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見到我的直屬學弟之前,我對他就已經抱著很大的期望,因為他的名字就像小

說裡的男主角一樣充滿文學氣息。陳、蔚、然,聽起來就是很有學問的人才會取

的名字。我想他一定是在一個充滿藝術氣息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從小就品學兼

優,大家都崇拜他。金邊眼鏡、筆挺的襯衫、和乾淨的牛仔褲是他的標準配備,

讓他看起來既有氣質又不失親切。不像班上那些男生成天穿著五顏六色的T恤,

看起來簡直跟國中生沒兩樣。


對於有著美麗名字的學弟,我羨慕不已。我的名字吳五月,聽起來簡直是沒深度

兼瞎扯淡;如果我是五月生的,那麼取這名字或許還有點道理,可是我明明是十

月生的!逼問替我取名的老爸才知道,因為老媽的英文名字是May,所以他替我

取名叫「五月」,這樣英文名字就會跟老媽的名字一樣了。女兒我一生的幸福就

這樣冤枉的斷送在任性的老爸手裡,每每想到我都很不甘心。但老爸卻一點反省

的意思也沒有:


「『吳』念起來不是很像五嗎?五加五等於十,不是一樣?」

他是這麼說的。


另一個讓我對素未謀面的學弟充滿親切感的原因是:我們竟然是同年、同月、同

日生的!要遇到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原本就不容易,更何況剛好是直屬的學弟?

我想這一定是老天刻意的安排,難道…難道我命中註定的愛情總算要來了?噢,

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整整十八個年頭了啊!


從小到大我就是戀愛絕緣體,我的身邊有不少的男性朋友,但是我永遠只會是他

們的紅粉知己,不會是他們的另一半。這是為什麼呢?到現在我還是不懂問題到

底出在哪裡,美麗的愛情不是常常都從堅定的友情中誕生嗎?難道那些電視電影

還有小說裡的情節,全都是晃點我的?


去年生日時,我最要好的朋友看我可憐,送我一本《如何在十八歲交到男朋友》,

要我照著書上寫的努力看看,可是我日夜苦讀、身體力行了快一年,還是只能望

情侶興嘆。眼看黃金般的十八歲就這麼一天天過去,再兩個多月我就要滿十九歲

了,到時候連書上寫的方法也過期了,我不就沒救了?


可是現在,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了。以前不管我多麼努力、也交不到男朋友的原因

只有一個,那就是我還沒遇上命中註定的人!命中註定的人既然出現了,我絕對

不會再失手了!親愛的學弟,不要害怕,學姊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你的,喔呵呵呵

呵~~!


(2)

北區迎新那天對我來說,是生命中再重要不過的日子。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我必須給他一個完美的第一印象才行。因為不曉得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子,所

以我睿智的選擇了系服作為今天的戰鬥服裝,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特意提早到迎新會場,在系學會幫忙的同學看見我那麼早到都嚇了一跳:

「五月,妳不是一向都會遲到的嗎?怎麼今天這麼早?」

「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現在都升格當學姊了,當然得當學弟妹的榜樣才行。」

我精神奕奕的說。


「我覺得你今天特別不像以前的五月。」班代斜著眼打量我,一臉懷疑的樣子,

「妳該不會是想對學弟下手吧?」

「拜託,我對年紀比我小的男生才沒興趣。」我老氣橫秋的說。嘿嘿,我可沒說

謊喔,我對比我小的男生是沒興趣,但是對跟我同天生的男生可是有興趣得很!


大一的學弟妹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在門口,好幾個我覺得可能是的男生卻都不是我

朝思暮想的好學弟,我坐在位置上心焦的盯著門口的報到處,學弟啊學弟,出身

書香門第的你,該不會迎新這天就給我遲到吧!


