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4 Tue 2006 00:57
  • 他媽

(1)

在大學裡,「選課」實在是一門非常重要的學問。


在讀大學之前,遇到不喜歡的老師,不喜歡的課,只能自己摸摸鼻子認了;

但是上大學之後,除了必修之外,很多都可以選老師,像是通識、體育、歷史、國文等等。

雖然不一定能百分之百選上自己想修的課,但至少有機會可以選擇。


會讓大家爭個你死我活,還特地半夜爬起來選課的的教授,大概有下列幾種:

1.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當人型

有的教授以菩薩心腸聞名,據說只要能修到他的課,即使每次點名都沒到,

學期成績仍然從90分起跳。聽說有個想延畢的學長求教授把他當掉,

教授相當為難的說:「這樣會破壞我的名聲…不然這樣,你每次點名都到,

我就當掉你;但是只要你有一次點名沒到,那就不能怪我給你95分了…」


2.幽默風趣,和學生打成一片型

有的教授不但學識淵博,而且非常懂得教學技巧,又關心學生,

即使是會點名、要交很多作業,學生們還是死心塌地的跟著教授,捨不得蹺課。

不過碰上這種好教授的機率,大約和走在路上被飛機撞到的機率差不多;

所以大學四年能碰上一兩個像這樣的教授就該放鞭炮慶祝了,因為大部份的教授,

對於研究的興趣遠大於教書。不只學生不想上課,教授自己還懶得教呢。


3.帥哥美女,賞心悅目型

上課已經夠無聊了,如果教授還長得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那就更不想去上課啦!

所以說帥哥美女型的教授,還是有機會成為人氣NO.1的明星教授!


-----------------------------------------------------------------


「選課」這檔事對本系的同學來說,更是攸關生死存亡。

我讀的是歷史系。

聽到我這麼說,那些數學系、物理系、統計系、資科系的一定會氣得跳腳:

「你們那種系也會被當!開什麼玩笑!」

但是,大家有所不知啊!掌握我們大一生死的教授們,都是相當有個性的狠角色!


所謂的「有個性」,意思就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就像「食神」裡面,唐牛說的那句「我猜不透你啊~~~~~~」

教授喜歡用奇怪的方式來決定成績,請注意,是「決定」成績,不是「打」成績喔!

也就是說,你會不會被當,跟你上課有沒有來,來了有沒有專心,考試有沒有考,

題目會不會寫,報告有沒有交,報告寫了多少字,一、點、關、係、都、沒、有。


掌握我們二分之一學分的教授們,是這麼決定成績的:

1. 電風扇法:考卷報告以電風扇吹之,遠者當!


2. 亂數表法:直接以名條計分,考卷直接資源回收,座號尾數同號者同分。

例:7、17、27、37號同分,至於分數多少,視教授當天心情決定。

3. 臉蛋法:長得不可愛不漂亮不帥氣沒有特色教授看不順眼者,當!


三個金牌殺手教授掌握了我們九學分,如果不幸全被當掉,再隨便被當一兩科就完了!

所以,所有可以選修的學分,就是掌握我們生死的關鍵,

特別是對我這種老是很衰,長得又不太可愛的人來說,如何選課實在太重要了!


--------------------------------------------------------------

迎新時學長姊的威脅恐嚇,所有的小大一們無不聽得膽顫心驚,直冒冷汗;

歷史系很好混?似乎也解釋的通,反正努力也不一定就不會被當。

所以研究選課手冊時,大夥如臨大敵的程度不亞於當年填大學志願卡。


「學長,普通心理學該選哪個教授比較好?」

「當然是小童最好啦!」大二學長的眼睛閃著夢幻的光芒,「小童她實在…太讚了…」

小童?教普心的老師裡面,的確有個姓童的老師;不過,「小童」?這麼噁心的稱呼?

「你不用肖想啦!大一怎麼選得到!這門課大三大四優先選!」大四學長得意的說。

這個小瞳到底是怎樣的老師?能讓他們這麼陶醉?


(2)

普心第一次上課的時候,我在教室外遇到大二學長。

「學妹!你怎麼會在這?」學長一臉驚訝的問。

「學長,你怎麼穿這樣?」我才真是驚訝到下巴都快掉下來。

36度的高溫下,學長竟然穿著全套黑色西裝,還打了一條黑色的領帶;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一點都不帥,倒是很像葬儀社的工作人員。


「我是來旁聽的,順便想拜託小童幫我加簽。你覺得這樣穿怎麼樣?很酷吧!」

「呃…很有特色。」我勉強擠出一絲誠懇的微笑。

「那就好。」學長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線,「你也是來旁聽的?」

「我…我有修到…」

「什麼!那有大一就修到的!學妹!你現在就去退選,讓我加選進去!求你!」

學長大力的抓著我的肩膀搖,搖的我頭都暈了。

「還…沒…加…退選…啊學長……………..」


「說得也是。」學長突然鬆手,害我差點摔在地上。

他仔細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吧,再不進去沒位置了。」


兩百人的大教室,還真的沒什麼位置,離上課還有十五分鐘呢!

