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今天下著大雨,生意差到極點。
原本總是熱熱鬧鬧的捷運淡水站,今天冷清清的,大家都在家懶得出門吧?
為什麼我非得在這邊蹲著?誰叫我背著10000塊的債務,唉~認了吧!

我望向小六的畫畫攤,他也沒生意,自己一個人不知道在畫什麼。

他是橘色的人。我翻了翻我的【靈視力使用手冊】:

【內圈顏色】橘色:如陽光般開朗的人,善良,體貼,樂觀積極。
不過他怎麼看都不像樂觀的人啊?老是一副死氣沈沈的樣子。

好不容易有個人影朝我們走來,是個女孩子。
她渾身濕透了,看來是沒帶傘,頭髮、衣服都還在滴水。
更可怕的是她的臉色,慘白的臉,連嘴唇都是白的。

她走向他的畫畫攤,「你可以幫我畫張像嗎?」她說。
小六驚訝的問:「妳…現在這個樣子…真的要畫?」
她點點頭,「請把我畫漂亮一點,好嗎?這張畫對我來說很重要的。」
「妳要留下來做紀念?還是要送人?」
她搖搖頭,「都不是。我想拿來當遺照。」

我跟小六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遺照?
然後她哭了,這一哭就是一個小時。
我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一直遞衛生紙。
一整包300抽的衛生紙幾乎都被用光了之後,她才慢慢冷靜下來。

「妳…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六小心翼翼的問。
「我剛剛去醫院,醫生說我只剩不到半年可活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敢回家,叫我怎麼跟爸媽說呢?」
「我不想這麼早就死啊!我才16歲!我還有好多想做的事!」

「妳不要激動,我跟妳說,妳看看這個男的,他很會算命喔!」
小六朝我使了個眼色,「讓他幫妳看看,說不定是醫生弄錯了!」
「把手伸出來。」我握住她又濕又冰的手,仔細的看著她的靈光。
她的靈光和一般人比起來淡得多,淡到幾乎快看不到。

我記得【靈視力使用手冊】上有寫…我趕緊翻了翻,果然!

「阿布,結果怎麼樣?」小六著急的問,那女孩看起來也有點緊張。
「呃…那醫生說的應該不完全對啦~」我抓抓頭,不知該怎麼回答比較好。
「我就說吧!」他高興的搖著那女孩的肩膀,「妳不會有事的!」
「我的意思是,她…應該只剩一個月左右…」

他們兩個都愣住了。然後,那女孩又開始哭了,而且哭得比上一次更大聲。
小六把我抓到旁邊,「你這個白癡!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說出來啊!」
他邊罵邊狠狠的K了我的頭好幾下,痛得要命!
「你自己叫我算,我算出來你又怪我!」
「拜託!你不會看一下狀況說話啊!我是要你哄哄她,結果你弄成這樣!」
「那算出來明明就是這樣啊,幹嘛要騙她?」

那女孩突然插嘴問:「你算命很準嗎?」
「準得要命。」唉唷!我的頭又被狠狠K了一下!
「一點都不準啦!這傢伙都是胡說八道的!」
「喂!我才沒有胡說八道!她明明就剩一個月!」
聽到「一個月」三個字,那女孩又開始哭了。
而且更糟的是,現在我們連衛生紙都沒有了,只剩一條擦手用的抹布。

「死阿布,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你給我閉嘴!」
「我又怎麼了!?知道自己還可以活多久又不是什麼壞事!」
「廢話!快死的不是你,你當然可以說得這麼輕鬆!」
「誰說的,我還羨慕她可以知道自己剩多久呢!這樣排計畫比較好排~」

我理直氣壯的繼續說,「人本來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不是嗎!」
「你覺得她只剩一個月很可憐,說不定等一下我就被招牌砸死也不一定呢~
與其去想未來怎樣怎樣,不如用現在趕快把想做的事情做完!
我可不知道我會不會活到明天呢!能多活一天就是賺到了!
如果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有些事她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去做,
然後最後後悔也來不及……」

「你說的對。」那女孩用手擦了擦眼淚,她的表情平靜多了。
「可以麻煩你們一件事嗎?」小六和我拼命點頭,「沒問題!」
「我想去六福村。」
「現在?」她點點頭,「我剩的時間不多。」
「可是外面在下大雨……」我回過頭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雨已經停了。

厚厚的雲層背後,透出一道陽光。

(12)
我們到六福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剛好可以買比較便宜的星光票。
「妳想玩什麼?」
「旋轉木馬!」
「到六福村來玩旋轉木馬!你們是錢太多是不是……哎唷!」
話還沒講完,就被小六K了一拳。我只好乖乖閉嘴。

小六扶著她爬上了旋轉木馬,我發現那女孩的臉竟然微微的紅了起來~
不會吧?!難道她也對小六有意思?
我在一旁氣呼呼的看著他們,那女孩一臉幸福的樣子。
小翠在談起他的時候,好像也是這種幸福得要命的表情~
我第一次覺得嫉妒他。
有誰會像她們喜歡小六那樣的喜歡我呢?
到底誰是我命中註定的人呢?我已經等了好久好久了~

他們手牽手的從旋轉木馬上下來,「接下來想玩什麼?」
「我…我想玩風火輪!可是我又不太敢玩~」
「沒關係,我和阿布先玩一次給你看,你覺得不可怕再玩吧!」
「喂!你知不知道風火輪有多恐怖!我才不要!」我急忙抗議。
然而,一看到小六充滿殺氣的眼神,我就不敢講話了。

我們站在風火輪前,聽著陣陣悽厲的尖叫聲,小六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這……」他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這正是我表現英雄本色的大好時機啊!

