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十分鐘後,我們三個坐在歐小姐極力推薦的咖啡廳裡,她拿著菜單像個小孩子似的,聚精會神的看著,「鬆餅是一定要點的,可是要點冰淇淋鬆餅還是鮪魚鬆餅好呢?草莓鬆餅看起來也好好吃喔,阿吉你覺得呢,巧克力香蕉鬆餅看起來也好好吃喔…」

 

「香蕉你個芭樂啦!」阿吉搶過菜單,「我可沒帶那麼多錢,點原味鬆餅就好了。

小樹你呢?你想吃什麼?」阿吉把菜單遞給我,但我搖了搖手說,「我剛吃完紅

豆湯就有夠撐了,幫我點最便宜的熱咖啡就好了。」

 

「那我跟你一樣。」阿吉合上菜單,故意把菜單放在歐小姐拿不到的地方,「正常人哪,喝完那麼一大碗紅豆湯,都會很撐才對,哪吃得下別的東西啊。」

『你沒聽說過嗎?甜點永遠裝在另一個胃!』歐小姐揚起頭,不服輸的頂回來。

「我沒說妳什麼啊,妳有四個胃,吃多一點本來就是很正常的嘛!」

 

『你不要以為你偷罵我我聽不懂喔…你以為我不知道牛有四個胃嗎?』

「天地良心,我絕對沒有影射妳像牛的意思。」阿吉一副被誤會的無辜樣,「我心裡想的其實是駱駝,妳知道,妳笑起來那個牙跟駱駝超像的。」

 

雖然阿吉對她吐嘈時火力全開,毫不留情,但是點餐時他倒是默默幫她點了最貴的綜合鬆餅,我想阿吉故意對她那麼壞應該是有什麼原因吧?但現在我更想知道的是,歐小姐想到的妙計究竟是什麼?

 

我誠心誠意的向歐小姐請教剛剛未完的話題,她卻說那是小事晚點再說沒關係,堅持先對我來個自我介紹,「你知道嗎,我是阿吉的小天使呢!我們學校為了讓大家更認識彼此,全一年級的新生都要參加『小天使、小主人』的活動喔!就是抽籤決定你是某一個人的小天使、而你也會是某一個人的小主人這樣。我抽中當阿吉的小天使,照理來講應該是我要關心他、照顧他才對,可是他卻反過來救了我耶!」

 

『不要再說了,我真的很後悔,那天我應該裝做沒看到,現在我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阿吉對我做了個鬼臉,說,『她啊,追公車追到跌個狗吃屎,摔得好幾個地方都破皮了,我追上去請公車等她一下、然後扶她上公車,然後她就死纏著我不放了。』

 

「我哪有纏著你啊,是因為很有緣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走到哪兒都會遇到你好不好。」歐小姐說著又嘟起嘴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看起來有比之前可愛了。

『最好是啦,我們不同班我可以一天遇到妳八次,連週末都會在我家巷口遇到妳。』阿吉沒好氣的說,『我警告妳喔,哪天我真的被妳逼瘋了會去報警。』

 

他們又妳一句我一句的吵起來,唉…不是說好要來談怎麼幫我脫離苦海的嗎?

 

我好不容易切回主題後,歐小姐用一副專家的口吻說道,「你們看的電影真的太少了。就算沒看過威龍闖天關、也該看過九品芝麻官吧你們!要辦案最重要的是什麼?一是人證、二是物證!你只是找不到人證,但還有物證不是嗎?當初你被栽贓的那張小抄,我敢說上面一定會有犯人的指紋!」

 

「對齁!我怎麼會沒想到!」我興奮的差點跳起來,但很快的又洩了氣,「老師搜出那張小抄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留著,萬一她已經把它扔了,怎麼辦?」

「沒關係,如果老師扔了,那還有計畫二。」歐小姐老神在在的說,「犯人要把小抄放進去,一定動過你的筆袋。先不論你的筆袋是不是一開始就是打開的,如果我是犯人,趁著下課偷放小抄進去有個風險,那就是萬一你在老師進教室之前,先發現那張小抄,計畫就失敗了。為了讓你晚一點發現,我想她把小抄放進去後,應該會順便把拉鍊拉起來,沒錯吧!而且就算她在做小抄時,有想到戴手套避免留下指紋,但是放小抄進去的時間點是在下課時間,旁邊那麼多同學,刻意戴上手套反而不自然,更容易讓人起疑,所以我想她的指紋肯定留在你的筆袋上!」

 

「靠,妳真的很神耶!」我對歐小姐佩服得五體投地,阿吉也忍不住拍起手來,誇她比柯南還柯南,她被我們誇得樂陶陶,得意的一口一口飛快的吃著阿吉說要全部請她獨享的鬆餅。

 

雖然不知道老師那兒是否還留著小抄,但筆袋還在我這裡,我就至少握有決定性的證據。發生那件事之後,我覺得那筆袋帶衰,我就把它收在書桌抽屜裡,換了一個新的筆袋用,平常我不跟大家打交道,除了那時幫我檢查筆袋的同學以外,應該沒有人碰過我的筆袋才對。

 

歐小姐像變魔術般神速解決了一大盤鬆餅後,又指點了我後續應該怎麼做,她把各種可能的突發狀況都預先設想一遍,然後一一叮嚀我遇到不同狀況該怎麼應變。想到再不久我就能洗刷我的冤屈,我真的很開心。

 

副班長,等著瞧吧,我要讓你嚐嚐這陣子的我,過的是怎麼樣的日子!

