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我跟韋維要去吃晚飯,駱陽說他也跟我們一起去。駱羽有狗萬事足,留在家裡。
 
駱陽很大手筆的請我們吃王品,我簡直樂歪了,從以前就一直想吃但又覺得好貴,只能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站在玻璃窗外流著口水羨慕別人。
 
「我們家以前養過一隻花狗,叫小花。有一天小花突然沒回家,找了半天都找不到,我爸安慰駱羽說,可能是有人看到小花很可愛,就把牠帶回家養了。」
 
「駱羽說,小花很聰明,不會隨便跟陌生人回家。但我爸跟駱羽說,可能是天黑了,對方又知道他叫小花,小花以為知道牠的名字的人一定是家人,才會跟別人回家。」
 
「駱羽那時還小,我記得是八九歲吧?他難過了好幾天之後,有一天突然跟我說,哥,我決定了,以後我們如果再養狗,就叫牠小白兔,世界上一定沒有人會把狗取名叫小白兔吧?這樣狗狗就不會跟別人回家了。」
 
「駱羽真的很可愛啊。」聽駱陽說完往事,韋維一臉陶醉的說。
 
「他真的是個很單純的人沒錯。不過待在這個圈子,像他這樣單純恐怕會很容易被人利用。不過個性這種事,也不是說改就能改,恐怕還是要自己吃點苦頭才會學乖。」
 
「有駱哥保護他就夠啦。」韋維似乎是真心這麼認為,聽起來不像奉承。
「這很難說,畢竟我是靠他吃飯的,哪天他不要我了我也只能摸摸鼻子認啦!」駱陽說著突然轉向我,「妳怎麼這麼安靜?作家不是應該意見很多嗎?嗯?」
 
「嗯,我想我是比較喜歡聽別人講話的那一型吧。」我很不自在的說。「況且,『作家』這兩個字我擔當不起啊,畢竟我只是在網路上寫寫自己想到的故事而已。」
 
「妳對自己真的很沒自信耶。」駱陽挑了挑眉,「對自己的外表跟才能都沒自信,怎麼不跟東區叉姐學一下?」
 
拿我跟東區叉姐來比?正在喝水的我笑到差點把水從鼻孔噴出來。
 
這幾年來網路小說最當紅也最知名的女性作家就是東區叉姐了,從某方面來說,她是個「辣妹」。文風辛辣,什麼題材都敢寫,什麼事都敢公開批評嘲諷,一出書總直接拿排行榜冠軍,也經常上談話性節目高談闊論。媒體稱她「東區叉姐」,其實她的筆名是「XXX」三個叉,據她自己的說法,這三個叉分別指臉蛋差、身材差、脾氣差。
 
通常會自嘲的女孩不會惹人厭到哪去。從她剛開始在網路上發表作品我就注意到她,一開始還挺欣賞她敢說的直率作風,也常被她神來一筆的幽默弄得哈哈大笑。不過,隨著她越來越紅,她的作風也越來越嗆辣,有種憤世嫉俗的感覺,總覺得她老愛利用文字煽動網友,炒作事件,若膽敢跟她意見不同,她的粉絲便群起攻之,她則在背後看好戲。
 
本來像這樣的人視而不見也就罷了,但前陣子她卻在部落格攻擊我最愛的櫻桃文化作家冰沁是「腦袋構造像賓館,都是粉紅色的」、還順便連她的粉絲一起罵「買她的書的讀者應該也是欲求不滿吧」之後,我就恨死她了啦!冰大默默吞下去,安撫大家不要意氣用事、不要對號入座,但我才吞不下去勒!用膝蓋想也知道她是害怕冰大這次的新書賣出好口碑,威脅到她排行榜冠軍的地位,才會像小學生一樣亂吐口水攻擊冰大!在我看來她何止三X,她惡劣的程度就算十個X一百個X也不足以形容,哼!
 
「拜託不要把我跟那女人相提並論,OK?提到她我就一肚子火。」
 
「怎麼,妳不喜歡她啊?呵,這就是所謂的『文人相輕』嗎?」駱陽笑著問我。
 
「並、不、是!所有的網路作家裡面我就只討厭她一個好不好,她喔,人品差又沒風度,真搞不懂怎麼會有那麼多人買她的書。」
 
「但妳不能否認她是一個成功的作家啊。」駱陽無視我的憤怒,「妳知道怎樣的作家,才叫成功的作家嗎?」
 
「得諾貝爾文學獎?」我沒好氣的回。
 
「不。讀者看到作者是他,就會買下去的,就是成功的作家。作者的照片可以直接拿來當書的封面的,就是成功的作家。」
 
「那不叫成功的作家,那叫暢銷作家吧。用銷售量去衡量一個作家是否成功,未免太膚淺也太現實了。」
 
「讀者買帳、作品暢銷才叫成功啊。反倒是妳說的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得獎又如何,太艱澀、看不懂,更不會想買。」駱陽說,「我很欣賞她行銷自己的方式,她夠聰明,也夠努力,我在書店觀察過,她的讀者群非常廣,學生、一般上班族、甚至婆婆媽媽都有呢。」
 
「照你的標準,東區叉姐當然是成功的。我承認她現在很紅,但那真的是她的實力嗎?她的人氣帶動銷售,就像在百貨公司、菜市場你看到一堆人排隊就忍不住湊過去看,掏錢買未必是因為真的喜歡或是覺得東西好,只是因為其他人都在買就而已。我敢說如果哪天有比她有話題性的人出現,她就玩完了。」
 
「那妳可要多加油了喔。」駱陽燦笑,「既然妳這麼討厭她,就打敗她吧!」
 
哎呀不妙,我好像中了駱陽的計,但現在渾身燃燒著鬥志卻是不爭的事實。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