「五月!妳學弟來囉!」總算聽到班代從報到處那兒喚我的聲音,我飛也似的衝

到門口,好幾個學弟妹都擠在那兒,可是我一眼就認出學弟了。他跟我想像的一

模一樣:筆挺的白襯衫、淺藍色牛仔褲、乾淨的白球鞋、金邊眼鏡,看起來就是

飽讀詩書的斯文人。


「你好,我是你直屬學姊。」我害羞的伸出手和他握了一握。

「呃…可是剛剛報到處那邊的學長說他是我直屬學長耶?」他結結巴巴的說。

「怎麼你不是陳蔚然嗎?」我尷尬的問。

「不,我是林柏辰。」他指指胸前的名牌,無辜的說。


天啊,我真是笨蛋加三級兼眼睛脫窗,這麼大個名牌我怎麼會沒看見?這樣就好

找多啦!陳蔚然陳蔚然陳蔚然陳蔚然…有了!


緊張的一刻就要來臨了,我要跟我的Mr.Right面對面了!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

慢慢抬起頭,我的視線從胸前的名牌開始慢慢往上爬,先是雪白的頸子、然後是

尖尖的下巴、鮮紅的嘴唇、蘋果般的臉頰、小巧的鼻子、咖啡色的眼珠、洋娃娃

般的睫毛、棕色微捲的及頸短髮…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跟我想像得完全不一樣?

眼前戴著「陳蔚然」名牌的人,明明是個身高起碼有175公分、有模特兒臉蛋和

一流身材的大美女啊!


「妳是陳蔚然?妳、是、陳、蔚、然?」我一臉不可置信的問。

求妳千萬不要說是啊!!我在心裡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吶喊著。

「我是陳蔚然沒錯啊。妳就是五月學姊嗎?很高興認識妳。」她很熱情的伸出手

來和我握了握手。


天哪,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資料上明明寫陳蔚然是男的啊,怎麼可以突然變

成女的?我不管,我要換、我要跟班代換學弟啦,嗚!


(3)

「別人ㄟ性命是鑲金擱包銀、阮ㄟ性命毋值錢~~~」我的腦海裡反覆的播放著

這首歌曲。是的,這首歌會紅到現在確實有他的道理在,當你覺得命運多舛走投

無路時,再沒有別首歌比它更能表達出那種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心境了。原以

為學弟會是我命中註定的男主角、是終結我「非自願性活會生涯」的救世主,沒

想到一切只是誤會一場,學弟變學妹,什麼戲都沒得唱了。


「學姊,妳中暑了嗎?臉色怎麼那麼難看?」讓我傷透了心的學妹關切的問。

「我沒事啦,可能真的有點中暑。」我用力拍拍自己的臉頰,好讓自己清醒些。

再怎麼說我畢竟是學姊,就算心情再不好,也不該在迎新的時候表現出來,學妹

剛到一個新環境,已經夠緊張的了;要是再碰上一個陰陽怪氣不講話的學姊,肯

定會更坐立不安吧!我得趕緊想個話題才行。


我和學妹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我看得出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特別是男同

學們,他們用一種像是小狗看到牛排似的眼神傻傻的望著學妹,口水差點沒滴下

來。學妹倒是挺神態自若的,我想像她這種大美女,一定早就習慣別人對她行注

目禮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氣太熱,學妹穿得很清涼。白色細肩帶的上衣配上海軍藍的

五分褲、休閒鞋,雖然簡單但是看起來好有型。臉上的妝淡淡的看起來挺自然的,

肌膚白裡透紅,讓人有種想按按看的衝動。我最羨慕的是她修長又勻稱的雙腿

了,平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為什麼她的大腿跟我的小腿差不多粗?這真是太不

公平了!


「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吳五月,是妳的直屬學姊。以後妳在學校有什麼問題可以

盡量問我,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幫。」我簡單扼要的向學妹介紹自己。昨天晚上

原本背好了一篇鉅細靡遺的自我介紹稿,但是那是為白馬王子特別準備的,既然

王子沒來,當然一切從簡就好。


「學姊是五月生的喔?」不出所料,學妹立刻提出這個我已經被問過幾千次的老

問題。

「沒有,我跟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是因為我早讀。」

「哇!真是太巧了!我覺得我們好有緣喔!」學妹水汪汪的大眼睛閃耀著興奮的

光輝,「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學姊妳,就覺得好親切!」


天啊!這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真是太刺眼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收

到一個這麼可愛的學妹?以後我老是被比下去怎麼辦啊?


