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隔天段考,我勉強打起精神,把考卷應付完。雖然我還沒從宇宇也長高三公分的打擊中走出來,但是考完試我們班要留下來烤肉,想到這點我就覺得開心多了。

 

烤肉是自由參加,但班上同學卻全部到齊。事前老師就幫我們分好組了,我和宇宇不在同一組,真是好家在。現在我看到她就會心情不好,在她沒改掉愛亂長高的壞習慣以前,我真的不想再和她講話了,哼!

 

老師不懂為什麼我們很愛烤肉,她本來提議大家一起去吃我家牛排,可是我們一點也不想要。她說烤肉準備要很久、烤完要收也要很久,又很容易烤焦,一點都不符合經濟效益。烤肉確實就像老師說的那麼麻煩,如果不是因為想跟同學一起烤,其實我也寧願直接去吃牛排。中秋節我們家也會烤肉,約很多親戚一起到我們家屋頂上烤,算一算也快跟班上的人一樣多,30幾個跑不掉。可是和家人一起烤肉,即使一樣人多熱鬧,感覺就是跟同學一起烤肉不一樣,不是肉會比較好吃,而是那種氣氛。雖然也許跟你同組的人未必原本和你很熟,可是烤著烤著,肉熟了,彼此也跟著熟了,這就是烤肉的好處。

 

這次和我同組的,說巧不巧,有我的損友阿吉、死敵阿傑,還有其他三個男生。

 

阿傑和我平時幾乎不講話的,我嫌他跩、他嫌我蠢,可是因為同組烤肉的關係,我們也不自覺的跟著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起來。阿吉和他聊線上遊戲,聊得不亦樂乎,後來阿吉興起和他要即時通,他卻說,他已經沒在用即時通了。

 

「用那個上線也找不到人聊,我乾脆把它移除了。」阿傑專注的用筷子把肉一一翻面,說得輕描淡寫。阿吉沒有再多問,繼續把話題轉回遊戲上,但在一旁的我,聽了卻是滿肚子疑惑。我記得宇宇他哥之前跟我說,阿傑和宇宇經常用即時通聊到三更半夜的,他怎麼會說,上線找不到人聊呢?

 

『方宇晴不是也有即時通嗎?』趁阿吉跟他聊天的空檔,我插嘴問,『我記得李宣宣還是黃珊妮上次有跟我聊到』信口扯了班上兩個大嘴巴的女生當煙霧彈。

 

「是嗎?也許吧,不過我跟方宇晴現在沒很熟了。」阿傑說著聳了聳肩。

『是喔,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在一起勒。』阿吉因為事不關己,問話都超犀利。

「哪有啊,之前選優良學生的時候是還蠻熟的啦,不過後來選完就沒了。」阿傑很假仙的繼續說,「我要是國一就交女朋友,我媽鐵定會把我殺了,要交女朋友至少也要等到高中吧,現在還是讀書比較重要。」

 

阿傑跟宇宇也許是吵架了吧?我猜。阿傑才不是那種會把媽媽和老師說的話奉為聖旨的人,他都只會在人前裝乖、做做樣子而已。話說回來,即使少了阿傑這個情敵,班上還是有其他男生比宇宇高啊,怎麼想也輪不到我。

 

我們一直烤到四點多還沒烤完,於是老師先從隔壁托兒所把她的小朋友接過來,和我們一起烤肉。老師的小孩現在大班,一點都不怕生,在每一組旁邊跑來跑去,大家都很喜歡他,跟他玩剪刀石頭布,他猜贏了就給他一塊肉吃。小小年紀的他運氣有夠好,連闖好幾組都猜贏,直到遇上有「猜拳之神」之稱的我,才第一次輸掉,我開玩笑的說,你也要送我一個東西,於是他就從他的書包裡,翻了一個自己做的玩具送給我。

 

那是一個用兩個紙杯做成的小玩具,在兩個紙杯底各打一個小洞,然後用一條線分別穿過杯底的洞後打結,就變成簡單的「電話」。回家的路上,我拿著那個假電話,一頭對著嘴、一頭對著耳朵,自言自語的玩著。在等紅燈的時候,有人輕輕拍了我的肩膀,是宇宇。我走的時候他們那組還在收,沒想到沒隔幾分鐘他就追上我了。

 

