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他高傲,但是宅心仁厚;他謙虛,但受萬人景仰。

他可以把神賜給人類的火運用得出神入化,可以燒出堪稱火之藝術的超級菜式。

他究竟是神仙的化身?還是地獄的使者?沒人知道。

但是可以肯定,每個人都給他一個稱號:食---神!」


不論他究竟是神仙的化身、還是地獄來的使者,「食神」只是電影裡的一個角色,

我原本是這麼認為的。


直到我遇見了我的學生陳大明。


---------------------------------------------------

當一個老師最神聖的任務是什麼?我想每個老師心裡都有不同的答案。

除了韓愈說的傳道、授業、解惑之外,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能找出每個學生的優點,

然後鼓勵他們發展自己的優點,並且建立起自信心。用某位名作家的系列作品來比喻,

就是幫助他們「肯定自己」、「創造自己」、進而「超越自己」。


姑且不論我是不是因為當學生時被逼著寫了幾百篇讀書心得而中毒太深,就長遠來看,

過個十年八年之後,還會有多少人記得以前老師教過什麼?像我以前地理都考一百分,

現在卻連台澎金馬關係圖都畫不出來,正是個血淋淋的例子。老師除了課本之外,可以

教的東西其實很多,要是能把一些好道理好觀念放進學生腦袋瓜裡,更是功德無量。


一般說來,科任老師很難對學生有深入瞭解和接觸的機會,像那些教十幾個班的老師,

能叫出一半學生的名字就算很了不起了。但導師就不同了,導師像是學生的第二個媽,

小從學生有沒有吃早餐、衣服有沒有穿好、頭髮會不會太長等小事,到人際關係好不好、

學業表現如何、未來的生涯規劃等等,導師通通要管,有時候甚至比親生媽媽還要囉唆。

但正因為朝夕相處,導師對於班上學生自然最是瞭解。


自從接了導師之後,每天我都非常用心的觀察學生的一舉一動,努力發掘他們的優點,

好實現我的偉大理想(也就是當一個辛勤的園丁,好好拉拔民族的幼苗、讓每個人都

能長得像大樹一樣)。「每個人一定都有優點,要懂得欣賞自己的優點,同時也要學習

多多去欣賞別人的優點。」我經常這麼說。但每次說的時候,我都不敢看著陳大明---

因為開學都一個多月了,我竟然怎麼也找不到他的優點!


陳大明長得黑黑胖胖的,成績不好、運動不行、平常總是沈默不愛講話,更糟的是他

總是擺著一副苦瓜臉,好像每個人都欠他八百萬似的,雖然我常勸他沒事多笑一笑,

但是他眉頭深鎖的悲苦樣子卻一點也沒有因此改變,八字眉已經成了他的正字標記。


因為他很少笑,所以我不能誇獎他笑起來很可愛很燦爛,讓人覺得很如沐春風;

因為他都不講話,所以我不能誇獎他口才好、有大將之風、能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

因為他在班上沒有朋友,所以我不能誇獎他平易近人、很能和別人打成一片;

因為他對什麼事都興趣缺缺,所以我不能誇獎他有理想、有抱負。

因為他經常生病,我甚至連誇獎他身體健康都不行!


「陳大明,老師覺得你這個人…」每當我誠心誠意的想誇獎他,總會無力的接不下去,

因為所有好的形容詞似乎都和他沾不上邊。「老師覺得你很有特色。」我只能這麼帶過。

幸好陳大明從來沒問過我所謂的「特色」是指什麼,因為他不愛說話。要是哪一天他

真的問了,恐怕我也只能老實說:「呃…其實你的特色就是沒有特色…」。


不過,我還是相信陳大明一定有他的優點,只是我還沒發現到而已。

因為老天爺是公平的,每個人一定至少會有一個優點。雖然這個優點可能連陳大明

本人都不知道,但是我一定得把它找出來!