「來吧!我們坐最前面的位置,這樣才刺激!」
我把他按在座位上,扣上安全帶,他的臉已經嚇白了。
我得意的扣好我的安全帶,然而當我四處張望時我卻看到一個可怕的東西~
一個外圈靈光是黑色的人,和我們是同一輪的!

「我們絕對不能搭這一班!上面有個傢伙超級帶衰,會害死我們的!」
我正想逃走,風火輪卻先一步動了起來。
「我們完了~」我沮喪的說。
小六根本沒把我說的話聽進去,他只是不停的尖叫,叫得非常慘。
「救命啊!媽啊!放我下去!媽啊!我不要…」

風火輪越衝越高,到最高點的時候,我們被倒掛在半空中。
然後,「喀!」的一聲,風火輪竟然停了下來!
風火輪上的我們一片愕然,怎麼回事?

「風火輪上的遊客請注意!請不要驚慌!現在有點小故障,請大家留在原地!」
什麼!故障!倒掛在半空中的我們心都涼了。
我就說吧!跟那帶衰的傢伙一起搭風火輪根本就是拿我的小命開玩笑!
掛在上面動彈不得,我們也只有乖乖的等待救援了。

我聽到一陣啜泣聲,天啊!小六竟然被嚇哭了!
「我…們會不會死?我好怕!」他哽咽的說。
「嗯,可能會也可能不會。」
「你都不怕嗎?」
「怕也沒用啊!而且就算死了,我也沒什麼遺憾。」
「說不定今天我就會死在這裡,天啊!我還有好多想做的事情沒做!」
「所以說,我想到什麼就馬上做,這樣才不會後悔!」

「阿布,你看起來呆呆的,沒想到竟然也可以說出這種大道理。」
「你竟然說本天才呆!你才沒用呢!男子漢大丈夫哭成這樣!」
「對了阿布,你真的是同性戀嗎?上次你不是說喜歡我?」
「不是!拜託!那是誤會!我是幫我喜歡的女生傳話而已!」

「你喜歡那個女生?那你還幫她告白?」
「我老大說,把她當成我家的小黑就行了。哎唷,這很深奧,你不會懂啦!」
「原來#!^I$#^#~~~」小六的聲音被尖叫聲蓋了過去,我聽不見他說了什麼。

在倒掛了30分鐘之後,風火輪總算又動了起來,我們終於平安回到地面了。
在地面等著我們的,除了已經眼淚汪汪的那女孩之外,還有另一群人。
是我那批忠心耿耿的「黑衣部隊」。

(13)

十幾個穿著黑西裝的中年男子一看見我,馬上就衝了過來:
「教主!您沒事吧!小的救駕來遲,請教主恕罪!」
ㄟ…他們大概是古裝片看太多了,說起話來怪裡怪氣的。
「我們接到消息說教主困在上面,趕緊運了台發電機,不過也已經過半小時了~」

帶頭大哥拼命對我鞠躬,「教主,讓您受驚了!」
「你們怎麼知道他在上面?」小六疑惑的問。
「我們教徒人手一張教主的照片啊!剛好旁邊的服務員就是我們的教友,他一眼就認出您了!」他邊說邊掏出一張照片,天啊!是我!

照片裡的我坐在小板凳上,旁邊有一圈黃光,這…我怎麼會發光呢?
「這光是我們用合成技術作的,把原來教主換成您就是了。」
帶頭大哥悄悄附在我耳邊說:「這是宣傳手法,教主知道就好。」

我看著那張我「發功」的照片,突然想到一個好主意。
「不瞞你們說,我已經感應到今天晚上就是千載難逢的大吉之日~」
我壓低了聲音故做神秘的說,「這可千萬不要洩露出去,知道嗎?」
他們個個點頭如擣蒜,「教主放心,我們絕對保密!」
「其實和上帝溝通,不外乎天時、地利、人和三種條件。」

「人和,指的就是像我這種超能力;天時,就是像今天這樣的大吉之日。」
我皺了皺眉頭,「最重要的莫過是地利了,一定要挑靈力最強的地方才行…」
「教主!您只要開口,我們馬上叫直昇機來!」
「直昇機太慢了!我看還是直接調一台飛機好了!」
「飛機還要找地方降落,很麻煩耶!」

兩個教友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了起來,我趕緊說:
「不行!我們可不能太過張揚了。你們幫我準備一台車就好了!」
「那,教主,我們要去哪呢?」
「拉拉山。」

