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有句話說「流淚不如流汗」,不過我意外的發現流淚的好處還真不少。我們班變乖不說,每天早上我都不必買早餐,張凱勝和林書偉都會在每天第一節下課送牛奶來我的辦公室,有時候除了牛奶還附贈餅乾零食什麼的,樂得我眉開眼笑。雖然白吃白喝挺不好意思的,不過我早就暗中計畫好段考完要請他們吃大餐,所以倒也吃得心安理得。不過隨著他們倆來辦公室的次數越來越多,其他老師還有我們班的學生都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

這天他們倆來找我,剛好碰到被我叫到辦公室罵的菜頭。他們走遠之後,菜頭才問:「老師,那兩個學長為什麼每天都來找妳啊?你叫他們拿牛奶當保護費喔?」

「你唷,」我在他頭上敲了一記,「什麼保護費?這叫做『尊師重道』。」

「是嗎?」他一臉不相信,「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看一定有問題。」

「會有什麼問題?你以為他們會在牛奶裡面下毒喔?」我白了他一眼。

「不是啦。」菜頭開始奸笑,「嘿嘿,老師,恭喜妳,妳的春天總算來了。」

我當然知道菜頭說的「春天」是什麼意思,我也知道除了菜頭之外很多人也這麼懷疑著。不過與其說他們倆是我的「春天」,倒不如說他們倆是我的「夏天」,他們像是夏天的太陽那樣溫暖熱情,讓我灰暗的心境一下子亮了起來。更何況現在的我才不想要什麼春天呢,因為……因為上個春天受的傷還沒痊癒呢,嗚嗚!

××××××××××××××


段考後,緊接著便是二年級校外教學的日子。

老實說,不只是學生們會期待校外教學,就連老師們也是很期待的。不要以為只有學生不喜歡上課,我們當老師的又何嘗喜歡上課呢?我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

每次看論語的時候我都很羨慕孔子,他不用出考卷、不用改作業,只要坐著回答學生的問題就好,心情好的時候隨時都可以把學生帶出去洗洗溫泉、唱歌跳舞,甚至還可以周遊列國,跟著這個老師可以上山下海,怪不得學生喜歡上他的課,怪不得他有教無「累」、怪不得他那麼喜歡當老師。

如果我可以像孔子一樣,愛幹嘛就幹嘛、想怎樣就怎樣,相信我一定也能成為一個名垂千古的偉大老師;可是幻想是美麗的、現實是殘酷的,除了校外教學這天之外,我們就是只能和學生一起關在教室,對著課本假裝它很有趣。幸好一年中有這麼一天,我們可以離開學校看看綠水青山, 可以光明正大的玩個過癮,不然連老師我也不想來上學了。

這次校外教學的地點是一個露營區,之所以選定這裡,好像是為了驗收一下他們從國一開始學過的各種童軍技巧,像是搭帳棚、生火、野外追蹤等等。除此之外,這個營區還有一條長好幾公里的腳踏車專用道,可以享受邊騎車邊看風景的愜意感覺,這是最最吸引我的地方。

從小我就很羨慕會騎腳踏車的人,不過因為一直沒機會學,我直到去年才學會。不過學會之後我還是不敢騎,因為巷子裡有太多人和車子,我一緊張馬上就會摔在地上,再不然就是撞上路旁的車子。所以我的腳踏車夢---迎著風、邊哼著喜歡的歌邊騎車---一直沒辦法實現。現在可好了,我可以趁學生們在烤肉的時候,偷溜騎腳踏車去,而且我一定要邊騎邊唱歌!

我們大約在十點左右到達露營區,今天天氣陰陰的,還有點風,真是適合烤肉的好天氣,也是適合騎腳踏車的好天氣,嘿嘿!我一個人按計畫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烤肉場,去遊客中心租了腳踏車,意氣風發的騎著,當然我沒忘記邊騎邊唱歌。

「我想和妳騎單車,我想和妳看棒球,想這樣沒煩憂唱著歌一起走~」我開心的大聲唱著,反正今天整個營區都被我們學校包下來,而他們又在另一頭的烤肉場,我愛唱多大聲就多大聲!我越騎越快,騎得越快越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帥、太厲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原來我是個腳踏車高手啊!