----------------------------------

為了多瞭解陳大明一點,我決定找他私下談談,來個「午餐的約會」。說得白話一點,

就是午餐時間把他抓到旁邊,假聊天之名行打探之實。人在吃東西時是最沒有戒心的,

說不定聊著聊著就能發現他不為人知的一面。


說到午餐,學校從這個月開始試辦營養午餐,每天大約是45元,比學校便當便宜一點。

而且從廠商提供的菜單看來,45元實在太便宜了,平常便當不外乎排骨滷蛋、青菜豆干,

菜色沒什麼變化;相較之下營養午餐的菜色不但天天不同又附湯,還是五星級的水準,

簡直跟大飯店的菜單沒兩樣,真讓人難以置信。不信請看:


菜:香酥春捲、砂鍋排骨、御膳肉排、花開富貴、遊龍戲鳳

湯:三杯魚翅羹、紅棗枸杞雞湯、五彩魚羹湯、白玉瑤柱湯


看!是不是會讓人感動得想流淚,只要花45元,竟然連魚翅干貝這種高檔貨都吃得到,

還有「花開富貴」、「遊龍戲鳳」等神秘的宮廷料理,那個「龍」不知道是不是指龍蝦?


可以天天吃到龍蝦、魚翅、干貝耶,以後說不定還會有鮑魚、牛排、鵝肝醬……我越想

越覺得當老師真是太好命啦!


(2)
我的美夢沒過多久就破碎了,我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幻想是美麗的、現實是殘酷的」,

因為「香酥春捲」不香不酥不說還是冷的、「御膳肉排」只是薄薄的一片的滷排骨,

什麼魚翅啊、瑤柱啊不知道只是形容詞還是都分配到別班的湯鍋去了,完全撈不到。

「紅棗枸杞雞湯」裡面有紅棗一顆、枸杞兩顆、但是沒有半塊雞肉,只有幾塊雞骨頭。


「雞湯裡面本來就不一定會有雞。」當我去抗議的時候,老闆氣定神閒的這麼回答。

「那.『花開富貴』呢?」我繼續質問:「菜單上明明寫著今天有這道菜,我怎麼沒看到?」

「怎麼沒有,就是炒蘿蔔絲啊!」

「蘿蔔就蘿蔔,你幹嘛寫什麼『花開富貴』?你擺明是騙我們!」

「蘿蔔就是好彩頭,好彩頭換個說法就是富貴啊!」

「這…那你說,哪來的花?」

「喏,這不是花是什麼?」老闆挑起菜裡一片切成花型的紅蘿蔔,「這不就是花嗎?」


過了幾天等到「遊龍戲鳳」這道菜登場,我已經懶得去抗議了。依照老闆的邏輯,

他一定會說:「『鳳』就是雞爪啊!這還用問?什麼?你問那『龍』在哪裡?拜託,上面

裝飾的這幾片葉子就是啊,這叫龍鬚菜,你沒見過啊?」


不少學生跟我一樣有受騙的感覺,菜經常是看了就倒胃口、或吃了一口之後就想倒掉,

冷掉、焦掉、糊掉、酸掉、有蟲的情況三天兩頭出現,雖然還沒到吃完食物中毒的地步,

不過每天中午都會剩一大堆菜,而且情況一天比一天嚴重。

---------------------------------------------------

陳大明是班上少數幾個沒訂營養午餐的人,他都是帶便當。我瞄了一眼他今天帶的菜:

只有醬瓜、還有一些被蒸到黃掉的青菜,以他的身材來說,好像太少了點。

「你敢吃雞爪嗎?我不敢吃,你幫我吃好不好?」我問。陳大明低頭瞪著我碗裡的雞爪,

「真的?」「是啊,剛剛同學幫我夾的,我不好意思說我不敢吃,你不吃我只好倒掉了。」


「不可以浪費食物。」陳大明抬起頭瞪著我,用異常堅定的口氣說。他的八字眉皺得

比平常更緊,嚇得我趕緊把雞爪夾給他。


陳大明很快的夾起雞爪,像是怕我把它搶回去似的,把整隻雞爪塞進嘴裡,津津有味

的嚼著。他臉上悲苦的表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極度滿足、欣慰、陶醉的幸福笑容。

我從來沒有看過他笑得這麼開心,那不是只是一隻普通的雞爪嗎?為什麼陳大明看起

來一副如癡如醉的樣子?「有那麼好吃嗎?」我忍不住問。


「嗯。」陳大明滿足的舔舔嘴,沒多說什麼,繼續安靜的吃著他的便當。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我看得出來他不太想跟我講話,只想專心吃飯。那些看起

