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如果世界上真有時光機,你想要去哪一天呢?

你會想回到過去、或是探索未來?

 

如果你選擇回到過去,我想你和我一樣,想要回去的是曾讓你留下難忘的、美麗回憶的某一天、而且是再也無法重演的一天。

 

從小我是個品學兼優的乖寶寶,老師交代的作業我總是會按時完成。國小三年級時,有天自然老師要我們回家觀察星空,拿著星座圖對照、記錄看到哪些星星,畫在作業簿上隔天要交。

 

那天媽媽恰好不在家,吃完晚飯後,我鼓起勇氣問爸爸,可不可以帶我出門看星星好寫作業?原本我很擔心他會拒絕,因為爸爸總是酷酷的、不太說話,晚餐過後的時間,又向來是他收看他最愛的體育節目的時間,從沒見過他在這時間出門做別的事。但是那天爸爸卻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了我的要求。他用他那粗粗的、又大又厚的手牽著我,倆人慢慢散步到附近的小公園去,爸爸說那邊應該看得到星星。

 

然而那晚的天空被雲遮去了大半,在公園這兒完全看不到星星,我怕耽誤爸爸太多時間他會生氣,主動提議既然看不到那就回家好了。但爸爸卻說反正時間還早,我們走到雲比較少的地方、應該就可以看得見了星星了。

 

就這樣,我們兩人像是和雲賽跑一樣,沒有目標的一直往前走,風把雲吹向東、我們就往西走,雲飄得快我們的腳步就跟著加快,走啊走的不知道走了多遠,走到我腳痠得要命,還是沒看到半顆星星。爸爸不甘心的直說就不信看不到星星,問我累不累,不累的話就再往前走一點吧?雖然明明累得腳都快抬不起來了,但我卻跟爸爸說我一點都不累,我也要繼續走到看到星星為止。

 

儘管每走一步腳都很痠,但是我好開心。因為我們家開麵店的緣故,爸爸總是連假日也忙著做生意,沒時間陪我,可以和爸爸這樣一起手牽手散步,是我從來沒想過的,即使明天作業交不出來會被老師處罰也不要緊,我希望雲可以繼續遮住星星,這樣我就可以和爸爸一直一直走下去了。

 

結果那天我們直到晚上11點才回到家,在爸爸的堅持下,我們最後真的追上了星星,是冬天天空最好認的獵戶座。隔天到學校,我才知道全班只有我完成了這項作業,其他同學都因為家附近看不到星星而作罷了。老師沒有處罰其他同學,但大大的誇獎了我一番,當她知道是爸爸的堅持才讓我順利完成作業,她揉揉我的頭說我很幸運有一個超級好的爸爸。

 

我超級好的爸爸,幾個月前因為車禍意外過世了。我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他、聽到他、當然也不可能再和他手牽手散步。如果我有時光機,我希望時間能倒回那個冬天的晚上,讓我再一次牽他的手、和他一起並肩散步,一起和天上的雲賽跑。你或許會感到奇怪,為什麼我不會想回到車禍的那一天,阻止悲劇發生呢?

 

這當然是有原因的。

 

幾年前家裡養過一隻狗,可是才兩年的時間牠就因為染上重病死了。我好難過好捨不得,於是我天天都在哭,走在路上也哭、在教室上課上到一半也哭、看到別人牽著狗也哭,特別是晚上關了燈一個人窩在棉被裡時,我的眼淚更是怎麼流也流不乾。爸爸知道之後把我叫過去,跟我說我不可以再哭了。他說狗狗本來可以在天堂過得很好,可以不再為病痛所苦、無憂無慮,但是如果我每天一直哭,牠會捨不得我、會像我掛念牠一樣成天掛念我、就算有機會可以投胎、牠也可能因為擔心我的關係,放棄投胎的機會。如果真的愛牠,就應該放手讓牠走,讓牠去過更好的生活,不要成為牠的牽絆。既然這輩子有緣相聚,下輩子一定也可以,現在的分離只是暫時的,未來一定還會有再見的機會的。

 

因為爸爸告訴過我這番話,所以我儘管捨不得爸爸,但我仍希望他能安安心心的

在天堂無憂無慮的生活,不要掛念我、還有他珍愛的家。我會好好的過每一天,不讓他擔心,即使他不放心、從天堂探頭下來突襲檢查我過得好不好,也永遠只會看到我精神奕奕的我、而不是垂頭喪氣的我。當我很想他很想他的時候,我就抬頭看星星,爸爸就在天空的那一頭守護著我,甚至他剛好也在看著我,我並不是孤單一個人。

 

如果下輩子可以再相遇,我希望能換我照顧爸爸,因為這輩子我沒來得及孝順他。

 

不過我想爸爸可能不會同意吧?因為他這輩子疼我疼得還不夠久,他應該會希望自己能像別人的爸爸一樣,一路看著女兒長大、看著我畢業、出社會、為人妻、為人母…一直到我變成老太婆為止。

 

爸爸,如果你有時光機,你會想回到哪一天呢?

