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運動會在一年級的健康操表演後正式開始,首先登場的是一些個人賽的決賽,

個人賽結束之後就輪到一年級的大隊接力,再之後是所謂的「趣味」親師接力。


我實在看不出親師接力其中的「趣味」在那裡?大家不都是隨便跑跑嗎?

我記得以前當學生的時候,老師們幾乎都是把跑步當散步,有的還邊跑邊聊天,

不然就是邊跑邊跟旁邊的學生老師揮手,一點都緊張感都沒有。

印象中除了可以看到平常正經八百的老師們,穿上運動服後不搭嘎的樣子之外,

實在沒什麼其他的看頭。


一年級大隊接力分成四組跑,每組有四個班,而我們班被排在最後一組。

我們坐在休息區看第一、二組的比賽,等他們比完,我們才能到旁邊熱身。


砰!槍響響起,第一組第一棒的選手像箭一般衝出去,每個人的表情都很猙獰,

呲牙咧嘴殺氣騰騰的,有的人眼睛還瞪得大大的,像是要去尋仇似的飛奔。

台上的司儀用高八度的聲音刺耳的大叫:「看!一年級的同學多麼活潑!

場邊的同學,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為他們加油!加油!加油!」


我回頭看了一下我們班的同學,大家聚精會神的盯著場上的比賽,沒有人吭聲。

「喂,你們怎麼不幫忙加油?」我說。

「幫敵人加油?老師你頭殼壞掉是不是?」風紀股長白了我一眼。

「你們沒學過嗎。要有運動家的精神,運動家的風度,就算是對手,我們也要…」

「漏油!漏油!漏油!」菜頭帶頭大聲喊,其他同學可樂了,跟著一起大喊。


「喂喂!你們很沒品耶!哪有人喊這種的…」我趕緊阻止,校長聽到會罵死啊。

「那…掉棒!掉棒!掉棒!」菜頭馬上換了一句,其他同學也立刻跟著喊。

「你以為你在玩猜領袖喔?還不給我閉…」

「摔乎死!摔乎死!摔乎死!」菜頭又換了一句。天啊!越換越糟糕!


「停!停!停!好了好了,不用喊了,算我求你們,你們安靜看比賽就好。」

我只好求饒。他們露出得意的笑容,嘴巴上還是不肯鬆口:

「老師你很奇怪耶,一下說要喊,一下又說不要喊,當你的學生真的是很累。」

「對啊!老師每次都『朝令夕改』。」就連班長也這麼說。

「對啊!老師根本就是朝三暮四、朝秦暮處、招蜂引蝶…」菜頭得意洋洋的說,

「還有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眼?」呃,以他的記性記十個字果然是極限啊。


你們以為人多我就會怕你們?我瞪了他們一眼。不講話。

懂得察言觀色的女生們馬上就注意到,「你還講,老師生氣了。閉嘴啦!」

「都是你!」「你話很多耶!」菜頭立刻成為眾矢之的,苦著一張臉。

喔呵呵呵呵,想反抗老師我,你還有得學呢。我在心裡偷笑。


第一組的比賽很快的結束,根據我們用手錶測的結果,最快的大概是八分五十秒。

大家開始緊張了,每個人的臉色都變得很難看,我們班最快的一次是八分四十秒,

跟第一組的第一名差距只有十秒,而且正式比賽時,有太多狀況完全無法預測;

緊張、掉棒、跌倒、衝撞、絆倒…只要發生其中一項,大概就沒希望獲勝了。


大家繼續盯著第二場比賽,這組的比賽一片混亂,不但有人掉棒、還有人被絆倒,

看他受傷了還一拐一拐的跑,我心疼得要命,換成是我,我根本不會想再跑下去。

在操場跌倒是很痛的耶!沙子會跑進傷口,讓你痛到走都走不動,更別說是跑。

大家為什麼要這麼努力?贏了又怎麼樣?為了一面錦旗,有必要這麼努力嗎?


是不是為了想證明自己是最棒的,所以大家才要這麼努力?