(4)

學妹遠比我想像中活潑,因為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關係,我們有了一個很好聊的話

題,越聊越覺得我們倆有很多相同點,例如我們都不喜歡吃麵包、都沒有近視、

小學時都進過流氓班、還有我們都很想養狗但是媽媽不准等等……漸漸的我逐漸

忘了剛才的傷痛,開始覺得收到這樣一個可愛的學妹也不錯啦!


「五月,我們家的學弟跟妳換學妹好不好?」班代笑嘻嘻的拉著他學弟跑到我和

學妹旁邊,還很自動的把旁邊的桌子移過來和我們併桌。那個剛剛被我認錯的學

弟一臉錯愕,以為自己被學長討厭了,不知該怎麼反應,只是猛擦汗。


「少來!我才不要跟你換。」我親熱的抓起學妹的手,「我跟我學妹可是同年同

月同日生,哪能隨隨便便跟你換?」當然不可能隨便換,要換也得先把學弟的底

細摸清楚,至少生日得先問到,我對比我小的男生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五月,不要這樣嘛!你這樣說是嫌棄我學弟囉?我是看妳一心想收學弟又沒收

到,看在我倆火熱的友情的份上,才忍痛拿學弟跟你換學妹耶!」班代繼續死纏

爛打的說道。白癡也看得出來他根本是看上我學妹了,平常我們根本就只是點頭

之交而已,現在才來跟我裝熟?太晚了啦!


「哪有人說換就換的,就算我肯換,學弟學妹說不定也不願意啊!你們倆個說對

不對?」我把問題丟給學弟妹傷腦筋。

學妹想也不想就搖頭:「我不想換。我喜歡五月學姊。」

學弟則是很卑微的說:「這種事學長姊決定就好,我不敢有意見。」說完又繼續

拼命擦汗。


「好啦好啦,不換就算了。五月,妳不要後悔唷!我告訴妳,我學弟可是還沒死

會,妳真的不考慮考慮?」什麼?學弟還沒死會?我的心不爭氣的動搖了一下。

可是想到剛剛學妹那副跟定我的樣子,我實在沒辦法把她交給像班代那種光會耍

嘴皮子的傢伙照顧。


「你不要在學弟妹面前破壞我形象好不好,我剛不就說過我對年紀比我小的男生

沒興趣?你走開啦,我跟學妹還有很多話要聊,你不要在這邊妨礙我們。」我不

客氣的下了逐客令,結果班代只好很不情願的帶著學弟到別桌串門子去,邊走還

邊回頭瞪我兼碎碎念。


「學姊,剛剛學長說的是真的嗎?妳比較想收學弟喔?」班代走了以後,學妹突

然很認真的問道。

「不…沒有啊,哪有,妳不要聽他亂說。男孩女孩一樣好,學姊不會重男輕女的。」

我趕緊否認。要是讓她知道我想收的其實是學弟,那就尷尬啦!


(5)

迎新的第二階段是學弟妹上台自我介紹的時間。或許是因為剛到一個新環境,大

部分的學弟妹的自我介紹都一下子就結束了。可是輪到我學妹的時候,台下那群

飢渴的男性同胞再也按耐不住,不停的起鬨喊她「系花!」、「系花!」之外,更

想盡辦法要問到她的手機、地址。當然最重要的是:她有沒有男朋友?


「我沒有男朋友。」學妹的答案出乎我意料之外,同時也燃起了男同學們心中的

一把火。不過像她這麼漂亮的女生還是活會,實在讓人難以置信,於是有人更進

一步的問:「那…妳有女朋友嗎?」這問題實在是露骨了點,但話說回來,的確

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畢竟現在這個年代,沒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我突然想起剛剛學妹才堅定的說過:「我喜歡學姊。」萬一她真的是同性戀,那

不就表示我已經被盯上了!?我的背脊突然一涼。

「我也沒有女朋友。」學妹笑嘻嘻的說。呼,好險。我總算鬆了口氣。


「那妳喜歡哪種類型的男生呢?」班代把握機會提出問題。

「嗯…我覺得外表不是很重要,心地善良、談得來比較重要。」學妹這麼回答。

坦白講這一聽就是用來安慰台下那些人的客套話,但是已經被迷得昏頭轉向的他

們根本聽不出來,還個個面露喜色、眼中閃著充滿希望的光芒。喂,你們高興個

什麼勁啊?光是「心地善良」這一項你們就通通不合格了呀!


