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嘿,問你一個問題,你有幾個媽媽?
聽說大家通常都只有一個媽媽,不過我有兩個媽媽。一個長得跟我很像,另一個跟我長得一點都不像。

對第一個媽媽,就是長得跟我很像的那個媽媽,其實我什麼沒有印象,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被帶到另一個家,我不知道媽媽會不會難過?因為當我離開的時候,她告訴我,到另一個家去,那邊的人會像她一樣疼我愛我,有更好的東西可吃,有更舒服的窩可睡,我一定會比待在她身邊還要幸福。在我被帶走之前,她邊溫柔的舔著我,邊這麼說。

媽媽沒有騙人。第二個家的每個人都說我很可愛,他們經常會摸我的頭、親我的臉、握著我的手和腳、跟我玩接球的遊戲。我有毛絨絨的窩可以睡,有熱呼呼的肉汁拌飯可以吃,而且他們還會每天帶我出門去散步,認識新朋友,我天天都過得好幸福。有時候我會想起媽媽,不知道她會不會也時常想起我?我很想告訴她我過得很好,不用為我擔心。

可是過了幾個月,他們突然不喜歡我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開始罵我,甚至打我。我很害怕,也很難過。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們像我剛來的時候那樣喜歡我?我試著向他們撒嬌,可是我一靠近,他們就叫我走開,後來他們乾脆把我關在籠子裡,偶而給我一點水、一點餅乾吃,每天我都沮喪的趴在籠子裡,隔著一條條的鐵欄杆看著他們。為什麼你們不跟我玩了呢?是不是因為你們很忙呢?好吧,雖然很辛苦,可是我會乖乖忍耐的。等你們不忙的時候,記得一定要像以前一樣常常跟我玩喔!我每天都這麼告訴自己。

後來有一天,他們突然把籠子打開,我好高興,你們終於有空陪我了,太好了!主人把我從籠子裡抱出來,我興奮的想舔他的臉,可是他卻別過頭去,不讓我靠近他。「這狗臭死了,真麻煩!」我聽見他這麼說。然後他把我放進一個黑色袋子裡關起來,袋子裡面好黑,我好害怕,我不停的叫:「拜託,放我出去!」可是沒有人來救我。我嗚嗚的哀鳴,在袋子裡縮成一團,不停的發抖。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亮,有人打開袋子了!我迫不及待的跳出袋子,哇!我看見好多樹,還有好久不見的草地,我聞到好好聞的草香和花香,這裡是哪裡啊?我興奮的回頭問主人。可是他卻「砰」的一聲把車門用力關上,很快的把車開走了。

我急忙追上去,雖然肚子空空的,我還是拼了命的追了一大段路,可是最後我還是沒追上他們。他們去哪裡了?為什麼不帶我一起走呢?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接我?

我乖乖的在原地等了幾天,他們沒有回來。接著下了幾天的雨,我好冷,又好餓,不知道怎麼辦。

後來,我認識了黑寶,他跟我說,笨蛋!死心吧!你是被丟掉了,他們永遠不會回來找你的。我很生氣,他怎麼可以說這麼過份的話?主人不可能不要我的啊!

於是我跟黑寶打了一架,他被我咬傷了耳朵,不過我也被他咬傷了腳。我一拐一拐的、往那天車子開走的方向走,我努力的嗅著、試著尋找主人的味道,他們一定也很想我,就像我想他們一樣,我一定得趕快回到他們身邊才行。

我怎麼走都找不到家,我的傷口越來越痛,雖然我用舌頭拼命的舔它,但還是好痛好痛。我渾身都髒兮兮的,大家都用厭惡的眼光看著我,有人踢我的肚子、有人拿石頭丟我,我討厭他們,我齜牙咧嘴大聲的吼叫:「走開!你們都是壞人!走開!」

我在路上遇見幾個和我一樣髒兮兮的朋友,他們跟黑寶一樣,都說我是被主人丟掉了,我很難過,難道黑寶和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主人你們真的不要我了嗎?為什麼?你們以前不是很愛我嗎?我們以前過得很快樂的啊,我們要永遠在一起的,不是嗎?