可是我一直覺得別人怎麼看待自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自己。

「不要依賴別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以前我的一個老師曾經這麼對我說。

現在我只希望他們等一下不要跌倒,平平安安跑完就好。輸贏真的不重要。


第二組的比賽結束了,最快的成績是九分左右。我們班總算稍稍鬆了口氣。

我帶著他們到旁邊的籃球場作暖身運動,幫忙他們換上號碼衣。

原本在場邊幫忙測速的體育老師也特地抽空過來,幫他們打氣:

「我教體育十五年以來,你們班是我所教過最不聽話的班;但是也是十五年來,

我覺得最有潛力的一班。你們已經非常努力的練習了,剩下的就是盡力跑。

其他什麼都不要想,你只要全力往前衝、好好把棒子交給下一棒就好了。」


「對啊,你們要對自己有信心,用平常心、用實力去比賽。」我說。

「老師每次說來說去都是這一句。」小胖嘀咕,大家聽了都笑了。

「好啦好啦,我沒創意行了吧!」好吧,我承認我是有點老師的職業病,

不講漂亮話我就渾身不對勁,行了吧?

「我教你們怎麼放鬆,深吸一口氣、慢慢吐出來…」我又說,「吸氣…吐氣…」

大家乖乖的跟著吸氣吐氣,「老師,真有效,我覺得我好像快生了。」菜頭打趣。


「孕婦要學的呼吸法才不是這樣,應該是吸吸、呼呼…像這樣。」我邊說邊示範。

「老師你怎麼這麼瞭解?你生過喔?」小胖一臉驚訝的樣子。

「生你個大頭啦!」我搥了他一下,「健康教育有學過啦!你少破壞我名譽喔!」

大家哈哈大笑,緊張的氣氛頓時緩和不少。


第三組比完,總算輪到我們上場,大家被分成單號和雙號兩邊遙遙相望。

我跟第一棒的小美比了個OK的手勢,她看來很緊張,但還是回給我一個微笑。


砰!槍聲響起,小美飛也似的衝出去,他的個子雖然不高,但卻跑得非常快,

不過之前他原本還不肯跑第一棒的,一來是壓力大,二來是他會怕槍聲。

為了幫小美適應槍聲,有的同學還特地去買了甩炮,動不動就拿甩炮嚇他,

因為這件事他們還被我罵了好多次,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帶來學校還得了?

不過這種怪方法似乎真的有效,剛剛槍聲一響,她的確是毫不遲疑的往前衝。


我拼命幫她加油,「加油!快點快點!很好!就是這樣!腳步大一點!」

旁邊別班的學生看到我這麼投入,拉拉我們班的同學,「你們導師瘋了喔?」

「你說那個瘋子?我不認識他。」可惡的小胖,竟然敢這樣說我!

「你們還不快點幫忙加油?喂,加油啊!不要讓他超過去!」我聲嘶力竭的喊。


跑完十棒,我們班小幅領先,接下來輪到體育股長,他輕飄飄的如飛一般跑著,

一下子就把距離拉開,我們班現在領先半圈了!

耶!太好了!後面的還是要盡力跑啊!快!我握緊拳頭,還是非常緊張。

後面的幾棒跑得非常順利,現在仍然領先半圈以上,終於…最後一棒了!


我和跑完的同學都已經在終點旁邊等著,拼命的幫他加油,就剩幾步了!

最後在大家的吶喊聲中,他順利衝過終點線。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大家立刻一擁而上,高興的抱在一起又叫又跳。

嗚!我好感動!大隊接力真是個有意義的活動,體育老師說得一點都沒錯!


「幾秒?老師,我們幾秒?」一片歡欣鼓舞的氣氛中,體育股長問我。

「啊?」我楞了一下,手上的碼表已經跑到10分多,「我…我忘了按停。」

「你、沒、按?天啊,叫你做點小事都做不好?連按碼表都不會喔?遜!」

「拜託,我們跑得這麼辛苦!老師你嘛幫幫忙!就只會在旁邊叫!」

「我…」我相當無辜,「我有很認真幫忙加油耶!你們沒有聽到嗎?」


「有嗎?我沒聽到。」「我也沒聽到。你有聽到嗎?」「沒有啊,我沒聽到。」

「怎麼會沒有?不信你問別班的啊,他們有聽到,真的,我喊得很大聲…」

他們理都不理我,自顧自的往休息區走去,我正要追上去的時候手被一把拉住。

「黎老師,親師接力要開始了,黃老師叫大家過去準備,我們走吧。」林老師說。


這傢伙從那冒出來的?竟然在大庭廣眾下抓我的手,是想害死我啊你!

