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這種創意飲料外帶就沒意思了,要帶回去給阿吉和歐小姐的飲料,我們決定去便利商店買。路上恩主公問我,歐小姐是不是喜歡阿吉,接著她罵我雞婆,老是喜歡亂點鴛鴦譜,沒考慮會不會造成另一方的困擾。我知道她是指之前我撮合她和阿吉的事,自知理虧的我吐不出半個字為自己辯駁。的確,要不是她點醒我,我完全沒想到我想撮合阿吉和歐小姐的「好意」,會不會讓阿吉更加為難呢?阿吉總是故意對歐小姐大呼小叫、尖酸刻薄的,其實也是他的一種溫柔吧!因為怕明白的拒絕會傷害她,所以用這種迂迴的方式…

 

「我剛剛那樣拒絕妳…我是說,就是點那個飲料啊…對妳會不會很過分啊?」

『你現在才考慮這個問題會不會太晚了點。』恩主公白了我一眼,但很快的又換上微笑,『安啦,我早就料到結果了,況且那樣做也很像你的作風。』

 

「既然知道…那妳為什麼還要問?唉,我好像怎麼說都不對,我的意思是我其實也不想要傷妳的心啊,雖然我對妳不是那種喜歡,但妳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記得嗎?我爸走得很突然。一想到他生前我常自以為是的和他嘔氣,我就很後悔;所以我下定決心絕對不讓這種事再發生,不管多厚臉皮也要把自己的感覺清楚的告訴我喜歡的人,這樣萬一哪天我突然掛了,我才不會後悔啊!』

 

「呸呸,大過年的妳幹嘛自己觸自己眉頭,妳會長命百歲的啦!」

『哼,是拐著彎說我不是紅顏所以不會薄命囉?』

「不是啦,是因為禍害會活千年…」我開玩笑的說,看她又要一掌過來,我趕緊補一句,「妳怎麼會不是紅顏呢,妳變得比以前漂亮很多耶!」

『我看是因為你喜歡長頭髮的女生吧!』她學洗髮精廣告的明星誇張的甩了甩自己的長髮,『不過長髮為君留也沒用啊,還不是一樣被拒絕。我還特地問晴晴你喜歡的洗髮精是什麼牌子的勒,沒想到某人不是剛好鼻塞,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跟她有聯絡?」從恩主公口中聽到宇宇的事我真是嚇了一大跳,她們又不同校,怎麼會認識呢?

『阿吉沒跟你說嗎?上次那個徵文比賽的頒獎典禮我們兩個都有得獎,阿吉介紹我們認識的啊!她真的是個幾乎挑不出缺點、又沒有心機的好女生耶!明明知道我也喜歡你,她卻從來不會對我隱瞞你的事、也不會故意破壞你的形象好讓我對你扣分,總是一直說你有多好多好。』

 

聽恩主公這樣誇宇宇,我反倒開始心虛。之前我自己幼稚的故意不理她和阿吉,好幾個月沒和她說上一句話。後來自己心裡的芥蒂化解了,卻還是沒主動和她聯絡,可能一直以來幾乎都是她主動和我聯絡吧,通常是她打電話給我、她寫email給我、上線是她先敲我,要不是恩主公提到她,我都快忘了自己該趁寒假找宇宇,也許她會像恩主公一樣剛好上台北,我們就可以見面了!

 

「你在想什麼都寫在臉上耶,真是有趣。」恩主公咯咯取笑我,「一聽我提到晴晴你就心虛了,某人耍自閉都不理女朋友嘛!心虛完又偷笑,是想到或許可以跟她見面所以很開心對嗎?」

 

『靠!妳會讀心術喔!』我覺得耳根一陣熱,『太恐怖了,跟妳在一起壓力很大耶,都不能有秘密的喔!』

「怎麼怪到我頭上了,明明是你自己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不妨多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吧,晴晴過兩天會上台北,她拜託我跟妳說,如果你願意跟她見面,就打她手機。嘖嘖,某人脾氣太大,把女朋友嚇到連電話都不敢打,真的是很過分耶!」

 

「wow!萬歲!」我開心的忍不住在大馬路上歡呼,我跟宇宇超久沒見了,好期待和她見面喔!

