳不懂啦!我怕我喜歡他比較多的話,他會不珍惜。」
「胡扯。」我不以為然的說。

然而,涵音的行為越來越變本加厲,班長向我抱怨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她昨天又不接我電話。她到底是怎麼了?我又沒惹她。」
班長臭著一張臉,拿著拖把在地上寫了「混蛋」兩個大字。
天知道是誰教她這些的,什麼「欲擒故縱」,我說破了嘴她都不聽。
談戀愛果然會讓人變得怪怪的。

「反正他也不可能喜歡上別的女生。」涵音很有自信的說。
「嗯。」的確,像她這麼好的女生,全世界也沒幾個。
「除非他喜歡妳。」她冷不防冒出這麼一句,我差點沒當場昏倒。
「不可能啦。」

「蓁蓁,我問你,如果我們喜歡上同一個男生,你會怎麼辦?」
我還來不及開口,她就先說了。「我會讓給妳。」
我看著她的眼睛,她還是我最喜歡的那個體貼善良的好女孩,一點都沒變。
「我也會讓給妳。」我誠心誠意的說。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