「你們感情很好喔,老師。」不出我所料,旁邊眼尖的學生馬上就開始起鬨。

我把手抽回來,他倒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自顧自的說:

「我剛在接力區那邊幫忙看有沒有人犯規,所以沒辦法幫班上加油,真是抱歉。」

「沒關係啦。」以後沒事也別來就更好了。


「聽說你跑最後一棒,我想你一定跑得很快吧?」

「那裡那裡,那些不過是虛名而已,就像天上的浮雲一樣。」

「等一下我會幫你加油的。你也要幫我加油喔!」他笑著說。

「那當然了。」我笑瞇瞇的說。哼,要我幫敵人加油?我頭殼又沒壞掉,免談!


(19)

我跟著林老師到熱身區,其他老師都已經在那,我接過號碼衣,忍不住開始緊張。

我真的非跑不可嗎?為什麼不能比照棒球比賽,如果領先很多就提早結束?

這樣的話,我這個最後一棒就可以不用跑啦!規則怎麼不早點改一改呢,真是的!


我哀怨的穿上號碼衣,體育老師黃老師要大家圍成一圈,一副很神秘的樣子。

「你們看隔壁的家長代表隊,他們放話說要贏我們一圈,你們忍得下這口氣嗎?」

我看看隔壁的家長代表隊,大家的體型都還蠻標準的,看起來很有活力;

反觀我們這邊除了四個體育老師、和比較年輕的五個老師很有幹勁之外,

有半數的人一臉無奈,我猜很多人跟我一樣,都是被黃老師硬抓來跑的。


「看到那個穿藍色運動衣那個男的沒有?他以前是國手,不過大家不用擔心;」

黃老師拍拍我的肩,「黎老師是我們的秘密武器,他就交給黎老師對付就好。」

「你是說,他也跑最後一棒?」我擔心的望了望那邊,對方少說也有185公分,

而且以前還是國手,我的三步等於人家的兩步,我怎麼可能跑得贏他?


「黎老師,你不用謙虛,我對你有信心,你的實力是大家公認的。」他繼續說,

「我把強棒安排在前後幾棒,中間的幾棒只要盡力跑,不要掉棒、不要跌倒的話,

我們贏的機會就很大了。就算有幾棒落後也沒關係,最後幾棒再追回來就好。」

我的心涼了半截,慘了慘了,如果因為我而輸了,以後我哪有臉見其他老師?

黃老師一頭熱的把我講得像神一樣,這下慘了。


我們簡單熱身完之後,就按棒次進場,我和那個國手先生並肩站在一起,

看起來簡直像爸爸帶小孩一樣,光用看的就知道,很明顯是輸定了嘛!

「教師代表隊和家長代表隊進場了!大家請看,他們是多麼有精神!

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幫他們加油!加油!」台上的司儀又在那邊喊叫,

我想他跟我一樣有職業病,講來講去都是那麼幾句話:「看!他們多麼有活力!」

「讓我們用最熱情的掌聲,幫他們加油!」學生們奚奚落落的隨便拍個兩下了事。


我垂頭喪氣的走到定位,遠遠的,我聽到有人叫著:「老師!老師!」

我轉頭,是我們班的學生!他們從我們班的休息區跑出來,跑到我後面。

「老師,我們會幫你加油,你要跑快一點喔!」

我很感動的跟他們揮手,「好!沒問題!」「好!沒問題!」咦?誰在那邊亂回話?

我回頭一看,林老師很高興的用力跟他們揮手,「我會加油的!」


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是來幫我加油的嗎?

「你、們、到、底、在、幫、誰、加、油?」我大聲問。

「那還用說,當然是老師你、你、你、你、你…」十幾隻手朝著我們兩個亂指。

「謝謝!」林老師開心的又跟他們揮揮手。

喂,他們是幫導師我加油,你湊什麼熱鬧?你只是科任老師,而且還是代課的耶!