「人類都很壞,不要相信他們。」傑克很不屑的說。他跟我一樣也是被丟掉的,他很討厭人類。傑克的尾巴少了一大截,他告訴我,那是被人類剪斷的,因為人類覺得這樣很好玩。我看著他的傷口,心裡很害怕,那樣一定很痛!人類真是可怕,我也要離他們遠遠的,我必須保護自己,我不想再受傷了。

我在街上流浪,餓了就翻路邊的垃圾袋找東西吃,晚上就隨便找輛汽車底下窩著,一看到人類,我不是大聲叫嚇跑他們,就是趕緊躲進車底下或巷子裡,離他們遠遠的。我一直記得傑克告訴我的,人類都很壞,不要相信他們。


有一天我睡醒,我發現我窩的車子旁邊有一小碗飯,我走近嗅了嗅,好香的味道!以前主人曾經每天都餵我吃這麼好吃的飯,但是我已經好久都沒有吃到了。我開心的把臉埋進碗裡,狼吞虎嚥的吃著,一碗飯一下子就全進了我肚子裡。我滿足的舔舔嘴,還意猶未盡的把碗裡剩下的一點飯粒也全舔乾淨,啊!真是太幸福了!

哎呀!有人來了!我聽見腳步聲,趕緊又縮回車子底下。那個人走到我躲的車子旁邊,蹲了下來,把空碗拿走。他還低下身子,看了我一會,我有點緊張,齜著牙想嚇走他。他沒說什麼就走了,但是第二天,車子旁邊又出現一碗熱騰騰的飯,又是他帶來的。

接下來的每一天,他都會送來一碗熱熱的飯。一開始,我還是很害怕,總是要等他走遠,我才敢從車子底下鑽出來,把飯吃個精光。但是後來我慢慢的不怕了,雖然傑克跟我說過,人類都是壞人,但是我知道這個人不是壞人,而且我知道,他對我很好。

漸漸的我敢走近他,越來越期待看見他,我會開心的向他搖尾巴,他則會蹲下來摸我的頭,輕輕的、很溫柔的,每次我都忍不住想倒下來向他撒嬌。我越來越不想跟他分開。

有一天,他要走之前跟我說:「狗狗,你要不要跟我回家?」我興奮的跟上去,緊緊的跟在他後面,深怕一不小心跟丟了。

這個對我很好很好的人,就是我的第二個媽媽。雖然我們長的一點都不像,但是他很愛我,
我也很愛他。

(2)

第二個媽媽幫我取了一個名字,叫做乖乖。我很喜歡這個名字,「媽媽,你放心,我一定會很乖的。」我拼命向她搖著尾巴。我也只會這樣。

以前流浪的時候,傑克曾經跟我說,人類很笨,根本聽不懂我們說什麼,「跟他們講話只是浪費時間」,他說。我想傑克說得也有道理,不然在前一個家的時候,為什麼我跟他們說我餓了、我渴了,他們都不理我呢?一定是因為他們聽不懂我說什麼,一定是這樣的。

不過第二個媽媽很厲害,我什麼話都不必說,她就知道我想要什麼。只要我看著她,搖搖尾巴,「汪」的叫一聲,她就會知道我想要吃飯、還是散步、還是喝水。我想這一定是因為她很聰明吧!下次遇到傑克,我要告訴他,不是所有的人類都那麼壞,不是所有的人類都那麼笨,也有像我第二個媽媽那樣聰明、又愛我們狗的人類的。


雖然這裡不像第二個家那麼大,那麼熱鬧,不過我很喜歡這裡,我覺得在這裡,比在第二個家幸福多了。而且在這裡,我還多了兩個哥哥:大哥球球還有二哥小黑。

我聽大哥和二哥說,他們以前也跟我一樣,被主人狠心丟掉,找不到回家的路,在街上流浪了很久,才被媽媽帶回來這邊。他們本來也跟傑克一樣很討厭人類,遇到媽媽之後,他們才發現人類不全是壞人。我們三個約好,我們要一輩子保護媽媽,我們四個永遠永遠都不要分開,就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樣。