折騰了好久,學妹才總算被問完回到我旁邊。

「辛苦妳了,這些人就是這樣,久了你就習慣了。」我說。

「看到他們,我更覺得我被分給學姊照顧真是幸福。」學妹吐了吐舌頭。

「有系花當我的學妹,我壓力很大耶!」我裝做苦惱的說。


「他們很快就會討厭我了。以前也是這樣,我習慣了。」學妹的臉色突然一沈,

低著頭不講話。

學妹會被討厭?我很訝異。仔細想想這也是有可能的,在國高中那種時期,太出

鋒頭、異性緣一級棒的女生是有可能被同性排擠沒錯。看她一臉沮喪的樣子,以

前大概被欺負得很慘吧?


「學妹,妳放心,在大學不會這樣啦。」我摸摸她的頭安慰道:「大學是很開放

很自由的,各種千奇百怪的人都有,而且上完課大家就各走各的,不容易起摩擦。

所以妳不要擔心啦!何況有什麼麻煩的話,我也會幫妳呀!」

「可是…」學妹憂愁的看了我一眼,「能接納我的人真的很少。如果妳知道我的

真面目,說不定妳也會討厭我。」


「我絕對不會。」我舉起右手發誓。看了她的真面目之後會討厭她?想太多了吧!

「學妹!拜託,卸完妝變妖怪的女生我見多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妳太要求

完美了啦!妳這點真的跟我一點都不像。」

「我不是那個意思。」學妹湊近我耳邊,「我是說,其實,我是男的。」


我楞了一愣,隨即哈哈大笑:「喂,少來,哪可能啊!」

「不信妳摸啊!」她捉起我的手,就要往自己的身上摸去。

她那充滿自信的危險眼神是怎麼回事?萬一我真的摸到不該摸的東西怎麼辦?

救命啊!


(6)

學妹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了我的手,硬是往我一直想摸的那個部位摸去。


在我的世界中,經常碰觸的男生大概只有爸爸和弟弟。但是即使親如家人,也不

可能想摸哪就摸哪;雖然我對他們身上那個我沒有的東西一直很好奇,想知道它

摸起來是什麼感覺(我想應該是硬硬的吧?),然而我終究是不好意思開口問他

們:「可以借我摸一下那裡嗎?」學妹為什麼要我摸那裡?難道她有『那個』?


指尖傳回來硬硬的觸感,跟我以前想像得差不多,喉結摸起來原來就是這種感覺

啊…等等!女生怎麼可能有喉結?我驚魂未定的仔細一瞧,他真的有喉結,而且

還很明顯,我剛剛怎麼會都沒注意到呢?啊,對了,一定是因為他的臉太美了,

所以大家視線的焦點都集中在他的臉上,沒有人注意到他有喉結。


他是男的。從極度震驚中慢慢平靜下來之後,我忍不住從嘴裡迸出我的真心話: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氣得快冒煙了,這種長得比女生還漂亮的男生,根

本是所有女性的公敵,絕對不可原諒!

「我只是比一般男生愛漂亮而已。」他回得理直氣壯。


「你這叫愛漂亮?拜託,你是男生,化妝就算了,穿什麼細肩帶?擦什麼指甲油?

還有你看你這什麼腳啊,比我手還細還沒有腿毛,噁心死了!」

「我覺得我比較適合這樣穿啊。你們女生穿得像男生叫帥氣,為什麼男生穿得像

女生就變成噁心?美就是美,為什麼一定要受傳統觀念的拘束?」他反問我。


「呃…這個…哎唷,反正男生就該有男生的樣子!」我知道他說得很有道理,但

當一個穿細肩帶的男生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的理智是無法戰勝想揍他一頓的

衝動的!難怪他說沒有人能夠接納他。他到底知不知道問題不是出在別人身上,

而是出在他自己身上?


