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六點了,起床了!」天還灰濛濛的清晨六點,一個甜美的聲音再度在耳邊響起。

「起妳個大頭,妳給我閉嘴啦!」我氣憤的把枕頭扔下床去,憤怒的用棉被矇住

頭打算繼續睡,但是那可怕的聲音還是輕易的穿過棉被,「再睡要遲到了喔!」


「陳冠勳,你幹嘛那麼氣啊!」睡下舖的許益銘探出頭來,「都一個多禮拜了你

還不習慣嗎?」

「習慣?我為什麼要習慣這種虐待?我昨天趕報告趕到四點多,才剛躺上床就被

這個神經病吵醒,她愛六點起床是她家的事,關我什麼事?」我忿忿的抱怨著。

「她天生嗓門大嘛,公佈欄不是有貼一張公告,你沒看到啊?」益銘打著呵欠說。


「天生嗓門大所以我們就要忍耐她?那我天生拳頭硬她可不可以讓我揮兩拳?」

「我不跟你吵了,我要起來了。」益銘搔搔頭,拿起臉盆往廁所去。「其實我倒

覺得與其被鬧鐘吵醒,不如被她吵醒。她的聲音還不錯聽。」說完他趕緊帶上門

逃走,免得被我扔下去的棉被砸中。


林玉潔,就是剛剛吵醒我的那個傢伙上星期搬進我們這棟宿舍,住在三樓。因為

男女住宿人數分配不均的問題,所以我們這棟宿舍跟其他宿舍不同,一二樓住的

是男生,三四樓住的是女生。但是二樓往三樓的出入口是封死的,所以即使住同

一棟宿舍,男女生也只會在一樓遇到而已。


打從上星期一開始,林玉潔總是準時在每天早上六點叫大家起床,根據她貼在一

樓的道歉啟事,她其實只是想叫住同一間寢室的室友起床,但是因為她天生嗓門

大,所以才會把整棟的人都一起吵醒。雖然她寫得低聲下氣,我還是無法容忍她

這種行為,我不相信她沒辦法控制自己的音量,她絕對是故意的,八成是想引起

大家對她的注意。


她的預謀很成功,宿舍裡的所有男生都對她好奇得不得了,很想知道有著這樣宏

亮又甜美聲音的女生長得什麼樣子?星期一當天就有人在下課後拍到她的照片,

然後掛在網上傳閱。然而大家都很失望,因為雖然她的名字很美、聲音也很美,

但長相卻一點都不美。


林玉潔戴著黑框大眼鏡,頭髮三七旁分還用髮夾夾起來,看起來簡直像三十年前

的高中生一樣土。她的身材也沒啥可看之處,前平後平連後腦杓都是平的,像剛

被壓土機碾過一樣。雖然她長得不怎麼樣,但她倒是很有親和力,臉上總是掛著

像發票中獎般的笑容,所以大家都很喜歡她---除了我之外。


我一直覺得林玉潔那副好好小姐的樣子絕對是裝出來的,哼!連最基本的公德心

都沒有,哪可能好到哪裡去?難道她媽媽、她老師沒有教過她要輕聲細語,不要

大聲喧嘩嗎?我就不信她沒辦法小聲講話!


我在每週一次的宿服會會議中提案請她不要再擾人安寧,否則就請她搬出宿舍;

不過其他宿服委員都不同意,女生代表替她辯護,說她真的不是故意的,純粹是

出自一番好意。男生代表也護著她,他們說多虧有她,現在上課不會遲到,也可

以早點出門搶球場,應該要讓她繼續當大家的鬧鐘。


「那我怎麼辦?」看到這些同甘共苦了許多年的伙伴都站在她那一邊,我很生氣

也很失望。「我每天被她吵得不能睡,你們就不能幫我想一想?」

「不然我幫你買個耳塞好了。」婉瑜提議。

「妳以為我沒買?」我從口袋掏出兩個耳塞扔給她,「根本擋不住她的魔音穿腦。」

「那不然你搬出去住好了。」永勝在我背後碎碎念,我裝作沒聽到。結果要林玉

潔搬走的提案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第二天一早,我正要出門的時候,那個可惡的廣播電台林玉潔跑過來找我,一開