一小時後,我們已經坐在舒適的凱迪拉克裡面,往拉拉山開去。
小六和寧寧(那個還剩一個月的女孩)看著窗外的夜景,興奮的討論著。
深夜的北橫公路上沒有什麼車,四周只聽得到山的聲音。
蟲鳴、風聲、車子的引擎聲,構成了山的聲音。
彎來彎去的山路好像沒有止境似的往前延伸;終於,我們到了。。

我掏出我的手帕,「寧寧,眼睛閉起來。」
她乖乖的閉上了眼睛,我用手帕矇住她的眼睛,和小六一起扶她下車。
小六不曉得我想幹嘛,不過到也乖乖照我的話作。
牽著她的手,我們慢慢走向旁邊的小學。

爬上矮矮的階梯,進了校門,是一個小小的操場。
我扶著她坐下,替她把手帕鬆開,「張開眼睛吧!」

她睜開眼睛,向四周張望了一下,疑惑的看著我。
我指指天空,「妳看!」
「哇!!好多星星!!我從沒看過這麼多星星!!」
天空裡有數不清的星星,排得滿滿的,多到讓人覺得這是假的。

「好多星星喔!真的有好多星星喔!」她又笑又叫的轉著圈圈。
「寧寧,有很多人一輩子都看不到這麼漂亮的星空喔!妳比他們都幸福。」
她很認真的點點頭,「是啊!我真的比他們幸福很多。」
「謝謝你,阿布哥。帶我來看這麼漂亮的星空。」

我們三個就這麼躺在操場上,吹著夜風,看著滿天的星星。
突然寧寧打破沈默,「不是有人這麼說嗎,人死了以後會變成天上的星星。」
「我也會變成這麼多星星裡的一顆吧!」
「你看,還有這麼多星星陪著妳呀!」小六說。
「你們以後看到星星,要想想我喔!」她用手矇住臉,我知道她哭了。

我知道她不想讓我們知道她在哭,她只是低聲的啜泣著。
小六也跟著矇住了臉,他也哭了吧。
我偷偷翻過身去,把我快掉出來的眼淚擦掉。
當想到要永遠失去一個人的時候,誰都會捨不得的。

(14)
第二天早上,我們回到了捷運站。
「黑衣部隊」們竟然已經在那兒,我想他們已經在這守了一整晚了吧!
帶頭大哥畢恭畢敬的小聲問:「不知教主有沒有什麼消息要跟我們說的?」
我不假思索的說:「嗯~最近大家要小心天災!其他細節我不便透露。」
他們一臉滿足的離開了。

「喂!你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小六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哎唷!暑假本來就一定會有颱風,叫他們注意一下有什麼不對?」
我聳聳肩,「我本來就不能預知未來,我只能看見一個人的本質。」
「那你怎麼說寧寧只剩一個月?你算不出來吧!」小六氣急敗壞的問。
「那是因為他的靈光很微弱,我才能判斷出來~」

我只好把我怎麼得到超能力的事通通告訴他,免得被他掐死。
「ㄛ!那你找到『命中註定』的另一半了嗎?」
我嘆了口氣,「我遇到一個很喜歡的女生,可是…」
「怎麼?她不是你命中註定的人嗎?」
「她是鬼。而且更糟糕的是,她喜歡你。」

小六瞪大了眼睛,「不…會…吧…!怎麼可能!」
我也覺得不可能啊!明明我就比較帥!我悶悶的暗自想著。
「我想見見她。」

************************************

晚上十點。我和小六在捷運淡水站的月台等著。

小翠輕飄飄的出現了,已經好一陣子沒見到她,其實我很想念她。
小翠看見小六,臉一下紅了起來,拉著我的衣角躲在我背後。

「阿布哥,幫人家介紹一下啦!」小翠悄悄的說。
好啦好啦~也不想想我的心情!
「ㄟ…你看到了,這是小翠。」
「在哪?他來了嗎?」
「我在這裡啊!」小翠飄到他面前,拼命揮著手,「我在這裡!」

「我看不到!在哪啊?」
這下好了,嘿嘿~我心裡暗自高興起來。
畢竟只有我看得到小翠,這麼說來,我還是有機會的!
「阿布,你可以先離開一下嗎?我有些話想跟小翠說。」
「你不是看不見她嗎?還有什麼好說的?」
「阿布哥,你就先走開一下嘛!」小翠的要求我一向難以招架,唉!

我一步步後退,退到小六比個OK手勢才停下來。
我的眼睛盯著他們,心裡擔心得要命,為什麼要這樣神秘兮兮的?
小翠的表情突然變了,好像是被嚇了一大跳,整個人愣住了。
然後,小翠漸漸變得模糊~變得幾乎透明~
「小翠!」我忍不住大叫,四周的人都回過頭來看我,包括小六。

小翠消失了。就這樣在我眼前消失了。
「說!你到底跟她說了什麼?她怎麼會突然不見?」
小六只是低著頭,「我只是跟她說實話而已。」
不論我怎麼逼問,小六總是不肯告訴我他到底說了什麼。

我有種預感,不會再見到小翠的預感。
果不其然,接下來的一星期,我再也沒見到小翠。

**************************

我恨透了小六,在捷運站碰到他,我總是理都不理他。
每天我會把賺來的錢給他,我一心想趕快跟他脫離關係。
今天,我把最後的錢交給他,「不欠你了。」我冷冷的吐出一句。

「你還在生氣?」
「當然生氣。你到底說了什麼話讓小翠那麼傷心?」
「你不打算原諒我了嗎?」這傢伙還是答非所問,真是氣死我了。
「對,我不會原諒你!我巴不得你被雷打死算了!」

今天下著大雨,外面的雨聲很大,我得用吼的才夠大聲。
「轟!」雷聲似乎離這裡很近,看!連老天爺也這麼說!
小六往外面走去,站在大雨中,「阿布,我真的當你是朋友。」
哼!用苦肉計?我哪那麼容易上當!

