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上)

聽說從一個人的手相,可以看出這個人是否想得很多;

因為想很多的人手上會有很多亂七八糟的紋路---而我剛好就是那種人。


雖然我的朋友們都一致認為我根本是個頭腦簡單的呆瓜,特別是我的男性朋友們,

他們最常對我說的話就是:「你白癡啊!」然後把我的頭推來推去。

對於這些誤解我並不是很在意(除非他們真的推上癮了我才會跳出來罵兩句),

我承認我看起來並不聰明,甚至可說是一臉蠻好騙的樣子,

但我手上密密麻麻的線就是最好的證明:我不但深謀遠慮且心思細密。


不過呢,我如此細密的心思也有出錯的時候。


有一次我的好朋友跟我說他要退出社團,我不停追問他為什麼,他總是不肯說,

後來逼問了半天他才說他胃不好,醫生說這種病很難醫的好,要多休息。

我聽完之後左思右想,怎麼想都覺得事有蹊蹺,為何他說話吞吞吐吐的?

最後我判斷他一定是得了胃癌,所以才不敢跟我們說。


想到他竟然如此隱瞞自己的病情,怕我們擔心,我就心如刀割,整天以淚洗面,

我的朋友們一開始都哈哈笑我神經,但是因為我無時無刻不在哭,

哭到嚇壞教授及所有學長姊的地步,他們才猜想或許我知道某些未公開的內幕消息,

結果是大家都深信他得了胃癌且活不了多久。


某天大家鼓起勇氣約了他,算是給他作個訣別,聚會的氣氛凝重得像是守靈,

我們一見到他就哭,他也跟著哭,大夥非常壯觀的抱著哭成一團。

(遠看倒很像在打橄欖球似的疊成一堆)

後來才知道他得的其實只是胃潰瘍罷了。


最後我當然被大家狠狠修理了一頓,他們發誓再也不相信我說的話。

仔細想想,他們大概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養成推我的頭、罵我「白癡」的壞習慣的。

我知道他們是氣我騙走了他們的「男兒淚」,但他們也氣太久了吧!

------------------------------------

因為我想得很多,所以我常會想些非常深奧的事,和那些偉大的哲學家一樣,

我常會思考有關「生」與「死」的問題----例如我會怎麼死掉。

反正人終免不了一死,我希望我能死得淒美一點,有特色一點。

我也知道這種事也不是我可以決定的,但我絕不希望因為某種可笑原因而去世,

例如踩到香蕉皮跌倒撞到頭而死之類的。

我會這樣擔心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各種莫名其妙的事總會發生在我身上(就是讓你

們哈哈大笑那些),天知道老天爺會怎麼玩死我?


該怎麼死才好?這是個非常困難的問題,因為我對於人通常怎麼死法並沒有研究,

幸好我常常收到一些朋友轉寄的悲慘故事,裡面有非常多種死法可以讓我參考,

例如車禍、各種奇怪的病等等,總之是非常適合美麗女主角的死法---

悲慘故事裡面的女主角通常會死。(這一點讓我覺得當女生有點可憐)

如果女主角竟然沒死,那男主角就慘了,因為總是要有個人死,所以他非死不可,

如此才能成就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可憐淒美的「感人的故事」。


每隔一陣子我就會收到這樣的故事,這讓我覺得非常窩心,因為我的記性非常差;

要不是他們三天兩頭的死掉,我一定會忘記「珍惜身邊的人」、「珍惜我擁有的一切」,

所以我覺得創作這些故事的作者非常偉大。

(我也曾經立志成為這種偉大的作者,但是大家看我的故事都不哭,讓我非常灰心。)

當然光靠作者是不夠的,還得靠讀者不斷的「用力把它轉寄出去」,

這樣才能發揮網路小說教化人心的作用。如此一想我們的網路還真是溫情滿人間哪!

-------------------------------------------

上個月的某一天,我正在漫畫店看「妙手小廚師」的時候,

突然發現我的脖子上有個硬硬的硬塊,按下去還會非常的痛。

我心裡很明白,這和平常的淋巴結腫絕對不一樣!

因為淋巴結腫是不會痛的,至少不會一碰就痛得我滿地打滾。

我的腦中不禁浮現出三個字:淋巴癌!!!

沒錯,一定是的,而且應該是末期了吧,否則怎麼會這麼痛呢~


我終於要死了!我在心中吶喊著,我、要、死、了!

天啊!我還有好多事沒有做!

我還沒有爬到自由女神的頭裡面,還沒有養過狗,還沒有學會吉他,竟然就要死了!

怎麼才活了二十幾年就得GAME OVER,果然好人不長命,紅顏多薄命啊!

(下)

但是讓我更吃驚的是:我竟然是有點高興的。

幸好我是以一個淒美的方式死去的啊!

這樣以後子子孫孫講起我時,我才不會被說成是「那個踩到香蕉皮跌倒而死的祖先」…

想到這我真是鬆了一口氣。這可是我這輩子最擔心的一件事呢!


然後就像所有小說描寫的一樣,我開始回想這一生中發生過的事,

過去像電影一樣一幕幕在眼前跑過,(原來真的會有這種感覺,並不是那些作者亂掰)

我就這樣坐在漫畫店裡想了好久,連手上的漫畫都忘記看。

畢竟對一個時日不多的人來說,特厚豬排飯和車站便當的對決是一點都不重要的…


回家的路上,我盤算著,要如何告訴大家這個殘酷的事實?

