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總在放學時出現在校門口的恩主公,那一身綠制服實在太顯眼了,這天體育課,我和阿傑一起去搬球,他就半開玩笑的問我,可不可以把恩主公介紹給他認識。他說他覺得恩主公看起來既可愛又聰明,是他的菜。

 

雖然阿傑對我有恩,要不是他,我應該不可能和宇宇在一起;不過既然阿吉喜歡恩主公,我還是想先幫阿吉追恩主公,要是不成功,再把恩主公介紹給阿傑也不遲。雖然阿傑現在也和我交情不錯,但是我和阿吉還是比較麻吉,阿吉對我始終是掏心掏肺的夠義氣,有好吃的好玩的他總不忘幫我留一份,作業我忘記寫他會好心的借我抄(雖然他也是抄來的),他唯一讓我受不了的就只有他那張完全守不住秘密的大嘴巴,但話說回來,有時候我捫心自問,他的祕密我好像也經常不小心告訴別人,所以也沒資格嫌棄他。認識阿吉一年多,我第一次看到他對電動世界外的女生感興趣,我又恰好跟恩主公蠻熟的,不幫他一下就太說不過去了。

 

我首先能想到的就是放學的時候,我藉故去買東西之類的,好讓阿吉和恩主公可以單獨相處,可是不管我去哪裡,他們兩個都會跟在我後面,甩都甩不掉。後來我又想到,叫阿吉騎車來學校,然後讓他載恩主公,我用走的,可是恩主公說什麼都不肯上阿吉的車,堅持要和我一起用走的,最後阿吉只好自己騎走,我的計畫又失敗了。

 

經過幾次挫敗,阿吉還是不願意接受,恩主公是喜歡我的事實。他的腦袋構造八成是異於常人吧,樂觀到不明事理的地步,恩主公不想單獨和他在一起,他竟然可以解讀成恩主公在害羞,所以他不但沒被打擊到,反倒是越挫越勇。而恩主公好像也不是很討厭他,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她也是和阿吉有說有笑的,如果阿吉加把勁,搞不好真的能成功也不一定。暑假兩個月他因為常運動,長了不少肌肉,臉也慢慢從正三角形變成橢圓形,比起以前火柴棒的身材、螳螂的臉蛋,現在的他雖然稱不上帥,但看起來像人類多了。

 

對了,我應該讓恩主公見識一下,阿吉運動時很man的樣子!阿吉每個星期天都會在河濱公園,和朋友一起練習棒球。我曾經去看過一次他們的友誼賽,阿吉的表現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只能用「神乎奇技」四個字來形容,他打擊率不高,但是防守可是滴水不漏,不管是深遠的高飛球、強勁的平飛球、或是不規則彈跳

的滾地球,球就像是他養的一樣,他總能穩穩的把球接進手套裡,他每接到一個險球,隊友和一旁看球的人就會報以熱烈的掌聲,阿吉總是搞笑的用景行廳男孩的招牌動作回應大家的掌聲,把氣氛炒得更嗨,雖然他每次都用老梗但大家還是都會笑翻。

 

我問過阿吉,接球的訣竅是什麼,他說他也不太會講,但只要他專心的掌握住球被擊出的那一瞬間,就看得出來球會落在哪邊,然後就趕快去接就是了。我在想這跟變色龍吃蚊子的技巧可能蠻類似的,怪不得他得心應手。總之,如果平常的阿吉的魅力是0分,在棒球場上的他魅力則是破表到1000分,要是讓恩主公看到他球場上的表現,應該可以加不少印象分數吧!

 

星期天,我約了恩主公到河濱公園看阿吉打球。恩主公戴了頂棒球帽,穿著t恤和牛仔褲出現,一派休閒。我們坐在球場邊的草地上,遠遠的看著阿吉,現在正輪到他們防守,彷彿是知道今天是阿吉的重要日子似的,球老是往阿吉這兒飛過來,而阿吉也發揮平常的水準,輕輕鬆鬆的把球接進手套裡面,

 

「你看阿吉很厲害吧!」我說。阿吉剛剛又展現美技飛撲接到一個很低的平飛球,我忍不住直拍手拍到手都紅了。阿吉如同往常接受了大家的歡呼,接著向我和恩主公這方向比了他的招牌動作。恩主公很捧場的捧腹大笑,阿吉咧著嘴笑得非常開心,我很怕他一不小心口水會掉下來。

 