他就這麼站在大雨裡,我漸漸心軟了。
我沒想到他把我當朋友,對我來說,他是我的情敵兼債主,如此而已。
「你先進來啦!」
「你願意原諒我了嗎?」
「我考慮一下可以吧?」

一道閃光突然在我們之間劈了進來,轟!我覺得有點麻麻的。
小六倒在地上,天啊!他該不會是被雷劈中了吧!
我跑到他身邊,他已經沒有呼吸了。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怎麼會這樣?

「快叫救護車!」我著急的對一旁的路人大叫。
我拼命做著心肺復甦術,吹兩口氣,心臟按摩15下,再吹兩口氣~
小六,求求你別死!
他的靈光越來越弱,我知道我就快失去他了。

救護車總算到了,但他還是沒有呼吸。
坐在救護車裡,我慌得不知如何是好,都是我害的!
急救人員繼續替他急救,我抓著他的手,祈禱他趕快醒過來。
我看見了我意想不到的東西。

七彩靈光!

(15)

這是夢!這不是夢?
我試著捏自己的臉,好痛!
會痛就表示,這不是夢?

嗯,不對不對,仔細想想其實並不那麼痛~
我再試著捏自己的大腿,甚至試著用頭去撞醫院的牆壁。
好痛!儘管我的頭已經撞出一個大包,我仍然不願接受這個事實。


小六安安靜靜的躺在我身邊的病床上,還在沈沈的睡著。
醫生說他應該沒事了,但是還是住院一陣子觀察一下比較好。
小六會是我命中註定的人?

可是,他是男的啊!


我伸出手去,再一次的握住他的手。
再一次的,出現了七彩靈光。
我甚至仔細的數過,真的是七種顏色,就是彩虹的那七種顏色。
我期待許久的七種顏色,一種代表幸福的顏色。

小六是個好人,但我怎麼可能喜歡他?他是男的啊!
就算他因為我被雷劈中,就算他真的很在乎我這個朋友,但是我和他?!
我好失望。

這種失望的感覺,就像是排了幾個小時的隊,輪到我時票剛好賣光了一樣。
或許,失望的感覺應該比這強烈幾萬倍吧~
打從有意識起,我是這麼期待能夠趕快找到我命中註定的那一個人。
結果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竟然是個男的!
老天爺,你這玩笑開大了!


小六的眼皮動了一下,然後,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這是哪裡?阿布?」他一臉茫然的問。
我把大略的經過告訴他,說著說著,我竟然臉紅了。
我真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白癡,他是男的啊!
今天的小六看起來和平常不同,哪兒不同,我說不上來。
我的心似乎有什麼跑了進去,一個我弄不清也搞不懂的東西。


「謝謝你救了我。」小六對我笑了笑,「我該怎麼謝謝你?」
「沒什麼,要不是我跟你嘔氣,也不會害你被雷劈中。」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好了,告訴你我到底和小翠說了什麼。」
老實說我已經不再在意這件事,不過既然他想說,也好。

「你知道我為什麼叫小六嗎?」
「喂!你不是說要跟我說你跟小翠說了什麼嗎?幹嘛岔開話題?」
別急,我只跟她說了兩句話,這是第一句。」
「那第二句?」
「我叫小六,是因為我是家裡第六個女孩子。」

啊?「你說你是什麼六個什麼女的什麼啊?」
「我是女孩子,阿布。你沒聽錯。」
「不可能!不可能!」我拼命搖頭。
「喂!你這樣說有點傷人吧!」

「可是你那麼高!」
「也有女生會長到一七幾的啊!」
「可是你的聲音那麼低!」
「也是會有女生聲音低沈的吧!」

「可是你又沒胸……….」
「我天生身材差,可以了吧!」
「你…那你幹嘛騙我你是男的?」
「我沒有騙你啊,從頭到尾我又沒說我是男的。」

「可是…」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蠻有道理的,可是拼在一起還是很不對勁。
「其實我自己也知道大家都把我當男生看。」
「活該,誰叫你一點女人味都沒有。」

「如果我真的是男孩子就好了。」小六嘆了口氣。
我不懂為什麼他會這麼說,但我希望他繼續當個女孩子。
這種突如其來的在意連我都莫名其妙。

(16)

「我從小就想,如果我是男孩子就好了。」
「白癡,你去男生班待一天看看,保證臭死你。」

「我爸爸是家裡的獨子,所以我媽媽壓力很大,非得生個男孩子出來不可。」
小六不理我,自顧自的說著。
「你國中生物沒學好喔!生男生女又不是你媽決定的,得看你爸,不是嗎?」
「拜託,我爺爺奶奶都七十幾歲了,哪聽得懂生物?」小六白了我一眼。