正當我得意的時候,我的頭冷不防的被人從後面拍了一下,我嚇得連忙嘰~的一聲緊急煞車。對方也嘰~的一聲停下來,「妳幹嘛突然停下來,這樣很危險耶!」糟糕!是林恆生!

自從那天之後,我就沒辦法好好跟他講話了,怎麼好死不死的又在這遇到啊!

「突然從背後打人家的頭,才危險吧。」我繼續往前騎,「你來幹嘛?阿杏呢?」

「她在幫忙烤肉啊。誰像妳什麼都不會,只會落跑等著吃現成的。」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那你還不趕快回去,我還想再騎一會。」我加快速度。

「這麼巧?我也想再騎一會。」他也加快速度跟上來。

「你不要跟啦。我想一個人騎。」我踩得更快。

「才怪,妳剛剛不是才在那邊唱『我想和你騎單車,我想和你看棒球~』?」他怪腔怪調的學著,「我是看妳一個人騎可憐,才勉為其難陪妳騎耶!」

我們倆吵了半天,林恆生還是死賴著不走,我只好拼了老命的加速,但是不論我怎麼努力踩就是甩不掉他,我都已經汗流浹背了,他卻還是一副很悠哉的樣子,還故意用單手騎,甚至兩手都放開,「來嘛來嘛,妳手也放開啊」。真想給他一拳。

我們越騎越遠,最後甚至騎出了營區,地面不像營區裡那麼平滑,而是普通的泥巴路,但我們兩個都沒有放慢速度。遠遠的,我看到前面有個長長的下坡,我咬著牙不按煞車,讓車子就這麼衝下去,林恆生總算被我拋在後面,我聽見他在後面叫:「小心啊!危險啊!」這時我才注意到斜坡底是一個大轉彎,我根本來不及轉。我慌張的把煞車按到底,車子是停下來了,但我反而因為緊急煞車飛了出去,摔下山崖,變成理化課裡常說到的自由落體,不停向下落、向下落。

(11)

雖然我伸手想抓住一旁的草叢、樹枝好停下來,可是一點用都沒有,驚嚇過度的我甚至忘記尖叫,就這樣一直往下滾去,到了坡底才總算停了下來。我的衣服和褲子全都沾滿了泥土,手腳也被刮了好幾道傷,一壓就咕嚕嚕的冒出鮮血。我躺著往山坡上望,大概爬個幾十公尺就可以上去了,但是我全身都好痛,動也不想動,特別是我的右手,痛得要命,舉都舉不起來。我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我的小指骨折了。

很奇妙的,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種感動的感覺:太好了,我終於骨折了!

每個人總會有些想嘗試的事,大多數人稱它為「夢想」。在短短的人生中,若是沒辦法如願以償的話,是多麼可惜的事啊!而我從小就夢想著三件事:那就是昏倒、骨折,還有吐血。

因為電視劇裡面悲劇的女主角不管生什麼病,最後一定會吐血,所以我也想嘗試看看吐血是什麼感覺。因為我太健康,所以唯一吐血的機會只有在看牙醫的時候、漱完口順便吐點血。但是血吐在洗手台一點都不淒美,為了不錯失吐血的良機,小學時我還隨身帶著一條白手帕,紅色和白色強烈的對比會讓血看起來更恐怖、更悽慘,而且我還想好吐血的時候,我一定要先大吃一驚,然後把手帕藏到背後,拚命搖頭說,我沒事、我真的沒事,並且不忘露出一個虛弱又體貼的微笑。