口就是連聲道歉:「學長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那麼大聲的。」

她的聲音簡直得用震耳欲聾來形容,我覺得我的耳膜都開始刺痛了。

「對不起,請妳把妳的麥克風關小聲一點好嗎。」我試著和顏悅色。

「什麼麥克風?我沒有用麥克風啊?」她一臉無辜。

「我說的是這裡的麥克風!請妳小、聲、一、點!」我指著她的喉嚨大吼。


接連著幾天,林玉潔天天一早就等在門口向我道歉,可是我已經打定主意,在她

製造的噪音問題解決之前我絕不原諒她。我只能做到這種程度的消極抵抗,因為

提案趕她出宿舍眼看是不可能了,她的人氣在男生間水漲船高,每天晚上大家都

習慣收聽她主持的「309頻道」,當然不是透過收音機,而是「現場」實況收聽。


309是林玉潔的寢室號碼,每天晚上她和室友聊天的聲音很自然的會傳遍宿舍,

那當然是因為她又不小心太大聲了,我不懂聽她報告哪邊的排骨飯好吃、哪邊的

衛生紙在特價、還有今天晚上八點檔播了什麼有什麼好,但是大家都說聽她講得

開心,心情就會不知不覺開心起來。奇怪,為什麼我聽來聽去,都只有一肚子火?


這天晚上林玉潔又開始大嘴巴,接著很離奇的,我聽見我的名字出現在她們的對

話裡:「妳們不要這樣說冠勳學長嘛,本來就是我不對啊!」我豎起耳朵,看來

其他女生正在背地裡說我壞話。

「其實冠勳學長人很好、又很負責,宿舍的很多雜事都是他在幫忙處理,我經常

看到他在大廳幫忙整理報紙雜誌,還有倒垃圾。」我沒想到林玉潔有注意到這些

小事,我對她的印象有點小改觀了。


「沒有啦!我哪有喜歡冠勳學長!妳們不要亂講啦!」我對她的好印象維持不到

三秒鐘,就立刻灰飛煙滅了。這個大笨蛋,難道她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聽她這個

節目嗎?慘了慘了,我一定會被大家虧死的!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們這一樓和樓

下同時爆出笑聲,然後咚咚咚的跑步聲在走廊響著,接著我的房門被推開,幾個

同學怪腔怪調的學著林玉潔的聲音:「沒有啦!我哪有喜歡冠勳學長!妳們不要

亂講啦!學長他那麼帥,我只是暗戀他而已啦,啊哇哈哈哈哈……」他們笑得在

地上打滾,我只能在一旁乾笑著說:「關我屁事。我要睡了,走開啦!」



隔天一早,林玉潔還是跟往常一樣跑來跟我道歉,我想到昨晚的事,新仇舊恨一

起爆發出來,拉開嗓門對她破口大罵:「道歉?妳道什麼歉?是我活該,我耳朵

太好,才會被妳的聲音吵得睡不著!妳放心,從此以後我絕對不會再提什麼鬼案

說要妳搬走,因為我明天就會搬走!這樣妳高興了吧!高興了吧!」說完我便怒

氣沖沖的往教學大樓走去。


「陳冠勳。」我往前走了幾步,益銘從背後拉住我的肩膀。

「幹嘛啦?」我不耐煩的撥開他的手。

「我只是想告訴你,你要搬就快搬,像你這樣差勁的人,我看了就想吐。」

他冷冷的丟下這麼一句,就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下)

接下來一整天,我心情都很糟。走在路上遇見同宿舍的人,不管男生女生,大家

都用厭惡的眼光看著我,我還聽見有人故意在我經過的時候說:「他最好是不要

敢講不敢搬,不過也很難說,像他這種自私自利的人,說話就像放屁一樣。」


我承認我今天早上對林玉潔是很過份沒錯,但是有必要把我說成這樣嗎?我為了

這個宿舍做了多少事根本沒人在意,他們只喜歡聽那個廣播電台說沒營養的話。

我還不是為了大家的安寧著想,怎麼又變成我自私了?氣歸氣,眾怒難犯,我想

還是紳士一點去道個歉好了,儘管我不覺得我有什麼好道歉的。


打電話到309,是她的室友接的。「玉潔搬走了喔。」她說。

「搬走了?」我愣住。「是啊,被陳冠勳那個混蛋逼走了。你打她手機好了。」

「OK。」我趕緊掛了電話。


林玉潔這個白癡,幹嘛搬走啊?這樣大家都會覺得是我把她逼走的,我才不要背

這個黑鍋呢!不過話說回來,她搬走之後,不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大家一開始

自然會有些不習慣,但要不了多久,頂多一星期,大家又會適應安靜的新生活啦!