「真是謝謝妳!話說回來妳也很沒有心機啊,如果妳不告訴我這件事,我跟宇宇

就沒辦法見面啦!」

 

『NONONO!!!!不要把我想得那麼好喔,我會告訴你這個情報,是因為我想毛遂自薦當你們約會的電燈泡!』

「蛤?」

『你們那麼久沒見沒聯絡,久別重逢就兩人約會,太刺激了吧!萬一相對無言那不是很尷尬嗎?所以你要帶我跟阿吉一起去,來個四人約會,多點人就不怕冷場啦,再說到時如果你們有需要獨處的話,下個暗號給我跟阿吉,我們就會識相的閃人,不打擾你們啦!』

 

「聽起來好像蠻有道理的…」

『不是蠻有道理,是很有道理!而且你這樣是幫了阿吉一個大忙啊,可以跟我約會,他一定會樂歪吧!』

 

「咳,剛剛才有人提醒我不應該亂撮合別人、以免造成別人困擾耶!」

『所謂的亂撮合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情況才適用,我對阿吉又不是完全沒好

感。』

 

「蛤!!!!」我嚇得差點沒把手裡的飲料打翻,恩主公對阿吉有好感!?

『幹嘛嚇成這樣啊,你不要看阿吉好像散散的,其實他超有男子氣概的耶!我對他一直就像你對我一樣,冷酷無情的,不想給他希望、以免讓他以後更失望。可是不管我拒絕他多少次,他都還是對我很好。昨天我們見面,他拿了一個他刻的橡皮擦給我,就是這個。』她說著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包包,從裡面拿出一塊銅板大的圓形橡皮擦給我看,一面是個女孩的側臉,另一面則刻了「無價」兩個字。

 

『當我看到這個的時候我真的很感動,但當下我很壞的跟他說,雖然我很感激他對我這麼好,可是我喜歡的人是你,不管他對我再好我也沒有辦法回報他。但他笑笑說,談戀愛就像接球,不追怎麼知道追不到?又說未來的事很難說,他可以等,萬一有一天被他等到,他就賺到了。他還說,人家不是常說夫妻有七年之癢,也許我暗戀你七年之後就會放棄了,那這樣他就有機會了。』

 

『算算我喜歡你也三四年了,時間真的過得好快喔!』恩主公把橡皮擦放回包包裡,又從包包裡面拿出一個50元硬幣給我看,我看不出來這個50元硬幣有什麼特別。

『這是你之前給我的獎金啊,記得嗎?你貼懸賞海報想抓在公車椅背上亂塗鴉的人,懸賞50元,後來你知道是我做的,但還是把50元給我。我一直留著沒有花掉,總覺得很有紀念價值。』她把硬幣放回包包,拉上拉鍊,放回口袋。

 

『等到我不喜歡你的時候,我應該會把它用掉吧,雖然我現在蠻難想像不喜歡周曉樹的龔恩筑會是什麼樣子,不過,誰知道呢?未來的事的確很難說。』

 

『說到世事難料,我也要順便警告你,談戀愛真的就像接球,即使是接到了也不能掉以輕心,一個不小心,好不容易接到的球,也可能從手套裡掉出來喔!』恩主公說著嚴肅起來,『如果你是真的那麼喜歡晴晴,喜歡到連像我那麼好的女生你都要拒絕的話,你應該對她更用心一點,不是嗎?』

 

(44)

 

一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躲進房裡打給宇宇,然而按著電話按鍵的當下卻不自覺的心虛起來。我們上次通電話是什麼時候?沒記錯的話是在暑假中、還沒放榜前,也就是說我已經快半年沒跟宇宇講過話。