昏倒更不用說了。當一個女生不會昏倒,這輩子簡直白活了。因為男生昏倒人家會覺得你很弱,而女生昏倒人家會覺得好柔弱,所以我也好希望能昏倒一次看看,證明我其實也有柔弱的一面,以後講給小孩子聽也才有面子啊!要是我有機會能昏倒的話,我希望是在人很多的地方,最好是在朝會的時候,眾目睽睽之下就兩眼一黑、雙腿發軟、砰的一聲倒在地上。如果這時候有個男生(當然是以暗戀已久的對象為佳)見義勇為衝出來把我抱起來,送到保健室或大樹下,那就更完美了。我想只有上輩子積很多陰德的人,才能有這種福氣。我大概是作孽太深,到現在連昏倒的機會都沒有,更別提之後的被一把抱起來了。當然對方根本抱不動我、或因為我太重而導致對方不幸骨折這類煞風景的現實問題,在幻想裡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最後是骨折。我會希望骨折看看就跟電視劇沒關係了,我只是單純的覺得手啊腳啊綁上石膏還蠻好看的,而且還可以請來探病的人在上面簽名,所以我很想試試看。骨折也意味著你無法控制它,我很想知道你叫它動、它卻不動的感覺是怎麼樣的;此外骨折的人通常都得住院,我這輩子除了出生的時候住過兩天院之外,還沒有過其他住院的經驗,這也是我非常期待骨折的原因之一。

我知道我的夢想跟別人不太一樣,可是要完成這樣的夢想卻很難,就是會差那麼一步:我常反胃但嘔不出血,我常跌倒但卻不會斷腿,我常暈眩但不會昏倒,老實說老天爺還挺照顧我的,不過他無法理解我的夢想,真是可惜。

現在可好了,我總算如願骨折了。我背倚著樹幹,看著無力垂下的小指,心中充滿了喜悅和成就感。「動一下!」我在腦海裡對小指下令,但它還真的一動也不動。過了一會兒,我慢慢爬起來,打算往上面爬。但是我的右手痛得要命,左手又沒力氣,加上昨天下過雨,山坡又濕又滑的,我沒走幾步路就又摔個四腳朝天,全身都是黑泥,活像是剛打完泥漿摔角似的。試了幾次之後我決定放棄,還是乖乖待在原地等人家來救我好了。林恆生應該會來救我吧?想到他讓我覺得安心多了。

「明怡!明怡!妳在哪?」我聽見遠方有人在叫我,我趕緊大叫「我在這兒!」

不一會兒,林恆生出現了。「妳還好吧?有沒有受傷?」他滿臉擔憂的朝我跑來,緊張的問。

「我沒事,只是斷了一隻手指。」我秀出我骨折的小指,「可是因為手實在很痛,所以沒辦法爬上去,只好在這邊等你們來找我。其他人呢?」我問。

「拜託,我擔心得要死,當然是自己先下來找,哪等得及叫人來。」他嘮嘮叨叨的唸著。「妳用滾的一下就不見了,這片山崖那麼大,妳知道要找妳有多難嗎?我還沒看過這麼會滾的,妳是有練過是不是?俄羅斯皇家馬戲團是嗎?」他還是不忘挖苦我。

我瞪了他一眼,「這麼大聲跟我說話,是不是想死啊?你不要以為我右手受傷就拿你沒辦法,我用左手一樣可以對付你。」我裝模作樣的揮了一拳恐嚇他。

「拜託,都什麼時候了妳還在逞強。」他搖搖頭,「幸好妳傷得不是很重,我先幫妳簡單包紮一下,上去之後我再送妳去醫院。」他撿了兩根細的樹枝,又掏出手帕,三兩下就幫我把搖搖晃晃的小指固定好。

「你包得還挺不賴嘛。」我由衷的讚美道。

「這沒什麼。好了,我們走吧。」他伸出手,「我扶妳慢慢走。」

「不用啦,你回去叫人來幫忙,我在這邊等你。」我不想麻煩他,「這邊地太滑了,我的鞋子底都磨平了,就算你扶我,我還是會摔倒。」

他想了想,「那妳踩在我的腳上好了。這樣就不會滑了。」

我為難的看著他的腳。他瘦巴巴的,萬一腳掌被我踩斷了,我豈不是要負責養他?但是我當然不可能老實跟他說:「我可能會把你的腳壓斷」,他聽了一定又會損我,問我是不是經常客串假扮馬戲團裡的大象之類的;所以我只好隨隨便便找個藉口:「這樣太慢了啦,學生會擔心我們的。你先回去跟大家報個平安嘛,我在這裡等你,你不用擔心我。」

「妳平時愛逞強就算了,都這節骨眼了妳還在逞強?」他皺起眉頭吼我。「妳少囉唆,跟我走就對了!」



(12)