「我是家裡第六個小孩,結果卻還是女生,你可以想像他們有多失望。」
「你知道那種感覺嗎?好像從一生出來就不被喜歡的感覺?」
我歪著頭仔細想了想,「我懂,我媽動不動就說我欠揍,還叫我去撞牆。」

「你媽會這樣說?」她同情的說,「沒想到你也跟我一樣。」
「是啊!每次我只不過把脫下來的襪子放在餐桌上,她就會威脅要揍我。」
「阿布,那是你自己不對吧…」
「我的襪子又不是真的很臭,而且只是放在旁邊,又不是放在湯裡!」
「好~~饒了我,夠了!!不要說了,我快吐了!」

我只好委屈的乖乖閉嘴。


「從我懂事以來,我就發現,如果我假裝是男孩子,大人就會比較喜歡我。」
「你怎麼從小就心機這麼重啊?」
「小孩子也會有感覺啊!也會想討人喜歡啊!」她理直氣壯的說。

「所以從小我就告訴自己,我要當男孩子,我要勇敢。」
「你知道嗎?我跌倒從不哭,而且還要求自己要一邊笑一邊爬起來。」
「跌倒為什麼要笑?你有病啊!」我想像那畫面~怪恐怖的。
「因為我要比男生更堅強,不只不哭,而且要笑。」
「你是不是小時候發燒腦子燒壞啦?」
「我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很不可思議,那麼小就想這麼多。」

「阿布,你不覺得我當男孩子比當女孩子合適嗎?」
「可是,那樣不就變成人妖了嗎?」
「你說,如果我用女孩子的身份開畫畫攤,一定不會像現在這麼受歡迎,對吧!」
「為什麼不?我也沒穿裙子,生意還不是好得不得了。」

「那是因為你有超能力,那些來找我畫畫的人根本就不是喜歡我的畫才來的。」
「你以為他們只是衝著你的臉才來找你畫畫的?」她點點頭。
「是你自己看不起自己的畫,別人可沒這樣想。」
小六驚訝的望著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幹嘛這麼激動。

「總之你老想著別人怎麼想是不行的,你應該想想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麼?」
「其實你當女生應該不錯。」
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幾小時前我還一直視他為最棘手的情敵呢。
病房裡一片沈默,我趕緊找了個藉口溜出去。

雨已經停了,我一個人在醫院的中庭晃來晃去。
自從我知道小六是女孩子以後,我就變得怪怪的。
自從小六跟我說她是女孩子以後,她也變得怪怪的。
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相處才是,何況,她還是…我註定的另一半?
總之就是...怪怪的。

或許因為這兒是醫院,有許多靈魂飄來飄去。
透過我的眼睛,他們看起來和正常人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沒有靈光。
我想起小翠,如果能再見到她一面該有多好?
如果命中注定的人是小翠,我一定不會這麼煩惱。

「阿布哥?」咦?這聲音?是小翠?
我興奮的轉身,果然是小翠沒錯!
可是,和原本的小翠不一樣。
這個小翠周圍竟發散著淺紫色的靈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17)

我一步一步後退,下意識的掏出我的【靈視力使用手冊】,拼命的翻。

有了!

【內圈顏色】淺紫色:個性浪漫,喜歡幻想,將愛情視為一切。
【外圈顏色】水藍色:會與很久不見的老朋友重逢。

等一下!我在怕什麼?奇怪!


「阿布哥?你為什麼要跑?我是人啊?」
「我…我知道啊…可是我已經習慣你是鬼了,現在妳突然變成人,我…」
「其實我一直活得好好的,只是我自己搞錯了~」
「喂!妳連自己是不是活著都會搞錯啊?」


「我想我應該是靈魂出竅吧!你知道的,就是因為吃魚丸湯噎到造成的嘛!」
「妳是說上次妳撞到頭之後其實沒死?只是靈魂出竅?」
「因為那時候我真的很喜歡小六啊!所以我昏過去之後,靈魂就跑出來找他了。」
「那妳後來消失以後,就醒過來了?」
「是啊!不過我爸媽很擔心我,不讓我出院,現在竟然在這兒遇見你,真好!」
小翠又露出她那可愛的招牌笑容,我快招架不住了。


「阿布哥,我醒過來的這一段日子裡,我想了很多,我發覺還是你對我最好~」
「那還用說!」
「我再確定一下,阿布哥,你是…男的沒錯吧!」小翠小心翼翼的問。
「那太好了!」小翠像是鬆了口氣,「那我可以放心喜歡你了!」

「你說什麼?」我懷疑自己的耳朵,「你說妳喜歡…我?」
「是啊!」小翠拉住我的手,「我喜歡你。」

我睜大了眼睛盯住我的手,被小翠抓住的手,竟然也有七彩靈光?!
一樣光彩奪目的七種顏色,現在卻讓我覺得很迷惑。
這本來是最完美的結局:我喜歡小翠,小翠喜歡我,靈光證明我們註定在一起。
偏偏中間多個小六,偏偏我和她之間也出現了靈光。
每個人應該都只會有一個命中註定的對象,不是嗎?
還是我這輩子註定得娶兩個老婆?那我得改信回教囉?