眼前浮現大家痛哭流涕的樣子。是的,大家一定都會很捨不得我的!

我邊走邊哭,光是想等下要說的台詞就讓我淚如雨下、泣不成聲了:

「喔!不要哭!」、「謝謝你們給我這麼美好的回憶」、「希望下輩子還能在一起!」

為什麼我只能想出這麼老套的句子?我不是最恨老套了嗎?

可是我都快死了,我還耍寶幹嘛?


我在家門口晃了半天,把眼淚鼻涕都擦乾淨,深呼吸了好幾次,才按了門鈴。

開門的竟然是外婆。糟了!我剛想好的劇本並沒有適用於外婆的啊!

外婆年紀大了,人家常說「白髮人送黑髮人」是讓老人家最傷心的事,



而且外婆又那麼疼我,萬一讓她知道她一定會難過死的!

還是瞞著她吧!雖然我這麼想,可是眼淚已經不爭氣的流下來。


「怎麼啦!?」外婆趕緊把我拉進她的懷裡,輕輕拍著我的背,我實在忍不住了。

「外婆,你看我的脖子......」

「唉呀!怎麼會這樣~」外婆在上面按了按,痛得我哇哇大叫。

「不要哭,來,外婆幫你弄!沒事沒事!去拿一支原子筆來給我。」


要原子筆幹什麼?難道是要寫遺囑?

我疑惑的走進房裡拿了一支原子筆出來,還拿了一本信紙。

其實最讓我驚訝的是外婆竟然沒有哭,難道…難道外婆根本不愛我?

我用力的搖搖頭,不可能!我怎麼能懷疑外婆!她一向那麼疼我!

一定是她不瞭解事情的嚴重性!對了,一定是這樣,外婆又不是醫生,她不會懂的…


「我拿筆來了。」

外婆把我的筆拿走,然後在我脖子腫起來的地方畫了半天,她在幹嘛?

「哇~~~」她突然對著我的耳朵大吼一聲,嚇得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外婆!」我摀著耳朵大叫,「妳幹嘛啦!」

「你得了豬頭皮啊!所以要在上面畫一隻老虎讓老虎把豬咬走啊!」外婆笑瞇瞇的說,

「以前我們都是這樣醫的,放心啦,明天就會好啦!」


「豬頭皮」?原來我得的是這種難聽的病啊!

跟淒美的「淋巴癌」比起來,「豬頭皮」這種病名就像是因為吃太多,

老天警告你別再吃了,才會得的一種病,而且好像不會死的樣子。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事情不可能這麼順利!反正每次我都不能如願以償!

我現在又得開始煩惱以後會怎麼死了,唉唉!


幾小時後,那隻老虎竟真的讓我的腫瘤越來越小,

中國五千年老祖宗的智慧真不是蓋的,簡直不可思議到莫名其妙的地步!

如果被外國醫生知道在皮膚上畫圖加上在耳朵旁邊大叫竟然就能消腫,

他們可能會集體跳樓吧…


結果洗完澡以後,那隻老虎被我不小心洗掉了,外婆又回家了,我只好拜託老姊幫忙,

她的美術一向很不錯,如果是我弟的話,可能會把老虎畫成ET。

------------------------------------------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往脖子上一摸,天啊!我竟然又多腫了一個包!

怎麼可能呢?老虎應該要把豬趕走才對啊?

中國五千年老祖宗的智慧難道也有失靈的時候?


我急忙拿起鏡子一照,赫然發現,我的脖子上根本沒什麼老虎,上面只有一隻貓,

而且怎麼看都像HELLO KITTY..…



我終於知道我的包為什麼會變成兩個了,一定是因為貓和豬玩的太開心,

所以又找了一隻豬來一起玩..........

難道從此以後,兩隻小豬和KITTY貓就在我的脖子上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可惡!老姊!你是想玩死我啊!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g520720
  • 我手紋也是亂七八糟呢<br />
    而且又摸起來又粗粗的<br />
    人家說手粗是家事做太多<br />
    這句話完全無法和我畫上等號<br />
    我可是常常被我媽唸的懶鬼<br />
    <br />
    雖然我不知道豬頭皮是什麼東西<br />
    但是,畫上一隻貓<br />
    第一隻豬跟貓玩得很開心<br />
    於是第一隻豬就邀請另外一隻豬來一起玩<br />
    這真的好好笑<br />
    三隻小豬和KITTY從今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XD
  • 閒人
  • "如果被外國醫生知道在皮膚上畫圖加上在耳朵旁邊大叫竟然就能消腫,<br />
    他們可能會集體跳樓吧…"<br />
     <br />
    這個太好笑了~~~XD<br />
     <br />
    不過後來到底怎麼了?!<br />
    豬頭皮有消失嗎?<br />
    哈哈~~XD XD XD
  • joy1990618
  • 主角真的是想的很多<br />
    <br />
    但未免也想太多了點吧<br />
    <br />
    接近於神經質的狀態
  • TO 作者<br />
    請問...那個硬塊到底是什麼呢???<br />
    (難怪會出現 虎咬豬 割包~ 呵呵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