林恆生扶著我一路往上爬,我踩得他的鞋上都是泥巴,但他一句抱怨的話也沒有,只是一直叮嚀我慢慢來,不要急。大約過了半小時,我們總算爬上路面。我們的腳踏車可憐兮兮的倒在路面上,林恆生扶起他的那台車,檢查了一下然後跨上,「來,上車。」

我聽話的坐在腳踏車後面的鐵架上,不敢再多說什麼。我們慢慢的往營區騎去,不知道是因為沿途的風景很漂亮、還是因為他在我身邊的關係,此刻我覺得非常幸福、非常安心。今天我認識了一個我以前所不知道的林恆生,或許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他這樣瞭解我、關心我的人,能看出我的脆弱、看出我老是在逞強、看出我也有希望別人照顧的時候。

林恆生是一個很棒的人,是一個值得喜歡的人,儘管他喜歡的並不是我,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我還是可以喜歡他啊!我並不想把他搶過來,不過我很想讓他知道,還有另一個女生知道他全部的優點,而且覺得他與眾不同。

「我跟你說一個秘密,你不要告訴別人喔。」我下定決心,說:「其實我以前喜歡過你。很驚訝吧。」坐在後面的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過我感覺到車子晃了一下。

「是嗎?以前是什麼時候?」他問。

「這……我也搞不清楚耶。」我打馬虎眼混過去。

「那妳現在呢?妳現在喜歡誰?三年四班那兩個小男生?比較帥的那個?」

「才不是呢!你不要亂講!」我急著反駁,「他們只是跟我比較熟而已。」

「好,不是他們,那妳說是誰啊?」

「這是秘密,我幹嘛告訴你?」我說。

「那我們來交換秘密好了。」他說,「我告訴妳我喜歡的人是誰。」

「這個……」我盤算了一下,這樣交換會不會吃虧?他喜歡阿杏誰不知道,哪算秘密啊?

他沒等我回應,就開口道:「妳不要告訴別人喔,其實我以前也喜歡過妳。」

「什麼?!」我驚訝得差點摔下車,「以前是什麼時候?小學的時候?」我好奇的問。

「這……我也搞不清楚耶。」他模仿我的口氣說。「妳想得起來的話,我或許也想得起來。好啦,輪到妳了,快告訴我妳現在喜歡誰?」

「我喔,我現在沒有喜歡的人。」我這麼說。要是說了實話,以後我們倆會尷尬得連朋友都當不成吧。

林恆生突然停下車,側過頭來跟我說:「既然妳說了,那我也老實說。我現在喜歡的人,剛剛跟我說她以前喜歡過我。妳說是不是很可惜?不過幸好,她說她現在沒有喜歡的人,所以我應該還有希望吧。」他笑了笑,又踩著踏板繼續前進。

我聽得莫名其妙,阿杏說以前喜歡過他,又說現在不喜歡他?難道他們……

「你跟阿杏分手啦?什麼時候的事?」我小心翼翼地問。

「關阿杏什麼事?天啊,妳是真聽不懂還是假聽不懂?」他又停下車,比手劃腳的說:「我現在喜歡的人,跟過去喜歡的人,是同一個!OK?!」

「你在說什麼啊?你這樣說聽起來意思是你現在喜歡我耶!」我還是莫名其妙。

「本來就是妳啊。過去是妳,現在是妳,未來也應該是妳。怎樣,怕了吧!」

「可是你跟阿杏不是在一起嗎?上星期我還看到你們在車棚抱在一起啊!」

「妳說妳哭的那一天喔?我們哪有抱在一起?我只是幫她調安全帽的帶子而啦!」他哈哈大笑,「那天她在校園不小心跌倒,手壓到狗屎,洗了幾十遍都還是覺得很噁心,不想讓手碰到臉,所以我才幫她調的。對了,那天問妳妳都不說,現在可以說了吧?妳那天到底為什麼哭啊?」

我沒回答他的問題,因為我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得問。

「你老實告訴我,」我很慎重的問:「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他想都不想,便說:「我是學生物的,當然會對突變種特別有興趣啊!」