「你穿成這樣活像個人妖,這兒又不是泰國,誰受得了啊!」我忍不住開始說教。

「我早說過能接納我的人很少。」他苦笑,聳了聳肩表示無可奈何的樣子,「我

原本以為妳會瞭解的,畢竟我們同年同月同日生,想法應該比較接近;但是...

唉,是我太天真了。」他對我似乎很失望的樣子。聽他提到同年同月同日生這事,

我頓時心軟不少,撇開女裝癖不談,我們是很聊得來的啊!


「好啦,對不起嘛。剛剛我太兇了。」我緩了緩口氣,「我的意思是,以你的條

件,穿男生的衣服應該也會很好看的。你自己也說『不該限制怎樣才算美』,那

何不嘗試看看男生的穿著呢?一樣可以做很多變化啊!試試看嘛,搞不好會發現

你不化妝比化妝美唷!」我像是推銷員似的堆起滿臉笑容說。


「學姊,妳真好。」他很感動似的望著我,「但是我還是想維持現在這個樣子。」

「為什麼?剛剛我們談得很好,你也很高興啊?」

「因為我的本性就是這樣,我要對自己誠實。」

「即使這樣會被大家排擠、欺負也沒關係?難道你不覺得寂寞嗎?」我問。


「總有一天,我會遇到能瞭解我的人的。」他還真是樂觀。

「那你就慢慢等吧。」你去泰國找應該比較有機會找到吧?

「也許不必等了。也許我已經找到了。」他說。我一時反應不過來,抬起頭才發

現,他正含情脈脈的看著我。


(7)

我被學弟看上了。


如果是像柏辰那樣的學弟看上我,那麼我肯定會開心得轉圈圈飛上天去,可是被

我那個長得像梁詠琪的人妖學弟看上…唉!雖然我的行情一向不好,但我還是高

興不起來啊!也不知道他到底看上我哪一點好,難道我長了一張人妖會喜歡的

臉?想到這我就很想舉槍自盡。


迎新那天,我是以跑百米的速度離開那裡的。因為學弟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情的

一直望著我,讓我無法招架,只好謊稱家裡有急事要處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之後學弟三天兩頭打手機給我,我都是故意把手機拿得遠遠的喂了半天,假裝收

不到訊號搪塞過去,最後乾脆關機,省得麻煩。在開學前,能躲一天是一天;開

學之後學校這麼大,也不一定會碰到,就算這麼衰碰到…頂多跑快一點就是啦!

不然還能怎樣?


開學前兩天,打開電腦收信,赫然發現裡面有封主旨是「歷史系大一新生---超

正!」的信,打開一看,不出所料,果然是我學弟的照片,照片背景是迎新那天

的餐廳,不知是誰偷拍了放在網路上傳。而我因為和學弟坐在一起,也被拍了進

去。


和學弟晶瑩剔透的膚色一比,從來不化妝不保養的我看起來就像是一隻非洲雞。

唉,明明是同天生的,為什麼他是「天生麗質難自棄」,我卻是「照了鏡子就生

氣」?想到自己的臉從此會在網路上流傳,而且還是作為對照組來襯托學弟的美

麗,我心裡真是百感交集。


正想鑽進棉被裡曚頭大哭一場時,房裡電話突然響了。

「喂?」雖然現在沒啥心情講電話,但我還是接了。

「五月!是我啦,怪叔叔。」是社團學長打來的電話。我們都管他叫他「怪叔叔」,

其實他長得一點都不怪,猛一看還會覺得他有點帥,只是當年他在迎新晚會上以

怪叔叔這個角色一炮而紅,所以大家就一直這麼叫他。


雖然怪叔叔大我一屆,但在社團裡沒大沒小慣了,感覺上就像同班同學一樣熟得

很。我不把他當學長尊敬,他也不把我當學妹愛護,兩個人每次一見面就開始吐

槽,越吵越有默契、越吵感情越好。這學期他接隊長,找我接育樂營組組頭,我

很有義氣的一口答應。暑假為了社團的事一天到晚開會開個沒完,他打電話來八

成是又要開會了吧?