『他真的蠻厲害的。』恩主公點點頭,『不過,我不信他每一球都接得到,多少還是要看運氣吧!』

「這你就錯了,他們比了少說20場比賽,他從來沒有漏接過任何一顆球喔!不

單是這樣,就連那種應該是安打的球他都可以硬接到,超強的。」

 

『話不要說得這麼滿,你敢跟我賭嗎?』恩主公的眼睛轉啊轉,不知在打什麼鬼主意,『我賭這場比賽他至少會漏接一球。』

「好啊,怕妳啊,我對阿吉有信心!要賭什麼?」

 

『賭50塊,怎樣?』

50塊小意思啦,賭了!」

 

我原以為恩主公一定是小看阿吉,才會笨笨的主動跟我打賭。但後來我才知道,是我太小看恩主公的鬼靈精怪。她趁阿吉往我們這邊看的時候,緊緊握住我的手,嚇了我一跳,阿吉也嚇了一大跳,但幸好隨後阿吉並沒有受影響,還是穩穩的把一個高飛球接殺出局。

 

「哈,妳輸定了。阿吉才不會上妳的當。」看到恩主公詭計失敗癟著嘴的樣子,我忍不住想取笑她。她卻不服輸的回我,比賽還沒結束,我們的賭局誰勝誰負還很難說。

 

恩主公想了想,把頭上的棒球帽脫下,拿在手上。等阿吉往我們這邊看時,她一手把我的頭抓過來靠近她,另一隻手則拿著帽子遮住我們的臉,我和她大眼瞪小眼十幾秒,才聽到歡呼的聲音。我把頭別開,看到阿吉仍然穩穩的接到了球,但他臉上卻一點笑容也沒有,失魂落魄的盯著我瞧。

 

「都妳啦,幹嘛這樣玩,阿吉看起來難過死了。」我忍不住責怪恩主公,恩主公卻抓了她的包包,往我身上砸,接著是她的帽子、她的鞋子,最後她沒有東西可以丟了,索性使勁把草地上的草拔起來,朝我身上丟。

 

『你就只知道他會難過,就沒有想過我也會難過嗎?明明知道我喜歡你,你還要硬把我塞給他,你就沒有想過,我也會難過嗎?』恩主公歇斯底里的對我大吼大叫,激動到眼淚都爬了滿臉,『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也知道你跟那個女生在一起了,但我就只想待在你身邊多看看你這樣也不行嗎?』

 

看著嚎啕大哭的恩主公,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球場上比賽還在進行,阿吉竟然還轟了個陽春全壘打。據我所知,那是他第一次打全壘打,但是他跑壘的時候,卻一點高興的樣子也沒有。

 

28

球賽結束後,我去找阿吉。他對我冷冰冰的,愛理不理的問:「恩主公呢?」

 

『她先回去了。』

「你怎麼不送她回去?」阿吉淡淡的問,「她不是被你弄哭了嗎?」

『呃』我尷尬的不知該怎麼解釋,阿吉也沒再繼續問,自顧自的把背包往身上一背,說,「走吧,去吃冰。」

 

阿吉竟然會約我吃冰,我真的是太意外、太開心了。我以為經過剛剛的事,他應該恨我恨得要死才對,原本想和他道歉、也想和他解釋剛剛恩主公是在開玩笑,但現在看來似乎都不需要了。雖然阿吉對我的態度不像平常嘻嘻哈哈的,往冰店的路上他很罕見的一路都沒講話,但很明顯的他並不是一個重色輕友的人,儘管看來多少有點介意剛剛發生的事,他終究是沒和我翻臉。

 

到了冰店,他像往常一樣點了花生牛奶冰,我也像往常一樣點了綜合刨冰,我試著和他聊剛剛的比賽,聊他接到的好幾個險球,還有那隻陽春全壘打。阿吉只是默默的聽著,專心的吃著眼前的冰,我越講越覺得無趣,索性不講了,也默默吃自己的冰。

 

「你為什麼都不吃粉圓?」沉默很久的阿吉總算開口,卻是這麼莫名其妙的問題。

『呃,因為粉圓煮過頭了很軟,我覺得不好吃。』我照實回答。

「可是上次你來吃冰,也是點了粉圓又剩粉圓、上上次也是、還有上上上次。」

阿吉嚴肅的說,「你明知道這家粉圓你不喜歡,為什麼還每次都點?」

 

『因為』面對阿吉連珠砲的質問,我答不出個所以然,我就是習慣點粉圓啊!哪有為什麼,就像你每次都點花生牛奶冰一樣,就是習慣了啊!