來不怎麼樣的便當菜,他大口大口狼吞虎嚥的直塞進嘴裡,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老實說我也沒有辦法集中精神想些好問題來問陳大明,因為我腦海裡滿滿都是他剛剛

的幸福笑容,「雞爪真的有那麼好吃嗎?」我不停的問自己這個問題。


我從來沒吃過雞爪,因為光看到那些指甲就已經讓我倒盡胃口,我連看都不想看了,

更別說是把它放進嘴裡吃下去。可是從來不笑的陳大明,為什麼會因為一隻雞爪露出

那麼滿足的笑容?難道難吃只是我對它的誤解,難道雞爪一直都是天下第一美味,

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是啊是啊,仔細想想這非常有可能,古代人視熊掌為極品,

熊掌也是熊的腳爪,上面一樣有毛有指甲…


等我發現的時候,我已經站在餐盤前,碗裡還多了兩隻雞爪。「吃吧!一定很好吃的。」

我的腦袋裡不停的迴響著這句話。我回到座位,陳大明的便當已經空了,他面色凝重的

看了一眼我碗裡的雞爪,然後一臉莫名其妙的問:「妳剛剛不是說不敢吃雞爪嗎?」


「呃,因為還剩很多,我想我還是幫忙吃一點好了,不然倒掉很可惜。」

「對。不可以浪費食物。」陳大明點點頭,再一次嚴正的說。


我夾起雞爪,咖啡色的雞爪,上面還有著尖尖的指甲,一圈圈黑色的紋路,鼓鼓的指節…

不!我還是沒有勇氣吃下去,我需要別人給我一點勇氣。

「陳大明,還有一隻雞爪,你也幫忙吃吧!」我把碗裡的另一支雞爪放進他便當裡,

然後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的臉。我需要再看一次那種滿足的、如癡如醉的笑容。


「謝謝老師。」陳大明俐落的夾起雞爪一口塞進嘴裡。我聽見喀拉喀拉咬碎骨頭的聲音,

不到五秒雞爪就已經全經過喉嚨滑進肚子裡,他舔了舔嘴,露出一個滿足的燦爛笑容,

不過他的眼睛還是盯著我碗裡的另一隻雞爪,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看到陳大明這副樣子,我對於雞爪的美味更加深信不疑了。我鼓起勇氣夾起那隻雞爪,

大大的咬了一口,細細咀嚼。原來雞爪是這種味道、這種口感啊!沒有想像中可怕嘛。

我慢慢把整隻雞爪啃完,然後準備把吃剩的骨頭拿去倒。


陳大明在我倒骨頭前擋下我,「老師,這邊還有一點肉你沒吃到。」我低頭仔細一看,

骨頭邊是還有一點沒吃到。他眉頭深鎖堅定的看著我,好像我做錯什麼很嚴重的事似的,

我只得趕緊把那塊肉吃乾淨。

「不可以浪費食物。」他再次一臉認真的強調。


我想,我總算找到陳大明與眾不同的地方了。


(3)

連著幾天中午,我都硬拉著陳大明陪我一起吃飯,然後把我覺得看起來難吃的菜分給他。

因為不管是看起來再怎麼難吃的菜,一進陳大明的嘴裡,看來就像是山珍海味一樣美味,

他在吃東西時那種幸福的表情是我最好的開胃菜,原本中午都吃得很少的我,這幾天

胃口大開,每次都可以吃完滿滿一大碗飯菜。班上的剩菜因為有我和陳大明的努力,(

因為我總會拿一份請他先「試吃」)漸漸的減少了一些,這讓我感到很欣慰。


不過我沒想到和陳大明一起吃飯,竟然會有嚴重的後遺症。我發現面對家裡豐盛的晚餐,

我反倒是一點胃口都沒有,甚至開始懷念起中午的營養午餐。難道我的味覺出了問題?