 

 

(40)

隔天到了學校,第一節就是英文課,真是天助我也!在哪裡被誤會,就要從哪裡洗刷冤屈才行!我一早就等在英文老師的辦公室門口,她看到我露出很驚訝的神情,我趕緊說明自己的來意。老師聽我說完我的想法後,卻潑了我一桶冷水:「周曉樹,你以為驗指紋那麼簡單啊?如果那麼簡單我當初就幫你驗啦,哪個班上掉東西也都用不著煩惱抓不到犯人了,這事關人權,叫大家驗指紋等於把大家都當成嫌疑犯,很多家長可是會氣炸的!」

 

什麼人權之類的事歐巴馬小姐半個字也沒跟我提過。也不能怪她啦,她只是長得像歐巴馬,不能要求她像真的歐巴馬一樣知道那麼多人間的大道理啊。其實沒做虧心事,幹嘛介意驗指紋呢?被冤枉的人的人權,就不是人權嗎?

 

被老師拒絕後我覺得很沮喪,原本我可是自信滿滿的認為我的衰運會在今天終結,哪知根本只是空歡喜一場!我還是謝過老師然後準備離開,老師叫住我然後打開抽屜拿了一個信封交給我,說是某個校友託她轉交給我們導師的卡片,請我

便拿回班上給班導。

 

走出辦公室,我發現副班長站在門邊,她是英文小老師,應該是來幫老師拿東西的吧!我當然是不想理她,裝做沒看到她快步離開,但她卻跑過來叫住我,問:「你剛剛跟英文老師講什麼啊?她拿什麼東西給你?」

 

看到她那副強壓好奇心的表情,我突然心生一計,「這是上次我被人誣賴作弊那張小抄啦,昨天我爸的朋友來我家,他是警察,聽到我被誣賴他超生氣的,他說我要是早點告訴他這件事,他一定會出面幫我處理的。本來他今天一早就要跟我一起到學校,可是剛剛又臨時被警察局call回去處理案子,可能下午才能來吧。我怕下午找不到英文老師,就先跟她拿這個最重要的物證,不然耽誤人家的時間就太不好意思了。」

 

我說謊的本事好到連我自己都吃驚,副班長被我唬得臉色發青,我還特地交代她千萬別說出去,免得真正的犯人知道之後會心虛的跑回家躲避驗指紋這件事。

 

「我想就算犯人躲回家應該也沒差啦,逃得了一天也逃不了永遠對吧!」副班長還裝做若無其事的說得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妳是很會演戲沒錯,不過妳的臉可是都慘白了喔同學!雖然這個謊言只能折磨她個幾小時就會被拆穿,但我也甘願。

 

英文課,接近下課時,老師突然對全班說起自己的往事。「老師國中的時候,有次因為抽屜塞太多東西、考試考到一半,課本從抽屜掉出來,監考老師就說我作弊,雖然他只有誤會我一分鐘不到,因為掉下來的根本不是那一科的課本,但我常常會想,如果那時候掉下來的是考試那科的課本,還有人會相信我嗎?」老師把頭轉向我,對著我說:「我都忘了被誤會真的很不好受。曉樹,老師想跟你道歉,上次我沒有百分之百相信你,可能因為這樣讓同學也都對你有誤解,我不知道是誰對你做這種事,但我希望惡作劇的同學可以私底下跟周曉樹道歉,好嗎?」

 

老師的這番話真的讓我很感動,不管是誰,多一個人願意相信我、肯定我我就很開心,下課後同學們沒有對我說什麼,但是我隱約聽到大家在討論,如果我真的是如老師所說被冤枉的,那麼下手的人到底是誰?

 

「做這種事的人比作弊還下流吧,誰還敢跟她做朋友啊,哪天被他賣了還幫忙數錢呢!」我真想告訴大家那個下三濫就是你們最愛戴的副班長,可是我說了又有誰會相信呢?想到她,我下意識的往她座位瞄了一眼,卻發現她正朝向我這邊看。

 

下一節是體育課,大家都會離開教室,如果我是她、那個被逼到沒有退路的她,會怎麼做呢?我在她的注視下,把英文老師托給我轉交的那個信封袋,非常慎重的收進書包有拉鍊的夾層,然後把拉鍊拉好。我抬起頭,剛好又和她四目相對,她心虛的撇過頭去,獨自走出教室。

 

第二節的上課鐘響,班上同學一個個離開教室去操場,我躲在後走廊守株待兔。

其實我不是那麼確定她一定會來,但我還是想賭看看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沒有多久,教室的門緩緩被推開,副班長敏捷的閃進教室然後把門關好,接著她飛也似的衝向我的位置,拿起我的書包打開,拉開拉鍊在夾層裡翻找,但不論她怎麼翻,就是找不到那個信封,因為我早就把信封拿出來了。

 

校友寫給我們班導的感謝信,那麼有紀念價值的東西,要是被一個狗急跳牆的犯罪者給撕了或甚至吃了,那就不好了。

 

不知道手機的錄影功能是誰發明的,但我衷心感謝他。

副班長這兩分鐘內的犯罪行為,我全錄下了。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