校長講完勉勵的話之後,依例分成兩半帶開,我瑟縮著坐在高大的國手先生旁邊。

怎麼辦呢,學生們這麼熱情的為我加油,老師們又對我抱著那麼高的期望,

我不能讓他們失望!

但是,要怎麼樣才能把自己的潛能逼出來呢?


我記得鹿鼎記裡教過兩個方法:一個是在穴道上插針,另一個是「痛」;

不過在操場上,只有滿地的草,兩個方法都行不通啊!

一定還有什麼方法,快啊!快想啊!一定有可以智取不用硬拼的方法,一定有的!

從以前到現在遇到過這麼多麻煩,都是怎麼解決的?一定有一個共通的答案的。


有了有了,我知道了!答案就是「演技」!

過去一切一切的困難,都是靠著我完美的演技才過關:時而裝可憐、時而裝活潑、

時而裝癡情、時而裝開明---要當一個好老師,最重要的是要有好演技。

講台就是我的舞台,要想獲得掌聲,唯有靠好演技!


我想起小時候看過的漫畫「千面女郎」,女主角每次在上台前都會告訴自己,

要戴上那個角色的面具,當站上舞台,你就不再是自己,而是你演的那個角色。

我閉上眼睛,回想過去在體育課本、還有百科全書看過的每一個跑步的正確動作;

紀政、王惠珍、花豹、羚羊、被警察追的小偷…,所有跑得快的我通通冥想一遍:

他們的手腳是怎麼動的?他們的呼吸是怎麼調整的?他們臉上的表情是怎麼樣?

我在心中反覆的練習,反覆告訴自己:你不是運動白癡,你是飛躍的羚羊…。


一分鐘後,我慢慢睜開眼睛,此時此刻我不再是黎老師,我是「飛躍的羚羊」。


場上的比賽已經進行了一半,對方領先了四分之一圈,而我們的下一棒是林老師。

我走向林老師,「你沒問題吧?要加油喔!」黎老師當然不會幫林老師加油,

基本上不詛咒他跌倒就已經很給面子了;可是「飛躍的羚羊」不可能這麼沒品。

「謝謝。」他一臉感激。

他當然不知道幫他加油的並不是黎老師,而是充滿運動家風度的「飛躍的羚羊」。


家長代表交棒後不久,英文老師也氣喘吁吁的跑過來,把棒子交到林老師手中。

林老師接棒後,看起來很輕鬆似的,像是沒接觸到地面一樣,非常快速的接近

跑在前面的家長代表隊,然後並肩,然後超過,然後雙方的距離繼續拉大。

等到他把棒子交給下一棒的時候,我們已經逆轉,領先了四分之一圈。


場邊的學生興奮得拼命拍手叫好,大家像是突然醒過來,一面倒的幫我們加油,

平時把他們K得滿頭包的數學老師、老不下課的國文老師、永遠在罵人的生教組長,

即使是平常他們抱怨個不停的老師,他們都一樣一視同仁的大聲幫他加油;

老師們聽了心裡高興,腳步也越跨越大、越跑越快。氣勢完全倒向我們這邊。


剩下最後兩棒時,我們領先了半圈左右,我和國手先生一起在接力區等待。

現在他看起來不再可怕了;我們領先半圈,就算是平常肉腳的我都不一定會輸,

更何況是現在的我?

前國手有什麼了不起?我可是前「亞運國手」,還出國比賽過呢!


黃老師抓著接力棒,朝我急速前進,我伸長了手,感覺到手一沉,棒子到手,

便跨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步步都是演技,都照著我的劇本演。

我能感覺到風在耳朵旁邊呼呼的吹著,那種感覺是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我知道我跑得很快、很快,終點線就在前面,我和它之間的距離正迅速的縮短中。


終於,我的身體壓過終點線,我跑完了!

我的身體還沒辦法馬上停下來,我繼續往前跑了一小段,才停下來。

慢慢的,我聽到聲音,「黎老師!你太厲害了!我就知道我不會看錯人!」

黃老師第一個跑到我身邊,非常用力的拍我的背,我整個人都快被他拍飛出去了。

「那個國手根本追不上你,你跑得實在太快了,我們贏了!都是你的功勞!」


我們…贏了嗎?我可以不必再演戲了?