「幸好你不是天文學家,不然你鐵定會說喜歡我是因為我像火星人。」我沒好氣的邊說邊白了他一眼。

「火星人!哈,阿杏跟妳說啦?」林恆生突然捧著肚子哈哈大笑,沒頭沒腦的扯阿杏頭上,「真想不到對不對?林組長要是知道阿杏喜歡他的話的話,大概會高興得一個禮拜睡不著覺吧?」

「什麼?!阿杏喜歡光頭王?!」我驚訝得差點從車上摔下來。林組長是學校新來的生教組長,他的註冊商標就是一顆油亮亮的光頭,還有銅鈴般殺氣騰騰的大眼,學生們怕他怕得要死,偷偷給他取了個綽號叫「光頭王」。等等,那照這樣說來,學生們上次問阿杏喜歡誰的時候,她口中的「林老師」其實指的就是林組長吧!

「妳大概不知道吧,阿杏從小就很喜歡外星人。她房間全貼滿了外星人的海報,書櫃裡也全是跟外星人有關的書。難怪她會對林組長一見鍾情,妳不覺得他看起來很像火星人?」林恆生說的沒錯,仔細一想,林組長那顆白晰的光頭和一對圓滾滾的大眼睛,還真是像極了火星人哪!

回到營區以後,我們先向其他老師們報平安,接著林恆生陪我到附近的醫院掛急診。醫生說因為緊急處理做得很好,所以應該很快就能康復。我如願的打上石膏,而且不只是小指而已,而是整個手掌都打上石膏,說這樣比較不會影響骨頭癒合。

「幸好妳命大遇上我這個貴人幫妳包紮,不然哪可能好得這麼快。」回程的車上,林恆生捏著我的小指邀功,「妳要怎麼報答我?」

「大不了這隻手指切下來送你嘛。」我說。

「好,那我就收下了。」說著他握住我的手,「不過只拿妳一隻手指,它會太孤單;其他四隻也一起送我,好不好?」

「隨便你啦。」我別過頭去故意不理他。

我們就這麼一直握著手,雖然隔著一層石膏,可是我卻覺得手熱呼呼的,感覺溫暖極了。

露營活動的重頭戲莫過於晚上的營火晚會,各班都必須準備一個表演節目。我們班由幾個愛跳舞的小朋友代表表演街舞。舞蹈結束之後,其他的小朋友突然也跑上台去,排成整整齊齊的兩排。咦?我們班不是只表演跳舞而已嗎?他們什麼時候準備了別的表演節目,我怎麼都不知道?

菜頭站在隊伍前方,像是指揮似的正經八百的向台下的觀眾舉了個九十度的躬,接著他向後轉面向班上同學,然後比了個手勢,大家便琅琅唸道:

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黎老師,

妳是我們冬天的棉被,

妳是我們夏天的冰淇淋,

妳是我們的陽光、空氣、水,

我們很喜歡很喜歡這樣的妳。

因為就算我們經常惹妳生氣,

因為就算我們經常害妳傷心,

因為就算我們老考最後一名,

妳還是把我們當成寶貝捧在手心。

我們知道老師最近心情不好,

看得出來妳既傷心又苦惱,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

老師千萬不要想得太多。

沒有暗礁就激不起美麗的浪花,

這句話妳不是經常在講?

現在換我們勸妳,

這句話妳可要千萬記牢。

沒失戀過就不知道下個男人更好,

別傻到苦苦單戀一支草,

地球上還有幾億個人隨妳挑,

相信很快妳就會遇到。

我們知道妳現在一定很感動,

但精彩的好戲還在後頭:

有句話我們忍了很久,

因為太肉麻總是不好意思說,

但是為了讓妳忘掉煩惱,

就算丟臉我們也要趁這機會說:

老、師!我、愛、妳!