越想越覺得頭痛。

既然我已經找到命中註定的另一半,已經沒有必要再擺算命攤了。
當初怎麼也沒有想到,會一次找到兩個?
我和小翠幾乎天天見面,但我卻沒有再見到小六,也沒有再聯絡。
她應該還是會在淡水捷運站擺她的畫畫攤,但我卻沒去找她。

老大說過,人應該只認定一顆屬於自己的星星。
既然小翠是我認定的星星,我不該再想著小六的事。
雖然現在我覺得,她真的是顆不錯的星星。

不過,幾天後,我還是來到了淡水捷運站。
我不是為了找小六,而是小翠拜託我幫她來這兒買阿給回去。
「阿布哥,我在宿舍等你喔!你一定要記得幫我送來當晚餐喔!」
坳不過她,我只好答應了。

晚上六點多的淡水捷運站,還是挺熱鬧的。

我注意到有個攤子排了長長的隊伍,不過,當我看到擺攤的人,我愣住了。
是個女孩子!小六呢?這裡明明是小六的攤位啊!
我氣急敗壞的衝到那女孩面前,「小六呢?原來在這麼擺攤子的人呢?」
那女孩睜大了眼睛看著我,笑著說,「我就是啊,你不認得了嗎?」

這聲音!沒錯!「啊……你……怎麼會……變…這樣?」
她穿著白色的海軍領上衣,和深藍色的牛仔褲,感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我想測試一下自己的能耐,看看大家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我的畫。」
小六指指長長的隊伍,「你看!大家還是這麼捧場!」
「現在我總算比較有自信了,我一直想好好謝謝你呢。」

「各位,今天很抱歉,要先收攤了,有一個好久不見的朋友要招待一下。」
小六站起身來向後面排隊的人鞠了個90度的躬。
「走吧!我請客!」
「妳要請客?妳不是很小氣?」
「誰說的?我保證請你吃燈光美,氣氛佳,還有音樂聽的一餐。」
我就這麼乖乖跟著她走了,把為什麼來淡水捷運站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18)

「這就是燈光美、氣氛佳、還有音樂聽的晚餐?」
我蹲在淡水河堤邊,一手拿著蝦捲,一手拿著阿媽的酸梅湯,哀怨的說。
「是啊!這邊的夜景不是很美嗎?」
「但是我可不想聽這種音樂啊…」我再次哀怨的說。
旁邊的海產店裡的卡拉OK傳來有如魔音穿腦的歌聲,或說慘叫聲比較貼切。

「好吧!那我們換個地方好了。」
「去哪?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好不好?」
「嗯,那我們去那裡好了。不但古色古香,而且很神秘。」

小六帶著我一路往前走,我們經過了好幾間漂亮的咖啡店,可是她看都不看。
穿過馬路,爬上一個小小的斜坡,小六突然停下腳步,「到啦!」
我環顧四周,我們站在一個緊閉的綠鐵門前面。
「這間店沒開嘛!」
小六笑了出來,「這邊是紅毛城啊!晚上當然沒開。」
「喂!妳沒事帶我來紅毛城幹嘛?」
「因為這邊很安靜啊!」小六靠著門口的石碑坐了下來,我不甘願的坐在另一邊。

「你怎麼這麼久都沒來捷運站?」她這麼一問,讓我愣住了。

「ㄟ…我…那天我在醫院碰到小翠…」
「真的!她又出現啦!」
「嗯,而且她還活著。」這句話聽起來真是夠怪的,我只好從頭解釋一次。
但是,小翠說喜歡我的事,我沒說。
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想讓她知道。

「阿布,我是什麼顏色的人呢?」
我拿出手冊翻到橘色那一頁,「喏,你是橘色的,自己看吧!」
「不錯嘛!如陽光般開朗的人,善良,體貼,樂觀積極。讚!」
小六邊翻著手冊,「那你是什麼顏色?」
「我不知道。」我聳聳肩,「自己是看不見自己的靈光的。」
「我猜你絕對是紅色的。紅色:單純、直線思考、熱情但做事不經大腦。」

小六故意大聲的念出來給我聽。
「才怪!我做什麼事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咦!這個有趣!找到命中註定的另一半時會出現七彩靈光!」

小六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大叫,「你就是為了這個才去擺攤子的吧!」
我的心像是被戳了一下,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喂!那你找到了沒有?」
「沒有!」唉,其實是好死不死的找到兩個啊~

小六忽然伸出手來,「你要不要試試看?說不定是我。」
我慢慢把手伸了出去,當指尖相碰的時候,小小的光圈就出現了。
隨著兩隻手接觸的範圍越來越大,光圈也越來越大,
在漆黑的夜裡,閃亮的七彩靈光更是格外美麗。