「這個一個人玩多無聊。」她把我放在嘴邊的紙杯拿走,然後後退幾步,對著它說話。「呼叫周曉樹、呼叫周曉樹,over。」然後她很快的把紙杯移到耳朵,等著我回她話。

 

『收到,over。』

「你昨天為什麼不高興啊?」她的困惑一併透過長長的棉線,傳進我耳裡。

這也難怪,昨天我對她很兇,她一定覺得莫名其妙。

 

『沒什麼,我只是只是有點嫉妒妳可以那麼輕鬆就長高。』當著宇宇的面,我可能無法很坦白的說出來,可是現在是透過電話,雖然是小朋友用的玩具電話,卻讓說真心話變得容易多了。

 

「原來是這樣啊。」她似乎有點理解的點點頭,「或許你覺得長高會更好,不過我倒是覺得,你現在這樣也很好啊!」

 

『一、點、都、不、好,我矮你10公分耶!』

「所以呢?10公分就10公分啊!」宇宇哈哈笑著,好像真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她壓根沒想到,我是因為想成為一個配得上她的人,才會千方百計想長高的啊!

 

話說完,紅燈轉成了綠燈。她把紙杯還給我,我們如同往常,邊走邊聊。快到她家的時候,她跟我說,明天她想要去我的補習班試聽,要我跟阿吉明天放學時帶她一起去。

 

我很意外她怎麼會突然決定去補習,但她卻不肯告訴我原因。

 

「是秘密。」她故意神秘兮兮。難道是我傷腦筋的樣子,讓她覺得很有趣?

我想不透,明明補習就是無聊得要命的事,但她提起這件事時,臉上的表情卻充滿期待。

 

 

20

一早來到學校,因為剛考完段考的關係,早上難得不用考試。神棍萍趁老師還沒來又拿出撲克牌幫大家算命,幾個女生算完之後輪到宇宇。

 

「哎唷,我看還是不要算妳好了,妳又沒有喜歡的人,每次算都想黃靖倫。」神棍萍把原本要交給宇宇的牌收回來,「這樣太無聊了,讓李萱萱先算吧。」

 

『誰說的,我有喜歡的人啊。』宇宇語出驚人的說,女生們一陣騷動,猛逼問她那個人是誰,我也跟著心砰砰跳,會是阿傑嗎?還是另有其人?

「這是秘、密!我只告訴它。」宇宇從神棍萍手中拿走撲克牌,笑容滿面的閉上眼睛。

 

放學,原本結伴到補習班的我和阿吉,新增了一名同伴宇宇。不過她只是去試聽,搞不好聽一聽不滿意,跑去補別家也不一定。我們三個邊走邊聊,阿吉走中間,

八卦的他一直追問宇宇喜歡誰,但宇宇怎麼也不肯說。阿吉開始亂猜,從嫌疑最大的阿傑開始,接著把全班的男生照座號全部問了一遍,但不管他唸到誰的名字,宇宇都一樣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重複又重複的說,那是秘密。

 

到達補習班,我們帶著宇宇去找我們的班導師,由於大家的位置都固定了,上課的時候,宇宇沒辦法和我們坐在一起,班導把她排到最後一排的空位,左右都沒有人。放好書包以後,老師要我們到辦公室把今天要教的那幾頁講義影印一份給宇宇,正在影印的時候,恩主公突然也走進辦公室。

 

「你在幹嘛?沒帶講義喔?」她湊過來找我們哈啦。

『才不是,是我們班有同學來試聽,老師要我們幫忙影印講義給她。』阿吉搶著回答。

「同班同學啊」恩主公仰著頭,盯著宇宇看,「妳的臉好成熟、長得又好高喔,一點都不像國一耶!」

 

『妳才不像國三咧,自己沒發育嫉妒人家發育好喔?』我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

「總比你像小一好吧。」恩主公不甘示弱的頂回來,然後轉頭找她的班導去了。

「她是誰啊?就是那個在公車椅背上寫字的女生嗎?」宇宇小聲的問阿吉,我嚇得差點尖叫出來,阿吉真的是廣播電台耶!!我明明千叮嚀萬交代,要他不准說出去的啊!