每天早上媽媽餵完我們之後,都會一個人出門去,大概兩小時後,她會帶很多香蕉回來。每次她出門的時候我們都很擔心,她一個人出門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萬一有別的野狗欺負她怎麼辦?所以每次她出門之後,我們都會窩在陽台上,邊曬太陽邊等她回來,當她的身影出現在巷子口,我們會高興的邊轉圈圈邊汪汪叫,總算鬆一口氣。以你們人類的說法,就是「放下心裡的一塊大石頭」,是這麼說的沒錯吧?

接著,她會帶著那一大堆香蕉,還有我們一起出門去。大哥總是走在前面,媽媽推著她的小攤子走在中間,我和二哥則是一左一右的保護媽媽。她不像別的主人用鍊子綁我們,我想這是因為她知道我們都很乖很聽話吧!有時候會有路人稱讚我們:「這些狗真乖,都不用綁鍊子耶!」我很想告訴他們,我們不是生來就這麼乖、這麼懂事,要不是在外面流浪過,我們不會知道能遇到一個瞭解我們、疼愛我們的人類,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把攤子推到巷口以後,媽媽會把香蕉整整齊齊的擺在攤子上,開始做生意。我們三個會趴在旁邊陪著她,有的時候覺得無聊,我們也會在旁邊散散步,但是我們三兄弟講好了,絕對不能讓媽媽一個人落單,一定要有一個留在媽媽身邊保護她。

媽媽的生意總是很好,有很多來買香蕉的客人幾乎兩三天就來買一次,我不知道這跟我們在旁邊陪著有沒有關係?因為有很多來買香蕉的客人好像很喜歡我們,每次買完東西之後都會跟我們玩一下才走。如果我們有幫上媽媽一點忙就好了,我們三個都是這樣想的。

媽媽沒有小孩,所以她把我們三個當成親生孩子一樣的疼愛。可是我們不像一般的小孩可以幫忙做家事,也沒辦法幫忙賺錢,媽媽對我們這麼好,但是我們除了保護她、陪伴她之外,沒有別的方法可以報答她。想到這一點我們就會覺得很難過。所以,如果有人是因為喜歡我們,而來買香蕉的話,那麼我們應該就算幫上媽媽的忙了吧?

*********************

今天媽媽跟平常一樣出門擺攤子,可是她的臉色很不好,嘴巴也白白的,我們都很擔心她。後來沒過多久,我聽見她打電話給阿姨,說她不舒服想先回家,請阿姨來幫她顧攤子。

「你們幫我顧一下攤子好不好?媽媽身體不舒服,想先回家休息,等晚上我再來接你們回家。等一下阿姨就來了,不要怕,乖乖待在這邊喔。」我們聽話的搖搖尾巴,表示懂了。看到媽媽搖搖晃晃的背影,大哥擔心的趕緊跟過去,要我跟二哥繼續留在這邊顧著攤子。

沒過多久,攤子前面站了一個客人,「你們媽媽呢?不在嗎?」我記得媽媽都叫他王太太,「王太太,我媽媽身體不舒服先回家了,請你等一下,我阿姨馬上就來了。」我很努力的跟王太太解釋。但是王太太聽不懂我說什麼,她疑惑的看著我說,「乖乖,你怎麼啦?怎麼一直叫?算了,我明天再來好了。」她說完,就推著菜籃子走了。

「你看你,都是你把客人嚇跑的。」二哥有點生氣的說,「根本沒幾個人類能聽得懂我們說的話,你這樣一直叫,人家還以為你在兇他,萬一以後他們不來跟媽媽買東西,怎麼辦?」我低下頭,「對不起嘛,我不叫就是了。」垂著尾巴沮喪的說。