「有嗎?」小六的聲音嚇了我一大跳,我剛剛是怎麼了?
「萬一我說有呢?」
「我…我先走了。」小六急忙甩開我的手,往剛才來的方向跑去。

我無端端的被留在那兒對著星空發呆。
看著滿天的星空,我突然一肚子火。
「去你的白癡混蛋加三級死外星人!給、我、滾、出、來!」

我指著天空罵了半天,氣總算消了一點。
我到底在氣什麼,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孤伶伶的往淡水捷運站走,經過賣阿給的攤子時,我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小翠的晚餐!我不就是為了這個才來淡水的嗎?
我竟然會把小翠的事忘的一乾二淨,連我自己都覺得驚訝。

(19)

我戰戰兢兢的提著阿給趕到小翠的宿舍,小翠一見到我就大吼:
「你知道現在幾點了!手機也不開!你到底跑哪去了!」
「因為…手機沒電了…」我顫抖的說。
「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她突然哭了出來,「我以為你也不小心跌倒,撞到頭…」

聽到她這麼說,我反而自責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翠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拉著我坐在宿舍門口的階梯旁坐了下來。
「我餓死了…哇!好好吃!」她嘴裡滿滿塞著阿給,一臉幸福的樣子。
真的有那麼好吃嗎?我怎麼會笨到只買一份呢~
我瞪著那塊快被吃完的阿給猛吞口水。

「你也想吃嗎?剩下的給你。」小翠體貼的把筷子遞給我。
我感激的接過筷子時,不小心碰到了小翠的手。
沒有。我很肯定那一瞬間是沒有靈光的。
我慌張的抓起小翠的手,還是沒有靈光。
這是怎麼回事?

*******************************

回到家已經是十二點多,爸媽都睡了。
我輕手輕腳的穿過客廳,一打開房門,兩個外星人的臉突然出現。
「哇啊~~~~~~~~~~~!!!」我嚇得跌在地上。
「阿布,怎麼啦?」我聽見爸媽的拖鞋聲逼近,趕緊把房門啪的關上。
「沒什麼,是…蟑螂!」
「你不是不怕蟑螂嗎?」
「ㄟ…那隻蟑螂飛到我嘴巴裡…所以我嚇了一跳,沒事沒事!」

我真後悔自己說謊不打草稿,老媽押著我刷了五次牙,幾乎用掉了半條牙膏。
「髒死了!連舌頭也給我刷乾淨!」還刷?都快脫皮啦!
確定爸媽回到房間後,我趕緊鑽回房間。
「你們跑來幹嘛?」我指著那兩個罪魁禍首,真想掐死他們。
「客服部叫我們來的啊!」
「客服?你們那個鬼電話誰打得通?」

「你不是有對著天空叫:給我滾出來嗎?那就是我們的星際服務專線代碼啊!」
「這麼簡單?!那為什麼使用手冊上不寫?」
「有寫啊,不過要先購買升級包而且註冊成功之後才看得到。」
「好~夠了!幫我看看這玩意出了什麼問題。」我把我的問題說了一遍。

「嗯…照這麼看來,應該是壞了。」兩個外星人異口同聲的說。
「那你趕快修啊!」
「不行,你沒把保證書寄回來,我們不提供售後服務。」
「寄個頭!你說我怎麼寄?叫個太空人去送信啊?」
「這不在我們的服務範圍之內,而且是你自己保養不當,我們的產品才會故障。」

「我哪有?裝在眼睛裡怎麼保養?難道餵它吃飯啊?」
「電。因為你觸電了,導致零件受損。」
「那這東西已經壞了?」我焦急的問,「那兩個七彩靈光也都不是真的?」
「應該有一個是真的,另一個是系統當機造成的。」

「那我怎麼知道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
「這我們就無能為力了。」

**************************************

現在是凌晨四點。我又撥了那個電話,雖然我知道一定會被臭罵一頓。

我打給老大。當我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總是第一個想到他。
「喂。」老大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平靜,他竟然沒有生氣!
「我…我又有問題要請教你了。」
「說吧!我盡量幫你。」
「老大,我現在已經搞不清楚我喜歡誰了。」

老大沈默了好一陣子,「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原本我以為我已經找到了我的星星,沒想到又跑出另一顆星星。」
「怎樣的星星?」
「很棒的星星。」我想找出一個更貼切的形容詞來形容小六,但又說不出來。
「他很特別。原本是男的,後來竟然又變成女的。」我只好這麼補充。
我說得沒頭沒腦,竟然沒被罵。今天的老大心情特別好吧!

「記得我跟你說過,真正重要的東西要眼睛是看不到的,得用心看?」
「好像有吧。不過我的眼睛看得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這時候你還是得用心看。阿布。」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我跟你講過我的名字嗎?老大?」

又是一段長長的沈默。

「我是小六。」手機的另一頭,傳來不可置信的答案。
「別再打給我了,阿布。小翠很適合你。」
嘟嘟嘟……她把電話掛了,我還來不及開口。
來不及開口說,其實我…

(20)

「阿布哥,你怎麼心不在焉的啊?我講話你都沒在聽。」
小翠的抱怨把我從另一個世界拉了回來,天啊!我發呆多久了?
其實嚴格說來並不是發呆,是在想著。
想著一個人。但不是坐在我身邊這個人。
我厭惡這樣的自己。明明有了小翠,竟然還想著別的女人!
那…我豈不是跟八點檔、九點檔、十點檔連續劇裡那些負心漢沒什麼不同!?