為什麼我會覺得人人喊打的營養午餐好吃?為什麼我會對老媽煮的愛心晚餐興趣缺缺?

或許是因為習慣了看著陳大明吃飯時幸福的笑容,沒有他的笑容掛保證,我就無法覺得

眼前的菜好吃。再這樣下去還得了?要是陳大明不在我就吃不下飯的話,那我豈不是

遲早會得厭食症?


儘管我深知後果的嚴重性,但我就是無法抗拒陳大明的「誘惑」,每天中午我還是會

忍不住拉張椅子坐在他旁邊,然後著迷的邊看他邊吃飯。平常跟我比較親近的幾個女生,

看我老是找陳大明吃飯,也跟著一起過來湊熱鬧。而陳大明的魔力同樣的在她們身上

發揮作用,不知不覺中她們也跟我一樣習慣跟陳大明一起吃飯。


「這些菜又不好吃,你怎麼每次都吃得這麼開心啊?」有時她們會問他。

「不可以浪費食物。」陳大明總是這麼一本正經的回答。

----------------------------------------

這天中午,我到班上時發現陳大明不在位置上。問了半天,幾個女生才悄悄跟我說,

剛剛趙書宜罵陳大明沒付錢白吃班上的營養午餐,真夠不要臉;陳大明聽了沒說什麼,

只是自己低著頭走出教室,然後就沒再看到人。


我請班長到附近看看找不找得到陳大明,然後把趙書宜叫過來,和他解釋陳大明不是

故意不付錢想白吃營養午餐,而是我覺得菜剩很多倒掉很可惜,乾脆分一些請他幫忙吃。

平常和我、陳大明一起吃飯的幾個女生也圍過來,你一言我一語的幫陳大明講話。

「你幹嘛那樣說陳大明,那些菜又不是他自己跑去夾的,是老師夾給他的耶。」

「是啊,你明知道陳大明他家家境不好,沒辦法付營養午餐的錢,還這樣說!」

「陳大明有吃到你的份嗎?你那麼愛吃以後班上剩下的全給你吃好啦,死豬!」


在幾個女生的同聲譴責之下,趙書宜總算答應要和陳大明道歉,現在只要找到陳大明,

整件事就可以和平落幕了。但班長說在校園裡繞了一圈也沒找到他,我開始有點擔心。


陳大明會上哪去呢?我突然想起他老掛在嘴邊的那句話:「不可以浪費食物。」

我大概知道他在哪了。

--------------------------------------

我在蒸飯室找到了陳大明,他抱著便當蹲在蒸飯箱旁邊,一臉憂愁的對著牆壁發呆。

因為他老是擺著張苦瓜臉,老實說我還真看不出來他是不是還在為了剛剛的事難過。

「你還在這裡幹嘛?怎麼不回教室去?」我故意板起臉,「你不陪我吃飯嗎?」

陳大明別過頭去不看我,也不回答。


「你在為剛剛的事生氣嗎?」我又問。

陳大明沈默了好一會,才說:「他也沒說錯,我沒交錢,本來就不應該白吃那些菜。」


「誰說你是白吃的?你只是幫我吃我那一份而已啊。」我安慰他。

「我以後還是吃自己的便當就好了。」他悶悶的把頭埋進膝蓋裡,說。

「陳大明,你知道嗎,我最近發現你有一個很棒的優點喔。」我蹲下身去,非常認真、

誠心誠意的對他說:「你吃東西的時候的那種笑容,會讓看的人也覺得很幸福呢。」


「真的嗎?」他抬起頭來,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怯怯的問。

「是啊,而且是非常棒的笑容喔。老實說,老師就是因為太喜歡看你的笑容,所以每天

都想和你一起吃飯。而且不只是我,像宜庭、靜方、如瑾他們也都這麼認為喔!」

陳大明揉了揉鼻子,「我才不在乎她們怎麼想呢。」雖然他嘴上這麼說,但我看得出來,

他心裡其實是很高興的。

「走吧,我們回教室去,他們還在等你吃飯呢。」我一把拉起陳大明。

------------------------------------------------------------

陳大明和我才出現在教室門口,宜庭她們就發出驚喜的歡呼聲,把他拉進教室去。