而且特別的是,前兩排坐得滿滿的,倒是後面幾排還有位置。

這真是太奇怪了。照理說大家不都比較喜歡坐後面嗎?


不過當我看到「小童」之後,一切的謎都解開了。

她穿著黑色的合身套裝,看起來非常有氣質,大概三十多歲左右吧,皮膚很白,

重點是她超像黑木瞳的,難怪大家都叫他「小瞳」。


原本我以為大家喜歡她只是因為她有一張明星臉,但是聽了十分鐘之後,我就發現我錯了。

她幽默,每個笑話都讓大家笑得東倒西歪,而且不是光是好笑而已,

她總能用身邊的例子把心理學解釋得淺顯易懂,講義也整理得非常仔細呢!

她沒有教授的架子,常走下講台來跟我們互動,認識每個同學,也讓大家彼此認識。


「咦!小華,你今年有選到嗎?」小華?我學長的名字裡面又沒有「華」字?

「沒有!拜託老師今年一定要幫我加簽!」學長臉紅得跟西瓜一樣,大聲的說。

「沒問題!我去年就答應你了嘛,說大二再沒選到一定幫你加簽。」


「她還記得!她還記得!」學長紅了眼眶,抓著我的袖子小小聲的說。

「她連你名字都不記得了。」我忍不住潑了他一桶冷水。

「不…小華是她幫我取的綽號,」學長臉又紅了,「她說我像劉德華。」


我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如果硬要說我學長有明星臉,應該也是像許孝舜吧!

不過看著學長樂不可支的樣子,我又發現了小瞳的另一個優點。

她真是善良。普通人絕對沒辦法睜眼說瞎話到這種程度。


「各位同學,還有十分鐘就下課了,老師要教你們一個治療壓力的好方法。」

她在黑板上寫了大大的「放鬆練習」四個字,又把教室的燈全都關了。

「好,大家坐得輕鬆一點,閉上眼睛。現在聽我的話,先握緊拳頭,然後放鬆、放鬆…」

整個教室安安靜靜,只聽得到小瞳柔柔的聲音,

「放鬆,感覺你的腳趾完~全的放鬆…沒有重量…」

接下來,我還模模糊糊的聽到腳啊手啊什麼的,不過我越來越聽不清楚了…

整個人像是飄在空中,陷在雲裡面,像是在太空中一樣感覺不到自己的重量,然後…


「同學,起來了喔!」我感覺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小瞳站在我前面微笑著,我…我睡著了嗎?

「你睡了兩節課喔!」什麼!這下我完全清醒了,我竟然從第一節課睡到第二節下課!

「而且學妹,妳打呼還真是大聲。」學長一臉嘆為觀止的表情。

「對不起!我不知道…」唉!竟然在第一節課就打呼給兩百個人聽,天啊!

「沒關係!」小瞳摸了摸我的頭,「這表示你上課很專心啊!」


她走了之後,學長拼命摸我的頭,「為什麼不是摸我的頭,可惡!」

------------------------------------------------------------------------------------

或許是那次實在讓老師印象太深刻了,之後每一次上課,小瞳總會把我叫起來問問題。

「小樂,你覺得友情重要還是愛情重要?」

「小樂,你有壓力時都怎麼調適呢?」

諸如此類,整節課就聽他左一句小樂,右一句小樂,害我學長心裡超不平衡。


「小瞳以前都是問我的。」他恨恨的說。

「你以為我喜歡啊!你以為我喜歡被叫小樂?」我氣呼呼的說。

「誰叫你長得像古天樂。」

「有那個女生被說長得像古天樂會高興的?我覺得我比較像江美琪。」

「唉唷,你不說誰知道你是女的啊!」

「喂!學長!!!」太過分了吧!!我也是會生氣的!!


(3)

好吧,我承認我確實有點男孩子氣,但是這不能怪我啊!生下來就是這樣啦!

我也很羨慕其他女生穿著長裙飄逸的樣子,可是我穿起女生的衣服就是很像男扮女裝,

穿上男生的大T恤和牛仔褲就是連自己都感嘆的帥和自然,我又有什麼辦法!

管他的,我男朋友都不嫌,你們其他人嫌什麼!


這天的普心課,上到「婚姻」這一段,學長怯生生的舉手問了個他一直很在意的問題:

「教授,你結婚了嗎?」

「當然啊!我小孩都好大了呢!」

教室裡唉聲嘆氣的聲音四起,真是的,你們這些男生在期待什麼啊!