「明天又要開會喔?幾點?在哪裡?」我懶洋洋的問。

「才不是要跟你說這個。喂喂,五月,你知不知道妳紅了啊?我跟妳說,我剛收

到一封EMAIL,竟然有人轉寄妳、的、照、片喔!」他用曖昧的口氣說。

「哈。哈。哈。一點都不好笑。那封信我已經看過了。」我沒好氣的說。

「原來妳已經看過了。不好玩。」他失望的說。


算你倒楣,本姑娘現在心情很差、你剛好送上門來,不整整你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怎樣,不要說我不照顧你,要我幫忙介紹就直說嘛,他還沒有男朋友唷!」我

假裝很熱心的說。

「那怎麼好意思…」這傢伙竟然開始害羞起來。

「哎唷,我們都這麼熟了你還跟我客氣什麼?你不是最愛梁詠琪那一型的嗎?」


「妳也覺得她很像喔?」他開心得連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我想說不要做得太

明顯,免得她覺得尷尬。不然這樣,妳把她帶來迎新晚會,我負責說服她入社。

妳知道我這個人是越陳越香那種,要讓她看到我的優點總是得多花些時間…」


完了,我真是自掘墳墓,要是學弟跟我同社團,那在學校我不就無處可逃了?


(8)

社團是我在學校重要的避風港,是我生活的重心。課可以不上、社團的活動可不

能不參加。打從加入社團以後,我幾乎把全部時間都投在社團,一下當上幹部以

後,更是連班上的活動都沒時間去了。雖然有時也會覺得有些可惜,在系上的好

友就只有小貓兩三隻,她們一不在,我就是孤伶伶的一個,上課時看同學們交頭

接耳的聊得開心,自己總是插不上話。不過,人生本來就是有得有失,魚與熊掌

不可兼得的情況下,我一點都不後悔在系上和社團間選了社團。原因很簡單,因

為這裡讓我有家的感覺。


我參加的社團,在學校和童軍團、康研社的勢力不相上下,叫做「指南服務團」,

而團裡又分成三種性質不同的服務隊,我參加的是社區服務性質的「深坑服務隊」

,簡稱「深服」。


老實說,在加入這個社團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這個社團是幹嘛的?我也不知道我

們到底是要做什麼服務(當時想應該是去深坑撿垃圾或是幫忙賣豆腐)、服務什

麼人,只是因為好幾個迎新宿營時搶盡鋒頭的學長姊都是深服的,所以年幼無知

的我傻傻的以為加入深服、就等於踏上「偶像派」之路,所以在看過迎新晚會之

後,我就毅然決然交了社費,一頭栽進社團。


實際參與社團活動之後,才知道我們服務的對象大多是深坑地區的小朋友,平時

每個月利用週六辦一個小活動,到了寒暑假按慣例會辦一個三天的育樂營。對內

的活動有每週三晚上的隊訓、週二到週五中午的家聚、當上幹部以後週一晚上還

得開大隊會議。說得明白點就是每天都幫你排了活動,當你去習慣了以後,一天

不去就覺得渾身不對勁,不知不覺就再也離不開了。


由於一天到晚都在社團裡打滾,朋友也幾乎都是隊上的人,我不希望我快樂美好

的社團生活被學弟破壞,所以玩笑不能再開下去,我得跟怪叔叔說個明白。


「怪,你支不支持同性戀?」我想了想,決定採取迂迴戰術。

「幹嘛突然問這個?」怪叔叔聽得一頭霧水,「剛不是在講要拉妳學妹進來的事

嗎?妳是不是反悔了啊妳?還是…還是妳學妹是同性戀?」他開始緊張。

「他不是同性戀啦。」我聽見他放心了吐了口氣,「不過他是男的。」我繼續說。

怪叔叔呆了五秒,接著在電話那頭放聲大笑:「妳少來,哪可能啊!」


「是真的。」

怪的笑聲漸漸停了,語氣開始嚴肅起來:「他是男的?!妳在開玩笑吧?」

「我本來也不信,可是是真的。」

「你確定?」他的聲音已經微弱得幾乎快聽不見了。

「嗯,百分之百確定。因為我摸過了。」

電話那頭傳來喀啦一聲巨響,我喂了半天都沒有回應,我猜怪叔叔大概是嚇昏了。


我掛上電話,心裡默默的為我親愛的好友祈禱,希望對人妖一見鍾情這件事不要

讓他沮喪太久。畢竟,他不過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9)