他們表演完之後,台下歡聲雷動,大家都等著看我怎麼回應他們。我只好紅著一張臉大聲喊回去:「謝謝!我也愛你們!」

「二年十一班的!」站在我身邊的林恆生突然大聲向台上的學生們大喊:「你們老師我會幫忙照顧的!」說著他又牽起我的手。

台上的學生們看了全傻了眼愣住了,我可以想像他們有多驚訝。過了一會兒,菜頭像是如夢初醒般拍了下腦袋,小小聲的和大家商量道:「別慌別慌,現在換阿杏失戀了,我們得趕快安慰她。大家照剛剛的稿子唸,把第一句的黎老師換成阿杏就行了。來,一、二、三!」菜頭的聲音雖小,不過透過他胸口那隻麥克風,台下的人其實都聽得一清二楚。

「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阿杏,妳是我們…」這時阿杏突然對著他們喊道:「你們弄錯了,我喜歡的不是這個林老師啦!」

「老師,可是我們學校除了林恆生老師以外,就只有光頭王姓林啊!妳總不可能喜歡他吧,他的頭晚上還會發光耶!」菜頭完全忘了林組長也在台下,大喇喇的質問阿杏。

「你這顆死菜頭給我到旁邊罰站!」林組長氣得脹紅了臉,怒氣沖沖的衝上台要找菜頭算帳,台下的阿杏這時突然說道:「我就是喜歡,不行嗎?」

林組長頓時呆了,像個木頭人似的傻在原地,我想他今天晚上八成會樂得睡不著覺了。

(13)

一晃眼,學生們升上三年級。照理說他們應該被升學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但是事實卻全然不是這麼回事。

「來來來,下好離手!下好離手!」早自習時間,我們班一如往常鬧烘烘的,菜頭拿著個波浪鼓吆喝著:「國文老師哭了我就一賠二、英文老師哭了我就一賠四、數學老師哭了我就一賠十、理化老師哭了我就一賠一百!」

我悄悄從後門溜進教室:「一大早就在教室賭博?嘎?」我揪著菜頭的衣領,「你想把老師弄哭?」

「沒有啦,老師,我們在賭哪些老師畢業典禮那天會哭。」菜頭笑嘻嘻的說。國三的他個性還是一點都沒變,還是一樣滿腦子餿主意。

「總之賭博就是不對。哇,連林恆生和阿杏都有,你乾脆把校長也列上去好了。」林恆生跟阿杏早就沒在學校代課了,他竟然也拿來賭。他們倆是經常出現在學校沒錯,但是林恆生是來接我,阿杏是來找光頭王,可不是來教書的呀!

說到阿杏,自從她跟光頭王在一起之後,不但平平安安的度過了二十二歲生日,而且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帶衰。算命先生的解釋是她遇到了百年難得一見的貴人,八字重到讓阿杏身上的衰神待不下去,所以命運才會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我是不信這種鬼話,不過看到阿杏過得平安幸福,我當然也為她高興。

我把桌上的賭資還有菜頭自製的賭盤全部沒收,不過仔細一看,賭盤上並沒有歷史老師我。「喂喂,怎麼沒有我?你是什麼意思?」我質疑。

「因為妳一定會哭的嘛,我喊到一賠一千都沒人要賭,誰叫妳那麼愛哭。」

「誰說的!我就偏不哭!怎樣,你敢不敢賭?」我掏出一張一百元,塞給菜頭。

「剛才是哪個老師說,不能賭博的啊?」菜頭奸笑著說。

這……好,就算不賭錢,我也要爭一口氣,我要證明我不是愛哭鬼!

畢業典禮這天,我不停提醒自己,這沒什麼好哭的,反正他們學測還沒考完,還不是要來學校唸書,還是會經常碰面,用不著感傷。驪歌、畢業生感言我都聽過N次了,貴賓的致詞更是一個比一個無聊,毫無威脅性。只要保持心情的穩定,自己別胡思亂想亂了陣腳,打畢業典禮當成朝會週會來看,應該就不會想哭了。

典禮快到尾聲的時候,班上同學開始竊竊私語:「喂!老師還沒哭耶!」

「真是怪了,我還以為她一定會哭的。平常那麼愛哭,該不哭的時候反而不哭。」

還有人直接跑來問我:「老師,妳還沒哭喔?」看我笑瞇瞇的,他們一臉失望。「老師,妳就要跟我們分開了,難道妳一點都不難過嗎?」還有人氣憤的說:「老師根本一點都不愛我們!我看錯妳了!」

我有點為難。我到底是哭好,還是不哭好?話說回來哭這種事也沒那麼好控制,就算要我應觀眾要求而哭,也得給我點時間氣氛嘛!