恩主公說得沒錯,我太把宇宇視作理所當然,我一直習慣她對我的好,總覺得即使我什麼也不做、甚至對她無理取鬧,她也不會生氣,還是會一如往常的對我好。

 

我想像宇宇這樣的女生應該算是稀有動物,就拿老哥新交的女朋友來說好了,她跟宇宇的個性就差了十萬八千里,有天哥和朋友聚會玩得太高興,忘了在約定的時間打電話跟她說晚安,她就大發脾氣,哥花了好幾天、又花了好幾千,才讓她消氣。

我替老哥抱不平、替他委屈,但他卻說那才不叫委屈,叫情趣。他說人家是因為接不到電話、擔心他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才會這麼緊張,這叫「愛的表現」,才不是無理取鬧,老哥甚至反過來教訓我,說我跟宇宇這種相處模式,比老爸老媽那個年代的筆友還誇張,人家筆友至少寫個幾封信就會約出來見面了,我和宇宇卻從她搬家之後就從沒見過面了。

 

要是老哥知道我跟宇宇不只沒見面、就連上次講話也是半年前,不知道會怎麼消遣我。當然我承認老哥說的也不無道理,確實就連牛郎織女都比我跟宇宇還常見面,但再等幾年,宇宇考回台北的大學念書之後,我們就不用這樣分隔兩地啦。

雖然半年沒打電話給她,但她的號碼我還記得清清楚楚。再度聽到宇宇的聲音,有種陌生又熟悉的矛盾感。宇宇的聲音聽來有些緊張,我想我的聲音,聽起來也是一樣不太自然吧?我想照過去那樣把生活中發生的大小事都一一向她報告,但卻不知從何說起,我首先想到的是得向她說對不起,為我過去的幼稚舉動向她道歉。宇宇如我所料,馬上原諒了我,還說她能理解我那時候心情有多麼難受,最讓人感到無力的,莫過於不管自己再怎麼努力也改變不了的事了。

剛開始的不熟悉感和尷尬,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淡,不知不覺我們又回到過去那種天南地北都可以亂聊的狀態、不論我講的梗有多冷她都還是一樣捧場,笑得很開心。當聊到她上台北的計畫時,她主動說她想請「大家」吃飯,所謂的「大家」是指我、阿吉、還有恩主公。我覺得她難得上台北,只吃頓飯就回去太無趣了,但她卻為難的說這次上台北時程很趕,只能停留一下下。我提議那不然至少一起去唱歌吧,總比單吃飯有趣一點。她也不依,說KTV太吵了,根本沒辦法好好聊天。

 

宇宇說她的阿姨是飯店的經理,常跟她說她可以帶朋友去吃,阿姨會免費招待。她說的那間飯店我沒去過,但印象中是很高級、一頓飯要一兩千塊那種,「高級飯店的浪漫燭光晚餐」聽起來就很不賴,重點是還可以免費,嘿嘿!宇宇笑著提醒我,去大飯店可別穿的太邋遢喔,她說她會盛裝出席,要我也要記得穿帥一點。我開玩笑的說,不然我穿西裝去好了,宇宇竟然馬上說那樣最好,而且口氣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說笑。

 

我沒有西裝,阿吉也沒有。我們兩個大男生為了人生第一次的飯店初體驗,決定為了這頓飯去買人生第一套西裝。不過興沖沖跑到百貨公司的我們,對西裝的價格毫無概念,直到要結帳才發現店員口中「現在都在特價、很划算唷」的西裝一套都要上萬,我們根本付不出來,只能落荒而逃。我想宇宇大概也對西裝的價格沒概念吧?才會對我們提出這樣的要求。我打給她想先跟她說一聲,我們倆沒辦法照她的希望穿西裝了,但打過去卻驚訝的發現號碼已經暫停使用了。大概是手機被偷或不小心掉了吧?