再跟怪叔叔見面是在開學後的迎新晚會彩排,他像是連拉了七天肚子似的整個人

瘦了一圈、雙頰凹陷、臉色蠟黃、眼睛佈滿血絲。從他這副死樣子看來,失戀對

他的打擊還真不小;想不到他嬉笑怒罵的外表背後,隱藏著一顆脆弱的玻璃心。


怪像往常一樣的努力耍寶,製造歡樂的氣氛,不過眼神在無意間總會流露出淡淡

的哀傷。大家似乎都沒注意到他是在強顏歡笑,這也難怪,因為讓他心碎的小秘

密隊上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於是我很有義氣的走過去拍拍他的肩:「怪,還好吧?」


「嗯。」他無奈的給我一個微笑。

「可是你看起來很糟。」我很誠實的說。

「唉,我也不知道我幹嘛為一個男的難過成這樣。」他煩躁的說,「雖然我明知

道他是男的,卻還是覺得他很讚、卻還是很想天天看著他,我還忍不住把他的照

片設成桌面捨不得換…我恨這樣的自己!五月,妳會不會覺得我這樣很變態?」


「噢,當然不會。愛情原本就會讓人盲目。」看他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我怎麼

忍心告訴他實話?心裡知道他變態就好。現在他需要的是善意的謊言。

「謝謝。」他感激的看著我,彷彿找到知音一般。「那你會帶他來看迎新晚會嗎?」

「怪!」我真想甩他兩巴掌把他打醒,「你瘋啦!你要冷靜一點,就算他長得再

漂亮,他可是跟你一樣站著尿尿的!」


怪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掩住耳朵拼命搖著頭:「不!五月!求你別說了!」

我不理會他的哀求,毫不留情的繼續說:「我沒說完,我還要說!你現在喜歡的

只是他女性化的外表,他是男的,跟你一樣要當兵,等他剃成平頭只穿短褲還配

雙紅襪子,你還會喜歡他嗎?」


「我想大概跟黛咪摩兒在『魔鬼女大兵』這部片的造型差不多吧!」他傻笑。

「不!他只會從你心目中的女神變成一隻普通的白斬雞!」我大叫。「他一樣會

三天不洗澡、沒事猛摳腳、晚上不睡覺、熬夜看鎖碼頻道!」


「情為何物妳不會瞭解的!」他痛苦的掩住臉,「我就是沒辦法忘記他啊!」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草?比他漂亮的新生又不是沒有,你要把眼光

放遠點!聽說外語學院今年收了好幾個高中的校花進來,不要說是梁詠琪了、就

連舒淇那型的都有啊!」聽到舒淇,怪的頭突然抬了起來,像是枯木逢春似的,

突然活了過來。


「五月,謝謝妳,我現在充滿力量了!」如今怪的眼中燃燒著熊熊的鬥志,我忍

不住偷笑,這傢伙真是夠單純的。「好!等彩排結束之後,我們一起去招生攤位

晃一晃,我要把她們一、網、打、盡!」


我快樂的點點頭,想到我總算成功的捍衛了社團這塊淨土,沒讓學弟闖入,嘴邊

忍不住露出勝利的微笑。


(10)

阿亮說得好:「千金難買早知道,萬般無奈想不到。」如果我早知道學弟會在招

生攤位堵我,我絕對不會傻傻的去送死。怪只怪我迎新那天不該大嘴巴,跟他扯

了一堆我們隊上的人有多好多親切之類的話,還拼命慫恿他入社…唉!