畢業典禮進行到最後,會場突然響起小虎隊的「放心去飛」這首歌,各班導師要帶著班上同學走出校門,象徵從此離開學校。我回頭看著他們一如往常亂七八糟的隊伍,突然想到這大概是最後一次看到他們全班聚在一起了。未來就算有同學會、大概也不可能全部都到吧?經過了三年的時間,他們長高了,變得懂事些了,班上同學間的感情也更好了,每個同學都是這麼特別,我突然覺得好捨不得他們,想到這裡,我忍不住紅了眼眶,眼淚啪搭啪搭的掉下來。

「老師,請用。」他們從我背後遞來兩三包面紙,「妳愛怎麼哭就怎麼哭,哭到爽為止吧!我們早就猜到妳一定會哭的啦,後面還有好幾箱衛生紙隨妳用。林老師!你還楞在那邊幹什麼?趕快幫忙遞衛生紙啊,你不會是追到手了就不愛惜了吧?」

「嗚嗚嗚……」你們就是這樣可惡得討人喜歡,都要畢業了還不放過我!林恆生慌張的遞了好幾張衛生紙給我,好維持住他在學生心目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老師妳真的太愛哭了。」

「老師妳真的是很不成熟,畢業有什麼好哭的?」

他們嘴巴上是這麼說,不過我看得出來其實他們心裡其實很高興。

「老師,我們有買一個禮物送妳喔!」班長笑瞇瞇的交給我一個紙袋,「趕快打開來看吧!」

「耶!是牛仔褲!」打開後我高興得大叫。「我還以為你們又要送我裙子呢!」

「我們才不會呢。」菜頭說。

我有點感動,他們真的是越來越懂事,越來越瞭解我了。

「我們班沒看過妳穿裙子的樣子,已經夠嘔了,要是你以後又開始穿裙子的話,我們不就虧大了嗎?所以老師你要答應我們,以後還是不能穿裙子喔!」菜頭理直氣壯的指著我繼續說,「還有,妳哭了半天才哭完五包面紙?妳有沒有用心哭啊?妳是不是巴不得我們趕快畢業,才哭這麼幾包?等一下妳記得留下來繼續哭,把旁邊那箱面紙哭完才准走,知不知道?」


(14)

今天對林恆生來說肯定是個再好不過的好日子。因為經過了長達七年的交往,我總算點頭答應在今天嫁給他。

人家都說結婚這天是女生一輩子最快樂、最漂亮的一天,可是我一點也不這麼認為。我的直覺告訴我,穿裙子鐵定沒好事。但是因為我是新娘子,所以我不能說我不要穿裙子,我不能說我不要化妝,我不能說我不要戴金項鍊,我不能說我不要戴那沱像鳥窩一樣的假髮,因為少了任何一樣,看起來就不像新娘子了。

林恆生這個新郎倌就比我幸運多了,他只要穿上西裝,抹點髮膠就好,但這傢伙竟然也敢在我面前嘀咕:「我的頭黏得像捕鼠板一樣,噁心死了。還有這個西裝,緊得要命,待會我怎麼吃東西嘛!」

我在心裡悶哼一聲,你那有什麼了不起,我的頭上可是噴了整整兩罐定型液,就算現在突然刮起十四級陣風吹不亂我一根頭髮,而且我的禮服肯定比你緊,我連呼吸都不敢吸太大口,更別提吃東西了!

我在新娘休息室裡等著喜宴開始,親朋好友們陸陸續續來休息室看我,大家都直誇我漂亮,我也很專業的配合著說那裡那裡、謝謝謝謝。一切都進行得挺順利的,直到老姐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休息室找我為止。

「外面來了幾十個人,坐卡車來的。說是妳以前的學生,妳要不要出去看一下?還是要我找個理由把他們趕走?」

我以前的學生?我教過的學生何其多,少說也有一兩千個,我哪記得住啊?而且我們又沒發帖子給學生,怎麼會有人不請自來呢?我提著裙子走出休息室,遠遠的便聽到吵吵鬧鬧的聲音。