我釋懷不少,忍不住哼起歌來。益銘推開門,一見我就皺起眉頭問:「你怎麼還

沒搬走?」

「我?我不用搬啦!林玉潔那傢伙搬走了,天下太平囉!」

益銘看了我一眼,沒說話,打開櫃子拿出旅行袋,把櫃子裡的衣服往袋裡塞。

「你要出去玩喔?跟誰啊?我可不可以跟?」我好奇的問。

「你不搬,我搬。我說過我看到你就想吐。」他頭也不抬的說。


「你不要這樣嘛。」我低聲下氣的說,「大不了我去跟林玉潔道歉,可以了吧?

你幹嘛這麼生氣?我們不是好朋友嗎,何必為了這種莫名其妙的事吵架?」

「這不是道不道歉的問題,是態度的問題。」益銘很嚴肅的瞪著我:「以前覺得

你這個人很熱心、很負責、所以覺得你是個值得交的朋友;現在你只顧自己、變

得自私又惡劣,我覺得你根本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陳冠勳。我要走了。」


「好,你要走請便,我也不差你這個朋友。」我氣呼呼的打開門要他快滾。

「很好,我寧可睡操場,也不想再看見你。」益銘說完,就真的這麼走了。


整晚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益銘說得對,我是怎麼了?為什麼我會說

出那麼惡劣、那麼傷人的話?林玉潔她已經很有誠意的不厭其煩的向我道歉,這

不就證明了她不是個壞人?從頭到尾都是我先入為主的成見作祟,她根本不該搬

出去的。希望她能早點搬回來,等她搬回來,我一定要好好跟她賠不是,請她原

諒我。就這麼辦。


過了一個星期,林玉潔還是沒搬回來,聽說她暫時住在住外面的同學那打地鋪,

說什麼也不肯回來住。少了她的起床號,我連著好幾天都遲到;少了她的309

頻道,晚上無聊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其他的廣播節目現在聽起來都很無趣,我

好懷念她爽朗的笑聲,我相信宿舍裡的每一個人都是。


這天早上,林玉潔提著行李站在宿舍門口,大家見了她都開心的不得了,搶著要

幫她把行李拿上去。

「不,我是來找冠勳學長的。可以幫我叫他一下嗎?」她謝過大家的好意,指明

要找我。男生們幾乎是把我抬出寢室的,深怕晚了一步她就走掉了。


我被大家扔在地上,林玉潔趕緊把狼狽的我扶起來,「學長,對不起,又把你吵

醒了。」她的眼眶一紅,「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還在睡…」

「妳知不知道現在幾點?」我問她。旁邊的男生急著拉我的袖子,悄悄的說:

「陳冠勳,你講話給我注意一點!再把她逼跑我就叫你睡垃圾場!」

林玉潔看了看錶,怯怯的回答:「九點。」


「很好,現在都九點了,為什麼我還在睡?是誰害的?」我又問。

她搖搖頭,「我不知道。不…不會又是我吧?」

「不是妳還有誰?就是妳害的!妳莫名其妙突然搬出去,沒人叫我起床,結果害

我連續一星期都遲到,還被教授點到兩次,妳說該怎麼辦?」


「那…我可以搬回來嗎?」她眼裡閃過一絲欣喜的光芒。

「不是可不可以,是一定得搬回來。不然大家早上都遲到、晚上又睡不著覺的這

個責任,妳負的起嗎?」我很嚴肅的問道。

「那我今天就搬回來。」她的臉上又露出往日的燦爛笑容。


現在,我也變成了309頻道的忠實聽眾,益銘跟我也和好了。有天晚上聽著聽著,

他突然冒出一句:「其實林玉潔真的很不錯。我有點想追她。」

「你喜歡林玉潔喔!」我瞪大眼睛,「怪不得那時候你氣成那樣!」

「哪有,我是最近才開始覺得她不錯好不好。」他嘴硬的反駁。


「唉,糟糕,聽你這麼一說,我也開始覺得她不錯了。」我裝作很煩惱的樣子,

「不然我們一起追,看誰先追到好了。」

「不用說,一定是我贏。」他很有把握的說,「你那張臉啊…」

「看了就想吐對吧!」我跟他扮了個鬼臉,然後我們一起哈哈大笑。林玉潔的笑

聲正巧從樓上傳來,這下換我們倆開始擔心了,樓上那些女生該不會在收聽212

頻道吧?慘了,這下丟臉可丟大啦!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une
  • like ur story, one can feel the warmth and sincere, <br />
    reminds me of the summer breeze, just like from <br />
    childhood memory of taiwan...
  • 好棒的網站啊~~~沒想到無意中要找思樂冰的廣告.<br />
    結果反而找到文章這麼棒的網站~~~真的要跟站長拍拍手~~~
  • 小树
  • 我也是个经常会睡迟的人,我也好想有个很容易就可以把我叫醒的人哦^0^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