 

 

(34)

看完恩主公的文章,我跟阿吉都很感動,阿吉甚至激動的說,他想馬上搭高鐵去找恩主公,但是他根本連她新家地址也不知道。幸好眼尖的我發現這篇報導最後提到,恩主公明天會上台北參加這個全國徵文比賽的頒獎典禮,對我們來說,這是和她碰面的天大好機會。

 

「好,我明天蹺課去找她!你要不要一起來?」阿吉問。表面上這是個問句,但事實上這是個祈使句,我若不去他大概又要跟我翻臉了,但是…蹺課?老媽知道我蹺課不把我打成豬頭才怪!

 

『我是也很想去啦,但我們可以不要蹺課嗎?我媽知道會難過的說。你看恩主公的文章也說啦,要好好珍惜家人嘛,雖然我媽很囉嗦,可是我還是不該做讓她難過的事啊!』

 

「那怎麼辦?」阿吉嘆了一口氣,「你說的也有道理啦,我媽要是知道我蹺課,一定也會又氣又難過,但是如果錯過這次機會,天曉得她什麼時候才會再回台北?我們兩個在基測考完前,應該也會被家裡管的死死的,哪裡都不能去吧?」

 

『這樣好了,頒獎典禮是九點開始,我們請半天假去一下下,然後再趕快回學校上課。』我提議道。我和阿吉都覺得請假比蹺課好,雖然想請假也是得靠裝病騙一下媽媽,但從小到大我們也裝病請假過不少次,就算日後被揭穿,媽媽應該也不會太震怒才是。

 

隔天一早,我依照原訂的計畫,把耳溫槍放到溫水裡,然後搖搖晃晃的好像快死似的去敲老媽的房門。

 

「媽,我好像發燒了…」我用沙啞又虛弱的聲音說完,還咳了兩聲,接著把耳溫槍遞給老媽,她嚇得驚呼了一聲:「哇!39度5!怎麼突然燒這麼高啊你!」

「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就覺得頭有點昏了…」我扶著頭,把眉頭皺到最緊,裝出很痛苦的樣子,有氣無力的繼續說:「媽,我今天可以請假在家休息一天嗎?我頭真的好痛喔…」。從小學到現在,我每次想請假都用這一招,從來沒有失敗過。依照慣例,老媽接下來就會說那句我想聽的台詞。

 

「你今天就請假一天吧,媽會打電話到學校去跟老師請假。」Bingo!老媽果然中計,一切都在我掌握中!待會兒老媽出門上班後,我就可以偷偷出門去和阿吉會合了!

 

『小樹啊,你去換個衣服,媽早上先請假帶你去看醫生,不然我不放心。』老媽摸了摸我的額頭,『發燒可不能大意啊,你看新聞都有在報,沒有早點治療一拖

就完蛋了!』

「呃,不用啦,媽。你工作那麼忙還要突然請假,不好吧!不然這樣,晚點我自己去看醫生,妳還是去上班啦!」

 

『不行!!你燒到快40度了耶!腦都快燒壞了,媽怎麼放心讓你一個人出門,等下昏倒在路上怎麼辦啊?』老媽把我扶到床邊,『你快先躺下來休息,我看你也別換衣服了,待會兒直接在外面套件外套就行了,媽先打電話去醫院掛號喔!』

 

老媽到客廳打電話去,我簡直快昏倒了,早知道我應該把溫度控制在38度就好,現在老媽大概是不會放過我了,唉!與其到醫院才被拆穿裝病的事實,不如在老媽還沒請假、還沒花掛號費之前先乖乖自首好了。我無奈的拿起耳溫槍,重新量了一下體溫…38.8?慘了…耳溫槍被我弄壞了!我不信邪的又重量了好幾次,但不是38.8就是38.9。

 

「怎麼樣,你有沒有好一點?我看看你現在幾度?」老媽從客廳回來,從我手中搶過耳溫槍,「太好了,稍微降了一點,你再躺一下,媽去幫你倒杯水喔!」

『媽…我覺得耳溫槍好像壞了耶,我覺得我應該沒有燒那麼高才對,我一點都不

覺得熱啊…』

 

「是嗎?但媽摸你額頭也覺得差不多有39度呀。」她邊說著邊把耳溫槍放進耳朵裡,「瞧,沒壞啦,你看媽量起來是37度,你鐵定是燒到發冷了。」

 

哇靠!怎麼我好死不死選今天感冒啊!這下阿吉得一個人去,他一定會超不爽的啦!說也奇怪,發現自己是真的感冒之後,我還真的越來越不舒服,頭暈目眩天旋地轉的,腳沒力到連跨進計程車都很困難。

 

在醫院等待時,我把頭靠在媽的肩膀上,媽溫柔的摟著我的肩膀,還不時調整披

在我身上的外套,深怕我再吹到風。雖然我已經十五歲了,但其實我還是像五歲、十歲的時候一樣需要媽媽、依賴媽媽。如果有一天我失去媽媽,我恐怕無法像恩主公那樣豁達吧!我想我會一直哭一直哭,即使別人笑我是愛哭鬼、我也不在乎。

 

醫生說我是濾過性病毒感染,開了藥就讓我回去休息。回到家吃了藥我便沈沈睡去,直到晚上媽媽搖醒我、要我起來吃藥我才醒過來。好好睡了一覺之後我精神好多了,體溫也降到38度,但老媽還是要我再多請一天病假在家休息。

 

回學校上課那天,我才知道在我不在這短短兩天,阿吉突然變了一個人。

一向惜髮如金,不抓頭髮絕不出門的他,竟然理了個比阿兵哥還短的平頭。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