我獨自去了書店,想找那本老大說過的書。
糟糕的是,我忘了書名。
「請問一下,可不可以幫我找一本書,嗯…裡面有講到狐狸的。」
好心的店員馬上領著我到童書區,笑咪咪的遞給我一本【動物百科】。

「ㄟ…不是,我要找裡面有王子的。」
好心的店員又領著我到新書區,笑咪咪的遞給我一本【優雅與狂野—威廉王子】。
「ㄟ…不是,我要找又有狐狸,又有王子的…」
她歪著頭想了一會,然後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絕對是這一本。」
好心的店員笑咪咪的遞給我一本【小王子】。

***********************

第二天,我鼓起勇氣,到淡水捷運站去找小六。

「幹嘛?」她的口氣冷冷的。
「我有話想跟妳說。」
「我不是說過了嗎,小翠比較適合你,你不要胡思亂想。」
「可是,我覺得,妳才是我的玫瑰花。」

小六驚訝的望著我,「你說什麼?」
「我說妳才是我的玫瑰花。」
「你看過小王子了?很好。」她露出了笑容,「總算有點長進。」
「不過,小翠才是你的玫瑰花。」她馬上又板起了臉。

「不對,誰才是我的玫瑰花,我知道的,是妳啊!」
「你想想,小翠那麼可愛,而我根本就像個人妖。」
「不會啊,我覺得妳很可愛。」
「唉唷!總之…總之你跟小翠比較適合啦!」小六紅著臉說。
「不對!妳說過『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到的』,對吧!」

我閉上眼睛,「把手伸出來」。
我的手伸出了很久,但等不到她的手。
等我睜開眼睛,她已經不見了。


隔天,我約了小翠到淡水捷運站碰頭。
小六則是硬被我抓了過來。

我把【靈視力使用手冊】遞給小翠,她一臉疑惑的接過。
「哇!你看!這上面說『雙方握手時如出現七彩靈光,表示註定成為伴侶』耶!」
小翠興奮的伸出手來,「阿布哥,趕快看看我們兩個有沒有!」
「沒有。」的確是沒有靈光,小翠應該會很失望吧…
「原來不是你啊?那你得趕快幫我找啊!」

「啊?!」小翠的反應遠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唉!我只能說,真不愧是小翠,猜不透她心裡在想什麼。

「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小六突然開口,「你怎麼能靠這種東西決定?」
「就算不用眼睛看,我相信我還是能看得到真正的靈光。」

小六掏出她的手帕,矇住我的眼睛,「你再選一次。」
我什麼都看不到,但我感覺到,左手和右手分別被握住了。
左邊的是冷冷的手,右邊的是暖暖的手。
我毫不猶豫的做出選擇。

*****************************

隔天,我的算命攤重新開張。
之前我精心設計的招牌也被換掉了,現在這麼寫著:

「吉普賽高人指點神秘戀愛占卜: 每次10元,限男性 」

小翠穿著一身吉普賽服,還特地去百貨公司買了個水晶球放在旁邊。
我們的算命攤一下就擠滿了人潮,八成都是衝著小翠來的。
小翠笑吟吟的跟每個人握手,我則在一旁負責使眼色。

一整天下來,小翠的手已經開始抽筋,我的眼睛也累得快睜不開了。
「你們兩個不要這麼拚好不好?!去休息啦!」小六對著我們大吼。
「不准休息!阿布哥!找到才准休息!」
唉!誰叫我自告奮勇的接下這個任務呢?

*******************

那天,我選擇了冷冷的那隻手。
因為我知道,那隻需要別人的溫度來溫暖的手,一定是小六的手。
老大說的對,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


THE EN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nnatime
  • 真希望真的有這種東西<br />
    這樣要找另一半..<br />
    就很好用啦~!哈
  • 這種東西好好玩
  • 小P
  • 小六係女仔...<br />
    真係好意外呀~<br />
    <br />
    布丁你的作品真係好有趣~<br />
    令我一邊看~ 一邊會心微笑呢 ^_^<br />
    <br />
    要創作更多的作品給我們看喔~~~ ^3^
  • 蕭欣芷
  • 蠻好看牙``<br />
    希望布丁創作一些更有趣的小說給我們呢______<br />
    感謝你~<br />
    <br />
    <br />
    ps:你的文筆頗佳喔~<br />
    想知道你何時開始寫作!還有你的年齡呢~<br />
    不過有時候就真不解某幾段的內容...或者是我本來的問題嘛``<br />
    繼續努力~~加油~~支持 ^ ^
  • 靖
  • 不容質疑的<br />
    這篇也很好看<br />
    只是還不知道小六是男生時真的嚇到<br />
    我還沒看過不丁寫BL的說<br />
    撲撲~
  • 黑耳兔
  • 好美的故事哦...真是只有奇才才寫得出來的作品!
  • 呵,謝謝你的讚美,很高興你喜歡!

    putin945 於 2011/07/03 13: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