我一放心,全身開始痛得要命,胸口悶得快爆炸了,胃也開始翻騰起來。

我摀住嘴,推開大家蹲到旁邊的水溝蓋旁邊,一個反胃,早餐全吐出來了。

我蹲在水溝旁喘著氣,旁邊圍了一大堆學生還有老師,真是丟臉死了。

「黎老師,你沒事吧?」英文老師關心的問,「剛剛衝太快了,胃不舒服?」

我虛弱的點點頭。


「不會吧,黎老師是運動健將,那可能跑個100公尺就不舒服?」黃老師說,

「難不成你懷孕了?要不要去檢查一下?」黃老師說完,大家一陣嘩然。

不是不是,你們誤會了!我掙扎著想站起來解釋,可是一站起來,眼前就一片黑。

四周一下變得安安靜靜,我什麼都聽不到了。


(20)

「老師,你真厲害,跑得好快喔!」

「對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剛剛老師你跑步的樣子簡直是酷斃了!」


朦朧間,我聽見有人這麼說。

我…我在哪裡?我像是在作夢,可是全身都好痛,我的腳和手都痛得完全動不了,

就連眼皮也像千斤重似的睜不開,我索性繼續閉著眼睛,回想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是的,我想起來了,我剛剛在跑步。我跑得很快,我是飛躍的羚羊,我衝過終點…

我們贏了,可是我的力氣也用完了,現在我又變回平凡的運動白癡黎老師,

而且是筋脈盡碎、重度傷殘、四肢無力、兩眼發昏、剩不到半條命的黎老師。


但是話說回來,我的犧牲和努力沒有白費,瞧!我成功的奠定了我偶像的地位,

雖然廢了兩隻手、兩條腿,但換來我們班、甚至全校師生對我的崇拜和尊敬,

怎麼算都是相當值得、相當划算哪!我忍不住得意起來。


「你們別這麼說啦!我會不好意思。」一個熟悉的聲音這麼說…是林老師的聲音!

難道…難道…他們剛剛是在誇獎林老師?

不會吧!老師我這麼努力連命都不要的硬拼,結果你們裝作沒看到?

好啊…你們這群沒良心的小鬼!看我怎麼修理你們!

我掙扎著想起身,但是我的身體完全不理會我的命令,我還是像僵屍般動不了。


「噓!這裡是保健室,小聲一點啦!」我聽見班長說,「老師需要休息,安、靜!」

班長說完,我聽見周圍「噓」聲四起,「安靜!」「閉嘴!」不一會就變得很安靜。

算你們有良心!還是班長最好了!

「你們老師剛剛真是拼命,我沒想到女生竟然可以跑得這麼快。」林老師說。

「是啊,我也嚇一跳。」菜頭說,「平常看他走路跌跌撞撞的,想不到這麼會跑。」

「對啊,體育老師說,看老師的骨架就知道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小美補充,

「剛開學的時候我們還以為老師的腳是義肢呢,真是看走眼了。」


很好很好,就是這樣,再多說一點啊!我樂得飄飄然,就當是安慰我也好,

讓我知道你們也很喜歡我,不要只看林老師的表現,偶而也要看看我的表現啊!

不要每次都一直誇獎林老師,我也很需要誇獎的啊!

我不要當隱形人,我不要你們忘了我的存在嘛!


「老師實在很笨,衝到最後昏倒了,到現在還爬不起來,身體搞壞了怎麼辦?」

風紀說,「就算沒有知識,也該有常識好不好;懷孕了本來就該好好休息才對啊!」

大人!冤枉啊!我肚子裡除了內臟之外真的沒別的了!

「她沒有懷孕吧,我想他應該只是因為衝太快,所以胃不舒服而已。」林老師說。

「你又知道了?說!你們兩個是什麼關係?」菜頭逼問。


我們哪有什麼關係?我們兩個的關係是沒關係!天啊,我怎麼還是動不了!

再不用力澄清一下,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我們…現在是沒什麼關係。」林老師說。呼,好險他沒亂講話,我鬆了口氣。

「『現在』沒關係,那你是說『以前』有關係摟!」班長懷疑的問。

「這個…我…」林老師支支吾吾的,「沒有…我們以前也沒有關係。」

「老師騙人!說!你們以前是什麼關係?你是不是老師以前的男朋友?」


真是見鬼了,我認識你的時間跟他們一樣久好不好,你在那邊吞吞吐吐什麼?