不過看到學長一臉世界末日的慘狀,我也不敢再刺激他了。


「我小孩讀我們學校企管系一年級唷!」小瞳一臉得意的說。

什麼!妳的小孩子讀大一!妳到底是幾歲就把他生下來的啊!娃娃臉到這種程度!

一個企管系的學長突然站起來,「教授,妳兒子叫什麼名字?我一定好好幫妳照顧他!」

他的表情看起來相當悲壯。頗有那種要把情敵的小孩養大的味道。


「他不希望人家知道我是他媽媽啦,你們不要說出去喔!」


大家都不吭聲,緊張的等待答案揭曉。「我兒子叫張柏淵。」

砰!我不自主的拍桌子站了起來,把全班都嚇了一跳。


「小樂,怎麼啦?妳認識我兒子嗎?」小瞳擔心的問。

「不是,有…蚊子。」我趕緊坐下。

唉,豈止認識,他是我男朋友啊!

--------------------------------------------------------------------------------

「小瞳是你媽!?你怎麼沒跟我說?」我抓著柏淵的領口,氣呼呼的說。

「妳知道啦。喔。」

「什麼叫做『妳知道了喔』?這種事你怎麼不早跟我說?」

「妳又沒問我。」他攤攤手,一臉無辜。「我也不知道你媽做什麼啊?」


他說得也有道理。好吧!算我理虧,「只是真想不到你媽媽這麼漂亮。」

「她漂亮有什麼用?我又沒遺傳到她,一點都不帥,那像妳,帥得像古天樂一樣…」

「我是像江、美、琪!給我記清楚,江、美、琪!你再說我像古天樂我就跟你翻臉!」

「還不是都一樣…唉唷!」我說到做到的踩了他一腳。


「我覺得妳對自己太沒自信了,我覺得妳很可愛啊,不管臉或是個性都很可愛。」

他輕輕抓著我的臉頰往上拉,「來,笑一個!我喜歡看你笑。」

是啊,我何必固執的在乎這些呢?我心裡暖暖的。



不過,我的高興維持不到一分鐘,因為我突然發現小瞳就站在不遠的地方。

從來沒看過她臉色這麼難看。

----------------------------------------------------------------------

一星期很快就過去了。

說真的,我不太敢去上小瞳的課,因為上次她那難看至極的臉色,真的嚇到我了。

她是不是很討厭我?應該是吧?

雖然後來她笑著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一臉沒事的樣子;但是,我相信我沒有看錯。


被自己男朋友的媽媽討厭,對很多人來說應該不算什麼問題,偏偏我就是覺得很難過。

雖然柏淵一直說我想太多了,可是我不這麼認為。

我到底該怎麼樣才能讓他媽媽喜歡我呢?我甚至不知道他討厭我哪一點。

如果是因為我長得不夠漂亮,那我是不是要去整型?


胡思亂想了老半天,我還是去上課了。

她一踏進教室,大家的尖叫聲簡直快把屋頂掀了。

一向穿得大方高雅的她,今天不知道怎麼了,竟然穿了黑色的低胸緊身洋裝,

細跟高跟鞋讓露出迷你裙外面的腿看起來更是修長。


我擔心的轉頭看身邊的學長,果然,他已經不行了。

「學妹,衛生紙…」學長仰著頭捏著鼻子,眼睛還是直盯著她。

整個教室鬧烘烘的,大家都忙著借衛生紙,衛生紙一下就被借光了,

甚至有的女生也捏著鼻子,這……?!


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教室才漸漸安靜下來,小瞳什麼都沒說,只是微笑看著大家。

不對,不是看著大家,是看著我!

「學妹,教授幹嘛一直看我?呵、哈…」學長一臉陶醉的說。

我低下頭在包包裡東翻西翻裝著在找東西,事實上裡面根本就只有錢包跟雨傘。


小瞳若無其事的開始上課,並沒有解釋為什麼她今天穿得這麼辣,

大家雖然好奇,但是沒有人好意思開口問。

或許今天她要約會吧?慶祝生日或結婚紀念日之類的。

唉,我還是覺得小瞳一直往我這邊看,我只能努力告訴自己:妳想太多了!


兩節課總算熬過去了,我迫不亟待的抓起包包想從後門先落跑。

「小樂!你等一下!」小瞳竟然把我叫住,我嚇得差點魂都沒了。

她把我拉到一旁,「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們全家人待會要一起聚餐,你也一起來吧!」


原來,原來是這樣啊!

看來我真的是誤會了,如果她討厭我的話,又怎麼會請我一起去幫她慶祝生日呢?


我們一起坐上計程車,「請到凱悅大飯店,謝謝。」

(4)

哇!要去凱悅!真是豪華!怪不得她要穿得這麼漂亮!