再次見到學弟,他還是那麼美麗動人。今天他穿得比較正常一點,一件粉紅色的

短袖T恤,配上牛仔褲和球鞋,瀏海用淺藍色髮夾夾住,真是該死的清純可愛。

他那件T恤我正好也有一件,大拍賣時三件才一四九,平均一件還不到五十塊;

但穿在他身上,感覺就像一千塊的名牌貨那樣充滿高級感。我們的攤位前人山人

海的,而且清一色都是男生---很明顯,都是被學弟的魅力吸來的。


學弟見我來了,開心的張開雙臂朝我跑過來:「學姊~~~~!我等妳好久了!」

眼看就要給我來個飛撲緊抱。說時遲那時快,我不加思索,雙掌渾圓成盾,使出

乾坤大挪移把他推開,喝道:「你不要給我動手動腳的!走開!」


「五月!」正巧在攤位值班的團長見了,氣急敗壞的罵道:「五月,妳怎麼可以

對新生那麼兇!」接著她趕緊安撫攤位旁那些被嚇呆的新生:「大家不要緊張,

這個學姊上學期被車撞過以後,經常睡一睡就會起來夢遊,做一些奇怪的事,等

下我給她兩巴掌她就會清醒過來了…喂喂,你們別走啊,我說的是真的啊!」


團長越描越黑,攤位前一下就變得空蕩蕩的,只剩我、怪、學弟、還有團長四個。


「糗掉了。」望著新生們遠去的背影,我嘆道。

「妳還敢說這種風涼話?」團長的眼睛像是快噴出火來,「還不都是被妳嚇跑的!

妳是吃錯藥還是忘了吃藥,莫名其妙對新生那麼兇幹嘛!」

「學姊她不是故意的啦,是我不好,是我衝太快才會嚇到學姊的。」學弟在一旁

裝好人。哼,本來就是你害的。我瞪了他一眼,忍住沒罵出聲。


「好啦,學妹,我沒有怪妳學姊的意思。」團長用非常溫柔的語氣說著。我猜她

大概想說能拉一個是一個,在大一面前,不能把我們社團溫暖祥和的招牌給砸了。

「我只是擔心,明天就是迎新晚會了,萬一都沒有新生來看,就太可惜了。」

「好啦,人是我嚇跑的,我負責拉人總行了吧。」我拍拍胸脯。


「學校規定攤位只能擺到四點。現在還剩五分鐘就要收攤了。」團長笑咪咪的說。

她那種外表笑、但內心又很恨的笑容,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呃…不然我明天蹺課顧攤子?」

「妳要顧攤我是沒意見,不過妳一個人大概也拉不了多少新生吧!」言下之意就

是我沒什麼魅力就是了。這我倒不得不承認。


「到底要拉幾個才夠啊?」我開始盤算花錢雇幾個大一去迎新充場面的可能性。

「五十個。」團長斬釘截鐵的說,「我們借的可是四維堂,人太少,很難看。」

「五十個!?剛剛攤位旁邊哪有那麼多人!」我急道。


「我說有就有。」團長酷酷的拍拍我的肩膀,「要是明天迎新前,妳拉不到五十

個新生的話,檢討會的時候我會把這件事提出來檢討,到時候大家要是不諒解…

我也幫不了妳。知道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社團興亡與否突然變成我一個人的責任。我開始擔心,明天檢討

會開完,我能不能活著回家?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vul3p
  • 我也要一本《如何在十八歲交到男朋友》XDDDD
  • 很讚喔!捨不得離開電腦啦!!西西><
  • aangela118tw
  • 你好!
    我看過妳的書了
    很好看喔
    因為你裡面有提到像育樂營的事
    我也有好幾次參加過育樂營的經驗
    只是後來某些原因不能參加了
    我看到書裡那些朋友一起為了育樂營的事忙的不可開交 卻又玩的不亦樂乎
    而且又有位又帥又美(?)又認真的學弟
    好好呢~!讓我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以上帳號是無名
  • 你該不會是深坑國中或深坑國小的吧?XD
    這邊比較少來看
    無名那邊比較常更新
    http://www.wretch.cc/blog/putin

    putin945 於 2010/07/01 12:04 回覆

  • aangela118tw
  • 請問裡面發生的事是真的嗎?
    因為我上網找過裡面的一首歌
    妳的眼
    真的有這首歌
    而且也是在營隊裡出現的
    所以是真實的事嗎?
  • 算是真實故事的改編吧XD
    你的眼 其實很多康輔社團都會唱的
    很棒的一首歌!

    putin945 於 2010/07/01 12: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