 

我充滿殺氣的眼神讓阿吉一臉尷尬,他抓了抓頭,乾笑著沒有回答。

「就是她啊。」宇宇自言自語道,然後遠遠的盯著她瞧,「好羨慕她喔,她長得好可愛。」

『妳也不差啊。』我忍不住脫口而出,宇宇聽了似乎很高興,抿著嘴笑。

 

回到教室,沒多久就開始上課,可是我根本沒辦法專心,滿腦子都想著待會要怎麼跟宇宇解釋。阿吉八卦起來總是加油添醋的,天曉得他是怎麼跟宇宇說的,萬一他跟宇宇亂講說恩主公喜歡我、或是我喜歡恩主公,那怎麼辦?我咬著原子筆,眼睛盯著牆上的時鐘,焦急的等待著中間的十分鐘下課,好儘快跟宇宇解釋清楚。雖然宇宇未必對我的事感興趣,但我還是希望她知道我跟恩主公,只是「整人的人」和「被整的人」這樣的關係而已。

 

捱到下課,我趕緊起身去找宇宇,不過到了她面前,我又覺得開口就講恩主公的事怪怪的,於是我不著邊際的先問宇宇聽不聽的懂、覺得老師教得怎麼樣等等,才沒講幾句,隔壁班同學就從門口探頭進來大叫:「周曉樹!老師找你!」

 

齁!我真是有夠衰的啦!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出教室,沒走兩步就被恩主公拉到一旁,她把我的袖子抓得緊緊的,我甩都甩不開。

「妳幹嘛啦,我沒空,老師找我啦!」我使勁想掰開她的手指,她卻死也不放。

『騙你的啦,剛剛那個是我朋友。』恩主公笑咪咪的,『我有話要問你啦!』

 

「妳要問什麼啦,妳都全校第一名了,還有什麼是妳不會、但是我會的?」

『剛剛那個女生就是你喜歡的人吧,看起來差不多高你10公分嘛。』她突如其來的問題差點沒把我嚇死,原來她還記得啊!

 

「才不是。妳不要亂講。」我很嚴肅的說。

『原來就是她啊』恩主公喃喃自語。唉,她果然很聰明。

 

「真的不是啦,我要回教室了。」我心虛的想趕快逃走,恩主公法力太強了,再

講下去感覺很不妙。

『急什麼,你們同班,還怕沒時間講話喔!』恩主公沉著臉,『你有那麼喜歡她喔?晚一分鐘看到她會死喔?』

 

「沒有啦,妳不要亂講。」我真是怕了她了,講話超犀利的,我都不知該接什麼才好了,我想她以後很適合當法官,在她面前說謊難度比101還高。

 

『她為什麼突然來這邊補習?』恩主公又問。

「我不知道啊。」我兩手一攤,這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只是來試聽,又不一定會繼續補。」

 

『她會。』恩主公一副很有把握的樣子,搞不懂,她是對我們班老師很有信心嗎?

說完,她總算把手鬆開,放我回教室;然而宇宇旁邊除了阿吉又多出了其他對她好奇的同學,不方便和她講我的事,只好等補習班放學再說。

 

放學,宇宇告訴我,她哥會來接她,收好書包,我和她一起大門外等。不過恩主公動作要命的快,已經站在門外,笑嘻嘻的和我們揮手,接著她當我不存在似的,一直抓著宇宇瞎扯淡,我完全插不上嘴,只能跟另一個男生有一搭沒一搭的亂聊,沒幾分鐘那個男生走了,恩主公還是跟宇宇聊個沒完,幸好她沒講到我的事,只是和宇宇聊一些女生的話題,講來講去就是明星、漫畫、最近流行的小東西等等。

 

「晴晴,回家囉。」宇宇她哥騎著腳踏車出現,看了我一眼,裝作不認識我,我也很識相的裝作不認識他。

『明天見囉!』宇宇坐上她哥的腳踏車後座,對我跟恩主公揮揮手。

「再見!」我也對宇宇揮手再見,但恩主公卻突然跑到我面前,很猛的伸出雙手捧住我的臉,然後把臉湊過來,近得兩人差點鼻尖碰鼻尖。

 

『妳幹嘛啦!』我呆了幾秒後推開她,她笑嘻嘻的讓開,我往宇宇離開的方向看,已經看不見她了。

「明天到學校還有得看啦,用不著這麼失望吧!」恩主公拍拍我的肩膀,還在開玩笑。

 

『妳剛剛到底在幹嘛啦!』我瞪著她,她微笑著,開口卻是,「啊,我阿姨來接我了。」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