我的高興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她竟然走向飯店櫃臺,要了房間鑰匙。

「我們不是在餐廳吃嗎?」我心驚膽顫的問。

「沒有啦!這樣比較有隱密性啊!他們在房間等我們了,走吧!」


這太奇怪了。雖然我覺得這一定有什麼古怪,但是都已經走到這邊才說要走也不行,

萬一真的沒什麼,我這樣跑掉的話,他媽媽一定會討厭我的。


喀!她推開房間的門,裡面燈是亮的,不過看不出有沒有人。

「進去吧!」她示意要我先走,我只好硬著頭皮走進去。

走進房間一瞧,沒人!?


「他們人呢?」

「他們不會來了。」小瞳的聲音跟平常聽起來不一樣!


這種場景、這種對白…在電影裡通常都是壞人要殺好人的時候才會出現啊!

「妳想怎麼樣?」我的聲音在發抖,我悄悄確認了一下身後的窗戶能不能開,

但是我又想到,這裡是十樓!跳下去也是死路一條。


「你不要這麼緊張嘛。」從她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的威脅性。

「來,喝杯酒。」她拿起桌上的酒杯遞給我。

哼!想用毒酒毒死我?你以為我沒看過柯南和金田一啊?

「我不喝酒的。我要走了。」


我從包包裡摸出雨傘握在手裡,一步步倒退著走向門。

如果她有槍,那我就沒輒了;不過如果是刀的話,我應該還可以跟他拼一拼!

「等等,」她拉住我的手,「你不喜歡我嗎?」

我的腦袋完全無法分析,在這時候她怎麼會問我喜不喜歡她?

她的臉慢慢逼近我,水汪汪的眼睛眨啊眨的,「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

「你說什麼都沒用!我只喜歡柏淵一個人!」我推開她,頭也不回的衝出房間。


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種事!他媽媽竟然是同性戀!

我拼命的跑到一樓,衝出飯店大門,一路狂奔,深怕她追過來。

不知道跑了多遠,跑了多久,我再也跑不動了,才慢慢停下來。


我掏出手機,想打給柏淵,可是號碼還沒按完,我就打不下去了。

我該怎麼跟他說?

「我跟你說,你媽愛上我了,怎麼辦?」

還是,

「我告訴你,你媽是同性戀!」


不管怎麼說,他一定都不能接受的,如果他聽到他媽竟然找我開房間,他一定會瘋掉。


我真是全天下最不幸的少女了,我男朋友的媽媽竟然愛上我!

為什麼這種倒楣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索性蹲在人行道上哭了起來,包包裡手機響了我也不想接,但是手機還是響個不停。

煩死了!我翻出手機,啊,是他打來的。


「怎麼這麼久才接?妳在哪?」聽得出他心情不太好。

「我在凱悅附近。」

「沒事吧,你在哭喔?」

「沒有,鼻塞。」

「那就好,我煩死了。我媽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還沒回家,我爸在家發脾氣,唉!」

你今天不是有上她的課?她今天穿得跟平常都不一樣對吧!」


「我…我跟你說…」我再也受不了了,哭哭啼啼的把所有事情跟他說了。

「我媽找你開房間?」他在手機那頭大叫,「怎麼可能?」

「她還跟我表白勒,說什麼從第一次看到我就很喜歡我之類的。」

他沈默了一會,突然笑了起來,聽起來真是恐怖,他該不會精神錯亂了吧?

「我知道怎麼回事了。她一定是誤會了。哈!虧她想得出來!」

「你還笑得出來?你到底知不知道問題有多嚴重啊?」



結果這傢伙只叫我到凱悅旁邊等他,見了面也不肯講到底怎麼回事,

跟我問了剛剛那個房間的號碼以後,就硬拖著我進電梯。

「不要去啦!很尷尬耶!」我忍不住跟他大聲起來。

可是他還是理都不理我,只是一個人默默偷笑,看起來相當詭異。

難不成,他想要三個人一起同歸於盡?


房間門竟然沒關,我們悄悄進去,小瞳的眼睛哭得又紅又腫,小桌子上堆滿了衛生紙團。

她真的這麼喜歡我嗎?突然覺得自己還蠻有魅力的。


「媽,不要哭了。」

「柏淵,媽盡力了,可是,我沒想到他是認真的,我…你…怎麼會…」

她又開始啜泣起來。


「媽,她是女的。」

廢話!你媽會不知道我是女的?

可是她卻喜出望外,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她是女的?」

「妳以為我是男的?」


「我以為你們是同性戀,所以想說確定一下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歡女生…」

「教授!!!!」

「我就說吧!虧她想得出來。」柏淵笑著說。


嗚!換我想哭了,衛生紙…給我衛生紙…………>︿<~


~THE EN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yday2111
  • XD....超好笑的啦!
  • 蚊〃☆
  • ㄆㄆ0 0
  • zoe28
  • 笑到我都掉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