「喂!你也真是的,要嘔氣不會等吃完飯再說?你不在我們哪吃得下啊。」

「對啊,今天的菜看起來又特別難吃,你不在怎麼行!」

「快點啦,我們連菜都幫你裝好了,趕快吃吧!」靜方捧著一個紙餐盤,裡面裝滿了菜。

陳大明聽話的坐下來,唏哩呼嚕的表演吃飯,感覺比平常吃飯時還更起勁。


我不敢說這幾個小女生已經把陳大明當成朋友看,但至少他在班上已經不再像隱形人,

而且他也知道班上有人需要他---雖然是種奇怪的需要。




這場風波過後,圍在陳大明身邊吃飯的同學越來越多,甚至連趙書宜都成了固定觀眾,

陳大明儼然成了班上的大明星,午餐時間一到大家便擠到他身邊,就連自己帶便當的、

媽媽送便當的,也跟著來湊熱鬧。「因為看著他吃飯,飯就會變好吃啊!」他們說。


為了能讓更多同學看清楚陳大明吃飯的樣子,吃飯時間我乾脆請他直接上講台去吃,

以前總是害羞怕上台的他,現在可不會怯場了,每天中午的表演都獲得大家一致好評,

班上的剩菜越來越少不說,到後來甚至不夠吃,我還得請值日生去別班要剩菜回來。

陳大明的「特異功能」因而更加聲名遠播,許多心疼班上剩菜太多的老師紛紛拜託他來

「站台」,有時中午他還要趕好幾場,四處表演他的拿手絕活。


這天,校長跑來問我:「能不能請陳大明在全校朝會的時候表演一下?我看很多二、三

年級的都把菜拿來玩,一點都不知道愛惜…」

我想,陳大明要是聽到這種事,鐵定會搬出他的座右銘來教訓這些不懂事的學長姐們:

「不可以浪費食物。」他一定會皺著眉頭這麼說。


----------------------------------------------

陳大明現在在我們班上的綽號叫做「食神」,雖然他不會燒菜,但他能把吃東西的快樂

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人覺得吃東西是件非常愉快的事。而現在的他也變得越來越開朗,

我越來越常看見他咧著嘴、露出一口黃牙的純真笑容。


陳大明,雖然發現得有點晚,不過老師還是找到你的優點了喔。

你的優點就是能帶給別人幸福。這真的是很了不起的優點呢!

我期待未來的某一天,你能躍上螢幕、進軍世界,讓更多人都看看你那經典的「太、好、

吃、啦~」的招牌笑容,讓更多人能感受到那種簡單的快樂和滿足。^^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坏蛋
  • 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人,不过我阿姨每次看到我吃东西,就会摆出一张真的<br />
    有那么好吃吗的脸,他问过我无数次“xxx街的xxx很好吃吗?”“不<br />
    会”“那为什么看你吃到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有吗?不过也不会难吃<br />
    啦……”后来他带我去吃东西只会问“好吃?很好吃?还是不难吃?”因为<br />
    他说我的词典里没有不好吃三个字,“不难吃”的东西翻译过来其实就<br />
    是“难吃死了!”<br />
  • k0923027
  • 我媽咪也說看我吃東西就覺得好像很好吃的樣子...<br />
    但僅止於她的料理(笑)<br />
  • jaysno6
  • 哇~好可愛的小男孩~哈
  • qamy
  • 感動ㄟ~大家都應該要那麼有同學愛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