「妳不讓我們進來是什麼意思?我們是黎老師以前的學生啊,她不好意思發紅帖子來炸我們,難道我們就不能自己來嗎?什麼?妳說這樣位子會不夠?安啦安啦,我們自己有帶小板凳來嘛,連碗筷都有準備了,這個你們不用擔心。」一個高高的男生扯著大嗓門說著,「我們跟黎老師這麼多年的交情了,她結婚我們怎麼能不來呢?說不過去嘛。我知道,她是怕我們沒錢包紅包,所以沒發帖子給我們。其實她想太多了啦,我們哪有要包紅包給她?我們又還沒賺錢,不包是應該的嘛。當年她答應我們結婚那天會穿裙子給我們看,我們等了好幾年總算等到這一天了,妳不讓我們進去的話,老師會罵妳喔……咦!老師來了!黎老師,我們來看妳了!」那個高個子的男生揮著手,高興的衝過來給我一個緊緊的擁抱。

「你是哪位啊?」我端詳著面前這個高大的年輕人,他的臉是有點面熟,但是我怎麼想不起來他是誰?

「老師!妳很過份耶!才幾年不見你就忘記我了?我是菜頭啊!」他苦著臉抱怨道。

「你是菜頭?你怎麼突然變那麼高?」我驚喜的仰望著他,「好久不見了,你現在還在讀書嗎?還是已經出去工作了?」

「我還在讀大學啦。」他得意的說,「雖然當年沒考上高中,不過後來一路念上來,越讀越有心得,現在我在班上還是前幾名呢!」

「那真是太好了。」我由衷的為他感到高興,「你讀什麼系?」

「我讀化學系啦。我做了一個個神秘禮物要送妳,等等給妳一個驚喜。」他摸著他的大頭,不好意思的繼續說:「老師,不只我來了,我們班的同學幾乎也都來了啊!只是通通被擋在門外進不來。妳不會不讓我們進來吧,老師?」

「當然不會,我超想你們的。快進來,我請餐廳加桌子。」菜頭歡呼一聲便衝了出去,接著帶了一群人衝進來。班長、小胖、風紀、心玫、曉凡、小美、體育股長、阿萍、風紀股長…六年不見,我最難忘的這一班小朋友又回來了!

聊了聊大夥的近況之後,也差不多快開席了。我回到新娘休息室,看見桌子上多了一個很大的禮盒。這就是菜頭剛剛說到的神秘禮物吧?我高興的解開緞帶,還沒打開,盒蓋的縫隙便冒出一股白煙。咦,是乾冰嗎?我覺得奇怪。

砰!轟然一聲巨響,盒子突然在我眼前爆炸,我看見紅色的、黃色的、綠色的彩色光芒在我眼前閃了一下,但很快的就消失了,接踵而來的是黑黑的嗆鼻的濃煙,像是煙幕彈般一下子便擴散開來。

回過神來我才發現我的白紗禮服已經全都被煙燻黑、客人們全都驚叫著衝了出去,林恆生在門口試圖擋住大家,但很快的就被大家推倒在地上;菜頭站到桌子上大叫:「安靜!通通給我安靜!那個是我做的煙火,又不是什麼炸彈,你們緊張什麼?還吵?!再吵的罰站!」他吼得聲嘶力竭,不過在一片混亂中,誰有那個閒工夫聽他訓話?

婚禮,這個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被搞得一團亂,照理來說我應該會很想哭,但是這麼混亂的場面,我卻忍不住想笑。

哈!我老早就說過了,穿裙子鐵定不會有好事,這下你們總該相信了吧?^^

(完)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雨天娃娃
  • 好好看的小说。很喜欢很喜欢哦!很喜欢故事中甜蜜又带点波折的爱情。喜<br />
    欢黎老师可爱的性格,也喜欢那一班。结尾真的很感人,也有一点笑料。<br />
    很喜欢你写的小说。读的时候很开心!谢谢你!加油!:)
  • 喻文
  • 唉呀~<br />
    這篇我那麼愛看,怎麼不出多一點的集數咧??<br />
    "黎明怡"<br />
    名字很好聽呦^^<br />
  • usjen83
  • 可不可以出第三級呀 !!<br />
    真是好看到不得了囉 :)
  • 靖
  • ㄆㄆ<br />
    真ㄉ很爆笑ㄉ說<br />
    以後再出我也會把ㄊ看光光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