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我俯下身,悄悄移動到靠近他們身後的短牆邊,這下他們的對話我可以聽得一清

 

二楚。

 

 

「你把槍放下,別對著牠。」阿忠的聲音顫抖著,「要不你把槍對著我好了,我

 

不會輕舉妄動。」

 

『你這麼心疼這隻殘廢狗啊?』葉雲輝把腳踩在花輪的輪椅上,槍口依然對著牠

 

,『還是跟以前一樣老愛多管閒事嘛你,看來關你兩年沒讓你學到什麼。』

 

花輪側著身倒在地上,輪椅的重量讓牠動彈不得,牠不時的低聲怒吼、並拼命掙

 

扎,想用上半身的力量爬起來,但卻徒勞無功。

 

 

「會沒品到去為難一隻狗,你還不是跟兩年前一樣,沒長進。」阿忠激他,「有

 

種就把槍對著我啊!你不是很恨我嗎?」

 

『你這樣說真的讓我很失望。』葉雲輝搖搖頭,『看來我得證明一下,我不是一

 

點長進都沒有。喂,你們兩個過來幫忙,幫我把這隻狗抬起來,扔到樓下去。』

 

他指揮在旁邊圍觀著的兩個男生,要他們把花輪抬起來。阿忠一個箭步衝過去,

 

擋在花輪前面,『別過來!你瘋了你!』

 

 

『讓開。』葉雲輝拿槍抵著阿忠的頭,『別掃了我的興。』

 

「你開槍好了。」阿忠頭也不抬,冷冷的說。「我絕不讓你動他一根汗毛。」

 

『大英雄先生,你真的很沒腦袋。』葉雲輝哼了一聲,『你以為你死了,我就會

 

放過牠嗎?不過是先死後死的問題嘛!我不懂,這有什麼差別呢?』

 

 

「我求你放過牠。」阿忠的聲音哽咽起來,他把頭轉向小舞,「小舞,狗是無辜

 

的,妳可不可以幫我勸勸他?」

 

『抱歉。我答應過他會一輩子支持他。』她走到葉雲輝身邊,親熱的挽著他的手,

 

『你別誤會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喔,那只是為了讓你上鉤的一場戲而已。雖然對花

 

輪來說是有點倒楣啦,不過牠都殘廢了,早點投胎搞不好對他比較好。』

 

 

我看傻了眼。這麼說來,葉雲輝是小舞放進來的?她抓住阿忠約她到屋頂這個機

 

會,安排葉雲輝進來報兩年前的仇?天哪!雖然我隱約覺得不該相信她,但我沒

 

想到她會是這麼糟糕的人!現在去找救兵也來不及了,葉雲輝隨時會開槍!我只

 

能靠自己,我身無寸鐵,手上只有秦莎的球鞋,但沒魚蝦也好、硬拼總比坐以待

 

斃來得好,我決定拼了!

 

 

趁著大家注意力集中在阿忠身上時,我悄悄爬上身後的水塔,然後瞄準了葉雲

 

輝,使勁的把球鞋扔出去中!幸好今天控球能力能正常發揮,天外飛來的這一

 

隻球鞋成功集中葉雲輝的頭,阿忠抓住這機會撲倒他,在這當下,葉雲輝手中的

 

槍滑落到一旁,被圍觀的同學撿起來。

 

 

『把槍對著他啊!』被阿忠壓住的葉雲輝哇哇大叫著,但那位撿到槍的同學兩手

 

發抖,怎麼也拿不好槍。

 

「你們別這麼聽話啦!」我忍無可忍的隔空對著班上同學喊話,「你們摸一下自

 

己的良心,這樣欺負一個人、欺負一隻狗、到底有什麼意義?看到人家哭、看到

 

人家痛苦真的有那麼快樂嗎?你們只是怕不聽話會被排擠吧?怕自己變成下一

 

個目標?別傻了,你們幾十個人的力量會輸給帶頭的那一兩個人?兩年前你們已

 

經錯過一次了,不要再錯下去了!」

 

 

『你給我閉嘴!』宋美緞跳出來氣呼呼的指著我大罵,『死胖子以前曾經把葉雲

 

輝打瞎耶!要不是國外醫生開刀醫好他,他下半輩子就完了耶!只關兩年根本太

 

便宜死胖子了,法律可以包庇他,我可不能包庇他。』她走向那個拿著槍的同學,

 

『槍給我。』

 

 

那個拿著槍的同學,緩緩把槍放下,但沒有把槍交給她。「我不想玩下去了。」

 

他說,「兩年前我沒有勇氣站出來幫秦莎說話,怕得罪你們,其實我一直很後悔,

 

但我太膽小,膽小到連『對不起』都說不出口。今天天意讓我撿到這把槍,一定

 

是老天安排,讓我可以不要一錯再錯。」他用力把槍扔向樓下,宋美緞看傻了眼。

 

「你這個笨蛋!!」她歇斯底里的大叫,「你給我記住,我不會放過你!我會叫

 

我爸來學校對付你!他?」

 

 

『別忘了妳現在在哪間學校。老想著靠妳老爸呼風喚雨,妳一輩子都長不大。』

 

撿到槍的同學毫不畏懼的說。

 

「你敢這樣對我說話?你們其他人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我被欺負?」宋美緞大聲的

 

抱怨。

 

『拜託,這樣也叫欺負妳?』另一個同學用揶揄的口氣說道,『想想妳以前對秦

 

莎做的事吧?那才叫欺負。』

 

 

『留在這兒太無聊了,阿忠和轉學生兩個人應該就可以搞定那隻弱雞吧?』人群

 

裡另一個同學如是說,『我們別圍在這兒了,晚餐時間快開始了呢!』他這麼說

 

完,圍觀的同學便鳥獸散,一晃眼幾乎全走光了,只剩下宋美緞、一個和她要好

 

的女生、還有之前在廁所邀我加入他們的男生。

 

 

「放開葉雲輝。」雖然只剩兩個人站在她那邊,宋美緞的氣焰依然很高,「死胖

 

子聽好了,你再不放開他,我就把你的狗扔下樓去。」

 

我趕緊飛奔過去想保護花輪,但卻還是晚了一步。那個男生已經搶先一步到花輪

 

身邊,抓住牠的輪椅;為了保護花輪,我想都沒想就撲上去壓倒他,兩個人扭打

 

成一團,但這時候另一個女同學趁機和宋美緞一人一邊抓起輪椅,大喊著叫小舞

 

一起來幫忙。

 

 

「叫我?要我幫什麼忙?」小舞一副事不關己似的問。

 

『當然是要妳幫忙把這隻狗扔到樓下去啊!好重!』宋美緞氣急敗壞的說。

 

「這樣應該可以了吧?主考官大人?」小舞突如其來吐出讓我莫名其妙的話,「我

 

想我們應該當掉這三個人。」她對著一旁的機房大聲的說。

 

 

『嗯,被當的人比我想像中少很多呢。』秦莎突然從機房推門出來,『宋美緞、

 

馬玉亭、許逸涵,你們被開除了。請馬上收拾東西,離開這所學校。』

 

 

我們面面相覷。可惡,我竟然跟這群壞蛋一樣,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