 

聯絡不上宇宇,阿吉提議不如去那間飯店外面晃晃,看看進出的人是不是都穿西裝,如果大家真的都穿西裝,就想辦法去借一套來穿吧!阿吉平常雖然笨笨的,但是臨機應變倒蠻有一套,我們倆搭公車到宇宇說的飯店外刺探,經過半小時的觀察後發覺其實不是人人都穿西裝,但有穿西裝的看起來都特別帥,為了跟上其他型男的水平,我們決定想辦法生出西裝來,我打算跟我哥借。阿吉打算跟他哥借,平常我們很少覺得有哥哥有什麼好處,所謂「養兄千日,用在一時」這句話正符合我們現在的心情。

 

穿上西裝的我真的有比較帥,哥的西裝雖然不如百貨公司的合身,但是也還有個樣子,平常習慣隨性休閒打扮的我,一下子變得風度翩翩還真有點不習慣。出門前接到阿吉的電話,他說既然要裝大人不如就裝到底吧?難得吃一頓「燭光晚餐」,不如順便買花送她們吧?我們兩個約在附近的花店碰頭,平常猴模猴樣的阿吉穿上西裝後,也變得人模人樣,不過他跟我一樣,因為不習慣的緣故、舉手投足都有點卡卡的。等到我們出社會工作之後,搞不好每天都要穿西裝上班,算算那也不是很遙遠的事,但現在的我實在難以想像自己變成「大人」的樣子。

 

我很少來花店,頂多母親節來買過康乃馨、或過年要拜拜幫我媽買劍蘭而已。阿吉應該也半斤八兩,滿坑滿谷的花我們只認得幾種。最後我選了白色的百合花,因為它的香味讓我想到宇宇;阿吉則選了一種白色的、叫做「瑪格麗特」的小花,阿吉說這花給他的感覺就像恩主公一樣,小小的、但明亮又可愛。

 

穿了西裝又捧著花,我們倆窘的要命,超怕遇到熟人的,突然很佩服那些情場高手,手上捧著一大束花怎能那麼自在呢?我跟阿吉把花從左手換右手、又從右手換左手,怎麼拿怎麼怪。

 

買花花了一些時間,我們搭計程車到飯店。下車的時候剛好遇到恩主公,她穿著橘色的洋裝、頭髮盤成一個甜甜圈、還穿了高跟鞋,不要動的話看起來很偶像,但一走路一說話就破功了。阿吉把花送給恩主公,她很開心的收下,阿吉挑的花真的很適合她,拿著花的恩主公突然少了很多大喇喇、多了很多嬌滴滴。宇宇收到我送的花,應該也會很開心吧!

 

飯店的服務生幫我們確認位置,說宇宇已經到了。我看到宇宇的時候驚訝得說不出話,幾年不見她變得更漂亮了,如果說以前的宇宇,是男生忍不住會想回頭看一眼的美;那今天的她可是美到男生會為了看她,即使脖子扭到也在所不惜的地步。

 

她的頭髮盤成像新娘那樣的髮髻,穿著淺藍色的那種用滑滑的布做的、很合身、裙擺拖到地上的禮服,露出雪白的脖子、肩膀還有鎖骨,還化了淡淡的妝。她對著我笑,開口跟我說話,我這才回神過來。

 

「小樹,好久不見。你穿西裝很好看耶!」她笑盈盈的誇我,眼睛笑彎成兩道弧線。

『妳才是勒…妳今天好漂亮,跟仙女一樣。』

「我說過我會盛裝出席啊,機會難得嘛!」她一副很輕鬆自在的樣子,「那束花是要給我的嗎?」

 

我趕緊慌慌張張的把花遞出去,阿吉跟恩主公很沒義氣的笑了出來。宇宇今天這身打扮配上花真的很像新娘子,就連笑容也是像新娘子那樣幸福。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