接下來林太太跟陳太太也都跑來找媽媽,我和二哥一句話都不敢說,只是傻呼呼的盯著他們看,結果他們等不到有人來,也走掉了。阿姨怎麼還不來呢?再這樣下去,客人都要跑光了,這麼多香蕉賣不出去的話,媽媽一定會很難過的。

不一會兒,大哥回來了,我們趕緊把剛剛發生的事跟大哥報告。

「你們這樣不行啦,媽媽生病了,在阿姨來之前,我們要想辦法把客人留住才行。」不愧是大哥,總是這麼聰明又冷靜。「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呢?」二哥趕緊問。

「等等你們看我怎麼做,照著做就是了。啊!黃媽媽來了,你們兩個看好囉。」大哥慢慢的朝黃媽媽走過去,停在她面前,很友善的跟她搖了搖尾巴。「球球啊,你好乖喔,還會出來迎接我啊!」黃媽媽笑得合不攏嘴,開心的說。大哥把黃媽媽帶到攤子前,「汪」的叫了一聲,「咦?你們媽媽不在嗎?」「汪!」「真不巧,那我明天再來吧!」黃媽媽摸了摸大哥的頭,「乖,我明天再來喔!我要趕快回家煮飯了,拜拜!」

黃媽媽他還不是走掉了?我和二哥歪著頭,疑惑的望著黃媽媽的背影,「咳咳,」大哥清了清喉嚨,還是很鎮靜的說:「剛剛我只是簡單示範一下,不過我這一招只對不趕時間的人類有用,你們剛剛也有聽到吧,她說他趕著回家煮飯,我也沒辦法啊!」

「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辦才好呢?」我問大哥。「就照我剛剛做的,我們三個輪流去拉客人,總會遇到一兩個不趕時間的吧!總之在阿姨來以前,我們不能休息,一定要繼續努力,知道嗎?」大哥吩咐我們。

「是!大哥!」我和二哥精神抖擻的「汪」、「汪」叫了兩聲。

(3)

接下來陸陸續續又來了好幾個人,我和大哥二哥使出渾身解數,拼命搖尾巴向他們示好,遇到比較熟的客人我們還三個一起出動,把他團團圍住不讓他走。但是他們跟其他人一樣,都只是很高興的摸摸我們的頭、對我們笑一笑之後,就走掉了。眼看就快天黑了,阿姨卻連個影子都看不見,怎麼辦呢?等一下媽媽來接我們的時候,發現香蕉完全沒賣出去的話,一定會很失望的。我們三個忍不住開始著急。

「大哥,怎麼辦,客人還是都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二哥煩惱的問,我點點頭表示同意。「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連一向沈著冷靜的大哥都氣餒了。我們三個搔著頭,誰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啊!救星來了!」二哥突然眼睛一亮,站起身來拼命猛搖尾巴。啊,又有熟客人來了!從公車站那頭走過來的那個人影,好像是那個每次都會買好多香蕉的大姊姊,我們有希望了!我和大哥也趕緊站起來,和二哥一起排排站好,拼命搖尾巴迎接她。

大姊姊快步走到我們身邊,笑得非常開心,「你們三個在等我啊!」「汪!」我們三個仰著頭看著她,異口同聲的說。「咦,你們媽媽不在嗎?真可惜,那今天我就不能跟他買香蕉了。」大姊姊邊喃喃自語,邊摸著我的頭,好像有點煩惱的說。

大姊姊蹲著跟我們玩了好一會,好像沒有要趕時間的樣子。「大哥,他好像不急著走耶,我們該怎麼辦?」我低聲問大哥。可是大哥好像沒有聽到我的問題,大姊姊正在摸他的背,他閉著眼睛一副很陶醉的樣子。「大哥!大哥!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啊!」我急得汪汪大叫了兩聲。

大哥和大姊姊好像都被我的叫聲嚇了一跳,「好吧,我也該走了,明天見囉!」大姊姊突然站起身來跟我們說再見,我們三個一下子慌了手腳,已經這麼晚了,她也許是最後一個客人,絕對不能讓她跑掉!