 

「由此可知,你是個三心二意的人。不管喜不喜歡,你都貪心的先要再說。」他拿自己的湯匙敲了敲我的盤子,「你知道這些被你剩下的粉圓就像什麼嗎?就像我。你表面上喜歡,但實際上你根本一點也不珍惜,對你來說粉圓根本是可有可無,你只是覺得不拿白不拿而已,就算這些粉圓通通被倒到垃圾桶,你也無所謂。」

 

『幹嘛啊,你講得也太玄了吧!不過就是吃個冰!』我呵呵笑著假裝沒事,其實心裡很難過。阿吉果然還是在生我的氣。

「你給我正經一點,別嘻嘻哈哈的。」阿吉皺起眉頭,一副快發飆的樣子,「聽好,你已經有宇宇了,就不要再去動恩主公的歪腦筋,不然我會看不起你。」

 

『我本來就沒有要對恩主公怎樣,是她自己』我連忙解釋,但阿吉硬打斷我,「還有,我和你,朋友就做到今天。我已經受夠你了。以後你不要再跟我說話,我也不會再跟你說話。」

 

聽他這樣說我突然覺得很火大,跩個二五八萬似的姿態那麼高,是怎樣?不聽我解釋自己講了一堆有的沒的,好像我欺負他似的!

 

『你以為我稀罕和你當朋友喔?笑話!絕交就絕交啊,我也忍你那張死人臉很久了!』我拍桌子對他大罵。

阿吉無視我的怒罵,起身,我以為他想打架,但他只是冷冷的說,「你還欠我40,等下你付帳,這樣我們就誰也不欠誰了。」然後便頭也不回的走出店門。

 

那天之後,阿吉真的說到做到,徹底的把我當個隱形人,在學校看到我總是當做沒看見,更別提講話了。放學後,他騎腳踏車去補習班,我一個人慢慢走,而恩主公或許是怕見面尷尬還是怎樣,也不在校門口等我了。雖然還有其他同學可以聊天,但我總覺得少了點默契,即使我表面上看起來像平常一樣開心,但大笑一陣之後其實心裡很空虛。

 

我真的沒有料到失去阿吉這個朋友,我會這麼不習慣、這麼難受。以前我嫌他黏人、嫌他白目、嫌他大嘴巴,覺得他根本就是個損友,可是當失去他之後,我才發覺過去的自己,真的如同他所說的一樣,總是把他對我的好當做理所當然,一點都不珍惜,我幾乎沒為他做過什麼,但他卻總是在幫我的忙。

 

阿吉不理我之後,我常常一個人去吃冰,我一樣會點粉圓,而且我會把粉圓都吃光一顆不剩。並不是因為那家冰店的粉圓變好吃了,而是我領悟到我之所以在乎阿吉這個朋友,無關他有多少優點、有多少缺點,只是單純的因為我和他在一起很開心,如果他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好好珍惜當好麻吉的時光。

 

可是阿吉的脾氣出乎意料的硬,我放下身段主動去找他講話,他卻是理都不理,就連我買了飲料塞給他,他也直接拿去送其他同學,死也不喝。我開始焦躁,他

到底要我怎樣?難道要我磕頭道歉?但我明明就沒做過任何對不起他的事啊!

 

心煩的時候我除了打球,想不到別的事可做。尤其到了放學,想到還得在補習班

看到他那死人樣我就很受不了,我開始翹補習班,在街上閒晃到晚上九點多才回

家,爸媽罵了我好幾次都沒用之後,乾脆到補習班辦退費。這下可順了我的意,我再也不用煩惱要在補習班看到阿吉了。

 

有時候我自己想想也覺得好笑,我也太愛阿吉了吧?我幹嘛因為他的事搞得自己不開心,比當初暗戀宇宇的時候還要煎熬。這陣子,我變得沈默寡言,做什麼都興趣缺缺,女生們覺得我酷、男生們則是覺得我跩、爸媽老師覺得我變壞、而我自己也不懂自己到底怎麼了。無聊的時候我就去球場,打球打出一身汗、打到手伸不直、腳跑不動,筋疲力盡,把自己搞得很累很累,回家倒頭就睡。

 

以前的我討厭被人家當小朋友看待,但現在我超羨慕可以像小孩一樣無憂無慮、什麼都不去想的人。很多人說我變了,風聲甚至傳到了遠在高雄的宇宇那兒。儘管開學後我們聯絡得不如暑假時熱絡,但還是至少保持著一週一通電話。和她聊天的時候,我格外輕鬆,好像時間還停在最快樂的那段時光,我還是以前那個無憂無慮的周曉樹,而阿吉也還是那個腦裡只有電動、漫畫的阿吉。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