這樣小朋友當然會懷疑啊!這麼簡單的問題都回答不好,你以後怎麼當老師啊?

或許我們上輩子有什麼牽連,所以這輩子才會碰在一起,不過那肯定也是段孽緣,

也許是上輩子我搶了你私塾的學生之類的…但是這也不必告訴他們啊!


「好吧,我說。但是,你們要發誓不能告訴別人,就連黎老師都不能說。」

林老師壓低了聲音,我立刻豎直耳朵,有什麼秘密不能讓我知道?

「我發誓!我絕對不說!」「說出去的不是人,是豬!」「誰說出去我砍死他!」

不不,這招我以前就領教過,他們說的話絕對不能相信啊!他們會告訴全世界的!


「其實…我和你們老師是…」林老師低聲說。我摒住氣,會是….?

「我是他小學的同班同學,不過你們老師好像不記得我了。唉。」

什麼!你是我小學同學!?這、這、這怎麼可能!?

一道刺眼的光射進我眼睛裡,啊,因為驚嚇過度,連眼皮都被嚇得彈開啦。


「老師醒了!」眼尖的班長發現我醒了,興奮的大叫。

「我…我怎麼會在這裡?」我照著電視劇的台詞說,「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老師該不會是失去記憶了吧!」學藝憂心忡忡的說。我想他連續劇也看得不少。

「不…我…」我正想開口,菜頭竟興奮的說:「老師頭殼壞去了!」

「你才頭殼壞去,再囉唆罰交互蹲跳五十次!」我立刻還擊。

「什麼嘛,原來老師正常的很啊!」他低著頭碎碎念。

喂喂,你這種失望的口氣是什麼意思?給我解釋清楚啊你!

---------------------------

後來我才聽說我們班大隊接力真的得了第一名,不過頒獎的時候我在保健室,

所以沒能看到他們上台領獎的樣子,那面錦旗現在掛在我們班的布告欄,

每個老師進教室來都會誇獎他們一番,讓他們好不得意。


既然得了第一名,他們理所當然的開始跟林老師要獎品:要他帶他們去看螢火蟲。

林老師笑著滿口答應,不過時間和地點倒是遲遲沒有敲定,畢竟天氣越來越冷,

螢火蟲越來越難看到。他說要先去勘查地形再帶他們去看,也不曉得是真是假。

反正再過幾星期他就要走了,畢竟他只代兩個月的課---對我來說已經夠漫長了。

現在我真的是希望他快快離開,不然大家都會用異樣的眼光看我。


是的,沒錯。大家都以為我懷孕了。不論我再怎麼解釋都沒用。

就連同個辦公室的老師都不相信我,偷偷把我拉到導師辦公室的一角,關心的問:

「你老實說沒關係,我們不會告訴別人的。你是不是…」


校園裡八卦的傳播速度是正常的八倍快,而且每個人都加點油添點醋:

「他們每天中午都一起吃飯,感情好得不得了啊!」感情好會坐得隔十公尺遠嗎?

「我看過他們在中庭約會,感情好得不得了啊!」誰會笨到跟自己的勁敵約會?

「還不只呢,前陣子他們兩個每天都在操場看夕陽呢!」誰說我在看夕陽來著?

我是在顧著旁邊那幾十個學生!隨便一個擦破皮摔斷腿的我怎麼跟家長賠罪啊?


「其實老師跟林老師國小就認識了,十幾年後再重逢,當然會『舊情復燃』啊!」

成語不懂就不要亂用,復燃的只有我一肚子的委屈,哪來什麼情啊?

而且我回家以後查過國小畢業紀念冊,我們班根本沒有林恆生這個人啊!

你自己認錯人不要把我拖下水好不好?


因為這個可怕的誤會,學生們再次展現他們善良體貼的一面,對我好得不得了。

幫我拿麥克風,盡量安靜怕我生氣動了「胎氣」。這雖然證明了「人性本善」,

這些皮得要命的小鬼還是很貼心的;不過我的清白也不能就放著不管啊!

既然我怎麼說都沒有相信我,那麼,我只有用「行動」來證明我的清白了!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