我繞到她前面坐下,對大姊姊伸出我的右前腳。「你…你要跟我握手嗎?」大姊姊一臉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驚喜的大叫,然後她馬上蹲下來握住我軟軟厚厚的腳掌,「乖乖好乖,原來你會握手喔,好可愛喔你!」我讓她握了一會之後,把腳抽回來放下,再伸出左腳給她握。「哇!你還會換手喔!好聰明喔你!」大姊姊很高興的用另一隻手摸我的頭誇獎我。

「乖乖,你真行!可是他為什麼這麼高興啊?」大哥問。「人類很喜歡跟我們握手,這是以前我在另一個家的時候他們教我的,不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哥、二哥,一起來吧!」我有點得意的說。大哥二哥聽了也趕緊走過來,學著我坐下,然後把腳伸出來給大姊姊握。大姊姊笑得更開心了,像是恨不得有三隻手一樣輪流跟我們握手,「你們今天是怎麼了,怎麼對我這麼好?可惜我沒有帶吃的,你們媽媽又不在。」大姊姊說。

「要握到什麼時候啊?」過了一會,大哥邊伸出腳邊問,「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還有沒有新招?」我認真想了一會,便噗通倒在地上,四腳朝天的跟大姊姊撒嬌。平常我只會對媽媽這樣,不過現在是緊要關頭,雖然我跟大姊姊沒那麼熟,我還是這麼做了。

大哥二哥看見我這樣,二話不說也馬上倒地,四腳朝天的向大姊姊撒嬌。大姊姊果然高興得要命,她很溫柔的輪流摸著我們,還幫我們按摩,啊!真是太舒服了!今天累了一天,再加上這麼舒服的按摩,我越來越想睡,大哥和二哥好像也跟我一樣恍恍惚惚快睡著了。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啊!我一直警告自己千萬不能睡著,但是好像沒什麼用。


就在我快睡著的時候,大姊姊輕輕站起身來,「好了好了,我要走了喔,你們今天真的好乖。」我們趕緊翻身起來,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還能怎麼辦。雖然我們很努力的把大姊姊留在這邊很久,但是她還是沒買香蕉。如果我們會說話就好了,或是如果大姊姊像媽媽一樣聽得懂我們在講什麼就好了,可是我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像媽媽這樣瞭解我們的人實在太少了。

「你們媽媽還不回來,沒辦法了,我先把錢放這邊,你們要把錢顧好喔!」咦!大姊姊這麼說的意思是要買香蕉嗎?我們開心的轉著圈圈、搖著尾巴、興奮的汪汪叫,原來除了媽媽之外,還是有人聽的懂我們在講什麼啊!

大姊姊挑了一把香蕉,放進袋子裡,又從皮包拿出一張鈔票,考慮了一會之後,把鈔票壓在磅秤下面。「這樣應該不會飛走了。」她滿意的說。

「好啦,我要走了,拜拜!」大姊姊跟我們揮揮手,笑嘻嘻的走了。我們看著她的背影,拼命的搖著尾巴跟她說謝謝。

「大哥二哥,我們成功了!」我高興的說。「對啊,等一下媽媽看到一定很高興。」二哥也說。「真沒想到那個大姊姊竟然聽得懂我們說什麼耶,可是如果他能再多買一點就好了。」大哥望著攤子上的香蕉,「還剩好多香蕉,唉,如果有多一點人聽得懂我們說什麼就好了。」

「大哥,別難過了,至少我們有幫上媽媽一點忙啊。」我慢慢走到大哥身邊,用鼻子碰了碰大哥的臉安慰他。雖然我嘴巴上這麼說,但其實我也覺得有點可惜,如果能再多賣一點香蕉的話,媽媽一定會更高興的。

「咦!大姊姊又回來了!」二哥突然對著巷子另一頭汪汪大叫,我和大哥一聽也衝了出去,大姊姊怎麼又回來了,她是來買香蕉的嗎?可是她剛剛不是已經買了嗎?不過大姊姊旁邊還有一個人耶,那個人說不定是來買香蕉的,太好了!

「嗨,我回來了!」大姊姊揮揮手跟我們打了個招呼,「你們媽媽果然還沒回來,那我一樣把錢放在這邊喔!」大姊姊拿出了兩個大購物袋,把攤子上的香蕉通通裝進袋子裡,然後交給旁邊的大哥哥。

「二姊,你沒事買那麼多香蕉幹嘛?家裡不是還有嗎?我又不喜歡吃香蕉。」旁邊那個大哥哥滿臉不情願的說。

「我不是跟你講過這個老闆人很好,撿了很多隻流浪狗回來養嗎?我們不多幫幫忙捧場怎麼行,平常到這時候幾乎都賣光了,今天還剩這麼多香蕉,擺到明天說不定就賣不掉了。」

「可是你買這麼多真的吃不完啊!到時候又要逼我吃。」大哥哥還是在抱怨。我走過去向大哥哥搖了搖尾巴,「汪!不要這麼說嘛!」我說。

「你看,人家狗狗都跑過來跟你撒嬌了。」大姊姊說。大哥哥蹲下來,摸了摸我的頭,我又搖了搖尾巴向他示好,「二姊,他們還真的蠻乖的耶。」大哥哥總算笑了。

「就跟你說了吧。剛剛我來的時候他們還跟我握手喔!」大姊姊得意的說。我一聽,趕緊把腳伸出來,讓大哥哥握。「你看,他也跟我握手耶!」大哥哥抓著我的手,也很得意的說。

「哼!握手有什麼了不起,他們剛剛還把肚子翻出來讓我摸。」大姊姊又說。我一聽,馬上乖乖的倒下來讓他們摸。「二姊,這狗真的聽的懂我們說什麼耶!好聰明喔你!」大哥哥很高興的抓著我的腳說。

大姊姊和大哥哥跟我們三個玩了一會,天不知不覺黑了。「好了,我們要走囉,錢我放在磅秤底下了,你們要顧好喔!」大姊姊依依不捨的站起來,跟我們說再見。

「你跟他們說那麼多他們哪聽得懂啊。」「拜託,他們比你聰明多了好不好。」「好啦好啦,你高興就好。」大哥哥和大姊姊提著兩大袋的香蕉,朝巷子的另一頭走了。

過了一會,媽媽下樓來接我們,我們很高興的撲過去,媽媽的氣色看起來比早上好多了,我想她應該沒事了吧。

「你們有沒有乖乖幫我顧攤子啊?」「汪!」「是嗎?我就知道你們最乖了。」媽媽跟平常一樣很溫柔的摸了摸我們的頭。

「咦,香蕉都賣完啦?奇怪,美香不是有事不能來嗎?」媽媽疑惑的抓起壓在磅秤下的鈔票問我們,我們汪汪的解釋了半天,不過這次媽媽好像聽不太懂我們說的話。這也不能怪他,今天發生的事的確是複雜了點。

「好啦,總之謝謝你們三個,媽媽身體好多了,你們一定餓了吧,我們回家吃飯吧。」於是我們一家四口跟平常一樣,開開心心的踏上回家的路。

下次遇到傑克的話,我一定要跟他說,世界上的好人其實比我們想像的還多。希望有一天,傑克也能像我一樣,體會到有人陪伴的幸福。


THE EN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hsuan1717
  • 又是一各好可愛ㄉ故事喔....我真ㄉ是每天都被你ㄉ文章吸引..
  • timseal2001
  • 寫的很好ㄟ 角色也十分的鮮明 十分佩服 感覺自己就是狗一樣
  • me329492
  • 看到中間好想哭喔,那些丟棄狗狗的人會有報應的
  • ㄜ...快哭了>"<<br />
    這應該是沒出版的吧?!<br />
    很棒的故事喔!借我轉貼再我的部落格放吧^^<br />
    會著名作者跟引用網址的..
  • 霍炎華
  • 好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